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原来这帮人听说今天来了重要客人,便到大运河里打鱼,以便做些好菜招待,哪里想到,水中一条大黑鱼,突然窜出水面,一下子把这位女服务员拉到水中去了。

    待众人将女服务员打捞上来,她已经昏迷不醒了,脖子上,肚子上,好几处惨不忍睹的咬伤。

    那大黑鱼,显然已经被妖化成妖鱼了。

    金童和老獾精看见,故意按兵不动,他们都想看看,孙天师请来的几位民间高人,到底高在哪里。

    齐修士倒也不谦让,大步走上去,伸出手,就像个老中医似的,给那女服务员切脉。

    他的手段果然了得,只切脉三秒钟,便画了一道驱妖符,燃烧成灰,让人放在一碗开水之中,给女服务员服下。

    女服务员刚刚饮毕一碗符水,众人便看到,有一股黑气,从女服务员的头顶百会穴之处,呼呼地冒了出来。

    只过片刻,女服务员便眼目清明,视物清晰,精神也健旺起来,张口便道:“谢谢救我的人族老法师!”

    但凭这一举,众人便深信,这位齐修士,确实是掌握了独门驱妖法术的高强之人。

    “各位,现在你们看看从村西南吹来的怪风吧,阴阳同行,暖冷不均,邪气盛而正气弱,村中之人,不中妖邪才怪!”齐修士手捻着雪白的山羊胡,半眯着细长的眼睛,胸有成竹地对众人道。

    经他这一说,满院子的人,果然觉得,正在穿过大院的西南风之中,颇多邪妖之气。

    “诸位,你们再看看一个异象,此时,正当冬春之交,植物刚刚苏醒。村子西面的树木,却是一片绿叶,甚至有的素花压枝,大有仲春之意。难道这种现象不太反常了吗!”

    齐修士见众人都面露认同之色,便越发得意起来,继续道:“如果齐某猜得不错,这个小村之中,必然人人遭受了妖化,没有一个人,身上没有妖气!!!”

    一直默默地听着的金童,见火候已到,便道:“齐老果然高见!实话实说,我们正为此事犯愁。希望齐老给指点一下迷津,挽救满村的不幸百姓!”

    金童说罢,主动上前,按照仙界规矩,向齐修士施了一礼。

    齐修士却是立即向金童摆手。道:“救民众于苦难之中,本来就是齐某的本分,这位小友,你也不必多礼!”

    听齐修士称金童为小友,孙天师赶紧上前,给齐修士介绍道:“这位便是我一路给你念叨无数遍的联盟副总指挥金童!”

    “哦?!”齐修士一听给他主动施礼的,竟然就是在孙天师心目中的天才人物金童。立刻刮目相看,赶紧道:“你就是少年有为的金童!如此说来,齐某失礼了!”

    金童道:“你是长辈,我是晚辈,本就应该给你施礼啊!齐老,咱们不要挶泥这些小节了。抓紧救治全村的村民要紧啊!”

    齐修士沉吟片刻,道:“我觉得,如果要扭转目前村里的遭受妖化局面,就必须先设法将妖气镇住!金总指挥,我想到村西大运河的拐弯处去看看。那里有没有镇妖之物。”

    金童和老獾精对望一眼,两人会意,这齐修士真是神了,他和孙天师从村南进村,而大运河拐弯处在村子西边,他是怎么知道的,尤其是,他怎么想到,那里可能有镇妖之物?

    金童和老獾精虽然高强,只是平时不在民间,尚不知道,无论任何河流,只要拐弯的地方,必有不凡之物。

    而那位齐修士,早在进村之际,就已经悄悄地观察过了,村西那里,有一个极妙的河道拐弯处。

    孙天师见金童和老獾精都已经认可了他请来的齐修士,顿觉脸上有光,兴奋之下,提议道:“那咱们就一起去吧,人多气场足,省得妖物趁机作乱。”

