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书房中,林知书重新拿过台电脑开机,看了眼旁边无法开机的那台,叹口气,准备重写。

    旁边的蒋玉问道:“林总,真要重新写吗?”

    林知书点头,“明天上午得去欣欣幼儿园,最快也要下午才能到公司,到时候会议上就要用,能怎么办呢。”

    蒋玉无奈应声点头,看样子只能如此了。

    林知书要写的东西牵扯到公司下半年的总体策略与规划,非常重要。

    不少企业一把手喜欢将所有的文案工作都交给秘书和助理处理,自己只负责粉末登台。

    但林知书却不这样,她只把自认为不重要的事分散出去,重要的事务,哪怕是文字类工作,她只要有时间也会事必躬亲。

    尤其涉及到企业整体策略的东西,放眼整个林一工业,最能全面把握公司情况,熟悉市场策略的,是她。

    她信不过别人写出来的这种统筹类文案,认为把别人写的东西拿上会议,非但起不到帮助,反而只会有害处。

    这是她掌控欲的体现,在她眼里重要的事情多了点,所以她总会把自己弄得很忙。

    每个企业都有自身的企业文化,企业文化正是领导人性格的扩大化体现,尤其林一工业这种个人全资控股的企业。

    她对别人要求严格,对自己要求更严格。

    她想起先前明明都写到只差最后润色的那份接近七页的文档,就很气。

    从无故死机到现在已经等了快十五分钟,沈崇哄欣欣睡觉估摸得要半个小时,他再尝试修这台电脑,至少也得一个把小时吧,还不一定能成功呢。

    万一再给他耽搁一两个小时,最后来句修不好,自己今晚还睡不睡觉了。

    以防万一,先趁着记忆还没消散,重写吧。

    林知书又坐回电脑前开始敲敲打打起来,整理思路、大纲、要点……

    但她才刚敲没几下,书房门被人打开了。

    沈崇提着工具箱走进来,“咦,搞什么呐?你电脑不好好的吗?”

    才刚提起劲道的林知书骤然被打断思路,很是郁闷,但又不好冲沈崇发火,毕竟是自己打电话叫人家来帮忙的。

    她拍了拍办公桌旁边,“坏的是这台,我刚写的文档在这台里!”

    说完,她又立马张大嘴,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欣欣呢?”

    “我不都说了吗?睡了啊!”

    “这么快!”

    林知书满脸的不信。

    沈崇不耐烦的撇嘴,“我不都说了吗?五分钟,足矣!”

    “不可能!”

    沈爷大怒,“闭嘴!”

    特么都已经哄睡着了,你还搁我这儿犟什么犟,三天不打你脸,上房揭瓦了是吧。

    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安徒生老爷爷?

    信不信我分分钟给你讲个故事,教你做人?

    林知书心里不知道怎的见沈崇那气鼓鼓的样子,心头倒没生气,而是起了玩心,我就要逗逗你。

    “就不闭嘴!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听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沈崇深吸口气,“都是你自找的啊!”

    林知书大惊,“你……你要干什么!”

    沈崇狞笑一声,“你不是认为我做不到吗?”

    “没有!我开玩笑的!”

    “哼哼,马上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功夫。你不急着写东西吗?哼哼!”

    林知书看着说话间越凑越近的沈崇,开始慌了。

    她真怕不按常理出牌的沈崇突然做出什么过于劲爆的事情,自己到时候是不是要很激烈的反抗?

    但如果太激烈的话,会不会又伤了他的自尊?

    可如果不反抗的话,光是想想那画面就很恐怖,很难以接受啊!

    沈崇笑得越来越阴险。

    他开始了。

    “许多年以前有一位皇帝,他非常喜欢穿好看的新衣服。他为了要穿得漂亮,把所有的钱都花到衣服上去了,他一点也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新衣服……”

    不错,他决定给林知书讲个童话故事,皇帝的新装。

    林知书先是茫然,“什么?”

    五分钟后,沈崇把仰躺在椅子上的林知书摇醒,一脸得意的看着她,“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我都说了,我给欣欣讲童话故事只要五分钟她准得睡!你们俩娘母真是遗传得好啊!”

