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可是蜀都城郊附近的150亩地!一亩是7平方米,那这就是十万平。

    如今蜀都附近商品房建筑用地成交价是每平52万,以市价的行情算,150亩该值1520亿!

    此外,这地方光建筑物投资就接近一亿。

    再考虑到如今地价正是持续上涨的行情,这里怎么可能一个多亿就卖?

    算下来他每亩单价才100万左右,每平才1500块!

    沈崇感觉这太科幻了。

    难不成是我老沈时来运转天地同力,带欣欣出门写生都能碰到个傻子老板?

    “你说那老板姓什么?聊事的老板怎么互相称呼的?”

    梁仔点头,“其中一个叫另一个何老板,另一个我也不知道叫什么,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沈崇更晕,看来真是农家乐的何姓老板,这人亏出精神病了?

    看起来生意是挺惨淡,周末女厕所里竟都没人。

    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让他觉得太梦幻,充满了不真实感。

    如果只是一套房,急缺钱的话少点钱卖掉还能理解,但这么大片的园林式农家乐,以如今的蜀都地价,怎么可能。

    该不会是在拍电影吧?

    “他们当时到底怎么说的?你听完了吗?”

    他又问。

    梁仔点头,“我一直听这两人聊到散场才来。当时是这样的”

    狗子语速极快的说了几分钟,沈崇把情况搞清楚了。

    何老板还真就是这里的老板,不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

    那两人聊的,也的确是这农家乐的出售转让事宜。

    双方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目前距离达成共识已经不远。

    何老板喊价5亿,中年女人还价4亿,双方都咬死了最后一千万差距,今天讨价还价许久,一个不肯加,一个不肯降,暂时鸣金收兵,似乎约了下次再战。

    “当时两边讨论得很激烈,你一言我一语的。何老板说他当年投资多少多少,那个女的说你这地有问题,如果她接下来所有房屋都得推了重修,但能使用的时间却只有只有好吧我忘了。”

    沈崇很想掐它脖子,身为一枚侦查兵,专业技能也太水了!

    这么关键的情报也能忘!

    农家乐的转让费异常的低,肯定有其特殊的原因。

    不把这事搞清楚,他不能放心大胆的贸然进场。

    蜀都南郊的住宅用地价格就不谈了,这都十倍差距了。

    这价格,怕是连附近企业外迁的工业用地拆迁费都及不上。

    好几年前蜀都近郊的工业用地售价便达到了100万左右,今年怎么都得奔着几百万去。

    沈崇对这情况很清楚,所以他之前对于百亩地的心理预期一直都在十亿左右。

    此外,由于西部开发的大方针,蜀川省及蜀都市的经济结构转移,蜀都近郊的地块拍卖已经几乎不再新增工业用地,只有企业外迁,没有新建企业。

    前不久,一些大型的物流企业为了拿下一块工业用地的拆迁地皮,甚至给到了600万每亩的天价!

    最终能成交,还是因为物流中心不涉及到污染问题。

    除此之外,大多只有工业用地转为商业及住宅,随后重签产权年限,售价与正常的居住、商业用地没有任何区别。

    “但何老板说他已经把交易信息挂在了书包网.bookbao2上,不然老大你上书包网.bookbao2查查?”

    狗子又道,沈崇点头,随后又重新给梁仔安排下去任务,让它在附近多溜达,一方面是把地方踩熟悉点,另一方面还得注意是否有可疑的妖怪靠近。

    沈崇又坐封吹雪和欣欣身边,低头用手机上书包网.bookbao2查询了起来。

    他没废多少功夫便将这家名为“何日君再来”的农家乐资讯查了个清清楚楚。

    这下他懂了。

    原来,这块占地面积高达150亩的近郊土地早在十五年前就被何老板拿到了手中。

    但这些年蜀都虽然发展极快,城南郊区更是地价飞涨,可偏偏他这位置偏西了些,距离城南主干道较远,且又没能挨上环线,刚好处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尴尬位置。

