<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然而,虽然现在把众人说服了,大家不但不再要求移动这棵龙状小树,甚至还对它顶礼膜拜了,可谁又知道,这棵神秘的动植物,以后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

    金童觉得,这棵龙状小树,分明是为了达到它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要是哪天它弄出个祸事来,自己又怎么对大家交待?

    而且,金童却是知道,这棵动植物那奇异的叫声,哪里是祈福,分明就是它对选中的目标施加一种力量,而目前它选择的目标,恰恰是自己!

    金童又想到,除了自己被龙状动植物选作目标,被那神秘的音乐攫走之外,还有没有别人,和自己一样被选作目标,也被攫走?

    这,只能以后再弄清楚了。

    尽管如此,金童主意打定,无论如何,要保住这棵动植物。

    真是棘手的东西,往往越有价值。

    暂时平息了怪异小树这场风波,金童开始组织村里的少年们开荒种地了。

    金童要带领村里的孩子们开荒的地方,是一块盐碱地,地皮上,结着厚厚的一层盐碱,大风起处,盐碱飞扬,漫天皆白。

    荒地上还有多少年来,村民们埋的夭折的孩子的小坟头,夭折的孩子埋了就埋了,此后无人顾及,所以这里到底埋过多少夭折的孩子,谁也不知道。

    由于无人顾及,小坟头上长着一些凌乱的不怕盐碱的荒草。

    金童看了一眼,立刻明白,只有大力改造过的盐碱地,才可以种庄稼。

    王老医生给金童建议的这块地,大概有两三亩,全是从来没有改造过的盐碱地。只有一种植物在这块地上生长:稀稀拉拉的碱蓬草。

    这种植物不怕盐碱,在盐碱土中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嫩的时候可以把它的针形叶子撸下来,用开水一抄。放些大蒜香油,凉拌着吃。味道还不错。

    不用放盐,因为它本身就是咸的。

    当然,这要有个前提,就是你吃的时候,不要去想那里埋葬着无数的夭折的孩子。

    金童盘算着,要在这上面种出蔬菜来,必须先要改造好这块盐碱地。

    对改造荒地,金童外行。村里的少年们,却是并不外行,他们从小就在大人们的带领下,参加过这种改造土地的劳动。

    秀枝按照金童的吩咐,把戈兰兰,王芳芳,王凌等村里的孩子们全都组织起来,每人操着一把铁锨,一锨一锨地铲地里的盐碱土。

    要根治盐碱地,必须铲去上面厚达5公分左右深的碱土才行。

    铲掉上面的碱土。底下一般是板结的黄土,用铁锨把板结黄土掘开大约四十公分深,在土里施以草木灰。或者动物粪便,拌匀,土地便改造完成了。

    如果有时间,最好在四周再挖一圈排水沟,这样夏天的时候,雨水淋在土里,慢慢渗到排水沟里,就把剩余的碱性带走了。

    化身成白玉兔的淑萍和化成红海豚的荣荣,也来了。王汉军和张建华也来了,人多力量大。特别是张建华,一个巨人。一人顶五人干活。

    不过,多日不干农活,张建华觉得手生了,好在如今她是变异了的身体,干起这种农活来还是一点也不很费劲的。

    倒是秀枝,毕竟是个乡村医生,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淋气喘吁吁了。

    不过,和金童一起开荒种地,这是秀枝自己愿干的充满希望和欢乐的活儿,所以她身体再累,心却不累,相反,心里充满激情和欢乐,脸上神情开琅,不断和金童说这说那,可谓乐此不疲。

    金童忙里偷闲地看着秀枝汗汵汵的娇嫩脸蛋,额前几络秀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风吹来,掀动秀枝红地白碎花的衣服,少女身上的青春特征便时隐时现,秀枝这一干活,更显农村少女特有的活性。

    金童欣赏一阵子秀枝身上的青春活力,再抬头看看一片忙碌的田野,这时又有一阵阵和熙的微风吹来,夹裹着夏天泥土的芬芳,不断地拂在脸上,打入胸怀,金童觉得心情便更加大好起来。

    金童不禁想到,将来,要是修仙大成,抛却激烈竞争的喧嚣,躲避到这样一个桃源般的小村里去,过一种静谧的田园生活,又何尝不是不亚于飞升天界的一种富有诗意的人生!

