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你别无事生非啊!”

    土建廖总不愧老江湖,虽然心中已经猜到沈崇恐怕查出些什么,但事到临头却绝不能认。

    沈崇早已猜到他会抵赖,只淡淡道:“你以为我无凭无据就会在这里空口白牙?”

    旁边的林知在桌子下面轻轻拽拽沈崇的衣摆,想让他安分下来。

    她误解沈崇了,以为沈崇是太想帮到自己所以急于求成,随便寻到个自以为是的破绽就贸然发难。

    林知的脸稍微有点红,都已经达成共识了你还逮着这点不放有什么用嘛。

    唉,现在他又代表着林一工业,那就是代表了我,有点尴尬。

    沈崇悄悄把手放到桌子下面拍开林知的手掌,然后变戏法般从裤兜里摸出叠纸扬了扬,“廖总,光靠嘴硬没用。我们摆事实!这张表,你有兴趣看看没?”

    随着沈崇这一下动作,林知也不拉他了,而是震惊的看着沈崇手里的表格。

    他还真有准备?

    什么时候弄的?

    这什么东西?

    林知茫然,会场上的其他人更茫然,七粮浆酒业集团赵总等甲方人员纷纷向林知投来疑惑的目光。

    林知虽然在会议上从未正式发言,但谁都知道林一工业里真正说话管用的就是她。

    这男人身份不明,但座位却与她紧邻,来头必定不小,至少也是林一工业里与副总裁关小谷不相上下的角色。

    那么,他的意思就代表了林知的意思?

    林知故意隐忍到现在,这是瞅准时机,准备在土建方以为事情已经板上钉钉的时候打个措手不及?

    好狠辣的心思!

    林知莫名其妙就背上一锅

    设计单位倒是闷不做声,只静观其变,现在哪怕场上打破头他们也不会轻易插嘴,生怕又一不小心引火烧身。

    土建廖总方才就在担心沈崇有备而来,现在见他真拿出家伙来,暗地里慌了神。

    廖总咬牙,悄悄瞟了眼林知之后骤然决定发难,不能让这人把东西摆出来。

    不对,必须先把他气势打下去,让他摆出来也算不得数。

    他重重一拍桌子,指着沈崇声色俱厉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什么场合?谁让你插嘴了?以前我们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在林一工业是什么职务?”

    众人的目光先汇聚到廖总身上,然后又顺着他的手指转向沈崇。

    廖总提出了个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这男人到底是谁。

    林一工业的参会人员里,副总裁关小谷介绍了坐到前排的每一个人,包括早上短暂出现过的高级顾问蒋玉,却唯独没介绍过沈崇,他之前也一直都闷不做声,更曾中途退场,没自我介绍过。

    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个酱油充数的,但没想到他却突然发难。

    沈哥这会也挺尴尬,对方的反应和他预料的不太一样。

    沈崇本以为廖总会继续耍赖,自己顺势甩出账目表单当做证据,再当众逼问他上一个工程剩余的问题钢材去向,今天这事就搞定了。

    可廖总却是剑走偏锋,当众质问起他的身份来。

    我什么职务?

    我能告诉你我是石锤科技的董事长吗?

    这和林一工业没关系啊。

    他一僵住,原本菜市场般吵闹的会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站着的两人给人针锋相对的味道,但沈崇的哑口结舌却显得落到下风,土建廖总则气势正盛。

    关小谷先看了眼林知,正准备说点什么,桌面却传来笃笃笃的声音。

    这声音并不响亮,但却轻易将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廖总,这是重要的会议场合,不是街头吵架。沈崇既然坐在我身边,自然是我的人,你不觉得你的问题很奇怪吗?”

    林知语调平淡的说着,这还是她今天第一次正式表态,语气很平静,听不出任何起伏。

    甚至她说话时只是直勾勾的看着身前桌面,仿佛在与空气说话,但廖总后背冷汗却涔涔冒将出来。

    “林林总,我没有恶意。”

    他断断续续说道。

    林知终于别过脸来看他,又问,“这是谈判还是你的一言堂?我的人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她一边面无表情的说着话,另一边手掌却又悄悄从桌子下面伸过去拧住沈崇的大腿下侧,试图给他拧个十二点档出来。

    她今天本打算一句话都不讲,却不得不为沈崇破戒。

    这打乱了她的计划,甚至传出去别人会说她欺人太甚。

    但没办法,谁叫这是我孩子爹呢?

