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堂堂斩妖少校,石锤科技老板,身家上亿,潜在估值十亿的堂堂沈总,竟被人掐了电话!

    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刚才冥思苦想出来的诸多谈判思路全卡在了半道。

    很难受,他像捏紧拳头准备和人大干一场,对方却高挂免战牌,压根不接招。

    沈崇不信邪的连续狂敲电话打过去。

    朋友,我知道你不接电话是因为我在你手机里是陌生人。

    所以你第一次挂我,我原谅你,换我是个腕儿,我也不想搭理陌生来电。

    但你现在可是要卖地皮,怎么能不理人呢,你就没感受到我的诚意吗?

    我这么连续拨打,还没感受到?

    到后来他确定了个很尴尬的事实,对方手机肯定从一开始就设置了拒绝接听陌生人来电,再打一百次估计都没用。

    沈崇又退而求其次,拨打挂在书包网.bookbao2上的号码,响了整整一分钟没人接听,自动断开。

    又打,依然没人接。

    破案了,多半是这电话挂在书包网.bookbao2上太久,被无数人打过,但却没一个靠谱的。

    现在又是下班时间,号主索性把手机调了静音摆在一边不管不问。

    如此折腾许久,不知不觉竟到了下午六点过。

    沈总整个人都有点焦躁。

    可别自己这边电话都没打进去,那边何老板就先和中年女人以4亿成交了,我找谁说理去?

    于是他索性心一横,打电话让梁仔晚上自己对付狗粮,他自己饭也不吃,从地下车库里开车匆匆出门。

    反正电信供应商的系统已经被他破了,再开启自己少校级斩妖权限强行定位何老板位置,直接杀过去登门拜访。

    电话打不通,没关系,我现场堵人谈!

    其实他这举动有点失方寸,他失误了。

    如果他将自己的决定告诉胖妹,胖妹应该会用另一套方式帮他操作。

    比如由方拾月这个石锤科技公司总经理先出面,通过高新区委的关系搭上何老板的线,先由她这总经理出面去谈。

    甭管如今何老板的固定资产是多少,现实情况是何老板正日薄西山江河日下,石锤科技如日中天。

    沈崇这颗互联书包网.bookbao2经济里冉冉升起的财富新星,当然有资格拿捏身价。

    但这不能怪沈崇,他想着自己已经给胖妹添了不少麻烦,买地这事却又等若他的个人私事。

    胖妹是公司总经理,但又不是他的私人管家,怎么好总劳动她,那也太厚颜无耻了。

    另外,他看似有钱,但长期生活在林知的阴影下,压根不敢真自以为是有钱人,更没觉得自个多有钱多了不得。

    他低调得成了惯性。

    个把小时后,沈崇把车停在一家会所的停车场里。

    运气不错,何老板还没走,他那辆大奔还停在车位里。

    说来也是运气好,何老板常用的车型和车牌号,就在李鸿牧给他的调查资料里写着,沈崇看过一遍就记住了。

    此外,沈崇还知道何老板另外经营着一家工程公司,名为蜀都河川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这公司企业法人写的他父亲的名字,但实际的经营者和创办人都是他,那家公司与升林集团还有些合作。

    当然,以何老板的规模尚无资格直接与升林集团攀上关系,但当个施工总承包下面的二级分包商勉强够格。

    沈崇考虑了下,没进会所去抓人,他不知道何老板具体在哪个包间,在和什么人会面,也有可能这老咸鱼正在做一些羞羞的事情解压。

    贸然影响别人这事不太好,反正他车在这儿,手机上又能看到他大体的定位,继续等着好了。

    他跑不了。

    大约又过去一小时,临近九点时何老板可算迈着疲惫的步子走了出来。

    他身后还跟着个年轻人,大约是司机。

    背靠自家车窗等得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沈崇把手机揣裤兜,闪身往前走去,在何老板开门准备上车时开口说道:“何老板你好。”

    何老板一愣,他身后的年轻人从后面十分警惕的闪身站到前面,挡在两人中间,大声质问,“你是谁?保安!保安!”

    沈崇哑然。

    哎哟我去,你吃错药了吧!

    我只是上来打声招呼,犯得着这样?

    我是手上提了刀?

    还是长得特别凶神恶煞剃光头了?

    特么都还没开始谈呢,你就搞得像是捅了马蜂窝,这不坑爹吗?

