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到家里,梁仔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姬白则把电吹风开着,搭在茶几上,像母鸡孵蛋那样趴在沙发上吹热风。

    听到开门声,狗子头也不抬,姬白倒是很紧张的跳将起来,“老大你来啦!没事吧?”

    沈崇点头,“没事,我说你们真是的,我上楼时没听见声音吗?傻狗!还玩游戏呢!”

    论甩锅,老沈是职业选手。

    梁仔无奈耸肩,“这不能怪我,水冲得哗啦哗啦的,鸡哥还一直唱歌,我氪金狗耳都快碎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你们都进门了!我寻思把门反锁上就没问题,哪知道嫂子直接来砸门对不对?”

    梁仔甩锅也是个半职业选手。

    姬白提醒道,“不然老大你干脆在楼道里悄悄装点摄像头呗,整个自动识别什么的,有情况我和梁仔就能早点发现。今天确实是我和梁仔的失误。”

    鸡哥刚加入团队不久,还没被污染,傻乎乎主动背锅。

    狗子当场否决,“哪用得着,过两天咱们就搬出去啦。”

    姬白嗯了声,“也对。”

    见沈崇开始拆箱电脑,梁仔又问:“老大,咱们什么时候再出去行动啊?最近我和鸡哥好无聊,什么事都干不了。”

    姬白举起翅膀吹腋窝,也说道:“对呢,咱们这样有点坐吃山空的意思。”

    狗子当时就怒了,“空你妹!你个铁公鸡,到现在一个功勋值都没花出去!存那么多下蛋啊!”

    姬白跳起来就骑到狗子头上,“你懂个锤锤!我这叫勤俭持家!”

    一鸡一狗在客厅沙发里打将起来,沈崇笑笑,扭头继续拆箱。

    现在这两**还在,家里显得热闹,不冷清。

    过去的他不喜欢这样,有人在身边就觉得烦。

    可现在他却完全没这感觉,甚至有点享受。

    看着美轮美奂的机箱,沈崇脑子里信马由缰。

    或许,人并不是天生喜欢孤独。

    我们厌恶的,是站在人群中的孤独。

    身边的人越多,可都不是同类人,大家性格不契合,越热闹,越寂寞。

    索性把自己埋进自己的世界里,活成一个人的充实。

    背后的闹闹嚷嚷还在继续,沈崇脑子里却已经想象着两个**搬走后的场景。

    到时候,会有点冷清吧?

    幸好马上能把欣欣接过来,完美!

    所以人的性格先天一半,后天一半。

    前世,世界不喜欢我,我选择寂寞。

    今生,世界待我热诚,我选择融入。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并不抗拒,并沉醉其中。

    果然,人需要动力,再强悍的人都会有能量枯竭的时候,今晚被欣欣和孩子妈打过鸡血之后,他硬生生燃烧起来的斗志,让他找到了解决双手高频震动下画图的方法。

    这是孩子妈送我的电脑,里面有老林的情意,我得干正事!

    半个小时后,他强行拆开电竞鼠标,再从服务器备用零件上拆下两块芯片来,一块运算芯片,一块r内存芯片,锡焊接上去。

    随后,他再烧录编程,给鼠标写了个驱动。

    具体实现的效果便是鼠标放在桌子上完全不动,鼠标却会在电脑上自行规律跳跃。

    他又在自编驱动里调整很久,终于把自行跳跃的幅度、频率与方向调整得与震荡训练器影响下的手抖协调一致。

    他试着用鼠标在电脑上画了个蚊香图,打个响指,完美。

    价值二十万的mod壕机、手动改造鼠标、超高帧率电竞显示器

    各项神器加持,沈设计当场开工。

    施工设计、施工总平图1、总平图2直到总平图n、地下管道及通风预埋总设计

    短短一夜过去,他连出十张图,堪称当代设计师中的劳模。

    当然,建筑单体他都还没开动,工作量实在有点大,他自我要求又过于严格。

    也怪何日君再来农家乐并非平面地形,一百五十亩的地皮范围里还有山包,河流与水潭,高差不一样,设计难度很大。

    光是水平标高就有好些个,他在脑子里确定水平标高与地下排污,供水废水的走向,地下通风等等事情就够烧脑了。

    这事如果找外面的设计单位,设计费没个两三千万不要谈,完成设计至少得数月甚至大半年。

    他再能耐,也没本事一个人一天弄完。

    不过还好,有这些图之后,老何那边至少可以确定总体平面布局,地面找平和挖坑可以开动了。

    直到天快亮时,他才伸了个懒腰,躺床上休息个把小时,然后骑上赛摩直奔公司。

    前段时间摸鱼得太厉害,最近非常时期,他觉得自己还是要经常去公司,以免真把胖妹惹火,给她冲上门来一屁股坐死。

    刚开始冲锋时,沈崇会因为她的体型变化而同情她,但时间久了,发现她是真没把胖当事,沈崇自己也放松了,觉得挺逗。

    他甚至会暗想,如果胖妹也能觉醒灵源的话,恐怕她的灵源能力就得是千斤坠吧!