    就算他在桌子上朝着别人吐口水,我也得兜着。

    我都不能教训他,你廖总又哪来的资格?

    沈崇给她拧得“舒爽”,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疯狂问候老林的小屁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

    “我没有这意思,是我冒昧了,我就是有点好奇。”

    廖总抹了把面门,真有些湿哒哒的。

    “好奇?”林知嘴角稍微划出个弧度,“这是我男人,林一工业是我独资企业,我的男人代表我说话表态有什么问题?”

    场上顿时传来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鬼都想不到这竟是她男人!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业内同行胡青林的下场历历在目。

    江湖传言,胡总可就是因为得罪了她男人才落到那下场!

    “没,没问题。”

    只一刹那,除了早已知道内情的林一工业员工之外,其他所有人看沈崇的表情都变得不太对劲。

    沈崇顿时大囧,剧情不对啊!

    我写好的剧本不是这样!

    谁特么是你男人了!

    你和我滚过床单吗?

    这么多人在场,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

    他好气,明明今天的计划是该自己以雷霆万钧之势完成一波疯狂打脸,先打土建方,再打甲方,最后再把孩子妈的左脸打到右脸。

    可怎么刚发威就画风突变成了孩子妈给我撑腰,我俨然一副软饭党的格调?

    换个时间地点他还真能不认这人人艳羡的身份,但这会场合不对,当场驳斥老林也太不给面子了。

    唉,认了吧。

    其实这是他想太多,圈子里谁都知道林知是女强人,真没人敢把他想象成个软饭党。

    包括廖总在内,甚至也包括林一工业的员工,都把他当成了个人物。

    “现在我能继续说了吗?”

    沈崇板着脸说道,同时把左手揣进裤兜里,往下探,隔着裤子一把捉住林知正拧自己大腿的手。

    给你点颜色你还开染坊了是吧?

    虽然哥们我有自愈,你这点劲道给我挠痒痒都不够,但我不要面子啊?

    林知抽了抽手,试图缩来,没能成功。

    沈崇恶狠狠瞪她一眼,那意思就是说去再和你算账,我这在帮你忙呢,你掐我大腿拆我台干嘛。

    林知也反过来瞪他,大体意思就是不管你有什么主意,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能事先和我说一声吗?

    还有,你能把我手松开吗,大庭广众之下的

    现在她又知道这是大庭广众了。

    沈崇右手扬了扬手中的表格,将其放到甲方赵总面前,“赵总,这份表格是廖总公司的材料进项和用度清单,里面我打了红框的两个部分,你会有兴趣看一下。”

    廖总的身子微微一抖,他就怕这个,但他想不通沈崇是怎样拿到手的。

    赵总接过来看了两眼,面上便露出震怒的神色,“廖总,你得给我个解释。这十吨劣质钢材的去向在这里写着是我们公司,是这事吗?”

    土建廖总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

    沈崇撇嘴,“还想抵赖?虽然检测难度很大,但不代表真就检测不出来。实话告诉你吧,上午我就是出去拆了看!”

    说完,他又摸出自己手机,上面正是他上午拆开的两个破洞照片。

    土建廖总这下说不出话来了,理智告诉他,继续抵赖下去纯属徒劳,可一旦松口就是一个亿。

    他张不开这口。

    从沈崇发难再到摆出证据,又到当众怼得廖总哑口无言,其实只说了聊聊几句话,再摆出份表格。

    但看廖总这样子,此事已经**不离十了。

    会场上有人同情,有人不屑,有人痛快,还有人惊讶莫名。

    林知眼珠瞪圆,只觉不可思议。

    这家伙上午真去看了工地?

    手眼并用的意思是先把地板砸开,再用眼睛去看?

    他上午就发现了问题,所以在我们中午开会时,他杀进土建方的公司里拿到了这表格?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你眼睛是怎么长的?这都能看出来?

    “这表格不是我公司的,我不知道你从哪儿弄来的!”

