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莫问山知道沈崇点这么多菜是故意要恶心自己,他恨透这“两口子”。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说林知现在是单身,所以我兴冲冲的来了,结果你们是在一起的?

    逗我玩呢!

    他好气,但偏偏都没有生气的理由。

    换成是他,别人当着自己面泡自家女人,那也没有好脸色。

    但莫问山觉得自己肯定会拂袖而去,那样最有气势,也最干脆利落。

    但现在他涨姿势了,还有更恶心的套路。

    比如姓沈的这手,当面笑眯眯,然后背地里一边疯狂点菜,一边骂我是煞笔。

    他肯定在骂我。

    莫问山咬牙切齿,脸上却还要保持笑容,想发飙都不行。

    这人绝对故意的,极其浪费的点这么多菜就是为了嘲笑我。

    何等卑鄙,何等阴险,何等的得意忘形!

    她为什么会看上这种小人!

    这太不可思议,太匪夷所思,太幻灭了!

    他也怪自己傻,长辈们提出来之后,都没有仔细调查,脑子里想起从小到大曾无数次凝望过的那个身影,稍微确认了一下林知户籍资料的确显示着未婚,立马就带着合作项目杀来蜀都。

    莫问山知道林知现在生了孩子,但他不在乎,他也不认为这世上会有哪个男人在乎。

    那是他们的女神,无数同龄男生从小一直仰望到长大,始终觉得可望而不可即的女神。

    但凡是有丝毫接近的机会,他都抗拒不了这梦魇般的诱惑。

    在莫问山的成长历程中,自他懂事起,没人知道他到底被长辈们告诫过多少次千万不要去招惹林知。

    不仅莫问山如此,那些与他一起长大的同龄人们大多如此,所以他们从来都只敢将仰慕藏在心底。

    可越得不到就越想靠近,但他越想靠近,长辈们的警告措辞就越严厉。

    这是莫问山与很多同龄人绕不开的死循环。

    但这不能怪他们愚蠢和无谓的执着,伟人也有年少时,谁不曾在青春的荆棘划得满身伤痕。

    完美无缺卓尔不群的林知,横跨整个高中、初中甚至是小学生涯,都那么特别。

    莫问山这群人与她同龄同校可谓是不幸,但某种意义上又是幸运,因为纵贯学生时代的林知从未对任何同龄男生表现得与众不同。

    她对人公平,大家都没机会。

    她总是那么冷漠且高傲,前一瞬她与女生们聊天时还笑逐颜开,但只要有任何一个男生靠近,无论有何种借口与理由,都能感受到寒冬腊月般的凉意。

    她并不会对搭讪而生气,只是无视。

    所以,反正大家都得不到,人生总要继续,索性就这样吧。

    或许女神永远都不会嫁人呢?

    起码在林知当初出国之前,莫问山这群同学兼发小里的男生们都是这样想的。

    但突然有天她带着个孩子从国外来了。

    得知这消息时莫问山仿佛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那天夜里他和好几个同学约到一起,大家都喝得烂醉如泥。

    一个月后,这群人里大半都同意了家里给安排的婚约与相亲,莫问山没有答应。

    他倒不是还在期待着什么,只是不甘心。

    在等待上菜的当儿,莫问山一边努力的穿花引蝶找话题,一边观察着沈崇。

    沈崇与他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林知则又闭上了嘴,只先略好奇的要过沈崇穿来的所谓守门员装备,看了几眼又觉得很无聊的还去。

    莫问山又发现一件很诡异的事。

    这让他蛋疼至极。

    人的眼神会暴露出很多东西,一个人的心里是否有另一个人,只要用心去观察他眼睛,很容易能判断出来。

    沈崇看欣欣的眼神很柔和,这是再标准不过的父亲看女儿的眼神。

    但沈崇看林知时眼神却很平淡,倒没陌生人那么生分,但绝非恋人间的那种感觉。

    林知喜欢他,他不喜欢林知?

    你瞎吗?

    你是gay吗?

    你这还算是男人吗?

