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老獾精看着金童的气色,道:“你们仙人的事,我真的不懂,但是中医的事,我却懂得不少,金童仙人,你已经气血两封了啊!”

    孙天师接着道:“是啊,仙人炼的气,无非来自内外两种元素,一是天地之灵气,一是身体中的元气。如果自己的气血两封了,那么,采集再多的天地之灵气,也是无济于事的。而更可怕的是,当体内元气消耗过多了,原先采集的天地之灵气,会反噬身体气血,这就是黄帝内经中说过的旺火食气的原理。”

    玉婉一听,非常着急地道:“旺火食气的结果,又是如何?”

    孙天师面容严肃地道:“如果原先采集的天地之灵气非常多的话,身体之内,就会像天地间卷起大风暴一般,疯狂地卷走元气,甚至身体中的血液和水分,用不了多久,就会干涸了。身体内的元气消耗殆尽,血液和水分也会干涸,下面的事,就不用我说了吧。只是不知道,金童小师弟,当初在仙界里,采集的天地之灵气多不多?”

    “多,当然多,非常多呀!”玉婉一连声地道。

    “哦……那就有些麻烦了。”孙天师道,目光看向金童。

    果然,此刻正在扶住金童的玉婉,明显地感到,金童的皮肤,正在变得干燥,甚至,玉婉以她的敏感觉得,金童的身体也在变得轻了起来。

    “不好!小师弟果然受到了巨大的天地之灵气的反噬!”孙天师道。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经验丰厚的孙天师最清楚,金童已经陷入巨大的生命危险之中了。

    确实,此时此刻,金童体内的强大存在从金童的丹田深处升了起来,试图打通金童身体的十二个大脉,竟然也是徒劳!

    “怎么办,大师兄,你快说,现在该怎么办?”玉婉的声音。已经变了调了。

    眼见金童目光都恍惚起来,孙天师道:“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金童!”

    玉婉急切地道:“什么办法,大师兄快说呀!”

    孙天师道:“想方设法,尽快给金童饮用潘桃酒!”孙天师道。

    “潘桃酒?”玉婉以为,这是一种果酒,于是眼睛转向老獾精道。“伯母,舰上有没有潘桃酒呀?”

    老獾精在獾族之中。曾经做过资深中医,自然知道什么是潘桃酒。

    所谓潘桃酒,就是新鲜人乳,历代皇帝,以新鲜人乳作为上佳补品,说人乳不好听,便起了个名字,叫作潘桃酒。

    作为女性,老獾精早就了如指掌。正常情况下,只有妇女怀孕,才能有乳汁。

    此刻,老獾精听到玉婉急切地发问,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道:“舰上哪有什么潘桃酒啊。”

    玉婉更是大急,道:“怎样弄到潘桃酒啊。就是上天入地,我也要把潘桃酒弄来!”

    老獾精和孙天师对视一眼,两位老者,知道玉婉年少,尚不知道潘桃酒为何物,却又不知怎样给玉婉解释。

    秀枝毕业于燕京中医药大学。自然知道,潘桃酒为何物,思考一下,看着老獾精,道:“大元帅,就不能采取非常办法?”

    老獾精听了,看看玉婉。凝视着玉婉的稚嫩脸蛋。

    玉婉再次急切地道:“伯母呀,你怎么总是盯着我看呀,快说吧,哪里有潘桃酒呀?”

    老獾精转脸看向秀枝,道:“秀枝姑娘,你来告诉玉婉吧。”

    秀枝便附耳对玉婉说了几句。

    玉婉听了秀枝的话,这才知道,潘桃酒为何物,小脸上便泛红了,玉婉倒不是因为那是人乳而害羞,而是因为自己作为少年仙人,不知道潘桃酒为何物,便有几分难堪了。

    孙天师看了一眼玉婉,补充道:“潘桃酒,最好现采现用,从采集下来到使用,最长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否则,那就不是潘桃酒了。所以历代皇帝,凡是使用潘桃酒者,都有若干专用奶妈,直接饮用。”

    接着,孙天师又道:“对了,只有怀孕女人,身上才有潘桃酒。”

    孙天师这一说,玉婉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又破灭了。

    这时候,金童体内,天地之灵气的反噬,出现加剧现象,玉婉明显地感到,金童的身体在变轻,说明体内水分正在大量被吸走。而他的皮肤,竟然变得像老人一样粗糙和干枯了。

    “这可怎么办呀!金童和我下山,百妖丹没有采集完成,除妖大业,也没有完成,就这么……”玉婉绝望地哭了起来。

    秀枝又一次把嘴附在玉婉的耳际,悄声道:“只有一个补救办法,只是,咱们怕是不行呀!”

