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夜其实沈崇也没睡好。

    他虽然已或主动或被动的从孩子妈身上捞了不少福利,但像今晚这样直接粗暴的却是开天辟地头一。

    他脑子里萦绕翻转的总是那画面,刺激,劲爆,奔放,高质量。

    如果要强行要模仿他以前看的小片儿起个标题,那画面大体可以这样描述。

    国产精品自拍偷拍系列身家数百亿真豪门商界女强人出浴,火辣身材让人欲罢不能,吐血推荐,不看后悔一辈子!

    一般敢起这名的小片必有真材实料,端的是宅男圣品纸巾杀手。

    这还不算完,沈哥脑子里放的片中女主还不是陌生人,而是自己生活中的“熟人”。

    他下意识就把至尊好片的女主和孩子妈本人对应联系起来,刺激加倍,爽感拉满。

    沉迷纸片人的废宅分两种,一种是真只单纯喜欢纸片人,那是最纯正与高级的宅。

    另一种是因为畏惧或厌烦三次元的麻烦,因为惰性而放弃成为现充,索性选择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纸片人。

    这第二类人不到人生中的某个重大转折点,往往意识不到自己的本质,会误以为自己是第一种。

    沈崇的宅境已达最高,但他的内心却正是第二种,不然他以前根本就不会去下小片!

    总之今晚他过得好艰难,生怕在床单被褥里画地图。

    大半夜时他索性坐直身子,不再自我压制了,而是刻意在心中放慢镜头。

    良久之后,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颤抖,他顿觉一切索然无味,人生观仿佛得到升华。

    世界如此美好,我的内心一片祥和,朦胧月光穿过窗帘挥洒在床榻上,是如此的皎洁。

    终于睡个好觉,他早上起床时精神抖擞。

    今天他本打算去石锤科技,但却没能成行。

    他刚起床便收到一条斩妖信息系统里的消息,提示为陌生人,点开后发现是没加好友的向小萌发来的。

    “那个,沈哥在吗?我是向小萌,很抱歉打扰你。请问你有空来参加程亮与螳螂的葬礼吗?”

    向小萌的语气很怯生生的,不算正式的邀请,大体是她个人的想法。

    按照部里的规则,类似葬礼通常会有一名战斗部副部长级以上的领导参加,别的就是牺牲成员在现实生活中的亲朋好友,以及在部里交情特别近的队友或是朋友,牺牲时同出任务的同事通常也都会参加。

    沈崇以前与向小萌的第二中队打交道不多,此外他是编外人员,所以不在参加葬礼的官方名单内。

    但向小萌犹豫再三,决定以私人名义邀请他,仿佛是害怕他不答应,顺便又说说原因,她再发来第二条消息。

    “程亮生前很崇拜你,所以,我想如果你能来的话,他会很高兴吧。”

    沈崇毫不犹豫一口应下,换上身纯黑西装,驱车出门直奔葬礼地点。

    这是他第二次参加葬礼,心态与上次倒有所不同。

    他多懂了些道理。

    大家沉默,并非无话可说,相反,却有很多话,但说不出口。

    在场中人里也有普通人,也不太方便说。

    葬礼的环节与上次没什么区别,就连程亮家属的哭声听起来都似曾相似。

    人世间欢喜的事千千万,但悲伤却都异曲同工。

    失去前程,失去朋友,失去亲人,或者失去希望,总是失去了些什么。

    伴随着葬礼司仪宣布礼毕,程亮的棺木被缓缓放入烈士墓中,葬礼宣告结束。

    沈崇观察着在场每个人的表情。

    他不是第一次参加战友葬礼,别人更不必多说。

    见多了生离死别,大家仿佛变得麻木,但这麻木并非心如止水,而是在一次又一次阅历中,心智慢慢变得坚韧似铁。

    并非每个人都能扛得住,斩妖里也有很多正式成员最终选择转为编外,但更多的人留了下来。

    要么在失去中变得脆弱,在脆弱中沉沦,要么又从沉沦中爬起来,用仇恨与信念支撑着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变强。

