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这情况,今天是没得谈了。

    沈崇路子野,但四家公司终究老江湖,虽然心头不爽,却没在沈崇地盘胡乱撒野,而是迅速起身告辞。

    他们甚至都没撂狠话,说什么法庭见之类的。

    他们依然打着下次等双方缓和些,明后天继续来谈的主意。

    如果真上了法庭,不可能真赔两亿。

    具体的赔偿金额有多方考量,如何裁定侵权范围,沈崇自有的软件版权价值几何,侵权范围价值几何,四家公司遭受的实际损失又是多少。

    这些,才是专利官司真正的难点,在这些细节上沈崇与方拾月都不是专业人士,但请来简冰心的目的,正在于此。

    但不到万不得已,四大公司并不想真上法庭,那是损人不利己。

    赔偿的确会给石锤科技造成重创,四家公司加起来大约也能获得几亿的赔偿,看起来不错,但比起调音王开拓出来的广大市场,这根本九牛一毛,杯水车薪。

    赔偿会彻底堵死四家公司入股石锤科技的路,以普林律师事务所的老道,简冰心必然会代表石锤科技反控四大公司涉嫌垄断。

    保护版权的目的是保护创新,但保护过度却又是矫枉过正。

    法律的本质是受害者保护自我权益的工具,不是侵略者掠夺他人的工具。

    版权不能成为霸权,两者间有一条界定的线,虽然很模糊,但以简冰心的职业水准,她能找得出来。

    一旦石锤科技反诉成功,那么四大公司必须以正常合理的市场价给予石锤科技全面授权。

    到时候大约又能再得一笔钱,但这就意味着石锤科技彻底脱困而出。

    四家公司想要的绝不仅仅是如此,他们要得更多。

    他们更想通过盘外招让沈崇屈服。

    过去他们也曾通过官司把小公司彻底打垮打散,但自己也没捞到什么好处。

    外人都走掉之后,方拾月给简冰心安排了个办公室。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简大律师的口碑值得信赖,想要拜托她把官司打好,自然得把所有资料全盘供应,让她对整个项目进一步加深了解。

    方拾月与沈崇又召开了一次高层会议,没说什么实质性内容,只是简单的通报下情况,表示公司不怕打官司,甚至不怕打输,让高层领导各自负责安抚下属,维持公司稳定运行,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工作重心全面转移至推广沈氏调音王普及版,以及应对接下来几天的舆论攻防战为主。

    散会之后,只留沈崇与方拾月在会议室里。

    沈哥问道:“我刚会不会太过分了啊?”

    方拾月噗嗤笑出声,“哪过分,你刚的表现我只能说完美,好吧。”

    沈崇挠头,“这会不会添乱啊?看起来是只能上法庭了吧?”

    胖妹点头,“没事,你干得真的很好,和我预想的一模一样,我要的,就是上法庭!”

    沈崇瞪眼,“哈?”

    胖妹拍拍他的肩膀,“朋友,犯错就要挨打,挨打要立正。咱们侵权是既定事实,抵赖不掉。该赔只能赔,这官司我们输定了。”

    沈崇就很郁闷了,“那我刚才装什么叉呀!”

    方拾月摇头,“如果他们真只要赔偿,而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那我们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但现在他们是想把你连皮带骨头吞下去,觊觎着本不该属于他们的东西,这就是他们的破绽。贪欲,会让他们步步迈入深渊。”

    “你到底什么主意倒是直接说啊!”