    “你笑什么?”

    “没。”

    方拾月白了沈总一眼,“奇奇怪怪的。对了,河川工程那边发来函,说是你已经把图纸发了部分过去?”

    沈崇点头,“对啊,怎么啦?”

    方拾月仰头往后躺,“机器一动,黄金万两,你要正式动工那就得付钱。常规来说,像这种项目你一开始就得拿出总预算的30%给别人作为预付款,但现在只有总平图,没办法做预算,你打算怎么付款?”

    沈崇先是一愣,“等等,我琢磨一下。”

    沈崇悄悄跑外面给老何打电话商量,倒是搞得老何有点不好意思。

    何川生本想自己出钱先垫着,奈何农家乐产权转让的钱他基本都拿去付了欠款。

    剩下不多得留在河川工程里应对另外几个项目的收尾,他实在拿不出钱,一直撑到现在都没和沈崇提。

    现在这头机器一动,必须出钱,没办法了。

    二人商议一番,沈崇决定先划拨出去五千万,作为地面找平和开挖的启动资金。

    这肯定不是常规的施工合同流程,但老何与他关系不一般,就特殊处理了。

    “先给他们划五千万吧,先动起来。”

    胖妹当时就崩溃了,“你疯了吧!忘了吗,咱们资金大部分都被冻结了好吗!现在流动资金拢共才两千多万,你哪去找五千万?”

    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沈崇与老何商定的五千万嗖的就被砍得只剩两千万。

    方拾月还碎碎念着,“真是的,哪能你这样花钱。还有,你现在才刚出第一版总平图就直接施工的话,万一将来哪里有错漏要改动,会有很多麻烦啊!会抬高成本啊!”

    沈崇耸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放心,图虽然只画了一点,但我脑子里已有全盘计划,稳!”

    “吹吧你就!”

    沈崇笑而不语,凡人,又怎么知道天才的牛逼。

    天才总被质疑。

    天才无所畏惧。

    沈崇又在公司呆了整整一个白天,心情倒是渐渐平稳下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会来。

    虽然版权官司出了名的取证难,一时半会儿出不了结果,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四大公司准备此事不是一天两天,他们在这两天里不断公布出新的侵权证据,不断完善着证据链,继续打压石锤科技。

    沈崇现在也不慌,随便你们怎么压,没用。

    哪怕官司彻底打输都没关系。

    只要0和1引爆,重启评估程序,到时候他们拿出来的东西作价10亿,可届时石锤科技的估值至少会达到二三十亿。

    那么,局势逆转,到那时候他们现在自己鼓吹的版权价值反而会成为束缚住他们双手的套索。

    哪怕沈崇顺势接下,让他们入股。

    四家公司联合控股33%,他自己控股67%。

    他沈崇才是大股东,四家公司只能被捏扁搓圆。

    掌握了企业经营管理权和投票权的大股东,有一万种手段折磨小股东。

    甭管你们在外面多牛,但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说了算!

    “对了胖妹,你说如果我们公司估值二三十亿左右,作为互联书包网.bookbao2企业,我去抵押贷款能贷到多少?”

    “最理想是十亿到十五亿之间吧,怎么了?你又想做什么?贷款没那么容易的!最近国家收缩银根,不好放款的,私人贷款利息又很高,不好弄。”

    沈崇琢磨一阵,“没事,我就问问。”

    他心里冒着坏水,其实他真不是随便问。

    “对了,胖妹我们来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

    “行。”

    二人面对面坐下来,大半是方拾月在说,沈崇在听,时不时提出点自己的意见。

    良久之后,沈崇伸个懒腰,心里已经完全明白。

    只要自己不让步,后天上了庭审,官司肯定输,区别无非是输到什么程度。

    但没关系,我控股,我掌权就行。

    你们不是喜欢花钱吗,不是想赚我钱吗?

    到时候我疯狂的花钱,全部往灵妖实验室里砸,我永不分红。

    除非你们舍得股份被我摊薄,否则我出67%,你们必须跟进33%!

    我花你们的钱,做自己的事,我气死你们!