    由于司机小伙这一叫,正在停车场里巡睃的两名会所保安以极快的速度奔行过来。

    其实他们老早就在留意沈崇,甚至何老板往这边走时,他们就提高了警惕。

    “你什么人!别乱来啊!”

    两名会所保安分别从两边靠近,悄悄从背后摸出橡胶棍,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何老板这时候已经打开了车门副驾驶,但却并未坐进去,微微躬身保持着一种随时能冲进车里的姿态,但眼神却很机警的注视着沈崇。

    老何正在打量这不速之客。

    这是一位个头很高的年轻人,绝对不超过三十岁。

    他体型匀称健硕,短袖t恤让他手臂上的肌肉轮廓看着很清晰。

    他的衣着不是很高档,t恤也看不出档次。

    不知道他的具体职业,但似乎挺能打的,练家子的味道很浓。

    他刚才正背靠在背后的越野车上,车应该是他的。

    这车型何老板认得,知道价格大约二三十万的样子。

    所以,他的来意到底是什么?

    也是那些人找来要债的吗?

    “你到底什么人?找我什么事?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如果你不说清楚,我会报警。”

    何老板强自镇定,拿出自己的老板气度沉声说道。

    “你这家伙一看就很可疑,鬼鬼祟祟的。”

    “就是,看你都来好久了没动静,感情你真是在这儿堵人,哥们儿,在我们这儿搞事,没睡醒吧?”

    两个会所保安戏也特别多,一边叽叽歪歪一边试图摸出对讲机叫人。

    沈总那叫个火大,我特么带着一个多亿的生意来,你们这是干嘛呢!

    他想起自己上次买房的遭遇,怎么剧情略熟悉,这集我看过?

    看来好好谈是不行了,不把鼻孔摆上天,还真得给人当成软柿子捏来玩。

    “干嘛?干嘛呢?你们这都是干嘛呢!何老板,我来找你谈事,谈你的何日君再来,你们这都什么态度!报警?抓我?醒醒,你有那资格?警局是你家开的?你告我什么?告我把车停你旁边?告我喊了你何老板?你古代皇帝是不?别人不能叫你名讳是不?来,你说说看,我犯了什么法?”

    沈崇大大咧咧的说着,一边叉腰一边往前走,那叫个眼高于顶鼻孔朝天,态度既嚣张且霸道,俨然一副四九城里出来的公子哥儿模样。

    别人横,他更横。

    他来谈生意,但不是来受气,没理由平白无故让人骑到自己头上拉屎拉尿。

    那青头皮司机还想废话,沈崇却一把推开了他,“闪一边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老子开开心心来这里等大半天,没直接进来打搅何老板好事就算了,你特么有病吧?吃枪子了?你拽个屁,有资格在我面前拽吗?哦,我懂了!”

    沈崇说着说着,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再转头看着十分茫然的何老板,“何总,该不会是你最近时常被追债的堵门,所以你手下才这么一惊一乍的?”

    如果沈崇表现得谦逊些,说不定何老板反而怀疑他有鬼,但此时沈哥这副公子哥儿姿态演出了精髓,煞有介事的样子,不信也得信。

    何老板先怒斥一声,让司机小伙让到一边,但也没请两位会所保安离开,而是问道:“这位朋友你真有意买我的地?”

    他都没兴趣说那是自己搞的农家乐了。

    他很清楚,现在自己那儿值钱的就这块地。

    沈崇发现这家伙在说话时眼神直往自己背后飘,有点烦。

    感情还是低调的小钢炮惹出尴尬。

    人靠衣装,男人靠车装。

    自己不追求享受,却忽略了开普通车容易被以貌取人的看扁。

    早知道就买辆幻影得了,和老林组成情侣款

    呸呸呸!

    算球,直接说破吧。

    “这不废话吗?我成天闲着没事干吗?是,我对你的地有兴趣。这车,也的确是我的。但你甭管我开的什么车,你只要知道我沈崇是石锤科技董事长,你如果有兴趣就让你手下查查最近石锤科技搞得怎么样,你自然就懂了。你最近是真差钱吧?有兴趣详谈不?我能解你燃眉之急。”

    不确定司机小伙刚炸毛的真实原因,但沈崇就当是那么一事了。

    谈判嘛,他连夜赶来其实是输了气势,但瞎咧咧胡猜,点破对方“资金短缺”的烦恼,却又能争气势。

    现在被迫提前进入装逼谈判状态,他不得不用技术流的思维处理面前这件事,反倒发挥绝佳。

    他脑子里转得飞快,通过对微表情和现状事件的分析,一眼识破了何老板的当务之急!

