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王老医生说过,有一年,接连十几个连阴天,完全依靠打麦场晾晒脱粒的村民们,别无他法,只好弄些麦子放到炕头上焐,这又能焐干多少!

    而且即使焐干一些,那麦子也是大半发霉了。

    正因为如此,每到麦收季节,村民们有一个共同的说法,叫作“抢收”。

    这几天,按照惯例,村民们都在忙着割麦子。

    金童路过村南淑萍的嫂子家的时候,看到淑萍的嫂子正在手拿镰刀,在一块长方形的石头上磨着,边磨边往石头上滴水,这样才能把镰刀磨得更加锋利。

    “嫂子,大家都在地里割麦子,为什么你家麦子地里,空无一人?”金童顺便进入她家的院子,轻轻地问道。

    正在蹲着磨镰刀的淑萍的嫂子,闻声转过头来,道:“哦,是你来了?大前天天我去我的娘家,想把我娘接过来住几天,让你把她也妖化一下,没想到我娘死不接受妖化,而且她竟然生病了,我在娘家住了几天才回来,所以没有去割麦子。”

    金童听了淑萍的嫂子这些话,心中便知道,由于妖族暗中和联盟较劲,连绵不断地用各种方法在村民们身上施加妖力,所以,目前大多数村民,仍然视妖化为荣耀,包括淑萍的嫂子。

    金童心中一动,道:“你老娘拒不接受妖化,还生病了?!”“她在哪个村啊,哪天我去看看她。”

    “嗯。”淑萍的嫂子答应了一声,心说,我娘拒不接受妖化,所以才生病了,若是这个妖族基地大能妖人前去。说不定能说服她,让她尽快接受妖化!

    尽管金童悄悄地给淑萍的嫂子身上输送过仙力,但是。由于金童一直化作妖人模样,淑萍的嫂子便始终认为。自己身上舒服,是由于这个年轻妖人给自己施加妖力的缘故。

    到现在,她还是把妖力认为是好东西,这次回到娘家,力劝老娘赶快接受妖化。

    淑萍的嫂子却是不知道,今天是她老娘人生的最后一天!

    那位老太婆,死不接受妖化,被那个村里的妖族的人活活给害死了。

    淑萍的嫂子却还在盘算着哪天带着金童。到她的娘家去说服自己的老娘,接受金童的妖化。

    自从那次和金童在大棚里有了特殊的经历,淑萍的嫂子便觉得金童这个外乡妖人,和自己的关系拉近了,甚至和自己的关系不一般,所以,刚才见到金童来了,直接用“你”来称呼。

    确实,淑萍的嫂子对于金童,内心里有着极大的期待。

    此刻。无言地,淑萍的嫂子和金童相互看了一眼,金童立刻觉得。淑萍的嫂子大概想多了。

    金童心领神会,自然不必多说。

    当然,金童心中明白,淑萍的嫂子对自己是一个误会。

    金童看着淑萍嫂子眼睛的深处,便知她身上的妖气,并没有消除,而且,相比在大棚里那天,更加严重了一些。

    金童心中有些焦虑。妖族的人从中作乱,自己到底怎样在尽量短的时间之内。彻底驱除干净这个村庄的村民身上的妖力?

    金童越来越感觉到,妖族的妖化计划。极其完善,他们正在全方位地进行妖化,而且,妖族不断研究新型妖毒,最新的产品,比任何瘟疫还要厉害!

    接着,金童想到,淑萍已经化身白玉兔,无法像平常人一样干农活了。

    于是,金童就和淑萍的嫂子说好,要帮她家去收割小麦,淑萍的嫂子自然欣然赞同。

    而且,淑萍的嫂子自是心中感动,这时候已经磨好了钢镰,起身把钢镰放到一个柳条筐里,笑意盈盈地对金童道:“妖人兄弟,咱们现在就去我家麦田吧。”

    到了淑萍的嫂子家的麦田里,淑萍的嫂子在前面弯着腰割麦子,金童在后面捆麦子。

    金童一边干活,一边观察村里的动向,将近半天忙下来,倒是平安无事。

    眼看淑萍嫂子家的麦子越割越少,金童心里犯嘀咕,再过一会儿就要割完了,自己应该继续侦察王村长家的情况了。

    这时,割麦子的人们渐渐地都收了工,一连几天搞麦收,大伙实在是累了,浑身除了蛋不疼之外哪儿都疼,一个个拖着酸腰麻腿,沿着田间小路,各回各家的土房子歇着去了。

    金童望望只剩下淑萍的嫂子家一小块还没有割完的麦地,觉得淑萍的嫂子已经解除了负担,自己要考虑进村了。

    金童脑子里正这样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响声,抬头看去,原来是淑萍的嫂子走到麦子地的里边,在收拾一大堆草腰子,提着个水桶往上面泼水。

