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妈,你不要……”一听婆婆要回到麦秸垛跟前找钥匙,豌豆刚刚平稳下来的心里,又是一阵狂风暴雨,然而,婆婆要去找钥匙,哪里有理由阻拦婆婆呀,豌豆便把阻止婆婆的话咽回去了!

    说话间,豌豆的婆婆已经一路小跑,奔向刚才外乡妖人干活的打麦场那里了,豌豆的婆婆心里急啊,回去晚了,外乡妖人早就跑得没影了。?。。

    豌豆找不到阻拦婆婆的理由,又担心婆婆到了那里,外乡妖人也回去了,婆婆肯定盘问外乡妖人,外乡妖人说得和自己刚才说得不一样,便就露了馅。

    于是,豌豆脚步一开,也想紧跟着婆婆回到打麦场那里去。

    哪里知道,豌豆刚刚跑了一步,脚下被一个东西一绊腿,豌豆的身体重心失去,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来了个前趴。

    胸前的良好弹性倒是给了及时地缓冲,然而受苦的是嘴,豌豆真的是嘴啃地了,而且,恰恰啃在了一块风干的牛糞上,虽然不怎么臭,却也让豌豆觉得恶心。不知是不是由于扯动,驴背上那个麦秸捆晃晃悠悠地,看上去有点像一个人由于大笑而全身抖动起来。

    豌豆一把扯掉绊在她的脚上的麦葶子,这时她看到,由于刚才的扯动,麦秸捆向驴背的这一边偏了过来,险险欲坠。

    豌豆一步跨到驴的另一边,双手一下将麦秸捆扶正。然后。大步一开,又向打麦场那里奔。

    扑通!

    豌豆又是一个嘴啃地!

    这一次,不知是不是巧合,豌豆的嘴里,啃到了一只由于惊吓正要逃走的大蜗牛!

    “我草咧!”豌豆第二次被绊倒,简直是火冒三丈了,一下吐掉嘴里的蜗牛。骂了一句更不合身份的粗话,身体从地上弹了起来,再次察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绊倒了她。

    这一看,豌豆简直是哭笑不得。绊倒了她的,竟然又是一缕麦葶子!“真是见了鬼了!”豌豆愤怒至极,一步上前,伸出双手,猛拍驴背上那个麦秸捆。“麦秸捆。你***存心和我捣乱是不是呀?等会儿回家做饭时,我先把你烧了!”

    豌豆发泄完。转身,想继续向打麦场那里奔,得,不用去了,婆婆已经远远地向这里走回来了。

    豌豆的婆婆回到豌豆这里,手里晃动着一串钥匙,笑道:“豌豆你看,钥匙果真丢在麦秸垛那儿了!”

    豌豆信以为真,试探地问婆婆道:“钥匙是不是丢在我睡觉的那个麦秸洞那儿啊!”

    豌豆的婆婆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儿媳妇,道:“正是啊,钥匙就在麦秸洞口,而且还进到洞里一点点,我用手掏出来的。”

    “哦……”豌豆悄悄地观察着婆婆的脸色,又一次试探地问道:“婆婆,外乡妖人脱麦粒用的那头小毛驴,还在原来的地方不?”

    豌豆的婆婆仍然眯着眼看着儿媳妇,道:“在啊,他家的小毛驴,还在打麦场上,似乎正在打瞌睡呢!”

    豌豆心道,按说,外乡妖人那小子,平日里动作很灵活,我婆婆刚才去的工夫,他早就应该从藏身的地方出来,若无其事地赶着他家小毛驴脱麦粒了,这家伙死哪去了啊!

    莫非,外乡妖人还藏在那个麦秸洞的深处?天啊,要是那样,婆婆掏钥匙的时候,会不会……

    豌豆这样想着,竟然问了一句非常小儿科的话,道:“婆婆,你掏钥匙的时候,没有掏到别的什么东西?”

    豌豆的婆婆脑袋上一阴,立刻道:“我还真的掏到了一样东西!”

    豌豆一下睁大了眼睛,立刻问道:“婆婆,你掏到了什么东西呀?!”

    “我掏到了一样软乎乎的东西!”

    “啊?!是不是……”豌豆心中一急,差一点就把外乡妖人说出来了!

    心中一吓,赶紧拿手将嘴捂上。

    豌豆的婆婆看在眼里,明在心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问道:“豌豆,你猜,我摸到的软乎乎的东西是什么?”

    豌豆心里咚咚地直打鼓,虽然强自镇定,却不敢多说,只好道:“婆婆,我实在猜不出来,婆婆,你到底摸到了什么东西呀!”

