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却说沈崇已经一路小跑到了七粮浆酒业大门口。

    虽然自觉失了乐趣,但他并没打算临阵跑路,他跑出来有别的原因。

    大门外停着一辆车,正是他的小钢炮越野。

    沈崇先和门卫打了声招呼,表示自己是林一工业的代表团成员,出去接同事。

    门卫直接放行,沈崇一屁股坐上副驾驶,很是无语的对老何说道:“你们怎么又跑来了?”

    梁仔与鸡哥也挺郁闷,显然这二位本不想一起下来。

    老何打了打哈哈,扬扬手机,“沈哥你还没关闭咱们手机里的作战小队功能呢,那就代表我们这次出任务还没结束。所以昨晚去之后,我们早上出发又一起下来了。”

    沈崇嘴一抽,难怪他们没问自己就直接杀到这里,感情是自己忘了关闭斩妖信息系统里的作战小队功能,这玩意儿能随时共享位置。

    以前他都没在意过这问题,毕竟以他对梁仔的了解,狗子去后自己要不主动打电话召唤,它肯定得在基地里围着哈莉转。

    姬白怕是也差不多这尿性。

    这是沈崇的个人失误,没想到老何如此上纲上线,又杀了个马枪。

    但身为老大怎么能承认自己的失误,沈崇于是面色严肃的点头,“是的,我原计划今天把孩子妈的事忙过之后再打电话叫你们下来,咱们继续,一定得让老何你参与一次作战。”

    论厚颜无耻,沈哥就没怕过谁。

    后排座的梁仔瞬间接话,“哇,老何厉害!居然和老大想到一起去了!老大英明!”

    沈崇略脸红,狗子这马屁拍得真准。

    “那咱们现在这是直接出发?”

    老何问道。

    沈崇想了想,摇头道:“我孩子妈的事还没结束,这会儿走不了。”

    “林总是因为七粮浆酒厂生产线项目下来的吧?”

    老何直接问道。

    沈崇诧异,“你怎么知道?”

    老何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这公司有个副总是我老同学,前些天我们在宜州到处跑,他知道我下来了。我没去见他,昨晚去的路上他打电话骂了我一顿。我让他上蜀都来找我,请他喝酒赔罪,他说走不开,我问了原因才知道这事。”

    “原来如此!”

    沈崇很想往老何头上插支花,就叫蜀川商界交际花吧。

    正好老何就是专业干这一行的,沈崇虽然已经不太上心,但现成的人摆这儿,不问问意见岂不是失了智。

    他顺势就把会上听到的情况语速极快一五一十的说了,“老何你对这事怎么看?有什么意见?”

    老何琢磨一阵,试探着说道,“沈哥你想一想,会不会可能是土建方的材料有问题?”

    “此话怎讲?”

    老何顿了顿分析道:“02标准与17标准我都是认真学习过的,跨度很大。实在是因为这些年材料加工和施工工艺进步太多,工程质量提升不少。国家也是综合考虑各地情况,征求了很久的意见才拿出新标准。以现在的施工水平而言,17标准算不上苛刻。如果土建方的施工质量没问题,用料合格,怎么都不可能还去踩到02标准的底线。哪怕闭着眼睛修都不可能!这都18年啦!不符合科学规律嘛!”

    沈崇嘴巴张成个o形,孩子妈说得对,这行真要经验。

    这点他先前真没想到。

    姜还是老的辣,老何一语惊醒梦中人了。

    老何继续补充道:“只要查出土建方的施工质量问题,又或者材料问题,不管他们到底符合什么标准都没有用。他们必须承担绝大部分主要责任,甚至全部责任!”

    沈崇点头,“没错!”

    不对,他又觉得纳闷,老林公司里不可能没个能人,她的人就没想到吗?

    这会儿老林正在开会,他又把电话打到蒋玉那里,问了问才知道。

    之前林一工业是提出过异议,但土建方一口咬死了自己的施工符合设计与标准,表示他们是在血口喷人。

    甲方甚至又重新审核过一遍施工材料,的确没发现问题。

    挂断电话,沈崇与老何面面相觑。

    老何迷书包网www.bookbao2.com道:“我猜错了?意思那群废物真用18年的工艺水平做到了02标准的底线?这也太会玩了吧!”

    作为业内人士,老何都吐槽不动了。

    沈崇短暂思考,然后咬牙道:“走!我们去现场查勘!”

