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小会议室里,何川生原本还担心脾气爆炸的沈总会不听自己的解释。

    不曾想他只简单说了几句,沈崇竟浑不在意的摇手:“行,没事,来了也好。大家都打开天窗说亮话,一是一二是二。三方一起当面磋商,尽快把事情拿出个结论来,省得夜长梦多。”

    何老板略显感动,沈总真是个爽快人,豪爽大气、江湖、耿直。

    与他比起来,自己太小人了点。

    可惜沈崇没有读心术,如果让他听见老何的心声,肯定恨不得吐老何一脸口水。

    我和你大气个蛋,我特么现在是破罐子破摔,能砸得过就往死里砸,万一对方来势太猛,我反正果断止损撤退走人。

    我肯定不能让你太舒坦,要放弃当时就把态度给明白,让你自个儿重新恶心去吧。

    沈崇轻松的三言两语听了老何的说辞,不责怪他故意引导三方会面,是因为他另一手更阴险的谍报手段告诉了他真相就是这样。

    不然,老何真要敢在他面前演戏,还谈个毛,我锤死你。

    唯一让沈崇对老何印象稍微改观没那么糟的,是这老年选手再怎么恶心,至少都没在价格上扯犊子。

    对方报价6亿,他头利用双方信息差假惺惺的报价7亿,那才叫真恶心人。

    “沈总,那我这就出去接人?”

    何川生先把沈崇这边“安抚”住,然后告罪说要退走。

    沈崇略不耐烦的一摆手,“何总你去吧,事已至此,你可以把我刚才的报价直接告诉对方,就不用在中间对两边藏着掖着了,咱们今天一锤定音吧。”

    “好嘞。”

    陶总带着浩浩荡荡二十人的大团队走出停车场,穿过林荫小道直奔茶房小楼。

    “这何总也太过分了吧,咱们都到了也不来接,真把咱们当软柿子呢。”

    陶总身边的副总不满的嘀咕着。

    身段姣好皮肤保养得如同蛋白的“中年女人”微微皱眉,泥人尚有三分火,遑论她这靠自己一双手从乌烟瘴气的蜀都服务业杀出血路,并且还不可思议的保持相对清白的陶总。

    上层人有上层人的生存哲学,底层人有底层人的人生道理。

    但每个从底层摸爬滚打一路荆棘爬到中上层的人,都是本有故事的。

    趋利避害,杀伐果断,该露獠牙时雷霆万钧,该夹尾巴时心悦臣服,这些陶总都玩得溜。

    在这行人快到小楼时,何川生终于带着三两人匆匆忙忙赶下楼,隔着好几米远就在脸上堆满春花灿烂的热情笑容,拱手道:“陶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抱歉,刚才我确实有些脱不开身,抱歉抱歉。”

    陶总理了理自己的手指,与何川生蜻蜓点水般轻轻握了下手,然后迅速收,皮笑肉不笑,“我再不来的话,恐怕都快要变局外人了吧?何总你脱不开身不就是在和石锤科技的人谈吗?谈怎么样了?”

    何川生知道瞒不过对方,幸好他脸皮厚,不以为忤,“哈哈,还行还行,对方也是财大气粗,关键他们的沈总锐气十足,我这两天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都不知道怎的不知不觉就聊成这样了。”

    “哼!买卖双方多少都该有个相互尊重,我们虽然没成交,但这两个月相互接触总也该建立起不少信任度。这么大的生意,何总你轻易就让第三者插足进来,未免太伤我颜面。这要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我?我还能抬头做人?”

    身为女人,陶总有个先天优势,她能把小性子小脾气藏在商业谈判里。

    何川生却是心头一凛。

    对啊!

    陶总说得对啊!

    他脑子里闪电般划过诸多念头,将自己与沈崇第一次见面,再到后来的电话沟通,又到方才的面谈,他悚然惊醒。

    看起来好像是自己一直在占据主导,其实思维完全被沈总掌控在指掌之中!

    到目前为止,除了亲自在书包网.bookbao2上查的那些资料之外,自己对沈总和石锤科技竟没有丝毫了解。

    一开始还心存疑虑担心过他是否能如约付款,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念头莫名其妙就凭空消失了!

