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已做好心理准备豁出去砸钱,与对方大战三百回合,不到底线不罢休,甚至适当的超越底线都能接受。

    但现在对手跑了,很尴尬。

    原本一切尽在掌握,哪怕真与对手正面交锋,他也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

    他之前的一切准备都围绕着这最终一刻。

    现在对手跑了,跑得还极其干脆利落,态度鲜明,连回头再参与进来的意图都没有。

    哪怕放着两三个月的功夫都打了水漂,陶韵依然毫不犹豫。

    这滋味恰似苦苦训练大半年,再到书包网.bookbao2上与比赛对手隔空嘴炮一俩月造势,终于登上万众瞩目的拳台准备拼个你死我活时,对手却没上台就缴了白旗。

    三方谈判突然变成双边会谈,胸有成竹尽在掌握的沈总发现自己特么不会谈了!

    何川生现在才是最尴尬的人,他没时间和勇气再去试探陶总到底什么意思了,只想尽快把眼前的利益保住。

    他狠狠喝下一大口茶水试图冷静下来。

    但心潮起伏震荡之下,他这口水喝太猛,压惊不成反被呛。

    “咳咳!咳咳咳咳!”

    何老板连咳好久才缓过劲。

    沈崇看他这样子,下意识劝道:“何总不然你先去休息一下,我们回头再谈?”

    何川生心头骇然。

    后生可畏,好阴险,好不要脸!

    我看走眼了。

    他耿直个屁,豪爽个屁,分明就是要钱不要脸无耻后生!

    现在只剩他一个买家,又成了买方市场。

    陶总刚走,他这立马就要晾我。

    完了,我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被陶韵用软刀子慢慢割了两个月,眼瞅着要见曙光,还以为能终得解脱,没想到只是中场休息,只是割着割着换了个捉刀人而已。

    并且这人比陶韵还阴险,潜伏得更深!

    他之前加价有多猛,现在准备宰我时就会有多狠。

    你看,他这说撤就撤,都不带拖泥带水。

    何川生好难受,好痛苦,好绝望。

    甚至他怀疑沈崇与陶韵早已在私下达成某种协议,自己这条可怜虫完全被玩弄在鼓掌之中。

    他嗖嗖倒吸凉气,若是平常早已掀桌骂娘,但现在他却又不敢,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强自镇定道:“沈……沈总,那个,我们继续?我觉得1.55亿这个报价和你的付款模式都很合理,我们现在签约?”

    沈崇眼皮一跳,“哦?”

    虽然他并没有何川生在心里给他加的戏那么阴险,但如果连对方这么明显的沉不住气都看不穿,那简直是对不起老银币的名头。

    竞争对手都没了,我急什么?我又不傻?

    “咳咳,何总,实不相瞒,今天的情况我也没料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得先回公司去和我的总经理再商量一下,告辞告辞。”

    说完,他招呼一声,带着自己的人也跑了。

    何川生捶胸顿足。

    这畜生摆明了就是要回去换刀啊!

    先前准备的是水果刀,现在计谋得逞,一边晾我一边回去换杀猪刀了!

    但何老板现在不可能留人,他越表现得焦躁难安,回头沈崇砍他越狠。

    他怕。

    等沈崇撤出来,口口声声说要在农家乐里吃早饭的陶韵却早已带队离开了农家乐,摆明车马的停在外面路口候着,她自己更亲自战战兢兢站在路边。

    此时先前还不懂陶总为何临阵退缩,还一缩到底的源道集团相关人员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众人个个噤若寒蝉。

    今天陶韵带来的都是心腹,和源道spa业务牵扯极深,如果被林知书这等巨鳄翻手拍来,必定殃及池鱼。

    不说有性命之忧,至少前程夭折。

    此时人人自危,皆有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感觉。

    离开何日君再来时,沈崇先让公司其他人坐车回去,他独自带着从树林中钻出来的梁仔上了自己车。

    关上车窗他就开喷,“傻狗,这特么就是你说的中年女人?哪里中年了!人家陶大姐前凸后翘,多水灵,嗓音也不显老,怎么就成中年了!”

    得,原来他一直在乎的是这事,他对狗子的业务能力还有不满。

    这失误忒严重。

    幸好这次的情报不涉及实战,往后如果再让他去刺探,回头来句一大群中年人在搞事,自己提上家伙冲出去就把一群真·中年揍了,却把真正为非作歹的小年轻放跑了可怎么办?

