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知坐不住了,起身快步哒哒往前走,从后面拉住沈崇肩膀,“别理他胡言乱语,我们走!”

    “林总,你不敢让他给个答案?你不想知道吗?”

    莫问山从另一头拽住沈崇的手臂,不让走。

    好不容易营造出这局面,他怎肯轻易被林知破坏。

    林知怒目圆瞪,这次她终于对莫问山做出点表情了,“莫问山,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不要逼我!”

    “林总,你应该明白我问沈先生的问题并不过分。”

    沈崇微微仰头,看着天花板,内心却一片混乱。

    问题不在莫问山身上,他要真想走,十个莫问山也拉不住他,是他自己不肯走。

    理智告诉他,现在该是说谎的时候。

    但这谎言肯定会被林知识破。

    这既会在她心里留下疙瘩,自己心中同样会留下阴影。

    他在反思,在思索自己从穿越重生到这里来的那一天起,直到今天的点点滴滴。

    莫问山说的没错,我确实一直在抗拒老林。

    原因并不高深,同样被莫问山猜中了。

    我喜欢孩子,但却又讨厌麻烦,所以其实我从未让林知走进过我的内心世界。

    可能我是太自私了吧。

    我一直做错了。

    我该主动追求老林。

    我这样处理看似皆大欢喜,其实的确是对老林不公平?

    我是男人,应该更主动点?

    如果我主动放开自己的内心,以她的颜值,我能喜欢上她的吧?

    性格嘛,或许可以改?

    但又有人不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吗?

    不对,真正的感情里最重要的又不是颜值,而是性格契合啊。

    我快三十岁了,但在感情上却还不够成熟,我连这些问题都没能看穿。

    沈崇想起以前自诩聪明之时对他人的嘲笑。

    他理解不了为什么有些人三四十岁了还把人生活得一团狗血,他觉得这些人幼稚得可笑。

    现在他懂了,我笑他人看不穿,头看自个儿也没能活明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身陷局中时谁也活不清醒。

    成熟与否和年龄及经历根本没关系,只在于局中人自己是否想成熟,是否醒悟。

    或许,我该长大了。

    试着努力一下?

    沈崇缓缓站起身,避开了林知的目光,只说自己没事,然后拉住凑上来的欣欣,再一次坚定自己的想法。

    毕竟我都已经是一个父亲了,我必须做出改变。

    但改变二字张口就来,却知易行难,

    比如今天现在这局面他就对付不了,只要他不愿意撒谎,那这就是个死结。

    莫问山还想逼问:“沈先生?”

    沈崇扭头看他,“莫总,是不是我们这家人对你态度太好,让你有点不知所谓?我们一家子的感情问题与你何干?”

    见他这样,莫问山先是一愣,然后暗暗笑了。

    天真,你以为你这样能混过去?

    你骗得过谁?

    你连自己都骗不过!

    一切都如莫问山所料,林知心头有些失落,也有些庆幸。

    她又觉得自己挺可笑,竟被这点小事弄得心态失衡。

    本就不该有所期待,如果沈崇不想撒谎,蒙混过关才是他的风格。

    “今天先就这样吧,我们走。”

    林知决定收兵,她不想让莫问山这死皮赖脸又老奸巨猾的家伙再和沈崇呆一起。

    在很多方面沈崇都很强大,但要论玩弄心机,今天的沈崇比之莫问山似乎还差了一筹。

    林知不怪他,包括她自己在内,他们这些出身豪门望族的中青年一代,从小就在父辈的耳濡目染之下成长,没有一个易于之辈。

    如果有,那现在应该还在四九城里花天酒地,没资格二十六七岁就深入参与到家族产业中来。

    如她自己和莫问山这样能年纪轻轻便手掌大权的,没有废物。

    论心机,普通家庭的孩子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其实这倒是林知小瞧了沈崇,现在他只是状态不佳而已。

    说来有些可笑,人在饱食之后血液会大量涌向肠胃,导致大脑供血不足。

    今晚沈崇吃这么饱,他又为加快消化而刻意的运用潜意识控制增强消化系统运转,简而言之就是他吃饱喝足智商下降了。

    再加上他状态有些随意和轻敌,没拿出谈判状态,让莫问山打了个措手不及,被直击痛处,现在仓促间落到下风而已。

    “这就要去了吗?不再聊聊?现在时间还早,我知道附近有个运动公园,那边不少人踢球,不一起去看看?”

