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金童看到这些幼小的鬼影,和通常那些鬼影不一样,颇有些妖异,金童便道:“大家留心了,那边的情况不对头,似有妖物在移动着,大家不要随便说话,以免人气散发,招惹他们过来。”

    三位民兵年轻,看不到什么,便以为什么也没有,心里猜想金童仙人是有吓唬大家,不让大家随便乱来造成麻烦。

    然而,郭铁的父亲一听就紧张起来了,他对金童的话,却是深信不疑的。

    郭铁父亲听了金童的话,脸上更加担忧了,这里是埋葬自己儿子的地方,要是有了妖气,说明这里也有妖怪了。

    就在这时,郭铁的父亲突然看到了一个怪物,禁不住紧张地对金童道:“金童仙人,前面有个影子,可能就是咬我儿子郭铁的那个种东西。我能肯定,就是这种怪物!难道这就是害人的妖怪?”

    金童早就看到了那个影子,并且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为了稳定大家,金童安慰郭铁的父亲和三位民兵道:“没错,那个趴在树丛里的怪物,就是一个刺猬妖,不过,你们不要怕,有我呢,对付这样一般的刺猬妖,我是不在话下的。”

    三位民兵立刻把手中的猎枪端起来,指向那个刺猬妖。

    其中一个民兵就要开枪,金童道:“不要开枪,你这样的枪弹,根本就打不死它!反而会招来麻烦!现在它正在轻轻地移动着,看样子不是冲咱们来的,大家装作看不见它就是了。”

    金童又对郭铁的父亲道:“这里离你儿子的坟墓,还有多远?”

    郭铁的父亲回答道:“按照我们这里的传统,生下来没有几天就死亡的孩子,说明就是投错胎的,是外人,所以是不得进入村里的坟地的,因此当初我那个孩儿,没有埋在村里规定的坟地里,而是埋在离这里有三百米左右的一个土坡上,那土坡上有几块护堤的巨石,数十年来也不曾移动,是个标志物,所以那里很好认出来。”

    金童道:“好,那我们就快些去那里吧,大家记住,无论遇到多么重的血雾,无论遇到什么怪物,都暂且不管它,大家的注意力不要分散,你的注意力一分散,这里的怨魂什么的,就会乘机附上你的身体,那样就极难对付了,千万不要节外生枝啊。”

    金童教给这些凡人的是精神内守之法。

    就是凡人,只要真正做到精神内守,也会抵制一般的邪物,就是经书里说的,“精神内守,六邪不侵”。

    当然,遇到厉害的邪物,凡人再怎么精神内守,也是无法抵御的。

    密林里,除了妖物,还有不少孩童的怨魂在游荡。

    金童道:“大家千万不要去碰那些坟头上的草木,防止被怨魂附体。”

    怨魂是什么,农民们是知道的,过去就有被怨魂附体的村民,给村里带来很大麻烦。

    去年有一个被怨魂附体的三岁男童,附在他身上的怨魂是他的夭折姐姐,这个怨魂非常怨恨生前的妈妈,因为这个家族为了要个男孩子,就把这个女婴活活闷死了。女婴的怨魂,知道致使自己早死的责任是这个家族,但是把罪魁祸首归结到生前的妈妈身上,于是怨魂附身在人间的弟弟身上,然后在夜里吃奶时,叫了一声“我恨你!”

    然后,怨魂操纵着男童,生生咬掉了给男童喂奶的妈妈的**,接着怨魂操纵着男童,在妈妈的身上乱咬一气,直到把妈妈活活咬死。

    “金童仙人,万一我们被怨魂附体了,这些怨魂跟我们捣乱,操纵着我们再伤害其他村民怎么办?”其中一个民兵心中有顾虑,看着金童问道。

    “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会没事,你们看不到,我却能看得到,这里的怨魂移动速度缓慢,应该是未成年的孩子的怨魂吧,这种怨魂,大多只是埋怨自己投错了胎,而对其他人没有怨恨情绪,只要我们不去招惹他,不被他们注意到,应该是无大碍的。”金童小声地道。

    顿了一顿,金童又道:“现在我们五个人在一起,人的阳气充足,而且我又把那些鬼魂身上的阴气压制住了,大家小心行事,就没有问题。”

    其实,金童一个人的阳气,抵得上几百个凡人的阳气,金童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鼓励几个村民。

    金童的话刚说完,突然之间,一只和公鸡一样大小的怪鸟,扑楞楞地向大家飞了过来,接着在大家头顶上盘旋,发出惊心动魄的怪叫声。

    这只怪鸟一叫唤,郭铁的父亲和三位民兵,立刻头痛难忍,个个双手抱头,痛苦不堪,其中一个民兵,还有精神失常的迹象。

    金童立刻道:“那是一只怨魂化成的怪鸟,这个怨魂,不是孩童的,而是一个妇女的,是她死后,来找她的被人强行致死的孩子的,她把自己的灵魂附在一只大鸟身上,到处叫唤,诉说自己的怨恨和委曲,阳间的人,就怕听到这种一味的埋怨之声,听了就会心烦意乱。我来把这个怨魂驱散吧。”

    郭铁的父亲听了,立刻道:“去年,莫名其妙地死了一个正给孩子喂奶的妇女,死的时候全身血肉模糊,请来的道士说,她是被怨魂折磨死的。这个附在大鸟身上的怨魂,是不是那个妇女啊?”

    金童听了,若有所思,道:“完全有可能啊!”

    金童说完,手一扬,打出一张灵符,这种灵符是专门束缚怨魂用的,这也是师父带着金童和玉婉炼制的,那灵符飞快地飘到了大鸟身上,大鸟像是被看不见的东西困住一样,动弹不得了。

    接着,金童的手又是一扬,打出另一张灵符,第二张灵符,是专门驱散怨魂用的,灵符一到,在大鸟身边爆开,闪出一个火球,火球接着爆炸,怨魂被驱散了个干干净净。

    金童道:“怨魂,很难再投胎脱生,在鬼界非常受歧视,常常遭到群鬼的**的殴打。而且,怨魂最容易被妖人利用,我把这个怨魂打散,其实是帮她摆脱痛苦。”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