    陶韵看起来顶多三十岁,如果她都中年,那自己这个即将二十九的“小年轻”,不也快人到中年了?

    不可能,不能认,我还年轻,还能拿十大杰出青年奖!

    狗子很是委屈,“老大你别冤枉我啊!那个陶总真中年了,至少三十五六,保养得好而已。”

    “噢哟?你耳朵还能听出真实年龄?”

    “废话,只要我有心的话,我连她隆没隆过,抽没抽过脂肪都能判断出来。”

    “这么牛逼的吗!”

    “那是!”

    “隆过没?”

    “没,但抽过脂,脸上打了不少针。”

    “行吧,算你厉害。”

    “老大,这次省钱下来有我啥好处没?”

    “给你把裱哈莉小内内的画框换成纯金的?”

    “纯金不好看,我要铂金,还要镶钻。”

    一人一狗没吐槽多久,沈崇慢悠悠把车开出土路,远远便看见陶韵等在路边。

    石锤科技其他员工已经先回去了,对方很显然在等自家boss,小角色没得老板授意,不能轻易插手这些内幕。

    沈崇将车嘎吱停在路边,下车笑眯眯的往陶韵走去。

    他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到如今他也知道陶韵多半在给自己送人情,但这人情未免太大。

    谈判也要花钱,调查资料更要花钱,陶韵在这件事上耗费两三月,投资至少六位数起,但随着她当众弃权,前期投资打了水漂不算,传出去必定有损她的个人信誉。

    “陶姐你好,今天这事……”

    他本想说真太不好意思,陶韵却猛低下头躬身道歉,“沈先生对不起!真对不起!我之前并不知道石锤科技是您的公司!”

    这,便是陶韵的生存哲学。

    她并不理亏,没做错什么事,正常合理的商业竞争而已,远远犯不着要当自家下属面给沈崇低头道歉的地步。

    但她却这样做了,毫不拖泥带水。

    沈崇被她弄得愈加尴尬,“别!陶姐你可别这样!我又没怪你什么,你可别像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啊!”

    他现在全懂了。

    沈哥远远回头看了眼正悄悄从车窗探出脑袋打量这边的梁仔,脑子里冷不丁蹦出个词来。

    狗仗人势。

    呸呸呸!

    夫仗妻势……

    也不对,还是孩儿爹仗孩儿妈势吧,或者也能说自己仗了欣欣的势。

    丢人呐,他之前脑子里压根就没想过利用林知书的名头搞这些名堂。

    他好面子,丢不起这人,传出去对林知书的名声也有损,搞得好像她金屋藏帅,这帅又嚣张跋邑横行乡里一样。

    他更不可能动心思掏出欣欣爸爸这身份来作妖,没那么下作。

    但他控制不了别人的想法,尤其是陶韵这种知情人。

    在陶大姐看到自己那瞬间,她就想歪了,再加上她那源道spa的业务范围,啧啧。

    不说她有胡青林那么穷凶极恶,但如果真要追查,要将她一竿子按到底,不难。

    人的名树的影,欣欣妈凶名在外,把她吓到了。

    没想到我老沈也有拼妈的一天,拼的还是孩子妈,真是尴尬。

    幸好老林暂时不知道,不然我不得被她指着鼻子嘲笑?

    冤枉啊!

    “唉,陶姐你真想太多了,买这块地是我的个人原因。算了算了,说不清。我们到那边去谈吧。”

    沈崇指了指远处树林,这头还有不少源道集团员工,实在不好让陶大姐在她下属面前再伤面子。

    陶韵心下稍宽,“好的,多谢沈先生宽宏大量。”

    同时她心里也在感叹,沈先生真是好修养。

    抛开年龄不说,以两人的地位,他叫自己一声小陶绝对没毛病。

    但他却完全没有倨傲的意思,难怪他能征服林总那样的女人的心。

    这才是真正的王者风范,豪门气度!

    屁股下的位置决定光环,自带光环后的沈哥做啥都ok,放个屁别人都能觉着是香的。

    啊,不愧是大人物,随心所欲百无禁忌,一般人学不来,做不到。

    二人沿着土路往前走约莫二三十米,站到颗树下。

    沈崇现在心态调整回来,自己正处谈判中,甭管陶韵有什么目的,这都是好事。

    这不是几十几百块的小事,是数千万资金的大事。

    她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没必要再客套。

    沈崇笑笑道:“陶姐今天这事谢了啊,挺不好意思的。”

    陶韵见他承下自己这人情,心头大石落地,可算安稳。

    “嗨,这有什么谢不谢的,反正我争也争不过你们,有位大师不说过吗,学会放手才是真正的明智嘛。”

    沈崇尴尬,她意思是她肯定争不过孩子妈,但很显然她想太多,“言重了言重了,真要竞拍起来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呢。”

    “唉,其实我是真舍不得。但沈先生你既然也想要,我是识趣的人,自然该知难而退。如果还有第三家,我倒能再观望观望,帮沈先生你张罗一下。沈先生你该不会怪我当场就走,没留下来帮你给何川生施加压力吧?”

