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金童的听力远远超过常人,张小花摸王老二额头的轻微声音,隔着四五米,也能听得见。

    “嗯,你额头上的汗,这倒真是很多啊!王老二,明天我再给你炒几个鸡蛋,给你好好补补身子吧!”

    “嗯,还是小花疼我!不过我觉着,你闺女炒得鸡蛋,比你炒得鸡蛋香!”

    “王老二,我警告你啊,不许打我闺女的主意!我老头子死得早,我就只有这么一个闺女作指望!她今年才刚刚十二岁!”

    老头子,这个地方的方言,就是丈夫。即便年轻,也称作老头子。

    “你闺女……嘿嘿,长得像你一模一样,你看她这么小的年纪竟然有了胸脯子,还长了大屁股蛋,将来肯定是个离了男人活不下去的女人,小花,与其让别的男人得了这个大便宜,例不如赏给你的老相好我啊!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啪!

    一声脆响,清晰刺耳地传来,金童知道,王老二的脸上挨了张小花一巴掌。

    “哎哟喂!我的宝贝,你下手真很啊!打得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等会儿我歇了过来,非把你搞死不可!”

    “王老二,我再次警告你,你若是动我闺女一手指头,我就拿菜刀把你的臭骚鞭子割下来喂狗!”

    “好好好,宝贝,你不同意,我就不动她。不过,等我在白头镇赌场搞到大钱,给你家盖一栋小洋楼,你闺女大了,再给你闺女弄辆车开开,到那时候,你闺女。嘿嘿,她自己就给我投怀送抱了,你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这一次。轮到张小花沉默了,好半天。张小花才道:“王老二,说真的,我就指望我这一个闺女了,无论如何,要让她体体面面的嫁人。”

    “我又没说不让她嫁人,我只是心里总是题想着她,你放心,她只要对我好。她的婚事,包在我的身上,嫁妆什么的,统统不用你们母女操心!现在姑娘嫁人,又不在乎是不是原装货!”

    一阵比较长时间的沉默。

    终于,张小花又开口说话了,道:“王老二,你又是想着我,又是想着我闺女,到时候。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那怎么可能啊!”王老二跟得飞快,“小花,不说别的。就说你的这个又大又白又软的肚子,再过二十年,都会保持吸引男人的劲头!”

    张小花道:“我的肚子,能比得上你老婆的肚子吗,你老婆的肚子,可是全村有名的千斤顶啊!”

    王老二道:“你说得没错,我老婆的肚子是不赖,不过,和你的肚子比起来。就差得远了,还是你的肚子有弹性好!”

    张小花道:“我的肚子……哎哟。怎么有点肚子疼啊,王老二。帮我按几下吧!”

    一阵粗鲁的退猪毛一般的声音。

    “……唉,说着说着,我这里又起来了,继续干!”

    “哇,真是哎!比刚才的还棒啊,是不是念叨几个大闺女念叨的?”

    “不说了,来,把身子翻过去,我从后面……”

    接下来,便是让金童恶心的声音传来。

    忍住恶心,金童轻抬右手,手指向前,对着那两个狗男女,打出一丝蓝色的仙力。

    仅仅是一丝蓝色的仙力,教训两个狗男女,已经绰绰有余了。

    “啊!怎么回事,妈了个巴子的,你的里面怎么有把剪刀?!”

    “剪刀?我的里面怎么会有剪刀?啊,真的哎,你的鞭子,怎么断了啊!”

    …………………………………………

    在和妖族的对恃之中,金童发现,除了王老医生家的大黑驴之外,村里的各种家畜和牲畜,也被妖化得差不多了。

    金童和老獾精,玉婉,欢欢,六丫头,孙天师,三个修士,一起商量,在继续利用大青石循序渐进地除掉全村人的妖气的同时,对家畜和牲畜,也要采取除掉妖气的措施。

    大家正在讨论办法,原本没有安排参加会议的张建华,弯腰低头地进入会议室。

    一进来,张建华就高声大嗓地喊叫道:“我听说你们要想办法除掉家畜和牲畜身上的妖气?这个好办呀,把你们的仙力,施加在家畜和牲畜吃的青草和饮料中,让它们吃了,不就可以除掉妖气了吗?”

    金童一听,觉得此法可行!

    金童笑道:“看来,以后再开会,几个凡人也要参加!他们有着独到的思路!”