    豌豆的婆婆早已经从儿媳妇变了的脸色上,猜个**不离十了,于是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绢,对儿媳妇道:“呵呵,我摸到的是这个,是你的手绢!”

    豌豆一把从婆婆的手中抓过自己的那方手绢,小脸红红地道:“我怎么这么粗心!怎么反手绢丢在了麦秸洞里!”

    一边说着,豌豆赶紧把手绢塞进自己的衣袋里。

    原来,豌豆一路喊着豌豆,到打麦场上豌豆之际,豌豆怕婆婆看到自己脸面太湿,急匆匆地拿手绢擦了一把汗,过于着急,就把手绢丢在麦秸洞里了。

    豌豆的婆婆仍然不动声色地道:“豌豆,咱们回家,天都完全黑了。”

    “嗯。”豌豆随口答应一声,不自觉地又向向打麦场那里望了一眼,心里揣着外乡妖人到底躲到哪里的大问号,主动牵起小毛驴的缰绳,驱赶小毛驴拉着麦秸捆向自家的方向走。

    豌豆的婆婆跟在小毛驴的一侧走,伸出一只手,扶住麦秸捆,防止麦秸捆颠簸下来。

    一边走着,豌豆的婆婆一边和儿媳妇貌似和蔼地拉家常,语气平缓地道:“豌豆,你觉得那个外乡妖人怎么样啊?”

    豌豆牵着缰绳走在前面,听婆婆又提到外乡妖人,心中又是一动,想了下,答道:“外乡妖人?我觉得这人不错啊,不过呢,人家是有着大本事的年轻妖人,咱哪好意思和人家接近呀,婆婆,你说是不?”

    凭豌豆在王村长家的历练和心眼,只要不被抓个现行,心理绝对不会崩溃,顶多在关键时刻,心里紧张一下而已。

    此刻,豌豆断定,婆婆没有发现外乡妖人在哪里,而只要找不到外乡妖人,婆婆就是心里怀疑,也没有证据,我还怕什么!

    所以,豌豆有足够的信心,应付婆婆的盘问和敲打。

    刚才,经过琢磨,豌豆的这番话,说得非常自然、从容和流利。

    婆婆道:“说得是呀,你都是结过婚的大人了,不光不能随便接近陌生男人,就是和村里的熟悉人,一起摔交也不合适了,若是成年男人,单独在一起,也不合适了。”

    豌豆不语,心道,年龄大了,身体敏感了,摔交不合适了,但是,连单独在一起都不行吗,你这恐怕有点过分了!

    不过豌豆想想,这位恶婆婆的话,也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男女单独在一起,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出事。

    刚才发生的一切,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如果婆婆不来找自己,外乡妖人说不定干什么了。

    豌豆的婆婆似乎看透了儿媳妇的心理活动,语气一转,又套豌豆道:“其实呀,你公公,还有我,以及你的几位姑姑们,都很喜欢那位外乡妖人。”

    “是吗?!”豌豆听了婆婆的这话,一下子转回头来,看着婆婆,目光里,审视着婆婆。

    婆婆道:“特别是你公公,更是看好了这个外乡妖人,指望着你的最小的小姑子将来长大成人之后,能够嫁给那位外乡妖人!”

    自己的公公原来有这个坏心思!豌豆感到震惊。

    豌豆不再牵着缰绳走在前面了,站下,等了几步,等到小毛驴走到身边,处在小毛驴的这一边,和婆婆并排走。

    中间是小毛驴,两边是婆媳,都用一只手扶着驴背上那个麦秸捆,勾心斗角地一路回家了。

    王村长家位于村东头,由于家里人口多,院子也很大,院子北面,并排盖着九间砖房子,院子西面和东面,也盖着房子,院子南面,有一个门楼。

    此刻,院子里虽然空空荡荡,但是,却显得生机勃勃,种着多种果树,还有蔬菜,养着各种家畜,正房的房顶上,栖息着十几只鸽子。

    那鸽子显然也已经妖化了,通红的小眼睛,妖气十足地盯着院子里的一切。

    诡异的是,王村长家的院子空无一人,院子大门却是半开着!

    到了院子大门前,王村长的老婆,即豌豆的婆婆,以及一头小毛驴,并没有进入院子,而是向左一拐,来到她们家设在院子西面的猪圈边上。

    我了个去!

    只见豌豆的凶婆婆,走近猪圈,轻轻地拍了三下大黑猪栖睡的猪圈上层建筑上的一个竹片,顿时,大黑猪屁股掂掂地从睡觉的麦秸窝里跑了出来,硕大的猪头一拱猪圈里面的石槽,哗啦一声,一道一人多高的大门,平空出现了!

    豌豆的婆婆在前,豌豆牵着小毛驴在后,先后进入这道大门。。.。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