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忙完正事,沈崇倒没急着离开,再去探望了一下老何这大龄新生。

    考六十分就能及格,现在老何做模拟题已经能考快四十分,距离解脱不远了。

    沈崇本打算就此离开,但与鸡哥闲聊了几句后决定去探监,看望一下当代自坑典范,一代坑神仓鼠王。

    然而鼠爷电话已经关机,打不通,只能面基。

    由于仓鼠王身处科信处实验室内部,沈崇不能擅闯,得与上头打过招呼拿到批条才能入内。

    沈崇立马打起退堂鼓,正准备开溜走人,科信处萧楠却一路小跑追上来,“沈哥您来啦!鼠爷找您呢,跟我来跟我来,已经给你拿到临时权限了。”

    沈崇往后一跳,“找我干嘛?”

    “想你了啊!沈哥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沈崇扭头欲走,“不救不救,自作自受。刚标哥不说鼠爷最近过挺开心的吗?少来,别想坑我!”

    萧楠从后面一把拽住了他,“沈哥,在今天上午之前鼠爷过得是挺不错,但现在情况有变。”

    “到底咋了?实验室爆炸了?翻车了?”

    “你来就知道了。”

    好奇心不但会害死猫,人也好不到哪去。

    良久之后,沈崇和鼠爷隔着玻璃墙电话聊天许久,怒气冲冲的一拍桌面,“过分呐,这不为难鼠吗!”

    对面的鼠爷愁眉苦脸,“可不是吗,这么大的项目,这么难,总部的那位大人都没能弄出个头绪,让我上怎么可能哟。沈哥,你快来,我一只鼠承受不来。”

    沈崇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歌词撞上了!我暴露了!

    过好久他才确定是巧合,又坐下来和鼠爷一起想办法,嗯,并没有办法,先走为妙。

    “鼠爷你在这边等等,我去上个厕所。”

    “沈哥你别走啊!别抛弃我!”

    “放心,我只是去撒泡尿。”

    十分钟后,鼠爷无语凝望天花板,肾功能再强的人也不可能一尿十分钟,这货果然尿遁了。

    沈哥能怎么办?

    不跑,还留在玻璃墙面前和鼠爷大眼瞪小眼吗?

    不开玩笑,那项目真不是普通选手可以参与和窥探的,简直失了智。

    在鼠爷批量完成小项目之后,上头直接给一次性整了个超大型的家伙。

    他们让鼠爷用数据化的方式归纳概括灵源与妖元特性及变化,试图将现代科学与灵妖研究完全结合起来,用科学的方式探明为何生灵会觉醒灵源与妖元,找到这种超自然力量存在与诞生的核心依据,从本质上破解其奥秘,

    光看立项说明就能把人吓得头皮生冰,何况亲自加入进去。

    自然界未解之谜还那么多,癌症和艾滋病都没攻克,科学家连这些都搞不定,现在还要用科学解释灵源和妖元?

    沈崇觉得简直扯淡,一点头绪都没有,自己再加入进去也只是多牺牲一个被关禁闭的对象而已。

    啥也甭说了,既然这项目还存在,那说明天级大佬心中也没谱,自己这小杂鱼还是别一头扎进去。

    至于苦命的鼠爷?

    走好,安息,每年的灭鼠日我都会给你烧炷香。

    但他终究没走掉,沈崇站在电梯口,电梯已经打开,往前迈出去一步就又地上,但他脑子里却翻来覆去是鼠爷那张贼眉鼠眼可怜巴巴的脸。

    唉,于心不忍呐。

    他猛又转身头,找上哈莉,请她帮忙申报一下,求见鹿部长。

    这事太坑鼠了,不想点办法鼠爷真能被关一辈子,变成被血汗工厂压榨的血汗鼠。

    之前他便已经见过鹿部长,但主动求见却还是第一次。

    没过得几分钟,哈莉亲自将他带进内部办公区,长长的廊道里灯光辉煌,一直走到底,副部长办公室的门牌出现在眼帘。

    “沈哥你进去吧,我就不陪你啦。”

    哈莉先敲了敲门,然后一溜烟跑没影儿。

    “进来。”

    里面传来声清冷的女音,是鹿部长本人没错了。

    沈崇深吸口气推门而入。

    还记得之前曾有一次与鹿部长见面,不知是受她的力量压迫,又或是被气势所夺,当时沈崇问一答三,老实得不行。

    他只敢稍稍一瞟鹿部长本尊,随后便不敢多看,只在心中仔细味。

    她美肯定是极美的,作为天级大妖,化形之时自个儿精雕细琢,容貌上自有股艳盖群芳的气势。

    但却不能多看,更不能多想,沈崇总觉得自己在这人面前没太多秘密。

    不过转眼又过去许久,沈崇也从一个普通的编外成员成为了挑战赛全国冠军,更手握诸多功勋,已非吴下阿蒙。

    当一个人有了价值,那便有了身份与地位,再不是能被人随手捏扁搓圆的小角色,那就没必要那么心虚了。

    哪怕沈崇自己并未因此而变得恃才傲物,但对上位者的畏惧之心难免在无形中消减不少,何况之前他在京平总部时更一次性见到不少传说中的创始人级人物。

    现在且不说在心中平等相待,但他至少不再如之前那么畏惧紧张。

    虽然与鹿部长打交道的次数不多,但沈崇隐约从仓鼠王口中知道,很多次关于自己的重大决定都是鹿部长作为主导,穿针引线,既扛责任又给好处。

    这位西南分部的天级副部长于己有知遇之恩,简单说,这位大佬是自己人。

    “鹿部长好。”

    沈崇进门之后这位大佬正背朝门口,仰躺在皮椅上,抬头看着幕墙上的投影,投影里正播放着的是一部动画片!

