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没有好处的事,沈崇从来不做,起码他自己这样以为。

    生命如此宝贵,大把时光不能用在免费当好人做好事上。

    沈崇感兴趣的事很多,无论是验证贴片的涂料,还是仓鼠王这项目涉及到的参考资料,他都想了解。

    每个人都想知道为什么这世界里会有灵能者,会有妖怪,但没人能得到答案。

    沈崇同样不能免俗,何况他还是个凡事非得追问个为什么的技术佬。

    以前是没机会探究,权限不够,能力不够,实力不够,底蕴不够,什么都不够。

    所以他只能把好奇藏在心里,等着大佬们哪天琢磨出结果,自己躺着坐收知识。

    但多年宅的经验告诉他,求人不如求己,与其等别人给答案,不如自己去琢磨。

    现在机会来了,哪怕只能窥斑知豹,看看别人尚未成熟的猜想,没有个准确的答案也总比毫无头绪好。

    沈崇很自信,只要有资料,有研究依据,别人做不到,得不出结论,不代表他就不行。

    或者哪怕这次自己也没能成,但不要紧,先把能吸收的知识统统吃进肚子里,让肚子里的货更足,有货心中才不慌。

    沈崇觉得自己还年轻,保持学习,保持进步,一点点往上爬,总有一天能在个人实力与科研水平上双双站在这世界之巅,那自然有了应对一切变故的能力。

    当然,在提出此事时他不能暴露出对此感兴趣的念头,否则头他想抽身而走还没那么容易,幸好刚才面对鹿部长时完全没想这些。

    事不宜迟,沈崇当场确定加入并签署保密协议,那边他的个人临时权限调整很快跟上。

    考虑到他签署的是项目协议,给他开放的资料权限也有门道,全是该项目的关联资料,至于别的,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但沈崇不在乎,他也没空在乎。

    这项目立项已经有很多年,资料库不断被填充得越来越庞大,光是看完这些就够他头疼的。

    沈崇坐在电脑前,看着自己的资料检索库里新出现的那一堆后缀里带“新”这个标识的文件,瞳孔都在发散。

    他果断翻到最后一页,那就很棒棒喔,拢共233页,每页50篇,共计11650篇。

    不是很多嘛,按照每篇平均看十分钟,一共也就需要看67个小时而已。

    他再掐指一算,不吃不喝不睡也得看9天。

    玩儿蛋呢!

    能不能拿出成果不说,光看完资料就得这么多天,那还不如让他死。

    他决定挑挑拣拣的看,选标题最惊悚的点进去。

    不愧是大佬们用多年时间精挑细选归纳总结出来的重要资料,没让他失望,并非标题党,里面都是真材实料的研究报告。

    可能常人会看得分外无聊,但沈崇却瞧得津津有味,比看小说都不差。

    在此之前他都不曾想到竟然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研究灵能者与妖怪。

    从觉醒开始,详尽的跟踪记录实验体每天的变化,灵源与妖元的强度变化,更换功法又或是服用药物后的活跃度变化,以及其具体的战斗方式变化,等等资料巨细无遗。

    还有少部分标题最为惊悚的文章更丧病,来自利用活捉的邪道灵能者与恶妖而开展的实验,包括各种测试数据。

    沈崇觉得里面描述的实验方法与手段挺不人道,不太符合他个人的三观,略感不适。

    他强行冷静下来,疯狂的自我提醒。

    世上没有完全的白,也没有完全的黑。

    斩妖虽然是正派,但科学的道路上免不了牺牲。

    等看完这一正篇之后,沈崇又觉得实验方法太人道。

    原来,这实验对象情况特殊,文章末尾的档案里十分详尽的记录了这人曾经犯下的罪孽。

    在多看几篇之后沈崇完全懂了。

    惨遭小白鼠待遇的都是恶贯满盈的恶人,最无药可救那种。

    比起这些小白鼠对象,沈崇手刃的鳝妖都算乖宝宝。

    那么斩妖的行为说不上对与错,他们罪有应得,自有取死之道。

    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死囚犯也不会遭遇这种待遇,但灵妖世界与普通人的世界终究不一样。