    沈总太强势,以至于自己根本没有质疑他的勇气。

    陶总一看何川生的脸色,就知道自己又靠三言两语把局面扳许多,心头稍宽。

    “何总一起上楼吧,把这位石锤科技的年轻俊杰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我可有好多闺中密友等我介绍年轻俊杰呢。”

    何川生嘴角直抽,“陶总真会开玩笑。”

    他突然有点慌,等会如果陶总当着沈总的面也开这种荤玩笑,头沈总又打听清楚她的业务,搞不好得打起来!

    算了,那都是他们双方以后的事情,自己今天就一个目的,一鼓作气把事情搞定!

    两位老总并肩走在前面,相谈甚欢,各怀鬼胎。

    进会议室前,陶总不动声色的用两指捋了捋自己耳畔的头发,跟在她身后的副总与财务总监,以及另外两位投资人代表心领神会,目光一凛。

    今日陶总势在必得,她已将心理底线上调至两亿!

    她的资金来源并非她一个人,另外还有两名投资人,但在此之前那两名投资人的投资额度已经封顶,最高不超过7亿。

    她此举就意味着,她将一个人抗下再多出来的三千万潜在开支!

    别看陶总不动声色,其实火气很重呐。

    今天咱们赢定了。

    只要能盘下这块地,尽快完善最后一块超高端产业布局拼图,往后蜀都高端spa的女性市场就将由源道一家独大。

    不需要十五年,只要在政策的边缘下游走十年,三方合资有信心将源道打造成一家真正的集休闲、商务、会所、地产、旅游为一体的新型综合企业!

    前方,何川生轻轻推开房门,头示意可以进去了。

    陶总,也就是源道spa董事长陶韵女士淡然一笑,微微扬起下巴,挺直脊背,胸膛高耸。

    她轻轻抬腿,重重落地,这一步不长不短,恰到好处,眼神高傲且严肃。

    此时,身高约莫一米六多点的她却散发出两米八的气场。

    要么不来,既然来了,那就不能堕了气势。

    我必须赢!

    面子是小,品牌价值是大。

    现在蜀都城内很多人都知道自己与何川生谈判许久,被个区区卖软件的半道截杀,还只用两三天就让自己一败涂地,那怎么行?

    这甚至可能损害源道的品牌价值!

    陶韵终于步入小会议室,目带冷光的缓缓扭头,瞄向坐在里侧正低头玩手机的沈崇。

    仿佛感应到别人的注视,沈崇放下手机,同样气势凛然的抬头迎面看来。

    他知道真正的战争从现在开始打响,接下来自己的一举一动,每个眼神,每句语气,嘴里吐出来的每个字都将牵扯少则数百万,多则千万级的资金量。

    虽然石锤科技到现在已经净赚快两亿,但像现在这样张口就进出千万级,即便是他也感到压力。

    然鹅沈总的威猛只持续了不到两秒,以他的记忆力,瞬间就把人给认了出来。

    哎哟我去!

    老熟人!

    他记忆超深刻,实在是因为当初的事情太乌龙。

    陶韵先把他当成了个豁出吃奶的劲供娃的卖力父亲,主动送名片示好,意思是希望自己去当她的“业务员”。

    这事本就很恶搞。

    后来又因为欣欣和她儿子陶淘的小矛盾,先闹得有点小小的不愉快,不过把话说开也没什么大碍。

    再后来,陶韵发现自己不小心竟试图让林知的老公来自家会所搞业务,反而怕得要命,又想倒贴。

    沈直男牵着欣欣掉头就跑,怕得要命。

    这本是他人生里一个不起眼的小插曲,哪能想到狗子嘴里所谓的“中年女人”竟会是陶韵!

    陶韵比他更慌张,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一秒变格格。

    零点五秒之前,她还是势在必得的蜀都商界新晋女强人,以狠辣果断而闻名。

    但零点五秒之后,她腿有点软,不留神左脚绊住右脚打了个趔趄,下意识扶住门,脑门子直发黑。

    怎么会是他!

    作为服务行业头子,她识人知面的记忆没得黑,就靠这本事吃饭。

    之前虽然因为自觉再无瓜葛,她已慢慢将那位沈先生给淡忘掉,现在又见真人,重拾记忆只要一瞬。

    若是没这察言观色和机警反应的本事,以她的背景,想靠自己后天运营出现在的光景那是痴人说梦,早被人啃得骨头渣滓都不剩。

    她被震得外焦里嫩。

    头大如斗啊!

    林一工业董事长,升林集团董事会成员,名震蜀都,威压西南,更权倾全国的真正女强人中的强人林知的男人,欣欣小朋友的父亲,沈先生!