    沈崇连连摆手,“哎使不得使不得。”

    二人又聊过阵,陶韵将自己掌握的情报如实相告,等若正式交底。

    “原来如此,我果然没猜错。”

    听陶韵说过之后,沈崇心领神会。

    他都佩服自己的目光如炬。

    何川生宁肯亏损都急转农家乐,的确是因为他缺钱缺得要命。

    蜀都河川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拖欠积压货款正是九千万!

    这笔款子拖了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快两三年,时间太长。

    并且最近河川工程又摊上别的事,导致资金链断裂。

    被拖欠着货款的供应商见势不妙,慌了神,最近正打算联合起来申请上诉仲裁。

    再加上当初何川生与他们签的合约里面有鬼,如果真被仲裁,何日君再来将被当场冻结,何川生的老父不但会被限制出行,甚至还可能因为一些合同问题而被拘。

    一把年纪了却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老先生哪能撑得住。

    第一次与何川生见面时,那个司机过分敏感的原因,正是何川生最近被追债讨债的堵得够呛。

    沈崇当时那拨瞎猜,结果全中。

    等聊得差不多到位,陶韵说道:“沈先生我们加个微信好友吧,回头我给你发份文件,里面有何川生欠款单位的名单。”

    这本是她的后手,打算在明天的会议间隙砸何川生脸上,现在一并便宜了沈崇。

    沈崇却之不恭,果断笑纳,“行,那有劳陶姐。”

    陶韵:“你今天应该还有很多事得忙,不如我们改日再叙?”

    “成,那改天见。”

    二人分开后,沈崇径直回公司。

    在他回来之前方拾月就已经从其他员工的嘴里听说了今天的事,无语至极。

    等沈崇亲自与她简单说了些更详细的情况后,方拾月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乱拳打死老师傅,人脉流谈判术?

    只是刷个脸就吓退强敌,简直无情又无理。

    胖妹又后怕,幸好自己没代他出面,万一他没去,不然那位陶总不知石锤科技幕后老板真身,肯定不会轻易撤走,三边会谈下来,怕得突破两亿底线。

    但现在嘛,哼哼……

    胖妹豪气干云一挥手,“之前我心里其实还有点反对你买地,因为不到时候,现在我完全不这么想,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她当然高兴,甭管互联书包网.bookbao2企业还是任何企业,都很需要重资产。

    没有比捏在手里的地更实在的重资产了。

    看她这么激动,沈崇赶紧给她泼冷水。

    万一自家总经理也看上这块地怎么办,咱可不想真搞什么音乐主题公园。

    “哎哎,你可别问我要用这地做啥啊?我另有他用的。”

    “行,随你。”

    眼瞅快到午饭时间,二人没继续商量,并肩子下楼到对面的中餐厅胡吃海喝一顿,就当是提前庆祝大功告成。

    沈崇夹菜时忍不住同情道:“何老板现在肯定很煎熬。”

    方拾月点头,“没错,必然的,吃什么都味同嚼醋,难受。还是我好,心宽体胖胃口好。”

    沈崇感叹着:“当老板的命苦啊。”

    胖妹堵他一句,“苦什么,他再苦也比普通人有钱,你也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咦,可别这么说,合同还没签,还有变数。哟,陶姐的文件发过来了。”

    沈崇用手机打开文件扫了眼名单,不得不感叹一句这世界真小。

    人生何处不相逢呐。

    他在债权人名单里竟看到了德隆电机的名字!

    哟哟哟,金额还不小,欠着快三千万拖了都快三年,杨总真惨。

    难怪他嘴上成天挂着生意不好做,收款不好收呢,感情他自己深有体会。

    沈总表示同情杨总三秒钟。

    这倒不用太奇怪。

    蜀川省就这么大,德隆电机在蜀川境内算得上环保相关设备器械的龙头代理,污水泵和风机市占率不低。

    何川生的蜀都河川如果接了污水处理工程,与杨德隆有业务往来很正常。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