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伍兴,你何必负隅顽抗,如果你现在束手就擒,我”

    借着姬白拖延出来的一点时间,沈崇稍微拉开距离之后,强忍脑中不适缓缓说道。

    但他话只说出半截却戛然而止。

    沈崇本想学电视剧里那些道貌岸然的名门正派,说什么如果你乖乖投降就饶你不死,头再抽冷子给他一招要命的。

    但沈崇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

    此外,伍兴的儿子伍达依然倒在院子里,那本也是他可以利用的对象。

    沈崇可以攻其必救,利用伍达逼迫伍兴硬接自己的招式,再不然随便抓块石头往伍达脑袋扔去,伍兴一样只能疲于抵挡。

    类似的手段有很多,但沈崇却用不出来。

    说他愚蠢也好,说他伪善也行,沈崇做不到。

    现在的他,不是那种人。

    伍兴鼻子里却哼出一声,“你是不是想假惺惺的说帮我求情?”

    沈崇脸上这点细微的表情变化,竟也没能瞒过伍兴,给他直接拆穿了。

    沈崇不想被人看出自己的动摇,只闷不做声。

    “你是个好人,连撒谎都不擅长。我演了一辈子的戏,我羡慕你,佩服你。”伍兴又道,“如果不是我没得选择,我还真愿意放你走,但现在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了!”

    言必,伍兴再度拔腿往沈崇面门扑来,于此同时,他双掌同时似轻实重的往前猛挥,两道如火树枝条的鬼火长鞭呈x形飘往沈崇站立的方向。

    这一次,沈崇终于做足了准备,早在伍兴开始动作之前便提前运转灵源催动凌云肩甲提供推力。

    沈崇真正要防备的不仅是伍兴轰来的鬼火长鞭,更是每当自己想做个什么时,那来自灵魂深处骤然加剧的刺痛。

    他略显吃力的在地面一个翻滚,勉强脱离鬼火长鞭的覆盖范围。

    明明交手到现在加起来不足三十秒,但铺天盖地的疲惫感却如附骨之疽般吞噬着他的意志。

    好累,好困,好想就此沉睡过去。

    眼皮重逾千斤,额头像被一把钳子狠狠夹住,似要拧爆自己的脑袋。

    明明是微凉的夏夜,但周身肌肤却无时无刻不在灼热的痛楚之中。

    沈崇心知肚明,随着伍兴那能点燃灵魂的鬼火不断在心中侵蚀吞噬自己的思维,自己渐渐撑不住了。

    通常精神系灵能者的肉搏能力并不强,但这天下之大,英雄豪杰如过江之鲫,自己有底牌,别人同样有!

    沉迷于自我见识架构成的牢笼里,往往便会栽倒在某个不经意的地方。

    伍兴把他的能力运用得太完美,他的肉身更是锤炼到了极致。

    这是个全方位无死角的强大对手,甚至,他比同为玄级四品的其他类型更为可怕!

    在他的鬼火侵袭之下,自己根本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实力。

    现在怎么办?

    撤离?

    打不过就跑,即刻撤离当然是正确的选择。

    似乎我真应该选择马上撤走,然后等待救援,以我的速度

    可怕的是这念头刚在沈崇心中泛起,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转身,便已被伍兴当场识破。

    “想走?没那么容易?”

    伍兴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沈崇,缓缓抬起双手,掌心朝天,在他手掌上空漂浮着上百道赤红鬼火。

    眨眼后这上百道鬼火轰然炸开,化作漫天火花飘向四面八方,将这农户小院内牢牢笼罩,成为个妖艳夺目的美丽穹顶。

    那点点星光般的萤火笼罩之下,沈崇不可能在不沾染到鬼火的情况下冲出去。

    “你走不掉了。”

    伍兴保持着虚托双手的动作,十指微颤,天空中飘散的鬼火便如螺旋龙卷盘绕缩小,压向沈崇。

    沈崇面色肃穆,没有退路了。

    “你比先前那个同为黄级二品的青年厉害很多,他只远远中了我一颗火花便倒下。你比他这个精神系的意志力更强大。”