    当即,金童等人,分组去割青草。

    为了边割青草边施加仙力,采取一个仙人带一个凡人的办法。

    金童觉得张建华越来越有爱了,于是主动带着她去地里割青草。

    农村人,一般是早上先去干活,然后再吃早饭,所以,金童和张建华童梦瑶,便背上草筐,出了院子。

    金童照例化作少年妖人,而张建华不必化形,依然原来模样。

    一到村口,张建华道:“金童仙人,村北河岸上的草被打光了,咱们到村南的那块荒地里去打吧,路虽然远点,可是那里草多啊。”

    “嗯。”金童随口应了一句。

    到村西南那片荒地,要过村南那条从大运河引水过来的小河,小河上有座小桥,说是小桥,其实就是两根弯弯的10米左右长的榆树木头,并靠着横搭在两岸之间,两头用砖头固定着。

    金童担心八米多高的张建华掉到河里,想搀扶张建华,然而张建华对这种小桥早过惯了,双脚一蹦上了桥,颤颤悠悠地就过去了。

    到了六七米高的河岸上,视野便开阔了,金童第一次从这个角度上看大平原上的这个小村庄,禁不住向四下里望去。

    村子东面,有一个大大的水湾,水面上波光粼粼,大水湾的北岸,散落着民房,大水湾的南岸,栽着柳树,随风摇曳,一群群美丽的水鸟,轻轻戏水,而水里,时有小鱼儿跃出水面。

    村子南面,一条铁路从另一个村庄旁边经过,那也是一个古老的村庄。

    村子西面,蓝天白云下,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一块块田地,分属得几个村庄。

    这些平原土地,都种着小麦,此刻小麦已经成熟,随风形成黄绿色的麦浪,充满麦田气息的风从田地里吹过来,夹裹着宜人的香味儿,轻柔的拂在金童的脸上。

    自然地,关于在这个小村里将会发生的一幕幕,浮现在金童的心头……

    “喔草!你们俩夜里没完干好事吧,大清早的,起得真早啊,是不是到草地里继续野战?!”

    一声极其粗野的话语,从背后传来。

    金童转头看去,原来是村霸王老二,心里便不是个滋味。

    王老二极其粗野,人高马大,平时,村里无人敢惹,就是村长钱大贵,也要让他三分,此刻,他仍然不把金童放在眼里,肩上扛着一把大号铁锨,正从独木桥上走过来。

    那天王老二受到金童摆布,虽然不知道是金童暗中施了仙力,但是知道由于金童,他才当众出丑,心中憋气,因此,王老二此刻想拿金童这个外乡妖人出气。

    现有,张建华小的时候,王老二出于阴暗目的,只要见到张建华,王老二必然拧张建华的耳朵,而且下手极重,常常把张建华的耳朵拧得红肿。而王老二已经把拧张建华的耳朵视作一件乐事。

    “张建华你个傻丫头,没想到你竟然当了八米多高的怪物,哈哈,来,傻丫头,让我再拧你两下耳朵,算是奖励你吧!”

    王老二一边说着,一边过得小河来,左手扶住肩上的铁锨把,右手伸过来,跳着脚,纵身直取张建华的耳朵。

    过去,张建华想躲也躲不过。

    而今天,王老二的手,却抓空了。

    莫名其妙地,张建华已经从王老二身体的左边,到了王老二身体的右边。

    王老二不甘心,一个大步,紧接着冲到了张建华的近前,又一纵身,把一只粗大硬砺的手伸来。

    张建华没有再闪挪身子,而是身子一矮,王老二扑了个空,由于惯性,身体继续向前一冲。

    这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金童在王老二脚下使了个无形的绊腿。同时,给王老二身上稍稍加了点前冲力。

    噗通!

    王老二重重地来了个嘴啃地。准确无误地啃地一声,插在不知是谁刚刚拉的屎上。

    肩上的那把铁锨,甩出去五六米远。

    王老二恼羞成气,从地上爬起来,一张大方脸成了猪肝色,瞪着一双牛眼,逼视着金童,那架势,今天要仗着王村长给他的妖力,狠狠地教训他眼里的这个外乡人了。

    王老二比张建华大一辈,所以张建华不好直接向王老二使性子,于是用手一拉金童的手,带着火气道:“走,咱们去打草,去干正事!”

    这是讽刺王老二不干正事。

    金童现在也不想多和王老二纠缠,跟着张建华,大步离开这里。

    为了割到没有被妖人妖化的纯洁青草,金童和张建华,跑到很远的大运河对岸,在妖人还没有来得及施行妖化的地方,割了满满两大筐青草。

    “哇!这里有个大西瓜!”张建华突然大叫一声。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