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平时就是疯丫头的戈兰兰,眼睛竟然瞄着金童的裤裆,道:“你今年才十几岁啊,也算不上真正的大人吧!刚才你撒尿的时候,我们害羞,没有看到你那个撒尿的麻雀跟着你的年龄长大了没有,现在我们正好看看!”这一带农村,对男少年撒尿的东西叫作麻雀。百度:+金童确实不愿让女孩子看自己撒尿,女孩子看着自己撒尿,自然有着无法形容的不自在。金童又看看王芳芳,王芳芳小圆脸微微泛红,不过,金童看得出来,王芳芳也在期待着亲眼看看自己撒尿。金童便道:“呵呵,我背过身去撒尿,你们就是想看也看不到吧。”金童一步走到大杏树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把自己的麻雀掏了出来,顿时,王凌率先惊呼道:“我草,外乡妖人,你的麻雀,怎么比刚才大多了!”其他几个男少年听了王凌的惊呼,也都上前观看,也都十分惊讶,确实,金童的麻雀,比刚才大了两倍多。王芳芳羞羞答答地没有敢上前看,戈兰兰却像个男孩子似的,拨开两个男少年,挤到前面来看,惊道:“真的也!这哪还是小麻雀呀,简直就是一只大公鸡呀!”王芳芳听了,心里直痒痒,然而,王芳芳到底没敢上前观看。在金童撒尿的时候,四个小男孩紧紧盯着的,不是其大,而是看金童的尿液撒下去,起不起泡沫。而戈兰兰已经初谙男女之事,盯着金童的大雄鸡,心道,听人说。男人的大公鸡,有伸缩性,可大可小。不知道金童的大公鸡,会不会变得更大……王芳芳。哪里能够完全忍住不看,表面上捂住眼睛不看,其实,目光早就穿透指缝,看得清清楚楚了。自然,没有任何悬念,金童撒下的尿,没有一个泡沫泛起。对于仙人来说。不让自己的尿液起泡沫,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岂止不起泡沫,金童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尿量,如果有必要,让自己的尿液撒成一条河流,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当然,现在,他要悠着点。然而,对于几个小小少年来说。却是震惊不已:天啊,这个外乡妖人真是神了,他撒尿。居然不起一个泡沫!可以让六个少年觉得自己的尿液量足够了,足够到可以让他们信服了,金童便就止住了。既然一洼尿液没有起一个泡沫,六个少年也就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了。因为,他们真正惦记的,是尿液符合要求之后,大杏树上是不是结出一树的杏子来。不约而同地,六双眼睛,齐齐向树上盯去。夏风阵阵吹过。树叶飞快地长大,一阵阵地哗啦啦响。甚至,还有知了在鸣叫!哪有啊。哪有一个杏子结出来?!六个少年盯得眼睛发涩,脖子发僵,也没有看到一只杏子。“外乡妖人,现在,你没有话说了吧!”王凌盯着金童,道,“就算你的尿不起泡沫,也没有尿出杏子来!”王凌率先发难,其他五个少年,也都把质询的目光投向金童。金童笑眯眯地看着王凌,道:“吃到嘴里的饭,要经过肚子消化,才能到达屁股那儿拉出来。我的尿液,要从树根慢慢向上,到达树枝,才能结出杏子来……你们现在向树上看!”六个少年听了,一个个向树上看――六双眼睛,全都直了。满满一树又肥又大的杏子,结满枝头,甚至把树枝都压弯了。震惊之余,王凌第一个冲上去,伸手从垂下来的一根树枝上,摘下一个大黄杏,放到嘴里,啃一口。“甜,这杏子,太甜了,从来就没有吃过这么甜的杏子!”在王凌发出这个赞叹的时候,其他五个少年,早已分别去摘吃自己看中的杏子了。六个少年,吃了个饱,最后,继续摘杏子,直到装满所有的口袋。金童自己,自然也要上前,摘几个杏子品尝一番。“呵呵,行了,你们都吃够了,口袋也装满了,打住吧,留些杏子,给村里其他人品尝吧。”金童制止六个少年,不再让他们摘了。这棵杏树,可是最好的实物宣传品呢。又是王凌,吃饱、摘够杏子之余,想到了另一个重大问题。“外乡妖人,既然你能让这颗杏树现在就结出这么多的杏子来,那么,你能不能让其他果树,也能结出果子来?