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尴尬僵硬的气氛直到上了车都没能好转,没人知道林总心情到底有多复杂。

    她觉得自己就像被绳子绑在过山车上,一会儿上天,一会儿入地。

    昨天他能三下五除二修好电脑,她很高兴。

    然后又被他嘲笑,自己的确小瞧人了,被打了脸,她倒也没怎么生气,有点麻木的意思。

    后来发现37°加密文档也被拷走了,她内心惴惴不安。

    今天一大早见着人,老林本有些甜蜜,但这人又总支支吾吾,难免多想。

    本来都给他蒙混过去,后来却又是自己莫名吃那位美艳陶总的飞醋,不留神从他嘴里蹦出些不该听不想听但却又已经是事实的味道来。

    这下好了,从生气到气不动,再到使性子玩恶作剧想坑他,正得意呢,结果发现是弄巧成拙,又开始慌张,然后被他救了。

    正庆幸感激呢,不曾想下意识随口试探,终于给笃定了。

    什么叫“很挺!”

    坐后座里,林知做贼一样悄悄低头看了下自己胸口。

    嗯,是很值得骄傲与得意,但被这家伙轻描淡写的说出来是个什么意思!

    她真没意识到自己有问题。

    她若不问,沈崇又怎会脱口而出?

    明明可以大家心照不宣的抹过去,就当无事发生,是她自己不依不饶。

    事情都过去好些天,她还追着逼问个不停,沈哥终于赖不下去了才舌头打滑完全露馅。

    “妈妈你怎么啦?”

    欣欣发现林知状况不对,翻身搂着林知腰间,甜声关怀道。

    林知先扭头看看欣欣,再看向车门另一边正眼观鼻鼻观心装死的沈崇,暗叹口气。

    我能怎么办呢?

    我该和他生气,和他闹翻吗?

    没有立场吧?

    这事的确不能怪他。

    好像我其实又没那么生气?

    不对,我是好气,但又只能保持微笑。

    她有点无可奈何。

    换言之,别说沈崇只是不小心瞥见,哪怕他真堂堂正正的看了,自己好像也什么都做不了,就连生气都没资格没立场。

    林总时常会想太多,想太细,任何一件让她上心的事情,她都会下意识的从全方位多角度去分析判断。

    沈崇的确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并且还在保持高强度的职业训练,难免会有多余的精力无从宣泄。

    林总自己虽然没什么经验,但早些年可没少从本上学习两性知识。

    她其实懂行,道理都明白,但有些事知易行难。

    她又叹口气,算了,便宜他了。

    这段时间以来,不光沈奶爸在努力,林妈妈也并非原地踏步。

    她一样有空便在主动学习相处之道,甚至她其实也在如沈崇所说的那样,更努力的去尝试着喜欢他。

    现在她知道自己成功到一半了,更学会了个道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作妖都得有个限度。

    沈崇脾气不算好,但他肯为了欣欣而经常克制着,我不能输给他。

    所以,我也忍!

    我不该揪着这事不放,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那个,沈崇。”

    林总吞吞口水,决定主动缓和双方关系。

    沈崇头,“哎,在。”

    林知强行违心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能怪你。”

    沈崇抹了把汗,心头暗喜,谢天谢地,给孩子妈的自我调节自我开导能力点赞。

    他没追过别的妞,但他觉得林知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攻略的女总裁。

    但是,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同一个坑里我能连续栽倒两次吗?

    他果断摇头,“当然不能怪我,根本就不懂你在说什么。”

    林知差点当场气晕过去。

    你都承认了,我都原谅你了,你到底还在叫狡辩个什么!

    “你知道吗,你这人真的不会说谎。你撒谎时眼睛喜欢故意睁大,眼神会往天上飘,你的每个微表情都在告诉别人,准备好,我要撒谎了。”

    沈崇:“呃,好吧我是看到了。”

    “真是个混蛋啊。”

    “我本来好好的在和欣欣视频,哪能想到你会突然冲出来嘛。”

    林知怒道:“那是蒋姐触电了!你的意思还是我的错?”

    沈崇摇头,“不,你没错。当时欣欣扔了手机就跑,我看她很慌张,我当然也紧张咯,我眼睛肯定死死盯着屏幕嘛。对不对?”