    莫问山不拉沈崇了,只意味深长的说。

    沈崇勉强笑笑,表面看似乎真只能暂且告退,但他又有些不甘。

    他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旦发现自己落到下风就会疯狂的动脑筋,现在潜意识催生出的直觉告诉他,今晚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是个大亏,不能认!

    “莫问山,你够了。”

    林知一把拽过沈崇,怒视道。

    莫问山苦笑耸肩,“林总你何必生气呢,我并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过分不过分你说了不算,我觉得过分就行了。沈崇我们走。”

    她又拽沈崇。

    沈崇轻轻挣脱林知的手,摇头道:“欣欣妈不然你们先去吧,我再和莫总聊聊。”

    “聊什么聊,有什么好聊的!”

    沈崇益发坚定,“莫总刚那些话给了我不少启发,不把一些事弄明白我寝食难安,这对你对我都很重要。”

    林知突然感到害怕。

    听沈崇的意思,他是打算单独留下来与莫问山“决一死战”?

    她真怕沈崇输光底裤,完全被套进去,头给她来句“咱们到此为止”。

    那欣欣怎么办?

    但现在他要自己走,该用什么借口留?

    “爸爸妈妈我不去,家里才不好玩呢,我要和爸爸一起!”

    就在这时候,欣欣仿佛察觉到不对劲,强行拉住沈崇的手。

    林知笑了,理由这不就来了吗。

    “行吧,你们聊就聊,我和蒋姐带欣欣在旁边玩,俩大男人有什么好聊的。”

    为了缓和气氛,林知难得的给沈崇开起玩笑。

    她是不想沈崇把这事搞得太严肃,故意刺挠他好让他放松点,哪怕到之前那种纯混的状态都好。

    莫问山羡慕嫉妒恨啊,如果不是沈崇,自己这辈子绝无可能被林女神开这种玩笑。

    世道不公,人心不古。

    林知似乎还意犹未尽,索性挽住沈崇的手,“你们俩男人聊差不多就得了,家去我们俩好好聊。”

    莫问山痛苦的别过脸去,微微昂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他觉得自己或许永远也成为不了胜利者。

    他为自己感到悲伤,更为林知而悲伤。

    你到底陷得有多深?

    但他又觉得自己很伟大。

    我可以不求得到,我只想把林知从沈崇的魔爪中解脱出来!

    他深深的体会到爱情的力量,可以让冷若冰霜的林知变成个娇滴滴的小女人,也能让自私如自己变得甘愿牺牲。

    如果沈崇这会儿能猜透莫问山的想法,简直会把自己当成大反派,然后气得吐血。

    我有个屁的魔爪,你看我五根指头生得多标志,哪里是魔爪了。

    你以为是我把老林强行捆住,那你咋不想一下,为什么就不能是我美滋滋好端端的穿越重生过来,落地就成了个奶爸,都没人问过我同意不同意。

    我也是被捆住的选手好吗!

    论自私,咱谁也别说谁,大哥二哥脸上麻子一样多。

    要不是欣欣,我会央着老林吗?

    不可能!

    这世上有钱又漂亮的女人多了去。

    好吧漂亮到老林这程度的女人不多,但我自己又不是不能挣钱,我还愁找不到暖心身娇体柔易推倒的软萌妹子?

    可现在沈崇入了套,没空想那么多,他只想度过自己心中的难关。

    不错,真正的难关不在莫问山,而在他自己心里。

    莫问山只是适逢其会的帮他揭穿了这个逃避许久,却迟早要面对的问题。

    这不是简单一句鼓起勇气就能解决的问题,需要他静下心来,不断拷问内心并得出答案,拿出正面余生的勇气来面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