我爷爷种了一大片梨树,有的结果,有的就是不结果,你要是能让那些不结果的梨树也结出大量的果子来,我爷爷肯定会高兴万分。”在一个孙子的心目中,爷爷就是上帝,爷爷高兴万分,就是对一个金童最大的奖赏了。金童盯视着王凌,严肃地道:“王凌,刚才是你说的,只要我能让杏树结出一树杏子来,从此永远不再叫我外乡妖人,而是叫我大哥!”王凌一愣,接着笑道:“哇,这茬,我怎么忘了,好好,从今往后,我永远不再叫你外乡妖人,就叫你大哥!”金童仍然严肃地道:“王凌,我看你,简直就是一个精蛋儿,这个称呼,用在你的身上最恰当了,从今往后,我就叫你精蛋儿吧!”王凌想想,如果大家叫自己精蛋儿,倒也符合自己的聪明劲头,于是道:“好,从今往后,你就叫我精蛋儿吧!”金童又把目光投向其他几个少年,几个少年立刻异口同声地叫道:“王凌是个精蛋儿!”金童笑了,笑毕,看着王凌,道:“精蛋儿,现在,咱们到你爷爷的梨树园去吧!”长着一张小方形脸的王凌,一边头前带路走,一边道:“外乡妖人大哥,你去找我爷爷,可要小心点啊,我爷爷是有名的种梨树大王,他种了好多好多的梨树,可是,就是树上结出梨来,他一个梨也不给人吃!”“王凌,不用你说,这个我也知道,老爷爷最吝啬了,不过,若是我让梨树结出梨来,不信你爷爷不给我吃一个!”金童笑道。刘保全和另外两个男少年,以及王芳芳和戈兰兰,一听说王凌的爷爷吝啬,都点头表示自己的认同。金童和一众少年,快步向村西那一大片梨树园走去。走着走着,一汪清水出现在面前,挡住了道路。这汪清水,是村民盖房时,前来挖土,形成一个方形土坑,到了夏天,雨水一多,便形成了水深三四十厘米的水坑。由于这个土坑通往大运河的一条支河,而那条小河的上游就是大运河,大运河里有鱼,常常跑到小河里来,而小河的水流和这个水坑相连,接着,水流再流入村东面的大水湾之中。金童看到,清澈的水里,一群三寸长的小鱼儿在游动,从游动的姿态来看,也开始被妖化了。这时候,男少年,自己找对,相互拉着小手,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小光脚丫,趟在水里。疯丫头戈兰兰,大大咧咧冲着金童道:“外乡妖人,既然你让我们叫你大哥,你就应该帮助我这个小妹妹,昨天我的脚脖子割破了,不能下水,外乡妖人大哥,你就背我过水坑吧!”金童看看戈兰兰的脚脖子,还真的缠着白布,便道:“好啊,今天我这个大哥,就背你过水坑吧!”金童蹲下身子,让戈兰兰伏上自己的后背,这时,后面的王芳芳,细声细气地道:“外乡妖人大哥,还有我……”金童继续保持着蹲姿,转头问王芳芳道:“怎么,王芳芳,你的脚脖子也受伤了?”王芳芳的脚脖子没有受伤,却有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金童只背戈兰兰,眼珠一转,道:“我来那个了,我娘说,来那个的时候,不能下水……”金童故意装糊涂道:“你来那个了?那个是什么啊?”这时候,戈兰兰已经伏在金童的背上了,伸出一只小拳头,捶在金童的肩上,道:“真是的,金童连女少年的那个也不知道,那个,就是血呗!”金童道:“哦,原来芳芳你来血了啊,那好,你也趴在我的背上吧!”戈兰兰又捶了金童一下,道:“你一次背俩?你背得动嘛!”戈兰兰就是想让金童只背她一个,独占心理,从少年时代就有了。金童道:“别说你们俩,就是再来两个小丫头,我也背得动!”戈兰兰听了,便回头,冲着王芳芳道:“王芳芳,你也过来,你往哪儿趴呀!”王芳芳过来,见无法趴在金童的背上,心下一急,直接骑到了金童的脖子上!两个肉都都的女少年,顿时把金童的后背全部覆盖了。http:.。金童把两条胳膊向后弯去揽住两个女少年的四条腿,轻轻松松地就站起来了,站起来后,身体一个稍稍起降,用后背把两个女少年掂了掂,根本就没有重量感觉,只有戈兰兰的胸部和王芳芳胯部的软绵。哗!金童便背着两个女少年下水了。疯丫头戈兰兰被掂得全身很舒服,道:“臥槽!你这个外乡妖人大哥,力气果然大得很呀!”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