    众人应了一声,一起出了指挥部的院门。

    齐修士身边的两位村夫打扮的中年修士,自始而终肃然不语,只是默默地跟随着齐修士。

    众人向村西大运河拐弯处行去,别人感觉不出来,擅长地质的齐修士,却是感觉到,这里的地势,竟然是越走越高。

    齐修士心中,暗暗高兴,只要是越走越高的地方,必然是阳气掌控,而阳气掌控的地方,必然孕育着克制阴邪之物。

    等到走上大运河岸顶,齐修士突然回身,目力一射,看向村子。

    众人之中,有人受到影响,跟着向村子方向看,但见村庄之中,行人如鸡犬行走,往来奔忙。

    村中的三百来栋房子,挤挤挨挨,相聚成形,而缭绕的妖气,随目尽见。

    就在众人久久地向村里方向观看之际,齐修士早已经撇开众人,背负着双手,健步走下河堤,望向河水之中的四周。

    金童和老獾精并未看向村子,而是一直跟着这位齐修士,也下了河堤。

    一块千吨巨石,横亘于河坡与水际之间,齐修士见了,顿时心动,随之,操起手中一个看似古代原始罗盘模样的法器,放到那块巨石上,不停地探测。

    众人心下,难免猜测,却是不解其中玄机,而又不便发问,只得耐心等待齐修士操作。

    孙天师脸上,显得有些洋洋自得,毕竟,惊动了金童和老獾精的这位齐修士,正是他请来的高人。

    大约过了一刻钟时间,齐修士终于探测完毕,回到众人中间。

    孙天师忙问道:“齐兄弟,不知这块巨石怎样?能作为镇妖之物用么?”

    齐修士面露玄奥之色,低头垂思片刻,然后,缓缓地抬起头来,并不看向孙天师,而是直接对着金童,道:“这块巨石,竟然牵连着村里的主干风水!这种格局,颇有些古怪!石中脉理,断中有续,似有向村中延伸之意,着实很让人费解,其中的原因,目前我也不知道,烦劳金总指挥带路,我还想看看你们村子一带大运河的流水之源,以便查明具体情况,然后再作判断此块千吨巨石,能否作为镇妖之物使用。”

    金童见他说得非常慎重,并无故作高深之意,于是道:“好的,不知齐老是想看向大运河的下游,还是看向大运河的上游?”

    齐修士略一思索,道:“那就先看河的上游吧。”

    除了老獾精之外,一干人等,心下都不禁揣揣暗思,难道这位齐修士,真的发现了某种玄机?

    欢欢,玉婉,六丫头,却是保持沉默,而张建华,王汉军,淑萍,荣荣等人,却是瞠目相对,不知其妙。

    默默地跟着孙天师来的那两个中年修士,却是暗里相视,微微点头,颇有佩服齐修士之状。

    不过,众人心中猜测颇多,却是没有人看见他们两人的心态反应。

    金童主动下身,在前头引路,将齐修士引到大运河上游的回流涡边。

    这段路程,也算不近,金童暗中观察,齐老已然年入百余,一路步行之后,并没有半点喘息。

    齐修士信步走下河坡,径直到了回流涡的水边,然后,他凝目水下,嘴里不禁重重地“咦”了一声!

    金童察觉异样,也向水中看去,但见三米之下,半浊半清的水中,妖烟聚笼,围着一大块清极如翡翠的青石,不停地悠悠转旋,似有腐蚀之意。

    再向下看去,接近河底的地方,还有一汪清泉,正在汩汩涌动,不断地流出清水来,直接补养那块大青石。

    “这就是了,”齐修士手捻着雪白的山羊胡,微笑道,“众里寻他千百度,上等好物,却在深水处!”

    齐修士言罢,退后一步,稳立河坡,然后,双臂前伸,嘴里轻轻地道一声:“起!”

    众人但见,那块千吨巨石,竟然缓缓地从水中漂了上来,接着,又缓缓地横向移动,一直移到内河坡上,稳稳地坐落下来。

    金童和老獾精过去细看,原来此石,竟是当年建造大运河之时,为了保护河坡,堆积在这里的大量巨石中的一块而已。http:。

    然而,惟独这块青石,石质温醇透亮,恰似润透玄水,无边的灵气,源源不断地从大青石上冒了出来。

    怪不得,大青石在那么多的妖气围绕腐蚀之中,却是一点也不失其本色,原来,它正是一块上等的镇妖之物!

    禁不住地,金童心中暗道,正如自己和玉婉的师父所说,天下之人,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自己和玉婉,以及老獾精等人,在这里大半年了,竟然不知道,大运河的回流涡里,暗藏着如此一块奇石!

    齐修士比别人更加端详大青石,他仔细看毕,竟然眉头深锁,心中似有极大的未解难题。

    接着,齐修士不言不语,只是慢慢地在河坡上踱步。

    一直走了七八个来回,齐修士叹口气,才道:“石虽好石,倒也能作为镇妖之物用之,然而,仅此一石,怕是还不能将全村人的妖气除去,我观此石,出自名山,灵气与那高山接连,千万年来,这种脉运不绝,若是此处水清而静,石中脉理,必当旺盛而坚固。”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