    崩溃了,还斗个屁!

    他这一家子,尤其是林知出了名的霸道无情,他们家也在附近,那今日这事背后肯定还有林知的手笔。

    我拿什么和他们拼?

    我嫌命长?

    虽然都叫女强人,但草根出生的陶韵与林知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云泥之别。

    再换言之,要说狠辣果断,陶韵看起来有点意思,但比起林知,她依然远远不如。

    我竟在和他扛!我在找死!

    陶韵极有自知之明,一旦见势不妙该怂就怂,否则当初她就不会因为害怕激怒沈崇而重重教训陶淘,反而还要沈崇来当和事佬。

    别看她陶总仿佛是个人物,但她这种跟脚不够干净的所谓新晋富豪,在真正的权贵面前与蝼蚁无异,翻手可灭。

    胡青林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谁能不怕?

    品牌价值顶个屁,保命第一!

    何川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二人表情有点怪,又听身后动静才发现陶韵险些摔倒,赶紧来扶。

    陶韵勉强站直身子,脸上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极其畏惧的看了眼沈崇,同时避开何川生的手往旁边让去,“没我没事,鞋跟太高了,哈,哈哈哈哈。早上出门时走太急,没挑好鞋子,哈哈哈哈哈”

    尴尬,她此时极度失态,哪有半点谈判的气势,整个一娇滴滴的可怜女人。

    做出决定只要一瞬,为了消弭误会,她这就开始演上了。

    没人知道,就这么短短几秒钟时间里,她后背都被冷汗浸透。

    失策,大失策啊!

    你们这种大人物还亲自料理区区个把亿的小事,简直欺负人!

    早先她就知道了石锤科技董事长的名字,但完全没将这沈崇与林知的丈夫沈先生对应起来。

    世人皆知林知霸道,但她有幸与林知的男人直接接触过,当初那沈先生也不是个软弱受气包的模样,那他在家中地位必定不低。

    他的来头和过去怎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林知肯为他生下女儿。

    那么按照常理,那种男人不可能自降身份经营这种小公司,更不可能亲自出面夜访老何。

    更遗憾的是,当初误会乌龙之后,她通过幼儿园老师打听过沈崇,虽没问到具体的名字,但知道他姓沈。

    后来因为她自觉大家地位差距太大,无法高攀,并且不敢过分刺探对方的男人,引发林知警觉平白招惹祸事,索性主动避开,渐渐淡忘此人此事。

    她从任何一个角度去想,都不可能想到石锤科技的沈崇与沈先生竟是同一人!

    她也后悔,昨天知道此事后应该更全面仔细的调查一下,若是当时联系上沈先生,主动让步还能结个善缘。

    现在竟给何川生骗上了谈判桌,那今天恐怕只能浑不要脸了!

    沈崇倒没有陶韵想得那么多,他还以为这是生意呢。

    虽然撞上熟人有点尴尬,不太方便拍桌子蹬鼻子上脸的装逼,但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该怎么处还得怎么处。

    更何况他并不认为自己与陶韵有深交,不过一面之缘,现在欣欣和她儿子依然是同学而已。

    下次家长会上碰到稍微表示下歉意吧。

    何川生还在将陶韵往谈判桌的座位引,陶总根本不理他,只小心翼翼打量着沈崇脸色,面上挂着复杂难明的表情,惴惴不安的走进,却不坐下。

    她深吸口气,语出惊人。

    “何总,沈总,我放弃竞标。”

    沈崇:“啥?”

    何川生眼珠子瞪得牛那么大,“什么?陶总你开什么玩笑!”

    陶韵带来的几个人也懵了,什么鬼!

    陶韵深吸口气,先歉意的看看沈崇,再头直勾勾盯着何川生,再次强调:“我说,我源道集团宣布放弃这次竞标。我没有开玩笑。不管沈总报出任何价格,我都不再参与。好了,我还没吃早饭呢,何总你这里的早餐味道还不错。好饿,我先下楼了。沈先生,咱们头叙旧啊,我等你哟。”

    说完,她二话不说扭头就走,再是坚定不移的一摆手,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源道集团其他人一并带走。

    何川生突然觉得心窝好痛,吃了屎一样难受。

    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局面他看不懂。

    有毒吧你们!

    玩儿我呢!

    他搬起石头砸碎自己脚了。

    沈崇心念电转,陶大姐这是闹哪样?

    画风突变得太猛,他都有点吃不住。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