    沈崇不得不承认一点,哪怕他一直保持着编外人员的身份,但斩妖这个组织却拥有强大的感染力。

    他慢慢的喜欢上这个组织,喜欢上这组织里的人。

    似松似紧的管理模式让斩妖既铁血,却又充满了家庭般的温暖,利益与信念将这个特别的群体牢牢绑在一起。

    如今的他倒是勉强混出点名头了,但当初他刚以黄级六品的修为成为编外人员之际,却从未有人欺凌压迫过他。

    无论是天级至尊,又或是地级大佬,又或是玄级强者,从未给他甩过脸色,大多和颜悦色。

    要不是他知道这些人的实力,有时候简直会以为他们都是假的高手。

    即便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邀约,也从未被强迫过。

    斩妖的规模却远大于普通门派,凝聚力却不输宗门。

    几位创始人大佬虽然极少露面,但却依靠人格魅力与强大的实力,建立了稳定合理的组织架构,在各大分部中营造了良好的团队氛围,再利用功勋值与军衔让所有人携手共进。

    沈崇脑子里浮现出总决赛时总部演武厅外站着的那几名疑似创始人,有老头、壮汉、中年女子等一应男女。

    这些人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地级的艾霓露大队长出招威势就能到那程度,并且还不是全力,天级大佬的力量到底得成什么样?

    如果那天我能更强些

    唉。

    他倒是没在心里怪罪当初艾霓露大队长为何不一开始就跟着。

    每个层次的强者都会有自己的事情,该是哪些人负责的任务范畴,就派这部分人去。

    如果什么任务都要出动地级甚至天级的高手,那只怕这些强者能活活累死。

    “沈崇,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他正心事重重的混在人堆中往外走,肩膀突然被人轻轻一拍,头看竟是西南分部的前台组组长曳蜂。

    她今天罕见的没穿黄黑条纹短裙,而是与旁人一样穿了身漆黑西装。

    沈崇勉强笑笑,“我还好。曳蜂组长今天也来了?”

    曳蜂头看看远处墓地,“嗯,我是螳螂的介绍人。同属昆虫类妖怪,螳螂经常与我交流。”

    沈崇沉默片刻,说道:“节哀。”

    “我没事。”

    沈崇长叹一声,内心怅然。

    “对了,曳蜂组长,我可以问你个事吗?”

    他突然想起个正事。

    今天仓鼠王没来,八哥和标哥的级别未必够资格知道,问面前这位看似前台组长,实则行政级别与个人实力都是大队长级的曳蜂大佬或许刚合适。

    “你讲。”

    “之前我参加新人挑战赛时,曾被允诺如果进入全国赛就能得到一个特训名额,说是让我等通知。可比赛结束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没动静呢?这事得等多久啊?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曳蜂想了想说道:“我知道。”

    沈崇眼睛大亮,“真的?”

    她点点头,“我是知道些,但不能明确告诉你,兹事体大,你还是安心继续等通知吧。”

    沈崇面色发苦,“不会吧!大佬们该不会忽悠我吧?不能我等着等着,这事结果给拖没了吧!”

    “这怎么可能!你放一万个心。”

    沈崇略感头大,他不喜欢这种时间计划不在自己掌控内的感觉。

    万一哪天本来计划要做什么很重要的事,结果特训突然来了,这不坑爹么?