    “别急,我慢慢给你讲”

    良久过去,沈崇觉得胖妹这点子不错,但好像又有点不够味道。

    她整套思路里缺乏了个东西,但这事胖妹没办法解决。

    她不够重视何日君再来的改造项目,没考虑到何日君再来才是沈崇本人的真正“优质资产”,这才是他最在乎的地方。

    沈崇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利益最大化,现在他心头概念模模糊糊,倒也没直接说出来。

    他这顿晚饭就没家去吃了,而是留在公司一个人吃了七八人份的工作餐。

    等到过了傍晚,书包网.bookbao2上果然开始了。

    四大公司当天夜里便发动舆论造势,铺天盖地的黑通稿洋洋洒洒遍撒书包网.bookbao2络。

    微博、微信公众号、头条资讯、贴吧、商业论坛等等任何一个可能对石锤科技造成影响的角落,都没放过。

    甚至连专业音乐人沟通闲聊的好友群里,都有人或主动或拿了钱之后转发黑通稿。

    四大公司目的只有一个,掌控舆论,发动舆论战争,先将石锤科技立于不义之地。

    他们倒不是想在法庭上将沈崇一棍子打死,图的还是在宣判之前动摇沈崇的心态,为庭外和解争取最大利益。

    黑通稿的内容方方面面,从各个角度切入,但却殊途同归。

    有些通稿侧重点在于描绘当年四大公司收集音源版权时有多艰辛,为了收集最准确最完美的大师原音,什么跋山涉水求爷爷告奶奶都来了。

    甚至只是一次琵琶的弹奏,都能衍生出个荡气肠的小故事来,基层员工冒着雨雪风霜,顶着高烧发热,甚至扛着阑尾炎的剧痛就为了苦等大师一展技艺。

    但不管是怎样的小故事,最后收尾的落点却都一样,“如此心血竟被无情践踏,惨遭侵权,天理难容。”

    还有些通稿则着重描绘了四大版权公司在发现侵权事件后,如何“主动”沟通协调,但在石锤科技如何遭到“冷遇”。

    他们提出沟通到现在已经快整整一个月,竟才第一次见到石锤科技真正的主事人。

    这是何等嚣张,何等的狂妄,何等明目张胆的侵权,视法律如无物。

    在这些通稿里,石锤科技被刻画成了个强抢民女的恶棍,简直是万恶之源,互联书包网.bookbao2之耻,业界毒瘤。

    雪片般的黑通稿还在继续,他们深谙层层递进的道理,一步步送沈崇上处刑台。

    他们公开暴露看似合理,实则各方面偷换概念的石锤科技企业估值,估算结果与他们报给沈崇的价格一样,作价5亿。

    他们的估值思路看似全面,从各方面分析石锤科技的现状,同时又贬低沈氏调音王的价值,抬高自身版权在企业成长中起到的作用。

    沈崇简直笑出声,“这些人写得也太真实了,我差点都信了。啧啧,照他们这说法,我们的调音王根本一文不值,咱们公司能爬上去全都是他们版权的功劳。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他们这么能耐,版权捏手里几十年怎么就没弄出个东西来。”

    坐他旁边的方拾月也笑呵呵的说道:“怎么样?涨见识了吧?是不是觉得这世道很惊悚啊?”

    沈崇撇嘴,“这算什么,他们再不要脸好歹只谋财,不害命。”

    方拾月唾他一声,“想什么呢,哪有人成天动不动害命的。”

    沈崇笑笑,夏虫不可语冰。

    黑通稿还在继续,夜里约莫十二点时,四家公司拿出的最新通稿终于暴露出更多东西。

    他们重点写了今天的“遭遇”,并表示极度愤概。

    “我们带着诚意而去,出价非常合理,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优渥,但我们却遭遇流氓一般的对待。沈崇其人目无法纪,恣意妄为,恶意扰乱市场,在商业上横冲直撞,简直不可理喻!”

    “这种公司,这种所谓的企业家,必须让他受到法律的严惩!他这是在犯罪!我们保留追究民事责任的权利!”

    这一部分重磅消息砸出来之后,顿时引发轩然大波。

    沈崇看得很蛋疼,意思他们还想送自己去坐牢?

    方拾月却会心一笑,“对了,就要这效果。”

    “怎么说?”