    把草腰子洇湿了,草腰子更有韧性,明天好捆麦子用。

    “嫂子,我该回去了,天都黑了,你也回家做晚饭了。”金童对着那边的淑萍的嫂子,稍稍抬高声音说道。

    “哎,我这就走。”地那边,淑萍的嫂子也是提高了声音,响响地应了一声。

    金童便独自向村里走去。

    隔着几十米远,一股浓烈的旱烟味就钻进了金童鼻子。

    这味道,自然让金童觉得非常讨厌,眼睛向烟味飘来持方向一看,原来是王二子,边猛烈地抽烟,边独自走着。

    金童转个方向走,避开这个王二子。

    这时候,金童一眼瞥见,欢欢又化身一个小獾,躲在草丛里,小屁股坐在地上,两个大耳朵支楞着,像是在旁边听动静。

    “欢欢,难道你不怕妖族高手将你抓了吃肉?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太危险了。”金童悄悄地说了一句。

    欢欢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这时候,淑萍的嫂子也往家里走,也看到了那个小獾,眼神里非常喜欢这个小家伙。

    金童脑子一个闪动,一把将小獾提起,拎在了手里。

    “嫂子,你敢抱她不?”金童微笑着问道。

    欢欢在金童的怀里,用小爪子狠挠金童的胸脯。

    “这有什么不敢的呀,多可爱的小獾呀!”

    淑萍的嫂子道,看了金童一眼,便把小獾接过去,揽在怀里。

    金童道:“嫂子,你若是喜欢,就把她抱回家,养着吧,这可是在你家麦田里发现的一个小宠宠啊。”

    淑萍嫂子的一双眼睛,非常喜欢地看着小獾,伸手摸摸小獾的后背上毛,道:“嗯,那我养着它吧,回家给它垒个舒服的小窝。”

    说着,淑萍的嫂子把小獾更紧地揽在怀里。

    小獾,就是欢欢,此刻在一个凡女的怀里,那种感觉,可想而知。

    不过,欢欢装得不怕淑萍的嫂子一身的湿水,而且还很受用的样子,像个小猫一般偎在淑萍的嫂子的怀抱里。

    金童没想到,欢欢竟然欣然接受了自己的这个恶作剧,不知道欢欢的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淑萍的嫂子觉得小獾是个小可爱,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金童看着淑萍嫂子怀里的欢欢,看着看着,金童的目标就转移了。

    淑萍的嫂子,刚才湿捆麦子的草绳时,把胸前的衣服打湿了,湿衣服一溻,再让怀里的小獾把上衣下面一撑,胸前便出现两个鼓鼓的大桃桃。

    而欢欢的小嘴,此刻竟然就紧紧地靠在两个大桃子之间。

    淑萍的嫂子看了一眼金童,一笑,接着把小獾往上抱抱,小獾的两只大耳朵,就把那两个大桃桃给遮住了。

    这时候,小獾侧着个头,一双通红的小眼睛盯着金童,那神情分明在说:“哈哈,你这个恶作剧,倒是很好玩呢!”

    金童放眼,看向远处,对淑萍的嫂子道:“明天,你给我张镰,我要继续帮别人家割麦子。”

    “好啊。”淑萍的嫂子随口道。

    回到家里,淑萍的嫂子换上干衣服,在自家西边的小树林里,给小獾建了个舒服的窝。

    先用铁锨掘开一个一米直径的圆坑,深达五六十公分,里面铺上散发着清香味的新麦秸,坑上面的四周,用红砖砌成半米高的墙,墙的上面,用树枝盖上顶子,再抹上麦秸黄泥,黄泥上面铺上防雨水的瓦片,看上去就像个小炮楼子。

    这个“小炮楼子”旁边,挖一条30公分深、20公分宽的的小沟,上面同样做好防水,小沟直通“小炮楼子”,这是小獾进入新家用的通道。通道口上,用铁丝做了个小铁门,既透风,又防止小獾逃跑。

    把小獾放进去以后,它先在里面转了一圈,然后蹲在它的新家小门口,悠闲地看着小獾。

    淑萍的嫂子觉得,关上小门,它也就不跑了,这个洞洞可舒服了。

    淑萍的嫂子,之所以选中这个地方给小獾造窝,是因为这里有好几个兔子窝,都是王汉军家的,因为王汉军的父亲王猎人,是个用土枪打兔子的好手,打死的兔子吃肉,打不死的,就养着。

    “小獾,你知道不,去年冬天的时候,我看见王汉军的爸爸,在白菜地里打到一只兔子,是个母的,他爸爸发现它怀了孕,就把它放生了。你若是有灵性,就把那只兔子找来吧。”

    淑萍的嫂子一边给小獾的窝窝里放新鲜菜叶,一边对着小獾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