    方才沈崇他们过来时,就是走的双向双车道,最后一小段甚至还是土路。

    更尴尬的是,当初何老板是以临时商业用地的产权资质拿到的地皮,年限只有30年。

    此外,他的产权里规定了用途范围,餐饮、旅游、商业,就这么几个选择。

    他以为是捡了个大便宜,结果却成了给市政府捐款,尴尬的搁置了好几年。

    既搞不了居民住宅,又搞不了商业中心,就连转手给企业也因为迎头撞上涉及环保的产业结构调整而毫无希望。

    如果别人要接手,也绕不开当初的土地用途限制。

    这里是蜀都,是西部中心,不可能再允许任何人搞个大烟囱出来。

    何老板实在觉得不是个办法,早几年正赶上农家乐大热,索性又找来些钱开发成“何日君再来”农家乐。

    更悲伤的事情发生了,等他耗费两三年时间修好,农家乐的热度却已经过去大半,美滋滋的经营一年后生意急转直下,好死赖活的撑到现在,怕是他实在撑不住了。

    这下他处境更悲催,可使用年限只剩15年,附近的大路却还没规划过来,居民生活区又还在两三公里外。

    估摸着成熟社区发展过来至少还得十年左右,但等到那时候,他的产权只剩下五年。

    别人开发商是会都盯着他这块地,但没人是傻子,市政府更不可能让他白捡大便宜。

    五年时间而已,人家等得起,等到他的产权完全过期,这块地才会从鸡肋变成香饽饽,但那时候已经没他几毛钱的事了。

    何老板这一路生意经,算是把能趟的不能趟的雷都踩了个遍,堪称倒霉透顶。

    据说还有别的内情,十五年前曾有人与他透过风,说是当时的蜀都boss有意打造这片区域,奈何人家boss任期内升迁了。

    大佬拍拍屁股走人,新官上任又变了策略,他被晾在这里。

    但沈崇觉得这对自己都不是个事!

    完美!

    这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地皮!

    他本来就没指望靠牧场赚钱,用途不可更改也不是大事。

    何老板搞生态农家乐,我也是啊!

    什么叫生态?

    自产自销无排放,那就是生态!

    咱把农家乐改名为城市牧场,挂的也是餐饮的名。

    我只要不大规模搞养殖业,只养我的妖怪,压根就不外卖牲畜,甚至不开张,谁还能说我不符合用地标准?

    完全不开张也不行,行,我到时候一个干煸土豆丝都卖八百,炝炒空心菜我卖一千八,谁会来烦我?

    另外,根据何老板和那女人讨论的情况,再结合书包网.bookbao2上的咨询,虽然只剩下十五年权限,但这片地方的建筑物是可以改造的,只要不在地面上修建五层楼以上的高层建筑就行了。

    这更ok了,我的实验室主体肯定得放地下啊!

    十五年产权更不是问题,十五年后谁知道这世界会怎样?

    谁知道我的石锤科技有多能赚钱?

    没人规定我只能搞音频,先把路趟顺了,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抄

    不对,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借鉴!

    这儿离家近,地方大,便宜,有小土包山,有林子,有活水,有湖!

    机会难得,上了!

    我特么要搞沈爷的比利哦不,比弗利山庄!属于我一个人的沈富贵山庄!

    干起来!

    润雅苑第八栋?

    润雅苑十八栋?

    那都算个屁!

    还有个好消息,“何日君再来”农家乐在书包网.bookbao2络上的挂牌价是8亿,已经挂出去快三个月。

    但现在正有另一个人以4亿的报价与何老板杀价,说明个问题。

    这里根本不可能以8亿的价格卖出去。

    中年女人敢一口气杀4000万下来,必定是因为到目前为止真正有意向接手的,只有那女人一家!

    想也是这样,条件如此苛刻与坑爹,适合接手这里的人太少了。

    所以,沈崇的竞争对手只有一家,并且自己还提前知道了她的报价,已经占据了先机!

    蹲欣欣和封吹雪身边的沈总突然站了起来,头四望,心中只觉豪气冲天。

    他看着身前的湖泊,脑子里幻想着自己把这里修整得漂漂亮亮的样子,大手一挥。

    这,都将成为朕的江山!

    情绪激动的他甚至编短信给梁仔发去消息,“狗子,去帮我找何老板要个联系方式。”

    梁仔消息,“老大你确定吗?我大概只能去咬他一口,然后拼命在他面前秀狗牌,但这样我晚上很可能会变成他饭桌上的狗肉煲哎。”

    “呃,咱就不能用机智点的办法?”

    “比如你亲自黑进电信系统?这个你不最擅长吗?”