    如果没思路,他不打算管这事,现在既然有方向,自然不能视而不见。

    老林那边至少得出两千万,自己走一趟工地说不定就能省下来,那她带欣欣跑这一趟才稍微有点意义嘛。

    不然也太对不住她昨晚发烧今天还带病上阵,更对不住自己昨晚整宿不睡,还在病房里陪护守夜。

    别的事不论,自己干的事不能没有意义!

    打定主意之后沈崇与老何便下了车。

    沈崇想了想,又头拿跟绳子给梁仔栓脖子上,再给它换上斩妖特供工作犬的马甲。

    手机app操作,狗子马甲上的字样瞬间切换成工程查勘犬。

    完美,走你!

    至于姬白,只能不好意思了。

    带狗已经是极限,还能吹得动,鸡实在没办法吹,只能给鸡哥把车窗留个缝,它负责守车。

    二人一犬进门时被门卫拦了下来。

    门卫挺懵的,你接同事来开会我认了,还牵一条狗是几个意思。

    沈崇大手一挥,梁仔亮马甲!

    “朋友,这是我们公司重金聘来的专用工程查勘犬。这可是特种犬,擅长检查施工质量,哪里墙壁开裂,哪里有渗水,闻一闻就能知道。”

    七粮浆酒业门卫被震得外焦里嫩,果断放行。

    沈崇早上看过点资料,知道工地位置,不用找人问,二人一犬直接杀奔施工现场。

    他又打起精神来,有点斗志了,稍微有点欢呼雀跃。

    那边的会议肯定还在扯皮,让你们慢慢扯,等我挖个大雷出来甩你们脸上,你们就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你们就会明白自己这一整天争的是个蛇皮!

    老林啊老林,还给我上课呢?

    你不是觉得我啥都不懂,学了不会,还没入门吗?

    年轻!

    在生意这条路上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学着点!

    一行人到工地之前,先在旁边发现堆钢材,沈崇让梁仔悄悄开启听觉幻影头,再找工人借个榔头四处敲敲砸砸。

    “梁仔你先听一下,看这批钢材里面有没有规格不一致的。含碳量、杂质比你能听出来吧?”

    “老大你以为我是检测仪呢?”

    “要你何用!”

    “咳咳,但如果是不同厂家不同批次生产出来的,你敲下去之后产生的音是有点区别,这我能听出来。”

    “那就行。”

    沈崇先把这堆钢材挨着挑挑拣拣的敲了个遍,没有发现问题。

    但这完全在他预料之中。

    二人一犬在土建施工人员的注视下直接杀向问题车间,上楼站到承重出问题的地板上,沈崇再四处敲敲砸砸之后,发现情况了。

    梁仔给沈崇使个眼色。

    二人一犬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梁仔压低声音道:“老大有情况!这一大片平台里用来架梁的钢筋有两种声音!一种和外面堆着的一样,另一种不太一样!”

    老何问:“同一厂家不同批次?”

    梁仔摇头,“应该不是,声音区别很大,应该厂家和生产工艺都不一样!”

    沈崇与老何对视一眼,找到原因了。

    外面堆着的应该是土建方申报的材料,那绝对没问题。

    至于另一批,天知道是他们从哪儿搞来的货,但肯定有鬼。

    土建方把问题钢材混在正品里提前悄悄用完了,高品质的还留着摆在外面装样子。

    钢材问题不一定特别严重,毕竟最后做出来的效果依然摸到了02标准的边。

    但只要发现土建方的施工材料和申报数据不一样,那就是他们的大雷,说明是他们在搞鬼。

    真是阴险呐。

    钢材这东西,如果只是从外表观察,几乎不可能看出区别。

    任何一个甲方都做不到对每批来料专业检查,甚至即便专业抽查了,设备仪器和检测水平达不到一定程度,都依然查不出问题。

    但是,这瞒不过梁仔的氪金神耳。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这是施工重地,你们赶紧出去!”

    土建方的现场管理小工头渐渐发现不对,他有点紧张,冲过来怒喝出声。

    这人显然是知道点内情的。

    之前甲方、委托检测单位、林一工业都陆续来这儿查勘过不只一次,但都没查出问题来。

    这位小工头一直都很淡定,他知道两种表面看似一模一样的钢材内里有点区别,甚至连另一种钢材的货源是哪他都很清楚。

    这事真不是他一小包工头搞了鬼,他还没那层次。

    甚至他还在替土建总承包暗暗觉得不值当,你和别人签的是国产钢材的价格,怎么还能往里面混进口钢材呢?

