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带老何还有个好处是沈崇提前没能想到的。

    刚出蜀都城没多久,一行人在服务区短暂休息上厕所时,老何表示他虽然年纪不小,但年轻时在部队里当过运输兵,没少跑蜀藏线。

    近几年身体保持得很好,虽然有钱了,但自己经常开车,是老手中的老手,他主动提出接下来的路程里他开车,解放沈崇。

    过去每次沈崇带梁仔出门都很郁闷,堂堂老大不但冲锋陷阵得亲力亲为,甚至还得当司机,实在有损老大威严。

    梁仔倒是爪子痒,多次提出反正沈崇这车是自动挡,它能开。

    但沈崇真不敢让它上,既是为了避免吓坏监控前的交警叔叔,又是为了避免吓坏路上旅人。

    不怕它翻车,但怕它害得别人翻车。

    想想那画面,阳光明媚的下午,别人正美滋滋的开着车哼着歌,准备去吃火锅,半道上超车时脑袋一转,悍然发现旁边的越野是条狗在开。

    那多惊悚,人家能不被吓得方向盘打滑?

    到时候出了事,梁仔又怎么对得起它辛辛苦苦攒下的功勋值。

    飙车一时爽,处分头就送它上火葬场。

    现在好了,既然老何主动开口,沈崇却之不恭,一口应下。

    换到副驾驶的沈哥感觉十分良好,老何开车很稳,比他本人不遑多让。

    “老何,你以前怕是个假的运输兵。”

    “沈哥何出此言?”

    “我以前听说运输兵开车都是用飞的,你这也太稳了。”

    老何哈哈一笑,“沈哥说笑了,蜀藏线一路都是悬崖峭壁,哪能飙车。我入伍时边境局势紧张,任务重,我们长年累月的跑很是出了不少事,同班战友都牺牲了三个。”

    沈崇表情一滞,“不容易。”

    老何点头,“是啊,不容易,人活着都不容易。斩妖里的同事更不容易。”

    车内气氛略显沉闷,沈崇被老何这句话勾起忆,迄今为止他也参加过不只一次葬礼了。

    军人保家卫国不易,斩妖同仁守护江山同样不易。

    但这些事藏在心里就好,总去在意和想,容易让自己失了锐气。

    灵妖的修炼就和武侠片里江湖高手练武一样,必须有股一往无前勇破三军的锐气。

    虽千万人吾往矣,虽死而不惧矣。

    性格上可以随和,但心境却必须保持勇猛精进,不能软弱。

    一旦软弱了就会有破绽,会被邪道趁虚而入,命丧黄泉。

    沈崇决定调整下车内气氛,开玩笑道:“哈哈,其实现在我感觉还行,老何你可是个身家几亿的大老板,竟给我当司机。”

    老何也调整来心态,暗自提醒怎能未见血便心生感概,“沈哥你们之前出差时不也一样,你身价比我高,还给老吕当司机呢。”

    梁仔在后面接话,“是啊,说出去都丢份,几个亿的大老板呢,居然给狗当司机,啧啧。老何好歹还是在给人开车。”

    沈崇:尼玛

    很气,但又要保持微笑,这是报应,谁叫他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次出行的第一站目的地是宜州市,那几乎已经靠近蜀川最南,只比攀花市稍微近点。

    在蜀川省,宜州gdp仅次于蜀都与绵州,人口则仅次于蜀都,乃是蜀川第三大城市。

    它又被称作酒乡,入城便能闻到浓郁的酒香味飘荡在空中。

    曾有诗云,半城飘香客自来,一朝举杯家何在。

    说的就是宜州好酒香倾天下,让从古至今的文人墨客酒中豪杰流连忘返,醉得连归乡的路都不认识。

    如今依然半城飘酒香,正因蜚声海内外的知名酿造龙头企业七粮浆坐落于此。

    这企业往上追溯已有千年历史,乃是当今宜州最重要的经济支柱,提供了超过五万个工作岗位,接近全市近半gdp。

    大约四个多小时后,一行人赶到宜州市区。

    鼻孔里闻到香味时老何电话响了。

    老何联络的老朋友,宜州养殖协会会长,一位年出栏量近二十万头生猪的企业老总接待了二人。

    嗯,还有一狗一鸡。

    老何生意做得不算太大,但做人没得黑,在蜀川省内交游广阔,并且都挺真诚的。

    这哥们够意思,不但好吃好喝送上,甚至还主动问老何他这小兄弟要不要整点特殊玩法。

    老何赶紧摇头拒绝,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他现在可已经知道沈崇“家里”另外那口子是何许人也,那可是林一工业的女中豪杰!

    给沈哥整特殊服务?

