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虽然方拾月也不是法盲,懂很多商业法律,但比起真正吃这口饭的律师,胖妹的知识面和敏锐程度依然不及,应对法律纠纷的经验更是远远不足。

    方拾月和沈崇知道对方诉中禁售的范围肯定有问题,但要他们在谈判桌上与对方律师引经据典的据理力争,这很难。

    对方张口就是条文法律,自己却张口只有道理。

    真要上法庭,那地方讲究的却并非很多人理解中的常识与道理,而是法律。

    现在简冰心来了情况就好很多,也打乱了对方的布置。

    四大公司原本带着己方大律师搞突然袭击,打的主意就是现场施压,趁机逼迫沈崇签收文件,同时认可诉中禁令与资产冻结的条件。

    不曾想,对方竟有后手,普林律师事务所同样盛名在外,简冰心在业内的影响力与杀伤力完全不输己方大律师。

    这下好了,双方在会议室里好一阵唇枪舌剑,斗得不亦乐乎。

    幸好在赶来这里之前简大律师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对案件情况十分了解,能够据理力争。

    大约一个小时后,诉中禁售和资金冻结的情况敲定,只禁售1版,资金冻结也留下了接近两千万的余量,理由是该部分资产由不侵权的普及版所获,合理合法。

    赔偿诉求归赔偿诉求,那事后面法庭见,没理由现在就给你们把石锤科技的现金锁死了。

    沈崇对这结果还算满意,能谈到这步已经不错。

    等区法院工作人员满头大汗的拿着文件离开之时,四家公司的人却没有动身的意思。

    沈崇知道,重头戏来了。

    果然,那位牵头的副总裁先是感慨着,“唉,沈总,走到这一步,我们也不想。实不相瞒,我们非常看好贵公司,只要你愿意,很多事都能谈。”

    沈崇撇嘴,分外不耐烦道:“大家都时间宝贵,开条件吧。”

    副总裁笑笑,“沈总果然快人快语。那我可就直说了,我们的意思很明确,版权权益不容侵犯,保护原创理所应当!”

    沈崇直翻白眼,“我不都说了直接开条件吗?你怎么还在东拉西扯?我当然知道版权的道理,可我们没主动提出过购买吗?不是你们的条件太苛刻吗?保护版权,但不是保护霸权。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别扯那些幼稚的大旗不?”

    那位副总裁顿时尴尬,平时和同类人打交道比较多,实在有点吃不住沈崇的风格。

    他索性往旁边看了眼,示意换人来说。

    另一家公司的总监直截了当的摆出份文件,“沈总,现在我们有两个方案。第一,贵公司向我们分别赔偿两亿现金以弥补贵公司对我们造成的既定损失,这也是我们提请诉讼的解决方案。”

    沈崇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每家两亿?

    你们特么还真敢说啊!

    “当然,这两亿赔偿只针对已经造成的损失,贵公司依然不能获得我们的授权。”

    这位总监见沈崇眼睛瞪得老圆,已然在发怒边缘,稍微顿了顿,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沈崇简直给气笑了。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无耻,现在他才发现,论无耻,是在下输了。

    你们是真牛叉。

    无敌了。

    四家公司,每家两亿,加起来八亿,赔完了也不给授权!

    我特么现在卖都没卖到这么多!

    你们当我是傻子呢。

    没等他发飙,旁边的方拾月却已经当先冷然道:“这么正式的场合,就别说这些玩笑话了,你们的诉讼要求归要求,但具体怎么样,法庭上见,以裁定结果为准!”

    在说这话时,她还悄悄探出手按住沈崇大腿,知道他脾气爆炸,怕他直接掀了桌子。

    其实在商业领域里类似的官司并不少,通常是控方漫天要价,裁定结果却是就地还钱。

    要价几个亿,最后只赔几百万的案例多了去。

    当然一旦裁定结果下来,不管赔多少,1版肯定是永久禁售的结局。

    沈崇勉强冷静,“说你们第二个条件。”

    发话的总监心头暗松,终于能认真点谈条件了。

    “第二个方案,是我们达成庭外和解。我们四家公司分别拿出五千万现金,再将版权的永久授权分别作价两亿左右,这里共计十亿资产入股石锤科技。石锤科技现有估值作价5亿,入股后我们四家公司共计占股67%,沈总你个人占股33%。”

    这,就是他们真正想要拿出来的第二套方案。

    当然也有漫天要价的意思,具体的估值不是不能谈,他们最后的股份要求未必真得一口咬死67%。

    但是,这次他们的开价显然比之前更高了,就是掐准了沈崇不见得愿意和他们耗,认为沈崇面临资金困境,这才进一步抬高要求。

    同时,当面提出来也是奠定谈判基调。

    基础数值就是67%的股份占比,最后不管怎么谈,都不可能低于50%这个控股线。

    沈崇当场笑出声,“你们在搞笑吗?你们的永久授权真能值得上两亿?十年之后你们公司还在不在都两说呢,你们拿到的授权也不是永久的吧?还有,我公司现在现金流就近两亿,固定资产两亿多,独家软件产权更是价值难以估量,还有数十万计的用户,再算上我的盈利能力,你们特么就给我估五亿?”