    进口钢材肯定品质更高嘛,每吨要贵上千块呢!

    但最后实际检测出来的情况,却是承重能力评估差点没能达标。

    小工头懂了,这里面说不定有大雷。

    甚至就为这事他还拿了笔不菲的封口费。

    刚才沈崇带人来时,他全程跟着,本以为这次和之前一样都是走走过场。

    可这几人悄悄去商量了一下再出来之后表情不太对劲,分明就是成竹在胸很有把握的味道。

    这什么工程查勘犬真这么厉害?

    小包工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心道自己稍微放两个人和一条狗进来就翻了船的话,头自己得遭殃,心中后悔不已,嘴上立马赶人。

    包工头一招呼,旁边十几个工人便围拢过来,有活干了。

    沈崇与老何立马陷入重围,梁仔则习惯性的要往外面溜。

    老大要开工了,身为侦察兵第一时间脱离危险范围是必须的。

    上次对付穿山甲差点给把狗头削平,梁仔教训超深刻。

    沈崇轻咳一声,手里拽紧了牵引绳。

    梁仔溜出去没两步脖子上受力,脑袋甩个一百八十度的弯,头不解的望了眼沈崇。

    沈崇冲着它翻白眼,你跑个毛,咱们都是见过大风大浪大世面的狗了,区区十几个普通人,你怕毛!

    沈崇又头看包工头,摊摊手笑道:“朋友,别紧张,我们是林一工业的员工,当然有资格在这里查勘。”

    包工头眉头拧得紧紧的,心想我知道你们是林一工业的人,但嘴上却不能认,“你们老板都在办公室里开会,你跑这儿来干嘛?咦,你的工牌呢?通行证呢?”

    沈崇低头看看,这个真没有。

    他耸肩,“我刚是从会议室直接出来的,没带。”

    “没证件鬼知道你们是谁!滚滚滚!”

    包工头眼见抓住把柄,只想赶紧让这两人滚蛋。

    “现在我可不能走,还有点事要做。”

    沈崇依然笑得很淡定。

    包工头大手一挥,“装什么逼,上!在工地里逮住两个贼,给我打!不用怕,打废了公司管医!”

    沈崇脸上还在笑,“确定真要打?”

    老何表情稍微有些紧张,身子猛然绷紧。

    但他一五十岁中老年选手,觉醒后又没参加过体能训练,能有什么战力。

    包工头可不仅仅是吆喝,更身体力行冲锋在前,从旁边工人手里拽过根钢管蹭的就上来了。

    这年头,工人们都是拿工资混口饭吃而已,又不是港台片里的古惑仔,没人蠢到雇主一句话就冲上去搏命。

    包工头必须先自己提棍子上,别人才能跟。

    这儿十几个人,外面还有几十号人,真把这两人打废了也法不责众。

    其实包工头考虑问题还是不够全面,他现在满脑子只想阻止沈崇和老何带着雷走人,没考虑到真把林一工业的员工打伤反而会暴露出此地无银三百两,更可能给土建总包带来更大的麻烦,比如法律责任。

    他更没想过这两人可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对象。

    但世上不是每个人都能算无遗策遇事冷静,不然全天下就没穷人和罪犯了。

    幸好包工头今天遇到的是沈哥,他肯定没机会触犯刑法,因为一秒钟后他就趴到了地上。

    他倒得比冲得还快。

    沈崇抬腿踩着包工头的肩膀,手里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包工头那空手夺白刃抢过来的钢管,钢管另一端指着冲到近在咫尺却戛然而止的众多工人,画了个半圆,“谁还要上来?”

    没人敢动。

    刚才那瞬间一切都发生得太快,电光火石间头儿就趴地上了。

    他们都没看清沈崇怎么出手的。

    老何也没看清,只微微张嘴发愣,沈哥这身手有点猛啊,这就是传说中全国最强黄级选手的实力吗?

    梁仔倒是翻白眼,老大又装逼了。

    他就发挥了十分之一,不对,三十分之一的实力吧。

    全场只有梁仔知道发生了什么,刚那瞬间,随着包工头的棍子砸下来,沈崇右手依然拽着牵狗绳,左手轻飘飘抬起,手掌正接住钢管,就像对方主动送上门一样。

    然后他轻轻松松一拧,包工头钢管脱手,同时沈崇抢下棍子,手腕稍稍抖抖,钢管一端正中包工头腹部,这哥们扑街得不带吱一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