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屋里短暂地沉默一下。

    还是秀枝先开口,声音放得低些,道:“对了,村南淑萍家里,最近事多,她哥的媳妇,到村西南那个叫作西南坟的地方拾柴,在王村长父亲的坟头上割了一把干草,然后突然疯了!”

    金童听了,心中一动,问道:“村西南?是不是玉婉和孙天师发现黑色烟柱的那个地方?”

    秀枝道:“正是。”

    金童记得村里有个叫淑萍的女孩子,年龄和玉婉差不多,也是十五六岁的样子,白白的一张圆脸,长相非常可爱。

    金童道:“现在妖事闹得越来越凶了,应该提醒村民们,不要出去拾柴什么的了。”

    秀枝却道:“农村人,没有柴烧,怎么做饭,还有,不去大棚割菜,怎么维持生活?”

    玉婉插话道:“说的也是呀,村民们总要吃饭吧。”

    金童道:“如果那个叫淑萍的姑娘的嫂子,真的中了邪,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家可就苦了,从此也就不得安宁了!玉婉,明天咱们去看看!”

    玉婉点头,忽又面色一动,道:“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咱们和郭铁同胞哥哥郭钢的妖魂对阵时,郭钢的妖魂曾经说,他和郭铁当年是千里迢迢来村里寻缘投胎的,而寻缘的姑娘,一个叫淑萍,一个叫荣荣。”

    金童听了,略一沉思,想起是有这么回事,冲玉婉点点头,然后,目光看向秀枝,问道:“淑萍和荣荣的具体年龄多大了?”

    秀枝道:“说起这两个丫头,还真有些奇特!十六年前,荣荣的妈妈先怀孕了,一直怀孕到十一个月时,竟然还不生产,我爸爸给她作检查,却是一切正常!

    而淑萍的妈妈是后来怀孕的,比荣荣的妈妈晚怀孕四个月,到她怀孕七个月,也就是荣荣的妈妈怀孕十一个月的时候,有一天,大晴天的,突然阴云密布,紧接着电闪雷鸣!

    我爸爸赶紧关门窗,正要关大门时,却见荣荣家和淑萍家的人,几乎同时抬着两个即将分娩的女人,冒着大雨雷电跑了过来!

    我爸爸赶紧将她们安顿在家里最大的那间病房里,正琢磨着先给哪一个接生,结果,两个孕妇,同时同刻生产!当时,我爸爸那个紧张忙乎啊!”

    金童和玉婉听了,相视一眼,两人联想到骨妖郭钢说的来寻缘的话,作为仙人,便知道,毫无疑问,这里面肯定有着某种机缘!

    金童不便对秀枝多说什么,怕传出去引起村民们过多地猜测,那样对荣荣和淑萍就不利了。

    玉婉也是这么想的,也没有发表自己的的猜断,而是道:“淑萍的嫂子若是真的遇到大邪了,那么淑萍也就吓坏了。”

    秀枝却笑道:“玉婉,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严重,淑萍的嫂子,倒是没有说变成妖就变成妖了,我和我爸爸给她作了检查,觉得她疯过一阵子之后,便恢复正常了。”

    玉婉的心里却有着一种担忧,不知不觉地下了炕,在地上来回走了两步,道:“嗯,好吧,秀枝姐姐,但愿像你说的那样。”

    秀枝看看玉婉的眼睛,眼皮都有些沉重了,便意识到玉婉有些困倦了,再说她和金童还做功课呢,便起身,道:“时候不早了,你们赶紧做功课吧,我回房里休息去了。”

    秀枝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出屋,玉婉赶紧上前一步,挽住秀枝的胳膊,道:“外面这么黑,秀枝姐姐,我先送你回房间,然后再回来做功课。”

    玉婉挽着秀枝的胳膊,亲亲热热地向外走,金童则出门护送两人。

    秀枝一边和玉婉相挽着胳膊向她们的房间走去,一边回头,向金童道:“金童,你先回屋吧,外面风凉。”

    “好的。”

    金童随口答应一声,就要回屋,这时,却突然听到,孙天师的房间里有动静。

    接着,孙天师房间的灯光亮了起来。

    玉婉将秀枝送到屋门口,然后折身回来,看到金童的眼睛看向孙天师的房间,便也向那里扫了一眼,道:“大师兄可能是要去厕所吧。”

    “不是。”金童道:“他要是去厕所,早该出来了,可是他打开灯好一阵子了,却没出来。”

    玉婉正要接话,这时候听到孙天师房里什么东西掉在地上,咚地一声,很响。

    “大师兄不会有什么意外吧?!”玉婉道,“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金童道:“理应过去看看,走!”

    两人走到孙天师屋门前,只见门窗关得死死的,窗帘拉得严严的。

    金童示意玉婉敲门,玉婉便轻轻地敲了几下。

    屋里一阵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屋门慢慢地打开了。

    孙天师用身体挡住门口,问道:“哦,是你们俩啊,怎么,深更半夜地,找我有事吗?哦对了,金童你醒过来了,很好,很好!”

    金童和玉婉都察觉到,孙天师脸上有着掩饰不尽的不自然。

    金童灵机一动,道:“大师兄,我想把我白天的遭遇向大师兄说说。”

    孙天师却道:“明天再说不行吗?”

    金童道:“我这人有个怪毛病,半夜想到的事办不了,就无法入睡了。”

    孙天师无奈地笑笑,道:“好吧,那你现在说吧。”

    玉婉早就洞悉了金童的意图,配合金童道:“大师兄,总不能站在门口说事吧?”

    孙天师一犹豫,身体便闪开一点,玉婉乘机,像猫一样,哧溜一下,从孙天师身体和门框的夹缝里进入了屋子。

    孙天师只好道:“哪能啊,哪能在门口说事啊,进屋来吧。”

    他的话没说完,金童也进去了。

    金童和玉婉一进屋,便惊讶地看到,孙天师原来是躲在屋里打点行装!

    情形有点像出差或者旅游的凡人,第二天一大早赶火车,夜里便整理好了旅行箱。

    玉婉故作不解地道:“大师兄,你这是要准备出远门?”

    孙天师正不知如何作答,金童却是一针见血道:“什么出远门,大师兄这是要开溜!”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