    “他们已经把他们看似合理的报价全部写到书包网.bookbao2上了啊。”

    “然后”

    “然后,我们就击碎他们的报价!行了,家睡觉去,闪。”

    沈崇还有点不想走,“我先送你去,自己再来看看。”

    “看什么看,自找不痛快吗?信我的,家安心睡觉。重磅的家伙已经全到位了,他们下一步通稿应该是深度分析石锤科技财务现状,进一步打压你的市值。他们还会说你这个掌舵人很愚蠢,好好的互联书包网.bookbao2不做,居然跑去搞房地产开发,买的还是产权仅有十五年的地。这家公司已经大幅贬值,实际价值连5亿都不到。”

    沈崇大惊,“5亿?你连这也算到了?”

    方拾月傲然一笑,“当然,朋友,在商界里很多事情都有固定规律,只要抓住规律,万事尽在掌握!”

    胖妹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态,沈哥被她这挥斥方遒的样子镇住了。

    女大十八变,真没人敢信如今的胖妹就是以前那温婉的方小妹。

    是夜,舆论果然变化,风头大转,石锤科技整整一个月在书包网.bookbao2络上的造势与铺垫在四大公司联手发力之下被轰得支离破碎。

    沈崇和他的公司顿时成了风雨飘摇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倾覆在商海浪潮之中。

    但同情弱者是天性,即便黑通稿铺天盖地,依然有些人对石锤科技抱有同情之心,并窥破现象看本质的认为四大公司所提条件过于苛刻。

    可惜,同情不等于看好,大家普遍认为沈崇顶不住,必会在巨头重压下卖身丧权。

    第二天,又是风雨交加的一日。

    哪怕他已经知道了胖妹的打算,可却免不了被书包网.bookbao2上的风头搞得心烦意乱,下午时索性到家里,本想一边靠震荡训练器完成体能训练,一边画图,却发现实在做不到。

    于是他索性顶着姬白的抗议,把吃鸡游戏给下了下来,强行靠人肉开挂把单发枪玩成了自动连发,表演了一发什么叫人体压枪宏。

    以他如今的反应力和身体精微控制水准,玩fps游戏实在有点欺负人。

    大约下午五点过时,在单排十连吃鸡后沈崇的账号终于被封。

    “妈蛋,不用挂也能封号?”

    沈哥气愤的一拍掌。

    姬白脑袋在他背后闪将出来,“谁叫你把把吃鸡,鸡是那么好吃的么?”

    “肯定是你在诅咒我。”

    “没错,我就诅咒你了,咋的啦?成天就想吃我。”

    “呃”

    “对了老大,过两天我和狗子打算搬到农家乐那边去住。老何说工地上需要养条猛犬守材料,梁仔觉得肥水不流外狗田,它还不如自己上,更靠谱。”

    沈崇反问道:“狗子也能算猛犬?”

    姬白说道:“能唬人就行了,现在它有哮天战甲,也不是完全废。白天肯定不会出事,晚上有我罩着。”

    沈崇想了想,“行吧,反正你住居民小区里的确不太方便到处溜达。”

    “是啊,最近几天我出个门都难受,路上别人看我眼神老怪怪的。真是的,宠物鸡有那么新鲜吗。”

    “就那么新鲜!”

    “反正我觉得老何那边挺爽,起码有个山给我们跑,再这么关下去,我都快生锈了。”

    既然狗子和鸡哥打算搬出去,沈崇难得勤快的给两货做了顿丰盛大餐。

    它们终究是动物,虽然舍不得沈崇做的美味,但现在有了新的选择,肯定更想活在宽敞的地方。

    酒足饭饱之后,沈崇正打算早早躺上床继续床震体能训练,却接到了林知的电话,说是让他过去帮忙装箱。

    老林过两三天就得去欧洲,这次要出去好久,短则半月,多则月余,沈崇又不爱住在润雅苑,只能把欣欣的日常用品,换洗衣服,甚至她最喜爱的玩具都给收拾妥当,全部打包带沈崇这边来。

    需要提前收拾的东西很多,看似简单,其实挺费神的。

    林知和蒋玉最近实在忙碌,今晚又要加班,索性让沈崇来干这活。8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