    林知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沈崇重重点头,“所以,是命运的错。你光溜溜的就冲出来了,你都不知道我多怕长针眼!”

    “去你的针眼!命运又怎么你了!能不能有点担当,别甩锅给命运!”

    “好好,我有担当,我负责行不行?”

    “对,你是要负责!但你打算怎么负责?”

    沈崇耸肩,“我现在不正在追你吗?而且,咱们不已经有欣欣了吗?”

    欣欣看爸爸妈妈好像又在吵架,有点紧张。

    沈崇把她搂住,还在她脸上嘴了一下。

    小宝贝心里踏实了,爸爸妈妈闹来玩的呢,“咯咯咯,爸爸你胡子真扎人,好痒呐。”

    旁边林知也给逗笑了,“光有欣欣可还不够,我们还差个东西。”

    沈崇抬头,“什么?”

    “证!”

    林知说道。

    沈崇往后缩了缩,“呃结结婚证?”

    “你觉得呢?”

    “你没病吧?”

    “你才病!”

    沈崇问:“那改天约个时间先去做了婚前财产公证?”

    “不用做。”

    “哈?”

    林知瞪眼,“你在担心什么?我都不担心。”

    “没,没什么,但如果扯证了的话,那我们岂不是”

    沈崇搞不懂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怎么想到一出是一出,就没点靠谱的。

    若是之前,他会很抵触这事,但现在他有新目标与新期待。

    等结了婚,扯了证,那就可以让她乖乖的趴在床上,再扒掉她的衣服,仔仔细细研究她的痣啦!

    所以,他决定先试探一下。

    如果孩子妈不同意,那这个证不扯也罢。

    果然,老林闻言之后面色大变,猛别过脸去,“我再考虑一下。”

    沈崇翻翻白眼,就知道你在逗我玩儿,幸好我又不傻。

    到家之后吃过午饭,欣欣有点困要睡午觉,蒋玉已经来,林知说的是她要出门去公司。

    沈崇考虑了下,也决定去公司。

    身为堂堂老板在外面晃悠好多天,竟都没去公司看一眼,胖妹差不多快想掏刀子戳人了吧。

    兵分三路之后,林知其实撒了慌,她没去自家公司,而是直接杀去了向梦溪的蜀都天际游戏。

    闺蜜拿来干嘛用,就是在面对男女感情问题时当参谋。

    “哟,今天是哪阵风把林女皇吹我这儿来了呢?还以为你有异性没人性把我忘了呢。可怜我小萌萌,成天孤苦伶仃的,活在没人关注没人在乎没人想念的角落哟!”

    在林知开门而入时,向梦溪正像个仓鼠一样窝在天际游戏董事长办公室里的老板椅中,眼皮都没抬。

    林知走上前去抢了她鼠标,“可拉倒吧你,成天就知道玩游戏,就不能上进点?你怕是巴不得没人来打搅你玩游戏吧?”

    她谁都爱管,沈崇她要管,闺蜜她也管。

    向梦溪抢鼠标,“呸呸呸,我公司就做游戏的,我玩游戏就是上班好吗!别闹别闹。”

    林知不还,“有正事问你呢,先别光顾着玩。”

    “说。”

    “我今天又和沈崇提结婚证的事了。”

    向梦溪一听就来了兴趣,赶紧问:“他拒绝了吗?”

    林知摇头,“没,我临时改了主意。”

    向梦溪不解,“为什么啊?你不一直想这样吗?”

    林知叹口气,“我看他的意思,如果结了婚,那就是合法夫妻,就要”

    向梦溪指着林知大笑,“那不理所当然的吗?当然要咻咻咻啦!”

    林知给她嘲笑得面红耳赤,推她一下,“我有想过努力去适应,但发现自己做不到。我接受不了,又很恐惧。”

    向梦溪收起玩笑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两人相识多年,她知道林女皇在这方面的难处,“也对,你这病还没治好?”

    林知先点头,又摇头,“我不知道,不确定。我现在很茫然。我知道这对他很不公平,但有时候心情就是没办法控制。”

    “那你现在已经和他发生到哪一步关系了?”