    森林大冒险!

    沈崇之前给欣欣找动画片时简单浏览过这部动画的概要,故事主角正是一位勇敢、机智又善良的长颈鹿小妹。

    哎哟我去,没想到天级大佬还好这口,画风稍微有点偏。

    啪,动画被暂停了,都没见她怎么动作,椅子慢慢转了半圈,有点念动力的感觉。

    沈崇才发现这位大佬竟一直翘着腿,她轻轻将长腿脚掌放到办公桌上,脚心刚好遮住她的表情,“有事?”

    “对对,打搅鹿部长了。”

    “说。”

    沈崇在脑子里整理组织一番语言,然后开口道:“其实是这样的”

    “我只同意一半,另一半不可能答应,除非你正式加入。”

    沈崇:“哈?”

    我都还没讲,你就知道了?

    这是闹哪样?

    “没听明白吗?如果你能在仓鼠王的项目里起到建设性作用,那么我批准你深入研究特性验证涂料,但不允许你购买,更不允许你将原材料带离基地。你并非正式成员,不要得寸进尺。”

    “哦哦,好的好的!”

    沈崇这懂了,这位主真能读心!

    “那我现在”

    “滚吧,去科信处报道,别打搅我思考。”

    沈崇赶紧开溜,得,原来鹿部长读心的目的是为了节约时间,不想自己影响她看电视。

    幸好自己自控力强,能管得住思维,后面对她更得要小心,省得暴露出更多秘密。

    他之前的打算,本就是想用自己对验证背板核心部件,也就是那个特种涂料的兴趣作为幌子,顺理成章的临时把自个加塞进仓鼠王的大项目,又避免因此而被套牢,还能漫天要价捞点好处,说不定就成了呢。

    那涂料可将辐射波动转化为电讯号,是迄今为止灵妖能力与现代科技结合的唯一成果。

    虽然他之前已经知道其分子式,但以他目前掌握的设施设备和技术条件根本不可能生产出来。

    但他又需要对其物理化学特性做进一步测试,才能最终确定猜想是否正确。

    最好的结果是能要一点,又或是买一点去慢慢琢磨,次一级的结果嘛就是现在这样,鹿部长批准他自主测试其性能。

    出门时沈崇又在暗自庆幸,还好刚没想自建实验室的事,不然就得被识破了。

    他可不想暴露这意图,万一部里知道他准备搞个大新闻,索性强留他,又或是强行要入股,那岂不膈应人?

    沈崇连部里的理由都想好了,无非是说他现在转正,就能立马借用部里的资源,可以节约好几个月。

    毕竟他再牛叉也不能变戏法一样自己变出个实验室,很多仪器与设备都要针对性的特殊改造,甚至一些核心功能可能会用到国家级与世界级的高精尖设备。

    这些高精尖设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比如粒子对撞机,掏钱都得排队,还得看科研单位有没有使用资质。

    与其放任他自己在外面搞,不如你乖乖来干活,咱们可以走行政调用的路子什么的。

    道理沈崇都懂,但他就是不想被入股。

    他并不知道自己前脚刚走,那边鹿部长脸上哪还有清冷的模样,反而是一脸惊喜的得色。

    她摸出手机打开里面的群聊,说道:“刚才沈崇来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他想帮仓鼠王,我答应了。”

    “这么好?咱们只是和仓鼠王开个玩笑,还能吊上沈崇这条鱼?”

    里面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鹿部长轻轻点头,“对,不过也不用报以太大的期望,让他试试看吧,或许能带来点惊喜呢?”

    如果让沈崇知道事情的真相,一定得吐血三升。

    按照西南分部几位大领导的心思,他们本来只是和仓鼠王开个玩笑,这事的难度显然超标了。

    鼠爷在把小项目够搞定之后已经能重获自由,领导们是故意刁难一下它,气一气它,让它涨点记性,下次别不把保密条例当事,顺便帮它戒游戏。

    没人指望仓鼠王能在这项目上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这是连京平科信部的那位最强科研大佬都莫可奈何的超级难题。

    目前为止,无论是斩妖还是世界上的其他大型组织,对灵源与妖元的修炼都是跟着感觉走,然后传承沿用古人功法。

    即便是能够自创或改良功法的绝世强者,也只能沿用古人模式,练体又或是炼心,并结合沟通。

    用科学解释?

    做梦呢!

    虽然已经经过上万年传承与发展,但关于灵妖本质的研究依然处在瞎子过河,摸着石头走一步看一步的阶段。

    群策群力,让更多高智商人才参与进来,说不定就会有某人灵感爆发,找准那条正确的路呢?

    如果沈崇不参与,再关得两天,鼠爷就该能大摇大摆的出来继续拉人五排冲分。

    但现在嘛,大家又有了新玩法,他们决定给沈崇开放更多资料,让他多琢磨琢磨,这反倒意味着仓鼠王得被关更多天。

    沈哥去而复返,不知就里的仓鼠王感动得涕泪横流。

    一下又一下的在沈崇背上拍,“哥,你是我亲哥。”

    它又被坑了,还流下两行感动的泪水。

    沈崇也很感概,“鼠爷你放心,我怎么会抛下你一只鼠受苦呢,有难同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