    林知书看他这得瑟的表情,不知怎的,心情就很复杂。

    他这到底是从哪里搬来的故事,明明还蛮有趣的,可自己怎么没听两分钟就昏昏欲睡了?

    混蛋!

    你得意个什么鬼!

    我还以为你要强吻我呢,居然……

    她别过头去,受不了,辣眼睛。

    “你不是急吗?又浪费你五分钟,气不气,绝望不绝望……”

    沈崇得意的怪笑还没完。

    林知书脑子里猛然崩出句书包网.bookbao2上流行的段子来,心想,“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她拳头攥得紧紧的,骨节都在发白,以至于不得不疯狂的提醒自己,“这是我孩子爹,不能掐死他”、“亲生的”、“他死了欣欣就变单亲孩子了”。

    良久,林知书脸上换成个甜蜜蜜的笑容,“好了,我现在真的好生气哦……快给你气炸了呢。那个,你是不是该赶紧修好电脑,哄我高兴一下呢?”

    “哦。”

    沈崇哦一声,走上前抓过笔记本。

    真是的,索然无味,一点都不知道配合,完全没有情趣。

    还以为能膈应一下她呢,没想到竟不接招,真无聊。

    “这什么破电脑,你这款型号我研究过,配置头重脚轻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是用的固态加机械,人家真正的高端人士,不都两个t的固态走起了吗?还有,你居然直接在这键盘上敲,像我们这些顶级程序员,没有静电容……”

    “闭嘴!你说的什么我根本不懂!也不感兴趣!”

    “我说……”

    林知书终于失控,“闭嘴闭嘴闭嘴!我要重新写大纲呢!”

    “我这不是要帮你修吗?你干嘛还重写?”

    林知书哼哼着道:“万一你修不好怎么办?”

    沈崇给林知书比出两根指头,不说话。

    “什么意思?”

    “一天之内,两次!如果哪天你突然发现自己的脸变宽变胖了,记住,是被我打的。”

    林知书捂住自己脸,赶紧别过头目不转睛盯着面前的显示器。

    见她还不死心的打算继续写,沈崇哼哼一声,盘腿坐在地上,开始拆机。

    随后测试硬件,擦内存条,再尝试开机,失败。

    测试硬件温度,检查电路情况,检查散热贴片,都没有问题。

    “你系统是装在固态硬盘还是机械盘里?”

    沈崇问。

    “固态是什么?机械盘是什么?系统装哪里有什么区别?是那个黑黑的方块吗?”

    “那是你的主板桥!”

    “主板桥是什么?”

    “好了你可以继续去写你的文档了,就不该问你。”

    事实证明,人的精力果然有限,再厉害的人物也有完全不懂行的问题。

    沈哥就很忧伤,他的孩子妈竟是个无药可救的电白。

    又是五分钟过去,沈崇单独把机械硬盘扯出来,“找到原因了,你这块硬盘故障,所以无法开机。”

    他坐在地上低头说道,顺手去拍旁边的林知书。

    他眯缝着眼睛检查硬盘外观,以至于没留意到自己的手拍歪了位置,刚抬手,手指便戳到了旁边老林的屁股侧面,贼有弹性。

    林知书从椅子上猛蹦起来,“干什么……”

    沈崇依然全神贯注的盯着硬盘,“我说你这块硬盘坏了,但你系统装在固态盘里,暂时只需要把它拿下来就能开机。”

    林知书先是大吃一惊,“硬盘坏掉了?完了完了,那我先前写的文档岂不是……”

    “你先那文档是放在桌面上吗?”

    “对啊,还没来得及分类。”

    “那没事,可以直接开机,你那文档还在。”

    林知书不解的问:“这为什么啊!”

    沈崇的呼吸渐渐加重,所以他就不爱和妹子打交道呢,这么简单的问题,反反复复的问,还问得如此弱智,简直令人崩溃。

    这代沟简直深如马里亚纳海沟,让人崩溃。

    “因为你桌面是c盘!c盘就是你的系统盘!你存桌面上的文件就在c盘里!你的固态硬盘没坏!你的系统盘也就是c盘没坏!”

    “为什么啊?不都说硬盘坏了资料会全丢吗?”

    “我刀呢?”

    林知书更茫然,“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