    伍兴见沈崇已经无路可逃,心下稍微放松,话都变多了起来。

    沈崇暗叹一声,既然无路可逃,那索性不逃,试试自己撑不撑得过去吧。

    沈崇觉得自己兴许是长久以来过于依赖西华镇痛剂,对痛觉的抵抗力反而减弱。

    对药品产生依赖性,反而失去了坚强的意志。

    每一个登上拳台的搏击手,都有个绕不开的核心能力,抗击打力。

    要增强自己的抗击打力,只有两条路,不断的**训练以增强身体的耐受力,以及不断锤炼自己的神经与意志,对痛觉变得不再敏感。

    曾经沈崇是这方面的佼佼者,但在得到西华镇痛剂之后,反而下意识忽略了这方面的核心能力。

    但这一次他面对的是镇痛剂无法生效的灵魂灼痛,打了他个措手不及,也给他敲响警钟,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了。

    “你说得没错,我当然比谢华藏更强,强得多。来吧,来试试,看看是你的信念更坚定,还是我的心更强硬。精神系灵能者的确可以让你的精神力变得强大,但一个人的意志并不会因为这些外物而动摇。我的意志不会输给你!”

    下一刹那,沈崇不退反进,他正在强行让自己去适应灵魂里的痛楚。

    不仅如此,他甚至在微操控着自己体内的血液流转与新陈代谢。

    只有一个目的,他要散去西华镇痛剂的效果。

    他要用身体上的痛楚来对抗灵魂上的痛楚!

    很多人即将失去理智时,往往会通过咬住自己的手来强行保持清醒,此时的沈崇便是要用中浓活化丸的撕裂之痛与灵魂灼烧抗衡!

    “哼,不自量力!”

    伍兴漠然看着自己的点点鬼火汇聚撞入沈崇体内,原地摆出马步,轰然出拳。

    沈崇这忍痛一拳依然不曾建功,再次和伍兴的拳头狠狠撞在了一起。

    但他早有准备,侧身,踏足,凌云套装推动,原地绕圈,刹那间又出现在伍兴身后,对着伍兴背心又轰出右拳。

    伍兴及时转身,似拙实巧的支起手肘,正正迎上沈崇的烈焰之拳。

    这一次并未发生什么剧烈的碰撞,双方一触即分。

    沈崇的目的只是把火焰打到他身上,不想再被伍兴利用肢体碰触直接灌入更多燃魂烈焰。

    重新拉开距离后,沈崇背靠围墙,嘴里发出阵阵闷哼与呼啸。

    “呼呼呼”

    他失败了,又再一次被注入了更多的燃魂烈焰。

    伍兴的烈焰无孔不入,只要一碰上便会中招。

    此时,沈崇心中已被种下更多鬼火。

    他痛得双目赤红,视野模糊,眼中所见的天与地尽皆笼罩在朦胧烈焰之中,只能看清个模糊的身影。

    思维战书包网.bookbao2依然无效,但这没关系,他早已将院落中的一切牢牢记在心中。

    哪怕双目完全被火焰遮掩,他依然能准确找到伍兴的位置,这是他的心眼。

    沈崇终于体会到谢华藏崩溃前说的看到上百张脸孔在烈焰中哀嚎是什么意思。

    伍兴打出来的鬼火并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力量,方才被他炸开的近百道完整的鬼火,正是这些年里被他剥夺了“灵魂”的受害者!

    他剥夺了这些人的思维力量,化为己用!

    这些人的思维力量被伍兴不断打散、整合,体现在沈崇的脑海中,就是那一张张或模糊或清晰的脸孔。

    沈崇看过不少人的照片,能分辨得出来,受害时间距离现在越长,年代越是久远的人,面孔越模糊。

    至于最近的谢华藏,甚至能看清楚他狰狞的脸上每一寸皮肤,每一根眉毛,他已经成了个鬼故事中的“魔头”、“厉鬼”。

    沈崇见过很多邪道,又从不少资料中了解到更多的邪道,但邪门到伍兴这个地步,将别人的“灵魂”炼制成自己工具的,绝对排得上前列!

    难怪他自知死罪难逃,无论有何种理由,做出这等天怒人怨之事都罪无可恕!

    此时,沈崇不断被飘在空中的鬼火花侵袭,又被直接接触灌注入更多燃魂烈焰。

    交锋到了现在,沈崇看起来依然完全处在下风,灵魂灼烧的痛楚愈加猛烈,但他心里却反而渐渐踏实。

    因为,在他的意识即将被燃魂之火吞没的瞬间,西华镇痛剂失效了。

    西华镇痛剂残留的药效已被他强行代谢通过排汗排出体外,暌违已久的中浓活化丸过量药效剧痛席卷而来,浑身上下如千刀万剐,又如百针挑肉。

    四肢百骸无一处不痛,五脏六腑无一处不抽。

    这本是会将他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可怕剧痛,但此时此刻,却正好成了他的保命绝技!

    痛归痛,但我痛得爽!我撑得住!