    然而,金童毕竟是师父一手打造的一代少年仙人,真要是让他永远告别仙界,永远离开仙人生活,完全抛却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实话实说,金童可能还真割舍不下。

    仙人也是人,他的一生,在不同的年龄段里,兴趣、理念、追求是不同的。

    也许,若干年后,当金童在人间度过许多年,厌倦了修炼生活,厌倦了你死我活的争斗,厌倦了烦人的竞争喧嚣,金童的想法可能就不一样了。

    金童和秀枝两人正猫腰撅腚地忙活着,金童忽觉得身后多了一个人。

    凭灵敏的感觉,金童就知道是皮丫头戈兰兰靠近来了。

    自从金童和戈兰兰等几个少年上演一出尿出果子的好戏之后,戈兰兰心中,便有了梦幻一般的种种猜想。

    确实,戈兰兰无数个梦境里,和金童在一起。

    戈兰兰觉得,自己是当时那六个孩子中最幸运的一个,因为当时,她觉得这个外乡妖人格外地看了自己好几眼。

    于是,戈兰兰便觉得,自己和这外乡妖人有了一种特殊关系了。

    作为一个12岁的小女孩子,当然不会像成年女孩子那样去理解她和金童的关系,却也懞懞懂懂地觉得,若是自己和金童有着不一样的关系,自己也就超过了村里所有的孩子了。

    这些天来,只要金童一进入村子,戈兰兰就像跟屁虫似地跑来,她恨不得和金童形影不离。

    对此,另一个小女孩子,王芳芳,已经开始对戈兰兰有了高度的警觉。

    今天戈兰兰刚吃完早饭,在自家门口喂猪时,一眼看到金童和秀枝等人已经在开荒了,为了能和这个曾经多看了自己几眼的外乡妖人在一起,戈兰兰就拿着一个筐和一根扁担来和金童一起劳动了。

    此刻,戈兰兰的小嘴唇上,还沾着一小块吃饭时留下的绿豆皮,像是给她那鲜嫩的小嘴一个点缀。

    在戈兰兰小小的心灵里,已经放不下这个外乡来的少年妖人了,甚至,她已经把金童要做的事,视为自己的事了。

    尽管她目前对开荒种地的意义还不十分理解,但也心甘情愿地支持这个外乡妖人,哪怕这是一块盐碱地,她也愿意和外乡妖人在一起种菜。

    感觉到动静,秀枝也一回头,笑道:“哟,是戈皮皮啊,你这么快地来了,要和我们一起开荒种地?好啊,好啊,欢迎,欢迎!”

    村里人都叫戈兰兰为戈皮皮,秀枝受其影响,也这样叫上了。

    “妖人大哥~~”戈兰兰根本就不理睬秀枝,却是看着金童,拉着长长的声调,出人意料地叫了一声“妖人大哥”,声音里,充满少年式的热情。

    戈兰兰和成年女孩子不一样,12岁的戈兰兰,对金童的情愫,还是那种天真幼稚的农村小萝莉式的色调。

    这个调皮丫头,现在心里觉得这个妖人,理应是大哥,这样叫他,他才和自己是一家人了。

    所以,戈兰兰在调皮的音色里又多了几分撒娇的味道,“妖人大哥,别人叫人家调皮丫头,你可不许也叫人家戈皮皮呢,人家哪儿调皮了,人家要是调皮,怎么还跟你来开荒种地呢!”

    戈兰兰说着,把她拿来的筐和扁担放到地上,在她现在的记忆里,只记得自己和妖人大哥在一起的事情。

    “呵呵,叫你戈皮皮,你不愿意吗?”金童笑道,“女孩子调皮,不是坏事啊,我听说,只有调皮的女孩子,才能够长大本事呢!”

    旁边的秀枝,听了金童这话,颇不以为然,眼睛一眯,心说,什么调皮的女孩子长大本事,调皮的女孩子长大后,嫁都嫁不出去!

    戈兰兰眨眨眼睛,辩解道:“妖人大哥,我不怕村里别人说我调皮,但我怕你说我调皮,所以,妖人大哥,你以后不要叫我戈皮皮,答应我,好吗?”

    实际上,撇开仙人这层特质,金童和戈兰兰这些小女孩子,完全是同龄人。

    比如,戈兰兰12岁,实际的金童18岁,只差6岁,而戈兰兰一口一个妖人大哥,戈兰兰自己倒没觉得什么,金童却觉得很受用。

    金童道:“好吧,以后我不叫你戈皮皮,不过,你也不要叫我妖人大哥了。”

    “不叫你妖人大哥?那叫你什么,村子里好多人不是叫你名外乡妖人吗?我比你小,当然在妖人后面加上大哥了。”

    戈兰兰一边说,一边瞅着金童的脸,道,心说,嗯,他这人看上去是不大,脸上白白净净的,连胡子也没长呢,叫他大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过这也是尊重他啊,人家是大能妖人嘛。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金童见戈兰兰盯着自己的脸看,明白戈兰兰是猜测他的年龄,就补充道:“你怎么这样看着我,难道我真得像个大哥那么大了吗?”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