    “呃,好吧。”

    现如今狗子对沈崇的能力也越来越了解,被坑得多了抗性也日渐提高,没以前那么傻乎乎的沈崇让它往东,它埋头就冲。

    所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狗子,跟好人学好人,就这道理。

    封吹雪带着欣欣在旁边画画,她时不时还紧张担心自己今天这略带透视的polo衫会不会让沈崇有什么不悦的想法呢。

    结果倒好,虽然他在一旁坐着,但从头到尾几乎没多看自己两眼。

    这位大哥除了每隔点时间就抬头看眼欣欣之外,别的时候全在低头倒腾他的手机。

    封妹子都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郁闷。

    沈先生果然不一样,与众不同。

    真不是她自恋,她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有多受欢迎。

    封吹雪的目光经常往沈崇身上飘,连带着欣欣都注意到了爸爸一直在“玩手机”,小大人一样叉着腰气呼呼的走到近前,大声道:“爸爸!”

    沈崇略茫然的抬头看欣欣,脑子里还在寻思怎么攻进电信供应商的服务器呢。

    不愧是专业公司,服务器系统极其稳定,几乎没有漏洞,难度不小。

    另外,他甚至只知道何老板的名字,但全国上下同名同姓的人何其多,他很难找到突破口。

    半晌,他过神来,问道:“欣欣怎么啦?”

    “老师都说了,不要总玩手机,对眼睛不好,你怎么还在玩手机呀?真是的。”

    沈崇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摸摸欣欣的头发,“爸爸可没有在玩呢。”

    “那你在做什么呀?”

    “我啊,我在努力工作,想给欣欣挣好多好多的钱,给欣欣买最好看最漂亮的衣服,带欣欣去最好玩的游乐园。”

    沈崇笑眯眯的说着。

    欣欣似有点动心,仔细思考了一下,但却说道:“妈妈已经有好多好多的钱了,我不要爸爸你这么辛苦。”

    沈崇先是一愣,心里暖暖的,然后抱了抱她,说道:“爸爸努力的地方,和妈妈是不一样的。”

    “啊?有什么不一样啊?不都是工作挣钱吗?”

    “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沈崇又把目光转向欣欣的画板,吹雪老师没说错,欣欣天分真高。

    比起自己这个画匠来,欣欣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还有一双能捕捉美的手。

    这天赋多半遗传自老林的了。

    啧啧,真看不出来,可能是老林点错了技能点,如果她不从商转而从小就认真搞艺术,说不定现在也是个名声斐然的艺术家?

    “呐,那我稍微站起来活动一下,欣欣你继续画,好不好?”

    “好的,这样才乖嘛。”

    欣欣点头满意道。

    等到下午五点过,欣欣这幅画终于画完,沈崇可算挖出何老板的私人电话了。

    说来也没多精巧,挂在书包网.bookbao2上的转让资料里就有个手机号码的联系方式,但并非何老板本人,大约是他的某个亲信。

    沈崇先以这号码为突破口,再去逆推其通话记录,又从里面找到何老板的名字,这就对了。

    其实他本有更简便的办法,早先梁仔刚打听到事情时何老板应该就在农家乐里,直接过去找人便是。

    但他不太愿意让欣欣单独在这呆着,哪怕李鸿牧等保镖都在,他也不放心,这是只有强迫症才懂的心情。

    把欣欣送家之后,蒋玉已经来了,但林知还在公司。

    沈崇果断拒绝了蒋玉让他留下来等林知一起吃晚饭的建议,扯了个由头跑路。

    出门后,他就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摸出手机,上面显示着的正是何老板的电话。

    他心情不禁有些忐忑。

    虽然已经俨然一个有钱人,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试图和人谈这么大的生意。

    这和他在书包网.bookbao2上买服务器配件不一样,那虽然也是近亿的大单子,但他清楚那些东西的底价。

    虽是书包网.bookbao2购,但他找的都是已经交易过两三次的熟人总代,拿货价即便没能完全探底,但也相差不离太远。

    今天这事吧,对方也是身家数亿的老板,虽然在亏损中,好歹也是个总,不能掉以轻心。

    我第一句话该怎么说才能不堕了气势又不暴露出我势在必得的心态?

    如果我被看穿了的话,岂不是得多掏钱?

    他考虑好久,在脑子里勾勒出数十种不同的对话,自觉万无一失,然后拨通电话。

    五秒钟后,沈总面色古怪的呆呆看着手机。

    听筒里正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大爷的,我被挂电话了!

    丫接都不接,我有再多骚套路都使不出来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