    林知想了想,把很多事情如实相告,包括接吻,包括一些或有意或无意的亲密接触,甚至包括自己走光的事。

    向梦溪沉吟片刻,分析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其实已经没病,甚至可以接受他了。不然你就勇敢的试试?让你的孩子爸,狠狠的”

    “闭嘴闭嘴闭嘴!”

    林知捂住了向梦溪的嘴,“这太突然了吧!我光是想象那画面都受不了。”

    “哟,你还主动去想啊?看不出啊,女皇开启新模式了?”

    “向梦溪!还能不能认真说事!我现在真的很焦虑!”

    “咳咳,我错了,抱歉抱歉。但大姐你得想一下,你们走得很近已经快大半年了吧?沈崇这半年有没在外面乱来过?”

    林知想了想,“没,应该没,不对,肯定没!”

    “那你有没干涉过他?”

    林知先想下意识的表示没有,但转念想,自己不但吃过封吹雪老师的醋,甚至今天连欣欣同学妈妈的醋都吃,无奈点头,“有,但明明是他主动表示绝不给欣欣找个后妈的。”

    “后妈不后妈这事另说,那两码事。男女之事,阴阳交泰,天理循环,人伦大道,种族繁衍是咱们的本能,懂吧?你自己又不愿意,又管着别人。你现在这样是不是故意在折磨人?你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林知瞪眼,“我哪里变态了!”

    “不,你就变态。你想想,沈崇快三十的人呢,身体还贼好,忍一个月两个月我能理解,现在这都半年下去,时间晃眼过,嗖嗖的就快一年。你是打算折磨他到什么时候?五年?十年?一辈子?你是个魔鬼吧!”

    向梦溪的话语里带着股神妙的韵律,仿佛能诱人犯罪。

    林知沉默着,被这闺蜜慢慢带进沟里。

    向梦溪继续魅惑,“再说了,在你和他真个凑一起之前,他在酒吧上班能不偷腥?现在虽然肯定没,但我总觉着,任何一个食髓知味的正常人也该快到极限了吧?”

    林知依然沉默。

    “要不你就得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你就自己上,自个考虑吧。”

    林知终于发话,不服气道:“可我们这些年不一样一个人就这么过?”

    向梦溪翻白眼,“那是你这变态,可别带上我,我家里好多玩具,你知道的。再说了,你是女人,以前对男人没兴趣,忍耐力天生满点。他是男人,天底下的男人都那样。你就可着劲儿的作吧,早晚把他作别人床上去,气不死你。”

    林知摇头,“沈崇不是那种人,他一言九鼎。”

    向梦溪驳斥道,“但你的心态会变,你自己也知道自己过分,他不会主动胡来,但说不定哪天,你会学有些圈子里的女人那样,主动的给他”

    “不可能!”

    向梦溪鼻子里哼哼两声,“人是会变化的,朋友。”

    林知知道自己在这事上争不过向梦溪,颓然下去,“意思真只能那样了?”

    向梦溪重重点头,“对!”

    她又怂恿道:“勇敢的去吧!眼睛一睁一闭就过去了,记得来好好给我说下心得,我都挺好奇的呢。”

    “滚滚滚。”

    良久,林知又道:“但他好像又未必喜欢,我有时候觉得他和我那个蠢弟弟挺像。”

    向梦溪大惊,“你的意思沈崇可能是gay?”

    “呸!哪有那么严重,沈崇哪里是gay了!我弟也不是gay!我就是觉得他现在变得有点像动画片里那种无脑死肥宅?”

    向梦溪直摇头,“你也太会胡思乱想了,我从没见过沈崇这么活跃的死肥宅。”

    林知茫然,“活跃?你很了解他?他哪里活跃了?”

    向梦溪赶紧狡辩,“没!感觉,完全是感觉!你知道我看人很准的嘛!见过他一次就懂!”

    这一对闺蜜再度陷入长考,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其实她们猜错了,现阶段的沈爷对电子产品和高科技的东西,还真比对女人兴趣浓。

    不是他那方面无能,而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就是,对屏幕上的妞抵抗力远不如三次元的妞。

    毕竟纸片人永远不会让他烦恼。8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