    莫不是失了智。

    虽然老何不清楚林知是否也是灵能者,更不敢多问,但生意做大到那个程度,林知论及权势恐怕真不输普通的省市领导,得罪不起。

    最重要的是,以传闻中那位林总的性子,沈哥在家里肯定是爱妻一族!

    要不得要不得。

    沈崇倒没听到那两人的窃窃私语,而是在心里忆地图,然后规划扫荡路线。

    他打算包着宜州与附近的三个城市绕个圈,争取在三天内跑完四市共计近八十家规模以上的养殖企业。

    猪牛羊鸡鸭鱼鹅虾鳝鹌鹑,总之就是甭管养啥,只要年产值在千万以上,他都打算去看看,低于这个规模就算了。

    他只计划了三天时间,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犁地。

    听说他们要连夜干活,这老总就没多奉陪了,打出去几个电话,与周边区县里能在养殖业里说得上话的几个朋友打过招呼,剩下的事让老何自去交接。

    一番忙碌,直到夜里十二点,一行人在县城酒店住下,翌日清晨继续起床干活。

    时间晃眼过,眨眼三天过去。

    沈崇做事超有计划,他真把这八十家企业跑了个遍,一个不漏。

    收获说不上丰盛,勉强还行。

    他们当场揪出匹刚觉醒没几天的马。

    这位马姐也是倒霉,本来沈崇去的是个大型养牛场,结果牛都没问题,场主骑的马却露馅了,惨遭当场缉拿。

    另外沈崇还捞到个西瓜,如今五月底六月初,正是西瓜成熟时。

    当时路边一个大人正带着群小孩蹲在地上围着这西瓜。

    车开过去时梁仔先发现异常,然后老何赶紧停车,沈崇翻身冲了下来。

    几人冲过去时都替瓜哥感到悲伤,真惨。

    这画面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它身上被开了个巴掌大的洞。

    六七个小孩,还有个大人,每人嘴里叼着根管子戳在洞里,正滋滋滋的直吸西瓜汁。

    这西瓜肯定被敲敲砸砸,然后又被捣碎了瓤,都能喝汁了!

    当时沈崇只想说一句话,瓜哥你坚持住!我们马上救你!

    顾不得得罪人,沈崇冲上前去一把抱起瓜就跑。

    那群大人小孩跟在后面直追,拦住车不让走。

    沈崇先把瓜小心翼翼塞驾驶位的老何怀里,仔细感受了一下西瓜体内妖元。

    还好,没断气,感觉还能抢救。

    外面越闹越厉害,他下车安抚群众情绪,“大家不要急,不要慌!我不是抢,是买!”

    “买个屁!不卖!”

    成年人怒道。

    “一百!”

    沈崇比出一根手指,他觉得这价差不多够意思了。

    不曾想那大人果断拒绝,先把背后的小孩子驱走,然后凑上来咬牙切齿压低声音道,“做梦!我都快让一百多个人吸过这瓜了,每个人都吸得打饱嗝都没吸完。一个人吸到饱,我收五块钱,今天我都赚好几百了。这瓜是神瓜,你一百块就想买走?”

    沈崇眉头一挑,摸出手机,眨眨眼,“哦?你长挺帅嘛!”

    这卖瓜大人略茫然,“嗯?”

    沈崇又问,“你说这是神瓜?里面的瓜汁怎么喝都喝不完?”

    “对啊!”

    卖瓜大人撇着嘴,满是不耐烦。

    沈崇扬了扬手机,“哥们,恭喜你,你中奖了。”

    “啥意思?”

    “没啥意思,你被逮捕了!”

    这儿没别人,沈崇也不与他客气,抓住他后襟轻轻一敲,打晕过去。

    沈崇把人塞车里,然后打电话通知宜州市斩妖办事处同事过来提人。

    一只西瓜里的瓜汁怎么都喝不尽,这么灵异的现象被普通人发现,肯定得谈个心。

    谈心不属于沈崇的业务,宜州办事处同事里有保密专员,能过来接活。

    刚才他那句你长挺帅嘛,其实是执法记录仪开启app的触发口令,嗯,全新的口令。

    之前用的是“吃我一拳”,但他觉得这太暴露意图,最近换成“你长挺帅嘛”,目的是为了打消对方的疑虑以混淆视听。

    但这次去后沈哥决定继续换,这朋友长相有点辣眼睛,夸他帅良心略痛,就换成“哥们别冲动”吧。

    大约半个小时后,宜州同事来接人了,沈崇顺势将录音通过斩妖信息系统转发给这位同仁,他这次行动就算备案了。

    沈崇还是善良,这人撞上瓜妖运气有点不好,但又幸好没出什么大篓子。

    他私人出一万块,让部里谈心过后随便找个由头发给卖瓜汉子。

    等到车上,沈崇才发现西瓜上那破洞竟已自行愈合,车内空间略显干燥,皮肤缺水,大体是空气中的水分被它吸光了。

    他已经抓过不少妖怪,但植物化妖却还是第一次逮住,感觉贼新鲜。

    可惜西瓜现在说不了话,刚才被吸得那么惨都不知道它是如何滋味、

    大概只能等它成长一段时间再采访它本瓜。

    这三天里另外还有些收获,猪一只、牛一头、羊一只,还有个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从山上窜下来的野生麂子。

