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由于这个伤者本身的生命力已经了了无几,所以玉婉知道,需要比她救治第一个伤者时三倍以上的五行之力,这也就意味着要消耗玉婉三倍以上的体内真气。

    玉婉虽然服了补气丹,但是她在救治第一个伤者时,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内真气和体能,所以在给第二个伤者输送五行之力进行到不到一半时,她的身体就出现了渐渐不支的现象,脑门上开始冒出豆粒大的汗珠,晶莹的汗珠一颗颗滚到秀美的面颊上。

    金童看了,心中便有些心疼,从衣袋里掏出手绢,靠近玉婉,轻轻地给玉婉擦汗。

    旁边,王老医生和孙天师,见了玉婉这个疲惫的样子,也都为玉婉揪着心。

    王老医生张了张嘴,想对玉婉说就此打住吧,然而他的话语尚未出口,就被孙天师一个手势打了回去。

    孙天师可是知道,用玉婉这个办法救人,进行到一半时,是最不能突然停下来的,因为,此刻玉婉正在源源不断地向伤者体内输送五行之力,如果突然停下,就像飞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急刹车一样,很容易出现逆翻现象。

    另外,当玉婉向伤者体内输送五行之力时,伤者体内的妖气处于被压制状态,如果玉婉突然停下,伤者体内的妖气就会突然向玉婉身上反噬,就像用水去泼电火,不光电火扑不灭,火中的电流还会反噬过来电死泼水者。

    而默默地立在玉婉身边的金童,虽然当初没有好好学习这个救人方法,却也了解个大概,按理说,他过去帮助玉婉,可以减缓玉婉的压力,但是,金童却不敢贸然行事。

    因为当初师父说过,男女身体结构不同,体内真气也有差异,真气所化五行之力也有微小差别,这种差别,用在一般场合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用在救人时,必须谨慎从事,否则,就会伤了被救者的性命。

    这个道理,就像现代医学中的某些针剂一样,是不能掺有任何杂质的,否则,效果可能适得其反。甚至会要了病人的性命。

    尽管如此,金童看到玉婉面色越来越苍白,还是想用什么办法协助玉婉,人都是向着亲近之人的,就算伤者发生了意外,也不能让玉婉的身体受到伤害。

    突然,金童想起,自己和玉婉用阴阳鼎炼化了一个妖人,而炼化掉一个妖人之后,可以得到五十克避妖灵,服用避妖灵,可以用以毒攻毒的原理,压制体内的妖气。

    能不能让伤者服用一些避妖灵?

    这个念头刚刚从金童心里浮起,便被金童自己否定了。

    避妖灵,只能给没有受伤或者刚刚受了妖伤的凡人服用,而受伤用过久,伤者体内正气早已不足,如果再服用避妖灵,完全承受不住。

    服用以毒攻毒的药物,等于是在服用者体内摆下战场,体格好的服用者,不怕这个战场的折腾,而体格陷入极度衰弱状态者,根本就承受不住这个战场的折腾,反而会加速死亡。

    金童想了一下,此时此刻,只能调集自己身上的的能量,悄悄地给玉婉身上输送真气。

    但是金童又知道,自己和玉婉是双修关系,给玉婉输送真气时,有可能让自己的阳气中和玉婉身上的阴气,那对玉婉也是非常不利的。

    就在金童正要冒险一试之际,这张**上的右边,另一张**上的那最后一个伤者,此刻也出现了妖气外溢的迹象!

    此刻,他的四肢和额前部位,正在逐渐地长出森白色的针刺顶尖来。

    新出现的这个情况,使得金童和孙天师、王老医生面面相觑。

    孙天师看出金童的意图,想要过去帮助玉婉,却又担心最后这个伤者。

    于是,孙天师道:“金童,你尽管放心帮助玉婉姑娘吧,这个妖气外溢的伤者由我处理,我虽然不懂玉婉那个救人方法,但是我可以用结束他生命的办法,防止他身上的妖气四散开来。”

    王老医生听了孙天师的话,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眼神怪异地看着孙天师,声音有些变调地道:“孙天师,你想结束他的生命?这……这……这……”

    身为德高望重的老医生,和其他人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在德高望重的医生眼里,性命关天,而医生救人性命,就是替天行道。

    在王老医生看来,那个伤者虽然命悬一线,毕竟还没有完全死去,怎么能人为的结束他的生命呢?

    他就是死,也应该让他自然死去。这才合乎天道啊。

    孙天师正要说什么,却见玉婉抬起右胳膊,轻轻地给金童打了个微小的手势。

    平日里,金童和玉婉两人经常进行双修,用手势交流思想,早就习惯了,金童看了玉婉的手势,一下子就明白了,玉婉示意自己不要管她,只管去试着挽救那个伤者。

    金童可是知道,玉婉此刻正在全力救人,不能开口说话,就是打个手势,也要分出心神来,如果自己不依了玉婉,势必让她着急,会对玉婉极为不利。

    金童便对孙天师道:“前辈,现在情势紧急,就按玉婉的意图办吧。我去试救那个伤者。不过,对于这个法术,我只是学了个皮毛,如果出现意外,还望孙老前辈出手相助。”

    孙天师心中被两个小小少年感动,刚才又听了王老医生的不同看法,便对金童重重地点了点头。

    由于面前这个伤者身上已经长出了不少的森白色针刺,而且他的屁股上也长了针刺,无法再让他坐起来,无奈之下,孙天师施出真气挺举法术,硬是把这个伤者躺着的**连同伤者一起竖了起来。

    金童按着玉婉的样子,面对伤者,在一张椅子上坐定。

    当金童试着把自己体内元气转化为五行之力时,遇到了麻烦。

    从当初师父的教学中,金童知道,宇宙中一切的一切,都是由气构成的,而人类体内的元气,就相当于宇宙中的元气,元气生阴阳二气,阴阳二气化生木火土金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小夫小妻小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神龙吞恶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龙吞恶虎并收藏小夫小妻小仙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