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哈哈,反正闲来无事,听说我张家的少年天才被请来执法阁,便跟着过来看看,执法阁中,可有不少刑具,万一闵长老要动刑,他们这些年轻小孩,可扛不住。”

    闵阳伯皱眉起来,他处理沧剑派的这些事,方法却也很简单。

    将一个弟子弄上半个小时酷刑。

    半个小时的酷刑都能顶住,那么这人说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若是顶不住,那便是假话。

    这方法虽然好像随意了点,但总算是个评定标准。

    执法阁这地方,在沧剑派很多弟子的眼中,简直如同活地狱一般。

    而张保这次前来,自然是怕对张枫熙动刑。

    “哈哈,这么热闹,张长老也在呢?”

    此时,门外传来了容云鹤的声音。

    张保一见,眉毛微微一皱:“掌门怎么如此有空,来执法阁?”

    “你不也挺有空的嘛。”容云鹤满脸笑容,走进屋中,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林凡,说:“沧剑派好多年没出过叛徒了,这不刚好路过,也过来看看。”

    容云鹤是笑得真的开心。

    他一直以为,林凡已经死了,可没想到,现在却突然传来消息,林凡还活着。

    他看林凡坐在椅子上,脸都快笑烂了。

    张保笑了一下,随便在大厅找了个椅子坐下。

    “开始吧。”容云鹤对闵阳伯点了点头。

    闵阳伯大声的说:“张枫熙,林凡说是你当初遇到一品化形妖怪时,转身逃走,弃下同门而不顾,可有此事?”

    张枫熙抬头挺胸,作揖,大声说道:“闵长老,在下也是一品道长境的强者,遇到一品化形的妖怪,固有不敌,但也不至于就此退缩逃走,编出此话的人,显然是想要陷害我。”

    大厅中的那些执法弟子,一个个也忍不住点头起来。

    不少人,看向林凡的目光,都有些鄙视。

    毕竟张枫熙在沧剑派内,成名已久,林凡加入沧剑派,还不到一年。

    和张枫熙在沧剑派内,声望也是差上一截的。

    张枫熙瞥了一眼林凡:“倒是林凡,当初投靠妖怪后,不知为何,现在竟还反悔了我们沧剑派中,怕是妖怪派遣而来的卧底。”

    “还希望闵长老严查,若林凡真是妖怪派来的卧底,让他盗走门内机密,可就是大事了!”

    说完,张枫熙心中有些得意,看了林凡一眼,心里冷笑起来。

    和他斗?

    他很有信心。

    他是沧剑派门内数一数二的天才,二十岁不到,便已经到达一品道长。

    林凡实力不如他。

    说到门派内的声望,自己在沧剑派成名已经很久,加上张家背景。

    就算是闵阳伯和容云鹤,应该也会站在他这边。

    林凡竟还敢逃会沧剑派,并且检举自己。

    想到这,张枫熙心中便冷笑了一声,和他斗?找死呢。

    闵阳伯淡淡的问:“林凡,你为何一个月后,才返门内?”

    林凡看着张枫熙冷笑连连,面无表情,拱手说:“禀报闵长老,弟子在妖山岭中的战斗,受了重伤,在妖山岭内找了一个地方躲藏足足一月,养好了伤势,这才赶。”

    “哈哈!”

    张枫熙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林凡,你说你受了重伤在妖山岭中待了一个月?”

    “妖山岭那种地方,危险重重,你受重伤的情况下,还能活下一个月吗?”

    张枫熙微微摇头,双眼中,全是不屑之色:“林凡啊,你编的谎话,太低劣了,还是承认你勾结妖族的事实,说不定门派会从轻发落。”

    “是谁在说谎,心中有数。”林凡死死的盯着张枫熙的双眼,目光坚定。

    或许是因为心虚,张枫熙躲开了林凡的目光,看向闵阳伯:“闵长老,请宣布您的判断吧。”

    说完,张枫熙背着手。

    他很有信心,他张家的家主在这。

    闵阳伯,容云鹤再怎么也会给自己一些面子才对。

    他知道,容云鹤或许颇为欣赏林凡。

    因为林凡的确天赋很高。

    但自己的天赋也不差,此时,同等天赋下,加上自己张家的背景,闵阳伯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的!

    闵阳伯皱眉,犹豫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

    “行了,一人上一套大刑,若是谁能抗住,谁就说的是真话。”闵阳伯大手一挥,说。

    张枫熙脸色一变,看了一眼周围的那些刑具。

    张保也急忙说:“闵阳伯,你疯了,若是这些刑具伤了枫熙,马上开始的论剑大会怎么办?”

    “放心,若他是无辜的,沧剑派内,自然有疗伤圣药帮他治好伤势。”闵阳伯面无表情的说。

    尼玛。

    林凡看了一眼周围的那些刑具,却也没有说话。

    在那山谷中,每天让谷雪给胖揍一顿,这一天天的磨炼,不说别的,自己这抗疼痛能力,绝对是妥妥的。

    林凡看了一眼身旁,脸色有些苍白的张枫熙,大声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愿意接受酷刑的考验。”

    “你疯了吧。”张枫熙皱眉起来,说道:“你看这旁边的刑具,你扛不住的,你直接承认就行了,免得吃这些苦头。”

    张枫熙的心里,已经有些怂了,能不怂么。

    他出生金贵,哪里吃过这些苦?

    当初他手臂被妖气灼伤,就已经让他疼得死去活来。

    现在让他受刑?

    别开玩笑了。

    张枫熙脸色有些苍白。

    张保却也皱眉起来,冷声说道:“枫熙,不要怕!是真的假不了,是假的也真不了!这家伙如此诬蔑你,你且先吃些苦,头证明你清白后,我给你做主!”

    “爷爷。”张枫熙咬紧牙齿,重重的点头,大声说道:“好!身正不怕影子斜!”

    “上刑具!”闵阳伯冷声说道。

    此时,两个拶指被拿了上来。

    所谓十指连心,这拶指便是将十个手指夹住,疼痛无比。

    此时,刑具夹住了他们二人的手指。

    执法弟子用力的拉起拶指。

    一股剧痛,从林凡的手指中传来。

    这股疼痛,说实话。

    还真不咋滴。

    林凡这一个月,天天都被暴揍,都快对痛觉免疫了。

    这种程度的疼痛,还真无法让他感觉到多痛苦。

    反而一旁的张枫熙,一秒都没能撑住。

    “我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都市阴阳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巫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九并收藏都市阴阳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