    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仿佛为了证明他的猜测正确,林知又向沈崇摊开手,“把你那口袋东西再给我看看。”

    沈崇没答应,而是将口袋再往背后塞紧点,用屁股压住,“不给,你刚不看过了吗,还看什么。”

    林知撇嘴,“给我。”

    沈崇坚决摇头,“不!”

    “好吧算了。”

    林知竟放弃了!

    他居然拒绝了林知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

    莫问山简直不能理解,不就是守门员手套吗,女人想看几遍都没问题,你就给她看一下,难不成她还能给你弄坏了?

    你为什么还要拒绝她,你怎么敢,怎么忍心!

    又过两分钟,林知又和沈崇搭话,“你点这么多菜做什么,你以前不告诉我要节约吗?”

    “吃呗,点菜还能干嘛?”

    “你!你能吃光吗!”

    “能啊。”

    “撑不死你!”

    “放心,再多一倍我都能吃完。”

    欣欣又抢话,“妈妈不准说死,爸爸永远都不会死的!”

    林知抚额,“好好,我不说,不说好吧,真是的。”

    她又不甘心的想用脚踢沈崇,又被夹住了!

    被这一家人秀恩爱秀得头皮发麻,莫问山死命拧着自己的大腿,觉得自己完全是个多余的人。

    现在他更不甘心了,且不论沈崇这人谈吐容貌气质如何,只冲着他这手厚颜无耻的借着自己请客的由头点菜,就说明这人极其下作与卑鄙。

    你以为你这样能让我显得像个人傻钱多的傻子?

    你错了,我根本不在乎钱,我在乎的是林知为什么会看上你。

    这只会让你暴露出你层次低的本质,你根本配不上她。

    高档餐厅上菜就是快,五分钟后便有三道菜被端上桌,其他人已吃饱,都放下了筷子,就看着沈崇吃。

    服务员很贴心的问需不需要换张大桌,怕摆不下。

    沈崇轻飘飘的摆手,“不必,等会你们上菜时顺便收盘子就好。”

    三分钟后,当服务员再端来五份新菜时,前面三道菜的盘子果然空了。

    又过去几分钟,又来,又空了!

    沈崇进入战斗状态后果然无比凶残,何况他选出来的这些菜式都属于价值不菲却份量极小的,基本一口没。

    但再怎么少,那也是一道道实实在在的菜,你真能一口一份的把这三万多块的菜吃光?

    在众人的注视下,桌上出现这样一幕,沈崇哗啦哗啦的下口,另外四个人却齐刷刷盯着他。

    沈崇很是不适应,放下筷子道:“你们看着我干嘛?也吃啊!”

    林知、蒋玉和欣欣三人同时低头看向桌上,得刚上的盘子已经全空了。

    沈崇脸红,再问道:“你们吃饱没?”

    得知另外几人都已吃饱后,沈崇很是“厚道”的对莫问山说了句多谢款待,然后继续开吃。

    他吃相并不难看,甚至能给人细嚼慢咽的错觉,但事实却是桌上的东西消失得很快,如风卷残云。

    正如沈崇所说,服务员真不用担心桌上摆不下,每次换新菜时之前的盘子就没有不空的。

    期间沈崇上过一次厕所,临去前他还和众人开玩笑,这在足球上的专业说法叫中场休息。

    等来后他战力更猛,服务员变成五分钟上十个菜,还是一般效果。

    价值三万四,拢共六十余道特色小菜,总共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没了!

    沈崇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连饱嗝都没打,“味道还行,七分饱,可以了。”

    莫问山微张着嘴,这都什么跟什么!

    你是无底洞吗?真吃完了?

    意思你层次其实不低,不是故意要让我难堪和难受,而是真就这么能吃?

    人世间最尴尬的事之一,便是在心里赌咒骂别人大半天,到头来却猛然发现骂歪了楼。

    欣欣这时候连连拍巴掌,只吆喝,“爸爸好厉害!好帅!这么多都能吃完!”

    沈崇哈哈一笑,“所以欣欣也要努力啊,要像爸爸这么能吃,才能长得高高的。”

    欣欣重重捏拳,“嗯!”

    同样的话由不同的人说,结局截然不同。

    莫问山发现在欣欣眼里不管沈崇做什么都对,都是厉害,都是有本事。

    反观他自己,怎么都是错。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