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无数人明里暗里的瞩目之下,终于调整到面无表情的林知可算把沈崇带了自己办公室。

    但没人能识破她冷面煞星般的神态之下,藏着的却是颗躁动不安的心。

    公司各个部门聊天群里已经陆续传出消息,与林总并肩而行的是与她已然确立关系的大老板。

    不错,若说过去的林一工业只有一个老板,那么老板的男人总不能说是老板男吧,没这说法,只能暂时称之为大老板了。

    沈崇没在意旁人的目光,只是在心里疯狂忆与仔细琢磨那首传说中的情歌。

    他吹牛的,压根没练过,上辈子更没唱过这种老歌。

    幸好他小时候被这歌疯狂洗脑,没少被江湖人称一栋三单元歌神的老爸魔音灌耳,记忆十分深刻。

    努力想之下,他好歹把歌词和调子都慢慢想了起来,忆成功一遍之后,再加深记忆就容易很多了。

    当然有个新问题,他不确定自己记忆里的调子是不是有走调,毕竟他关于这首歌绝大部分的记忆都来自三单元歌神,根深蒂固至极。

    原唱在老爸面前都得被带歪。

    幸好这世界里没原曲,唱歪了也不会被人戳穿。

    这人身上带着光环之后味道就是不一样,哪怕他一路都挺心不在焉的,但林一工业员工们看他就是觉着此人气度不凡,相貌俊朗,身形矫健。

    若是旁的公司,自家女神老总给人撩走了肯定少不得腹诽与愤懑不甘,但这事在林一工业却没有。

    因为林知在公司里实在威望深重,无人敢捋她虎须。

    哪怕有暗地里的爱慕者心头嫉妒,也没胆量表露出不忿。

    谁都知道她最忌讳在公司里搞什么爱恨情仇,若有违背,她踹起人来可不眨眼。

    她不是一般的小肚鸡肠,没少因为商业违法把人送进去。

    在她手下做事,待遇有多高,风险就有多大。

    但再强悍的人终究也要嫁人,只是很不幸那个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永远也不可能是自己。

    轻轻把门关上,再反锁了,林知坐到沙发上,从果盘里拿出颗晶莹剔透的葡萄,看似淡定的剥皮,等那边秘办的人把花架摆进休息间里才仰起头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唱了。”

    沈崇轻咳一声。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无非唱首歌而已,天塌不下来,死不了人。

    嗯,她这办公室的隔音效果肯定挺好,外面也看不到里面。

    干了!

    沈崇深吸口气,脑子里最后确认了遍调子,开始发功!

    “夜风已冷”

    “想前程如梦咳咳咳咳!”

    走调了,走得他自己都不认识。

    他很羞愧,很脸红,脑子里想着的是那调,但用声带唱出来的感觉却完全不对劲。

    可能是声带它有自己的想法吧。

    遥想当年,自己大言不惭的嘲笑三单元歌神老爹时的张狂,沈崇既感伤又羞愧。

    哪怕这世界里没这首歌,林知一听这调就觉得不对。

    歌词听起来还不错,但韵律也太差劲了吧。

    她可是懂点行的,当年没少被逼着学音律。

    “算了算了,你一看就五音不全,别太勉强。”

    沈崇上来脾气,“再给我次机会!我是紧张才发挥不好,等一下,我找点feel。”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压根没练呢,用紧张当借口就对了。

    “你紧张个鬼,你全身每个毛孔都写满了放松!”

    林知调笑着,心里却很高兴,还略吃惊。

    本担心他第一次来自己公司会有压力,没想到这人心态却很平和,并未因见识到自己在公司里的权势而低落自卑,反倒泰然自若游刃有余。

    余量太大,唱走调了还恬不知耻的。

    沈崇不信邪,再度深吸气,闭上眼睛,表面酝酿情绪,实则强行忆,再拿出无敌记忆的拓展能力,潜意识精微控制操作起来,连声带都能控制!

    他再开口感觉就不一样了。

    这是他第一次将精微控制用到唱歌上,效果竟出其的好。

    当他开口那瞬间,便隐约产生错觉,自己仿佛已不再是自己。

    他的思维划破时空,自己的影子与三单元歌神慢慢重叠在一起。

    耳朵里响起的是似熟悉,又似陌生的腔调。

    一样的轻度走调,一样的蜀川普通话,一样的老烟腔。

    那么熟悉,却遥不可及。

    他甚至忘了为何要唱歌,忘了为何会站在这里唱着这首父亲的保留曲目。

    “往事如风,痴心只是难懂

    借酒相送,送不走身影蒙蒙

    烛光投影,映不出你颜容

    仍只见你独自照片中

    夜风已冷,想前程如梦

    心似云动,怎堪相识不相逢

    难舍心痛,难舍情已如风

    难舍你在我心中的芳踪”

    林知只听了两句,眼神便骤然大亮。

    这的确是首她从未听过的情歌。

    比起这世界里广泛流传的金曲,这未必算得上顶级好歌,但也很不错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歌词了得,文采飞扬情真意切,寥寥数语便勾勒出个枯守遥望的痴情男子形象来。

    沈崇的声线不算惊艳,但却很有磁性,很中正。

    他的调子略显奇怪与别扭,但还是很好听。

    林知略感惊喜,甚至下意识捏紧了茶杯。

    其实并非沈崇唱得多好,实在是她心理预期太低所致。

    但她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

    “我早已为你种下,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林知还在乐呵的笑,难怪他说买这么多玫瑰有用意呢。

    看不出来嘛,这么有心。

    铁树也有开花时,你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林知感慨万千,甚至要喝水压惊。

    沈歌王继续发挥。

    “从分手的那一天,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噗

    林总嘴里的茶水直接喷了出去。

    分手你一脸啊,我们就没在一起过好吗!