    不过这几个并未当场觉醒,都是潜在的疑似觉醒对象,还有待观察。

    那匹马也刚开智没几天,尚且懵懵懂懂,沈崇并未第一时间送蜀都,暂且寄存在宜州斩妖办事处,打算等去时一起找个货车押送。

    这三天里沈崇还有别的收获,难得有个司机代劳,他并未浪费时间,而是在副驾驶上抓紧时间如饥似渴的学习着新知识。

    敲定农家乐转让事宜时,沈崇就打算亲自上手设计牧场与实验室,这事不能假手他人。

    现在项目即将上马,但他的建筑设计图还在梦里,必须抓紧时间恶补建筑设计。

    何川生对此分外震惊,之前沈崇说要亲自设计时,老何以为他是打算全程跟进并亲自审图,当时就已经觉得很厉害了。

    但现在他却发现沈崇有空就在看建筑设计标准,再一问又发现他在这方面完全是个初哥,打算从零开始学,就觉着很夸张。

    沈崇笑而不语,哥的牛叉怎能是尔等凡夫俗子能想象的?

    建筑设计与工业设计的本质,都是设计。

    他早已熟练掌握cad软件,现在恶补的无非各种各样的建筑设计标准,避免常识错误而已。

    他也不需要设计出什么艺术感,目标重在功能性与成本控制,只要最终设计出来的东西符合标准,安全又实惠就行了。

    他还需要再看一些别人的成品单体图、配筋图,然后依样画葫芦。

    这些东西并不复杂,靠死记硬背就行,他最擅长的就是死记硬背。

    三天时间里,抓到妖怪是小,重要的是沈爷感觉自己摇身一变成了个老设计,很牛的那种。

    只差第一个倒霉蛋送上门来给他上手试试看,测试一下自己是不是真那么牛。

    他又马上反应过来,第一个倒霉蛋多半就是他本人没跑了,真悲伤。

    “老何你家里厕所需要装修吗?”

    “不用!”

    “哦。”

    这天傍晚,一行人从位于宜州郊区的斩妖办事处驱车出来。

    各种牲畜已经在另一头街口装车完毕,整装待发。

    老何欲言又止。

    “老何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呗,咱自家人不用藏着掖着。”

    老何轻咳一声,点了跟烟,略显惆怅,“沈哥,咱们平时的工作就是就是买买瓜,买买马,或者买买呃”

    剩下的话老何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

    同样第一次参加沈氏团队建设活动的姬白就没那么多忌讳,“老大,我怎么感觉咱们有点像瓜果牲畜贩子?区别是别人一群一群的收,咱们花样很多的一只一只的收?”

    沈崇哑口无言。

    尼玛,你们要不说,我都没意识到。

    给你们提这一嘴,好像还真是这样!

    我堂堂斩妖少校,全国总冠军,当代编外人员的楷模典范,居然成了个瓜果牲畜贩子!

    梁仔默默别过脸去,唉,人艰不拆呐。

    它又道:“你们别这样。像我多懂事,看破不说破。”

    还是狗子懂事。

    老何却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意思,我们现在这样是防患于未然,也挺好,贡献挺大的。只是出来之前我都把遗写好了,现状和心里想的稍微有点”

    沈崇叹口气,“落差感是吧?我都理解。不过没事就是好事,不会每次都这么顺利的。”

    其实他也蛮遗憾,没能发生一次有份量的战斗,给老何的感受不深刻。

    老何点头,“嗯。”

    刚聊完,远处卡车司机打电话给老何来催。

    众人赶紧又上车出发,沿途得跟车。

    几人与卡车接上头,卡车在前,越野在后,打算沿高速路驶蜀都。

    傍晚七点半,越野正要进收费站时沈崇却独自下了车。

    他不去了,得一个人折返宜州市区。

    发生了个意料之外的状况,老林竟带着欣欣,还有林一工业近三十个员工来了宜州,就住在市区最高端的大酒店里!

    七点十五分,林知接到他发来的“甜蜜”短信。

    七点二十五分老林把电话打了来,只聊得几句,两边就分外惊喜的发现对方也在宜州。

    七点三十三分,沈崇下车,决定徒步宜州市区,让老何、姬白与梁仔继续跟车。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