    这是个江湖,虽然在斩妖的掌控大局之下还算讲道义,但弱肉强食的强者逻辑却免不了。

    既没本事反抗斩妖,还要为非作歹当然自寻死路,怪不得被人当成小白鼠。

    另外还有些类似的小白鼠研究,但研究对象都是志愿者,这部分人面对的实验方法就温和多了。

    以观察为主,很少有主动触发式实验,观察其灵源与妖元的成长状况,灵源妖元与身躯的互动关系,施展能力时的具体表现和强度变化等等。

    他们获得的报酬不菲,安全性比沈崇这类出去打生打死的还高点。

    文章末尾竟然还有招聘启事,诚招高级实验人员什么的。

    要不是自己身上太多秘密,最近又不差功勋值,沈崇都想主动投案自首去当小白鼠。

    在认真学习中时间过得特别的快,晃眼便是三个多小时过去,沈崇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他意犹未尽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个懒腰,心满意足的直奔取食窗。

    他找到点感觉,论文资料大部分是斩妖成立之后所著,少部分是成立之前的宝贵传承,详尽的归纳分析了数千名灵能者与妖怪的成长过程,能力变化。

    分析对象从古至今,时间横跨万年。

    古时候的研究没有现在这么全面系统,记载方式较为简略与随意,近现代的研究成果结合了科技进步的系统思想,倒是专业许多。

    总之,这些都是很宝贵的数据,保密级别极高。

    正常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有资格接触到,但这次却提前看到了。

    抛开涂料的事情不谈,就冲着这些实验报告,沈崇觉得能值票价。

    可惜时间周期实在长得有点辣眼睛,别的方面没毛病。

    三个多小时他加起来都没看到二十篇,这儿可是一万一千多篇呢。

    更悲伤的是他发现没有任何一篇文章是标题党,每篇都是满满的干货,错过就是损失。

    幸好他并非凡人,归纳总结统计文字资料是他专长,他心中已有盘算。

    不错,脚本走你!

    与他第一次用脚本检索资料略有不同,没有筛选并排除错误答案的过程,每篇都得解析。

    并且,由于作者不同,文章结构与表述方法都不太一样,很不成系统。

    有些人有做表格的好习惯,还有些人又是很随意的文字排列。

    那么脚本的复杂程度前所未有,甚至近乎摸到人工智能的边缘。

    难度不可谓不大,但对沈崇而言,难度再大都比肉眼扫描一万多份文章小。

    他要做的无非就是不断完善脚本逻辑,往里面塞进去新的算法和分析方法,并最终延伸出自发学习能力,再消耗庞大的算力来代替人工阅读就行了。

    举个例子,假定这一万多份文章分别来自上百名作者,沈崇先把古人的剔选出来,这部分肉眼啃。

    另一部分,他就分别针对每个作者的写作方法制作出一个逻辑,面对每一篇文章,都同时用上百种不同的逻辑去套用解析,总能找到正确的分析模式。

    他最终要的,却又是一个完善的数据表格,自己再来着手分析数据。

    先提炼文章,形成数据库,再解析数据库,并得出自己的结论,这就是他前世面对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时最常用的应对方案。

    在沈崇刨饭时仓鼠王凑了过来,“沈哥,感觉咋样?”

    沈崇还没来得及答,鼠爷又补了句,“郁闷坏了吧?这可不,我前前后后加起来用了快五年才把文章看完,简直折磨鼠。放心,不急,有你陪着,我被关着也不郁闷了,咱们一起好好搞,大干他个几月,总能摸到点苗头!”

    沈崇很想一口饭糊它脸上,你特么被关着不郁闷,但我郁闷好吗?

    谁要和你大干几个月了,沈崇比出一个指头,“最多三天,我必须出去。”

    鼠爷的胡子直抖,“不可能,别闹!你要越狱?你别害我呀!”

    沈崇踩它脚,“越个蛋的狱,我要写脚本。”

    仓鼠王继续猛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我不是没试过,根本写不了,太复杂太复杂。”

    沈崇拍拍它肩膀,再指指自己的脸,“鼠爷,你得明白你在和谁说话。”8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