    燃魂鬼火造成的痛觉,某种意义上是幻觉,并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实质伤害,只不过会不断的给他灌输错误判断的意识,形成一种我在做什么,我碰到了什么,然而实际什么都没发生的误判。

    但这误判再怎么真实,依然并未脱离精神幻觉的本质!

    以痛止痛,他做不到,但却能以痛镇压幻觉与误判,在精神彻底崩溃之前,沈崇就有一战之力!

    伍兴再度迈步而来,沈崇侧身一让,轻松避开。

    “咦?”

    伍兴低呼一声,显然他没想到沈崇能这么快识破自己的干扰。

    “很惊讶吧?别急,好戏现在才开始。”

    沈崇咧咧嘴,一旦恢复对身体的完美控制,伍兴再想轻松抓住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仅如此,沈崇此时还在脑海中疯狂记忆着伍兴这燃魂之火给自己造成困扰与痛楚时的感觉。

    任何不能将我击溃的,都将成为我变得更加强大的动力!

    他要将这心中的痛化为己用!

    “你要逃了吗?”

    伍兴指着沈崇背后缓缓说道。

    在沈崇的背后不远,正有一大团浓郁至极的赤红鬼火漂浮着。

    这团鬼火的移动速度不算快,但却每每总能挡住沈崇的去路。

    如果他选择掉头就跑,肯定会狠狠一头扎进去。

    沈崇摇头,“谁告诉你我要跑了?”

    “什么意思?”

    “伍兴,我承认你很强,精神系灵能者竟把身体强化到这个地步,世所罕见。你是天才。但很遗憾,我比你更罕见,更天才!”

    下一刹那,沈崇的身形骤然压缩,突然动了,化作道残影消失在院落里。

    当他的身形再次出现时,却已经站到了伍兴背后,一击鞭腿横空扫来。

    伍兴虽然再次判断对了方向,但沈崇的速度实在太快,甚至超出了他提前预判并做出反应的极限,只能勉强压肘硬吃沈崇这一脚。

    凌云套装中的护腿板在双方接触瞬间硬化,轰然大力袭来。

    沈崇凌空旋转着倒退出去,伍兴则是往旁边连退数步。

    从交手到现在,他第一次被沈崇撼动!

    因为,沈崇这次拿出来的速度是全部拉满后的5372倍!

    他在自己的极限之上,再次提升了72%!

    一直在围墙外不远处随时关注着里面情况的梁仔都大吃一惊,嘀咕出声,“老大真可怕,这都能开发出新能力!”

    伍兴满脸惊骇的头看向沈崇,“不可能!你到底怎么做到的?你明明只是一个黄级二品!”

    沈崇哈哈一声,嘴角迸出血丝,无所谓的抹掉,“这得感谢你啊。”

    他当然不会把原因告诉伍兴,狂战士血统的原理可是自己底牌中的底牌。

    身体上的伤害与疼痛可以激发狂战士血统,让他越伤越强。

    但心灵和精神上的伤痛与身体却又有不同,沈崇过去仗着意志力,心境上再疲惫都不会濒临崩溃,每次都是撑到化险为夷之后当场昏阙过去,算是自我保护,提高恢复速度。

    但这次他身体尚好,心灵与精神上却连遭重创,顺序完全反了过来。

    他便在心中琢磨,既然肉身伤痛可以触发狂战士血统,凭什么心灵上的伤痛就不能?

    所谓的灵魂,本质就是人的思维,是人体区别于肉身,但却同样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他先不断强化记忆去捕捉灵魂燃烧时烈焰灼心的痛楚,再强行沟通灵源,试图让狂战士血统与心灵创伤链接起来。

    在多次精准的尝试之后,他成功了。

    他把心灵创伤与肉身伤痛复刻到了一起,同时与狂战士血统产生共鸣,激发增幅。

    狂战士并非单纯的越伤越强,更需要强大到极致的意志力,才能在生死之战中无所畏惧。

    沈崇这一套思路,正是遵循了狂战士血统的真正奥义,不但肉身强大,意志更要千锤百炼。

    他点燃了自己的战士之心,化作真正的战神!

    灵源的命名本就是灵能者自己的事情,沈崇在激发奥义之后决定重新命名。

    从今往后,狂战士血统更名为越战越强的战神血统!

    现在的他是战神血统的双倍增幅!

    在叠加了两个72%的增幅之后,他的极限爆发力从72公斤悍然拔升至44公斤。

    当然更快!

    这一招,就叫燃血秘术吧。

    “给我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