    廖总思量再三,决定继续抵赖,只要拖过今天事情就还有返余地。

    哪怕真要重新检验他也能想办法暗中联系上检测机构,就还有希望!

    沈崇松开林知的手,离开座位径直走到会场顶端主席台后面的白板前,也不废话,抓起支油性笔便开始在白板上写写画画罗列数据。

    “2017年1月17日,岛国津田会社曾经向国内发过一批建筑用轧钢,总重量为一百三十一吨,去向正是贵公司!贵公司上一个项目,是位于金水河上游的堤坝加固工程,你们购买这部分特征特种钢材的去处是为了加固堤坝支撑梁,这些支撑梁的长宽高为”

    “那么,按照02建筑标准的钢材用度,再扣除掉损耗,你们最后必然剩下接近十吨的特种钢材!”

    沈崇稍微顿了顿,又以极快速度在白板上画出这次出问题的沉重平台简易配筋图,其中国产钢材与问题钢材分别采用两种不同颜色作为线条。

    问题钢材的分布,他也同样按照梁仔提供的情报大体标注出来。

    沈崇继续罗列公式和数据,包括书包网.bookbao2上爆出来的问题钢材检测参数,譬如应力测试数据等等不一而足。

    他开始计算。

    “你们是这样以次充好把问题钢材混进去的,那么这部分的承重测试结果,当然会出问题!以问题钢材的检测报告为标准,把所有的数据都计算清楚,你们最后做出来的东西承重能力就正是02年的底线水准!”

    沈崇又到林知身边,抓起之前安监局和检测公司提供的两份报告,指着报告上标注出问题的部位,“大家可以看看我计算出来的力学分布,自己看看对与不对。”

    算完算尽这一切,沈崇把油性笔一扔,再次厉喝道:“廖总,还要抵赖吗!”

    他的计算方式算不得复杂,都是建筑设计里能查到的思路,他采用的每一个公式都能在标准里找到依据,在场中人大半都是技术人员,经他这么一算,全看懂了。

    廖总目瞪口呆,“你你是这样发现的?”

    沈崇傲然一笑,“当然!上午我一看你们的数据就开始在心中怀疑。很是不巧,我最近刚好对这方面涉猎很多,略懂一二。其实我今天上午便已经心算出了结果,出去那一趟,只不过是为了验证心中猜想而已!我们用数据说话,用科学说话,科学不会像你满口谎言!你服不服!”

    反正是装,沈哥当然厚颜无耻的装得更大一点。

    就算我没这么牛叉,其实只是根据结果反推过程,但我能吹啊!

    吹特么的!

    往死里吹!

    反正吹牛不上税!

    场上众人继续疯狂倒吸凉气,尤其以知道“内情”的林知最为震惊。

    她脸上火辣辣的羞臊。

    这是何等可怕的知识面,何等恐怖的心算能力,何等夸张的记忆力!

    他凭着这一点点的巧合,再结合书包网.bookbao2上看到的丑闻爆料就窥破现象看本质了?

    沈崇脸上挂着傲然至极的笑意,但眼睛却没看别人,而是直勾勾盯着嘴巴张开到合不拢的林知。

    哼哼,现在知道怕了吧?

    你还拧我不?

    我这句服不服,并不是送给廖总的,是送给孩子妈你的!

    让你看扁我,有本事再说一次我是碍事的试试看?

    来,大声一点!

    当然,他当众验算这一次还有别的目的,如果他把这事捅穿之后廖总依然死扛,那就只能重新走一次检验程序了。

    那么这事今天就不能收摊,这不浪费时间消磨精力么。

    当众计算出结果,能彻底打消廖总抵赖的心思,让他绝望,也好一锤定音。

    “是,沈先生说得对,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的责任!”

    廖总狠狠咬着牙齿,低下头颅,万般无奈的当众承认道。

    但他马上又看向甲方赵总,“赵总你听我解释,我们一开始也没想到会这样,那可是进口钢材啊!我是想把项目做好啊,谁能想到竟会爆出质量问题呢!”

    赵总却没理他,先万分歉意的看了看林总,大声说道:“林总对不住了,这件事和贵公司毫无关系,给您添麻烦了。”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

    就算林一工业也有漏洞,但廖总先败坏了诚信,如果他敢不全接招,那就法庭见,直接提请仲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