    石锤科技并未上市,重大的资金调动不会受到证监会、市场管理体系和股民的监督,控股67%的沈崇,完全可以一言而决,哪怕别人明知道他的决策是坑,撑死了也只能象征性的反抗一下。

    只要沈崇能拿出看得过去的立项策划,以他现在在公司的掌控力,完全能做到。

    所以,其实他昨晚弄的总平面设计里留了后手。

    项目真正的本体当然还是灵妖实验室与牧场,但外在的表现,看起来却真成了他之前随口一提的音乐主题公园!

    石锤科技主打音乐制作,开发音乐主题公园本就天经地义。

    幌子是主题公园,可实际上修出来的东西是怎样嘛,那就只能他这个总设计师和大股东心里才能明白了。

    我没现金也没关系,抵押产权换贷款,往死里砸,砸得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们必须跟!

    就算到时候被人发现蹊跷也没关系,继续打官司呗,我气死你们!拖死你们!

    大不了我再来个破产清算,都玩完,不想让我好好玩,那就都别玩!

    当然,这是沈崇脑子里构想出来的最理想的情况,甚至能让别人为自己买单。

    更现实的情况却是,四大公司发现情况不对,未必真敢入场。

    就看他们决心大不大,心够不够黑了。

    如果他们放弃入股,只正式给授权也行。

    还有一种情况,那便是石锤科技估值爬到二三十亿后,他们还是头铁着想控股。

    可到时候,沈崇依然能拒绝,要不然,你们就每家拿出近十亿来,我强行卖给你们,我再自己套现跑路!

    不过,等资金量达到那个级别,他们要下这重注就不是张口一来的事了,等他们内部讨论拿出结果,再提前准备资金,等他们忙完,沈崇这头达成谅解备忘,又是半年过去了。

    他现在就缺时间。

    石锤科技既然能在一个月内从零到数亿,那就能半年内从数亿到数十亿!

    这种结果沈崇也能接受,当他和胖妹商量完毕,并拿出决定之后,只要公司估值能爬得上去,他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同时,以简冰心为代表的普林律师事务所也不会让石锤科技坐以待毙,也在反过来收集资料,重点放在四大公司过去授权版权时的诸多案例。

    正如他们一直所做的那样,面对中小型企业,最后的结局通常是被版权入股。

    这些企业大半死了,但活下来的少数却都成了四大公司的摇钱树。

    惨遭入股的创始人往往悔恨交加,但却无济于事。

    不过这些年里还是有成功以合理价买到版权的企业,不过那都是巨头之间的利益交换,涉及到更多幕后资本博弈。

    这些就是在法庭上可以拿出来的实际参考案例,结论就是每家公司每年一千到几千万!

    又是一夜过去,沈崇已不再关注书包网.bookbao2络上的舆论,基调已经定下,四大公司接下来的策略无非是沿着同一套思路不断加码而已。

    这天晚上沈崇倒没再继续画图,而是又把注意力放到调音王0和1版上,进行着最后的完善与改动。

    现在他心态变了,得靠这两个版本翻身,那便必须做到精益求精,除此之外还得在这两个软件里剔除所有可能侵权的内容。

    万幸,男神女神版的核心不是音源,而是他对这世界里流传着的数千万近亿首男歌与女歌的解析结果。

    研究样本是别人的,但最后得出的结果,却是自己的。

    并且,只要他不傻乎乎的说出去,没人能指控他又侵了其他人的权。

    所谓修音,重在算法与内核,别人根本不知道他的算法究竟怎么来。

    再者,就算别人发现他曾大量解析过市面上的所有歌曲,也告不了他。

    举个例子,某个科学家用数字和符号来计算,推出新的定律,解决悬而未决的猜想。

    别人能说他用了“1234567890”,就没有创造出新的东西吗?

    简体字是华国人发明的,外国人写简体字要不要给华国缴纳版权费?

    字体要收费,字的内容本身,不要。

    版权的界定必须有界限,否则就是扼杀创新,阻碍人类进步。

    沈崇以前没想过这些,但这两天他被简冰心科普了很多资料,把这事看透了。

    第二天下午,四家公司的人再度登门拜访,打算在正式开庭的前一天彻底摊牌。

    但他们扑了个空,沈崇早早就安排眼线在楼下守着,听说人要来,他直接跑了,家!

    孩子妈和蒋玉是傍晚的飞机,她们要去欧洲了,沈奶爸今天正式转正!

    你们都给我等着,我可不是怕了你们,我可不是在躲你们,我是家接娃知道吗!

    他鬼鬼祟祟的从消防楼梯一路跑下楼,心里如此想道。8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