    这时候,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玉婉和秀枝,希望,又在众人的心中燃起来。

    然而,孙天师的目光,十分怪异地看看秀枝和玉婉,下面的话,不说下去了。

    老獾精非常理解孙天师的目光,秀枝说的非常办法,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办法,弄不好,会出大问题。

    玉婉心中明白,淑萍和荣荣化身白玉兔和红海豚了,现在,欢欢和六丫头,都是獾族,只有自己和秀枝,是凡人女孩子,然而,玉婉知道,正常的女孩子,哪有潘桃酒呀!

    “大师兄,你到底什么办法,你倒是快说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卖什么关子呀!”玉婉气急地道。

    孙天师长出一口气,道:“唉,不是我卖什么关子,而是怕你和秀枝的身体,都受不了啊!”

    孙天师这样一说,老獾精和秀枝,还有玉婉,一下就听明白了。

    特别是老獾精和秀枝,都是中医方面的行家,自然知道,乳汁,是血液变现来的,利用这个知识,处女之血,只有正常变现,才能把血液变成新鲜的人乳。

    玉婉,虽然不知道中医方面的知识,却是能够猜出来,孙天师所讲之言的根本意思是什么。

    自然,最敏感的,是在场的这两个凡人姑娘了。

    不约而同地,两人飞快地扫了对方一眼,两双眼睛的意思是雷同的:咱们行吗?

    到这时,包括老獾精在内,众人都还以为,只要玉婉和秀枝不怕生命危险,问题就解决了。

    他们哪里知道,事情远远不是这么简单。

    孙天师今天使用的这个仙界偏方,要求极为苛刻,若想把玉婉和秀枝体内的血液变成新鲜的人乳,必须让她们服用一种丹药。

    见多识广的孙天师,对此是相对来说最有信心的一个,但是,他也不敢保证,玉婉和秀枝,服用了那种丹药之后,会不会出意外,他也就保持沉默了。

    然而,令孙天师没有想到的是,玉婉声音异常坚决地地道:“大师兄,我不怕危险,就是死了,我也不怕!”

    孙天师听了,又把目光看向秀枝,在他看来,秀枝是一个凡人女孩子,一个二十四岁的大姑娘,又是到大城市读了四年大学的姑娘,怎么可能冒这种生命危险?

    秀枝又何尝不为金童的生命危机而焦急万分,也声音异常坚决地道:“我也不怕!”

    抢救金童要紧!

    孙天师当即麻利地给玉婉和秀枝服用了那种丹药。

    两个个女孩子的新鲜血液,用仙界之法,还原了一瓶人乳,制作好了潘桃酒,众人一起动手,将这潘桃酒给金童哺下。

    仙界秘方,果然灵验!

    到底是一个什么原理,或许用现代医学不能完全解释清楚,总之,金童服下潘桃酒之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醒过来了。

    而且,他的面色飞快地红润起来,皮肤也飞快地充溢起光泽。

    老獾精,玉婉,秀枝,看到金童这么快就完全恢复了,个个心中石头落地了。

    而孙天师,自然面露自豪之色,因为是他提供了这个仙界秘方。

    奉献少女鲜血的两位姑娘,都看着金童,没有话语,表情也不同,但是心态大致相同,自己的鲜血流在一个少年仙人的身上,实在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玉婉用非常简洁的话语,对金童讲述了事情经过,金童首先走到孙天师面前,真诚地道谢:“谢谢大师兄,关键时刻救了师弟一命,师弟牢牢记下了。”

    孙天师这一刻变得非常大度,道:“唉,别说远了啊,救人性命,乃是仙道第一道规啊,况且,咱们是同门师兄弟啊!”

    金童又向玉婉和秀枝道谢,秀枝道:“这是应该的呀!”

    玉婉道:“不就是一点血吗?”

    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没有一个脸不红的了。.。

    当天晚上,金童睡到半夜,突然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

    倒不是疼痛,而是几股力量在激烈搏斗,金童想用意念压制它们,却没有成功,反而,金童越是压制,那几股力量激烈搏斗的程度就越大。

    干脆,金童不理会了,任凭那几股力量激烈搏斗下去。

    大约两个小时过去,几股力量不再激烈搏斗了,接下来,金童的肚子里便风平浪静了。

    金童认为,这几股力量激烈搏斗的起因,是自己服下了潘桃酒。

    而且,自己服下的潘桃酒,是用一仙一凡两位处女鲜血激活的,就是一种复合型的潘桃酒!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