    信了你的邪!

    沈歌王引吭高歌。

    “花到凋谢人已憔悴,千盟万誓已随花逝湮灭。”

    林知当场崩溃,差点真以为你变情圣了呢。

    这都选的是什么歌。

    你确定这应景?

    没觉得歌词有问题?

    她赶紧从沙发上蹦起来,冲上前去,很想捂住沈崇的嘴。

    不按住他不行了,这神人越唱越来状态,感情投入绝佳,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他唱歌时眼睛眯缝着仰头望天,陶醉得别人摸他钱包都没感觉,林知觉得只能上手。

    沈崇哪知道自己到底唱成个什么样,正全神贯注的精微操作控制声带,力求完美模仿出三单元歌神当麦霸时的状态。

    他这情歌唱着唱着,脑子里不由自主想起很多事,很多画面。

    前世过年时,自己带着老爸老妈还有大舅二舅大姑二姨几家人跑ktv里。

    灯光下。

    欢声笑语中。

    点歌器里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下面,则是梅艳芳的似水流年、邓丽君的无语问苍天、叶倩文的潇洒走一

    小舅舅正想从三单元歌神手里抢走麦克风。

    歌神老爸一边拼死挣扎,一边攥紧了话筒笑嘻嘻的唱着哭腔。

    他自己则正和几个弟弟妹妹一起躲在角落打农药。

    几个舅娘姨娘在角落交流着各自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的偏方和食补鸡汤文。

    先前与她们一起讨论的老妈,却笑眯眯的把手机拿在掌心,抬头看着正撕心裂肺唱歌的老爸。

    沈崇永远都记得,老妈最喜欢听歌神老爸唱这歌。

    据说老妈年轻时追求者很多,老爸用他那破锣嗓子站在师专女生宿舍楼下高歌这曲才顺利杀出重围。

    沈崇并非轻易伤感的人,但他刻意的想重现这首歌,代入太深,忆太强,来得太凶猛。

    记忆如潮水,在海边沸腾翻涌,沿着沙滩蔓延,点点浸透心底。

    老歌最伤情,父亲唱老歌,最伤心。

    思念如把匕首,冷不丁从暗地里刺来,狠狠戳进他的心脏,给了他一记迎头痛击。

    林知本想捂他嘴,却从他眯缝的眼帘里看到一丝晶莹。

    她的手顿住了,人僵在那里不知所措,心里甚至产生恐惧感。

    这首明明不应景,不和适宜的情歌,他却唱得如此投入。

    他的感情到底是为谁而发,泪光为谁而闪?

    不是我?

    这歌词里写的也不可能是我。

    但歌里一定有他的故事。

    那么,是他的初恋情人?

    良久过去,等他终于唱完,林知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你这首歌究竟为谁唱的?”

    沈崇深呼吸几口,眨眨眼,“你。”

    “歌词里写的不是我,可你眼睛里在泛泪光。”

    “那不可能。”

    沈崇并不认账。

    “你骗不了我,你才说过要追我。”

    沈崇想了想,叹口气,好难努力到现在,不能功亏一篑吧。

    他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似是自言自语,“好吧,我刚才情绪是不太稳,但你或许想错了,我那并不是在想哪个女人。小时候,我爸他特别喜欢唱这首歌,我妈就是被他用这首歌给忽悠到手了。我现在终于有勇气想自己也去组成一个真正的完整的家庭。嗯,用我爸的歌。但他们看不到了,稍微有点难受。”

    林知微微张嘴,沉默。

    她并不了解沈崇的父母,只知道二老是做小生意的生意人,但没想到年轻时还有这样浪漫的经历。

    她有点羡慕,又有些感叹。

    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许轰轰烈烈,或许平平淡淡。

    自己再有钱,也有羡慕别人的时候。

    沈崇又转过身看着她,慢慢伸出双手抓住她肩膀,“看着我的眼睛。”

    她抬头看着,呼吸渐紧。

    “我说过,为了和你们相遇,我失去得太多。以后我不要再听到类似的质疑,可以吗?”

    “可以。”

    “那我先走了,还有点事。”

    沈崇转身就走,打开反锁推门而出。

    林知凝望他背影,暗唾,还以为你有胆子再做点什么呢。

    原来,这首歌是他那么宝贵的忆吗?

    他父母的定情信物?

    林知转脸看着旁边休息间房门处调皮的窜出来的一朵红玫瑰,心想,或许这才是今天收到的最好礼物吧。

    蒋玉的影子在门口闪出,然后瞪眼,“林总,你脸红得像被烤熟了。”

    林知惊呼一声,赶紧转过身去,但心跳却依然很快。

    沈崇走出林一工业的步伐很快,若非办公大楼里人来人往,他简直想发足飞奔。

    并非他因害羞而想迅速逃离,而是他此时真的很急。

    他的心跳快得惊人,也并非刚刚给老林来了次深度表白而激动。

    他在着紧另一件事。

    欣欣和欣欣妈都是自己的福星!

    上次给欣欣扎头发,他开发出了身体的精微控制。

    这次给欣欣妈唱歌,他发现自己又在精微控制的基础上开发出了衍生技能。

    如果等会测试成功,这就意味着自己又掌握了新的底牌!

    既然我能原音重现三单元歌神版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那为什么不能原音重现同样也是吟唱的九幽入阵曲!

    自己用声带吟唱出来之后的入阵曲增幅效果,会不会比在心中构想更强?

    他太想知道这问题的答案,所以才如此着急。

    我真是个蠢材!

    怎么早没想到把精微控制与入阵曲结合起来。

    不对,我简直是天才。

    泡个妞都能激发灵感开发新技能!

    看,同一件事换个角度,得出的结论截然不同。

    事情往往具有两面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