    “石锤科技?”

    何老板兀自应道,见沈崇自报家门,似乎有点信了。

    闯祸了的司机小伙可算灵性了一次,马上摸出手机来查,一查就看到了新闻。

    最近石锤科技几次公开发售,都上了科技新闻,搜索出来密密麻麻就是

    “新兴it龙头石锤再造财富神话,一夜爆赚近亿”

    “石锤老板手笔惊人,数天之内再下亿元订单扩建服务器!”

    “蜀都高新区创业新王,七天拿下纳税大户。论,创业最快能有多快?”

    “震惊!石锤科技总经理履历惊人,方拾月其人海外二三事。”

    各种劲爆新闻一箩筐,部分是别人真正的点评,一部分是方拾月安排人在书包网.bookbao2上造的舆论,但看着都很唬人就是了。

    等何老板扫过一遍新闻,再看沈崇时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哥们是来真的,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但他又觉着不可思议,资产数亿的老板这么年轻?

    大半夜的亲自来堵自己?

    总觉得怪怪的。

    “那个,沈总,不如我们进去谈?”

    何老板摸出名片递给沈崇,又指了指会所里,刚出来,就又打算去了。

    沈崇点头,也摸出胖妹找人帮他弄的烫金名片互相交换,这下双方算是正式接触了。

    虽然时间和地点都挺尴尬,但场面上这还是两个九位数老总的初次会面,不正式也正式了起来。

    两名乌龙保安那叫一个尴尬,沈崇又给他们秀了一发,借过橡胶棍轻松一拧,断了。

    他美其名曰家里传的本事,实则敲山震虎装个x,把人唬得愣愣的。

    往走去,何老板妙语连珠,但心思却转得很快。

    沈崇进了谈判状态,他老何也是老江湖。

    他在心头不断分析着情况,眼珠稍转,一扫先前的阴霾,大气十足的说道:“沈总,刚才那是小误会,你可不要放心上啊。不过沈总你可猜错了,倒没人找我追债,我更没什么燃眉之急。主要是我年轻时闯江湖,得罪过不少人,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沈崇摆手,“不碍事,不介意。”

    “嗨,实在是沈总你这大晚上的突然来访,打了我个措手不及呀,哈哈哈哈。不过没事,甭管买卖成不成,沈总这样年轻有为的青年企业家都值得好好结交一番,等会我好好敬你几杯,就当是我给你赔罪,可好?”

    沈崇心头凛然,好强,这么快就调整过来,开始把局面往扳,一副我看穿了你深夜到访很着急,我自己却完全不慌的样子。

    杨德隆的道理挺对的,大商人都个顶个的老银币。

    别看这货被蜀都市府坑出满脸血泪,但那也只是他时运不济。

    老何这货,有点东西。

    我可不能被他压住了,不然一亏就上千万呢。

    “承蒙何总夸奖,我年轻倒的确是年轻,但我们这些年轻人也有弊端,做事容易想到一出是一出,可不,今天逛街时和区领导碰到,他随口一提这事。我来了点兴趣,找朋友稍微一打听,还真巧,刚好何总你就在附近,我寻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没想到会耗这么久。说起来,我先前给何总你可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都被你挂掉了,是给屏蔽了吧?”

    何老板摸出手机一看,还真有这么事。

    沈崇这番话里透出来的“信息量”很大。

    别看大家好像资产接近,但他何老板如今在政界已经说不上话,成了个弃子。

    我沈崇却是红人,区领导都眼巴巴的见。

    我还能轻轻松松就找人打听到你电话和位置,那背后的关系硬得飞天了!

    以前沈崇不擅长这些事,但不代表他不会,只是他不上心。

    今天他是带着一个多亿的生意来的,可能说错一句话,损失数百万,沈哥状态好得爆炸。

    他换了状态,把何老板当成是电脑里的程序,一层层,一丝丝的慢慢剥开你的皮!

    何老板短暂沉默,心想,后生可畏,这沈总有点东西!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