    他越说到后面,脾气就越爆炸。

    要不是现在他勉强算个场面人,真得挥拳头揍人了。

    “沈总息怒,我们可是有估算依据的,贵公司的调音王并没有注册专利,这不算是专利财富。”

    沈崇呸了一声,“谁说我没注册了,只不过没过专利公示期而已!”

    “没过公示期,就不算成立,当然不能纳入资产评估。”

    沈崇翻个白眼,“那行,我就把这空壳子给你们。沈氏调音王的产权我带走,怎么样?”

    这下众人又沉默了。

    这,就是商人,披着人皮的狼。

    睁眼说瞎话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一边说你不值钱,另一边,他们却又想要。

    他们能感受得到沈崇的愤怒,他们也理解。

    换位思考,如果他们自己站在沈崇的立场,也愤怒。

    但这世道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就算沈崇现在把他们留在这儿打一顿,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因为他们是巨头,他们垄断了国内乃至全球的音源版权资源。

    弱者,后进者,只能仰仗他们的鼻息而活。

    这些年来,他们见过很多人,有些人甚至比沈崇还愤怒,但最后又能怎样呢?

    不还是乖乖臣服了吗?

    甚至,在座四大公司的专项负责人里,就有一位总监也曾如沈崇这样血气方刚少年轻狂,但现在不还是老老实实在给巨头打工,每年拿个数百万年薪,千万分红,但失去的却是如今已经成长到十亿级的子公司。

    在他们眼中此时的沈崇有些困兽之斗的味道。

    他如被困锁在牢笼中的野兽,嘶吼咆哮得再响亮,也逃脱不了被宰割的命运。

    沈崇呼吸渐渐急促,扭头不动声色看了方拾月一眼。

    胖妹冲着他微微点头,眼神坚定,示意他现在可以发飙了。

    嘭!

    沈崇猛的拍响了桌子,稍微收了点力道,只是拍得响亮,倒没把这张实木会议桌拍碎。

    在别人家地盘就算了,这可是自己桌子

    咳咳。

    他这“重重”一掌将所有人目光凝聚到自己身上。

    四大公司众人屏息静气,接下来沈崇的表态,将会暴露很多东西。

    他肯定不会答应,但他拒绝时的力道和气度,甚至他语气中的细节,会暴露出他的心态。

    在接下来的进一步谈判中,沈崇即将暴露出的态度将成为他们的突破口。

    他们很期待沈崇究竟会说什么。

    沈崇突然笑了,嘴里喷出四个字,“滚尼玛的。”

    四大公司众人傻了眼。

    “什么?你说什么?”

    那位副总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沈崇依然在笑,再重复一次,“我说,滚尼玛的。听清楚了没?不然我再给你大声说一次,滚!尼!玛!的!”

    这下每个人都听清楚了,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连方拾月都大张着嘴。

    不愧是曾经的道上大哥,牌楼镇扛把子,哪怕如今穿上西装,坐上了真皮老板椅,骨子里还是这么野性啊!

    艾玛,好帅!

    方拾月觉得帅,其他人就觉得衰了。

    四大公司众人面面相觑,这和他们先前想的剧本不一样。

    他这个态度,我们拿什么判断?

    我们从事商业谈判短则数年,多则几十年,从没遇到过你这种人!

    好半晌,副总裁猛咳两声,“沈总,在商言商,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这素质有点低了。”

    沈崇抓起面前对方刚递过来的文件,哗啦啦朝着空中一甩,只见纸片漫天飞舞。

    他又深吸口气,大声说道:“我素质你麻痹!滚!”

    偌大的会场里顿时鸦雀无声,只有纸片哗啦啦落地的声音。

    简冰心大律师心中此时蹦跶的五个字最能表达所有人的心情。

    路子好野啊!

    四大公司的人难堪至极。

    他们心中甚至隐隐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该多试探一下沈崇的行事风格,再做行动。

    或许一开始不要报67%的控股比会更好,一开始就报到55%,或许最后谈成51%的机会还挺大。

    只要先拿到控股权,后面再融资摊薄他的股份,还能慢慢料理。

    今天这直接就谈崩了啊!

    他们理解中的生意,向来可以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哪怕要求看起来真过分,又不是不能谈,只要沈崇愿意谈判,最终四家公司合资控股达到50%以上,他们都可以考虑。

    哪遇到过这种一言不合就泼妇骂街的野路子。

    他们想错了一点。

    沈崇从来就不是生意人,也没想当个生意人。

    沈崇是把在斩妖里早已开锋见血的刀。

    刀锋所向,血溅五步。

    哪怕他平时性格保持得再平和,也避免不了会在一次又一次厮杀的潜移默化中慢慢被改变。

    现在他想的是,你们这群畜生跑我脸上吐痰,我还得笑眯眯的给你供着?

    他平时不说脏话,除非实在火大。

    麻辣个鸡丝的,搞得我素质都变低了,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