    见他表情,曳蜂组长懂他心思,多解释了一句,“这事没办法,特训地点的开放时间并非固定,谁也不能提前感知。你不用太紧张,到时候应该会提前一周左右通知,不会太突兀的。”

    沈崇耸肩,没办法。

    反正上午已被占用,家后他索性没去公司,带着梁仔去了趟小区门口宠物店。

    清明节前他和梁仔曾花四天时间狠狠扫荡过附近几个县市的养殖场,当时一共捞来九个收获。

    到现在已过去一个半月,不知不觉已经觉醒了五个,还剩下一条狗,一只鸡和两条鱼没有动静。

    理论上,当妖怪表现出可以被他和梁仔观察出来的明确异常时,距离觉醒已经不远了。

    他本就是以异常状态为筛选标准,那是妖元觉醒的征兆。

    抓来后等了一个半月依然不曾觉醒的,只有一个解释,他可能看走眼了。

    果不其然,一人一狗在宠物店里重新仔细观察了个多小时后,先退出来找了个角落低声商量。

    沈崇结合自己的记忆,再仔细咨询梁仔的感知,得出新的结论。

    这四只的确是误判,之前疑似度极高的特征其实是生理及遗传现象,又或是阶段性的个体差异。

    狗和鸡的异常已经完全消失,两条鱼则依然有点蹊跷,但应该是先天遗传疾病所致。

    他的确误判了。

    这事挺坑,但转念想四天捞了九个,命中五个,命中率其实高得让人发指。

    就是他的办法太偏门,不能推广,不然能拿个斩妖诺贝尔。

    这四只继续养着已经没意义,沈崇决定处理掉。

    鱼他直接放生了,鸡与狗怎么处理倒是让他头疼。

    梁仔给了个不是建议的建议,送原主,另外给笔安家费。

    只有一个目的,至少给这对没能觉醒的鸡与狗一个安度晚年的机会。

    狗还好说,当初买走时狗主人就很是不舍,再送去狗主人肯定亏待不了它。

    鸡的晚年就很难保障了,一番商议之下,沈崇给梁仔找了个事。

    他先与鸡场负责人谈妥,自己会在这只鸡身上留下标记,要求对方每月录制一段视频发到梁仔微信账号上。

    他这边见视频打款,每月打款,每月检视。

    事情被弄得很麻烦,但沈崇不是很介意,毕竟麻烦的是梁仔。

    驱车物归原主的半路上,梁仔有点郁闷的说道:“老大我还是觉得吧,真得尽快搞个牧场。这样既能把从外面捞来的哥们儿都好吃好喝供着,就算看走眼了也能继续养着嘛,哪有这么多麻烦。你现在赚钱这么快应该养得起。”

    沈崇无奈道,“养是能养,但你知道在蜀都近郊搞块地办牧场多贵吗!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他理想的牧场面积至少需要数十上百亩地,多多益善。

    蜀都作为西部中心,城郊地价这几年火箭般往天上窜,现在都快突破外太空了。

    沈崇自己也觉得房价要涨,林知更是亲自在他面前为看涨的地产行情背。

    在他石锤科技起步的这几个月里,蜀都地价的涨幅高达20%以上,不讲理了都。

    工业用地虽然相对便宜,但他要的面积这么大,光土地转让费就预计高达十亿以上。

    建牧场别的不贵,就是地贵,超级烧钱。

    别看石锤科技俨然印钞机,但和搞地皮比起来简直渣渣。

    他以为自己已经够有钱,直到前两天突发奇想扫了下附近的土地转让拍卖,然后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

    我穷得抠脚!

    听沈崇分析完地价,梁仔也吓到了,建议道:“不然咱们再往南偏点,选到彭县去呗?开车走高速的话到基地也就四十来分钟。”

    沈崇摇头,“不妥,离部里太远,万一出篓子大佬们救援不及,翻车了怎么办?艾霓露大队长可不是每次都能出动。想想夜狼,还有别的邪道组织。树大招风啊,咱们建了牧场免不得吸引人旁人眼球,离市区越近,别人越不敢大举妄动,我们还没在外面开山门的实力。”

    梁仔点头,“这倒是。”

    但这其实并非沈崇真正顾虑的地方。

    牧场不可能全部交由普通员工负责,梁仔和鸡哥多半得常驻其中。

    他这个牵头的肯定不能不管不问,少不得三天两头两边跑,所以真不能建远了。

    不然和欣欣隔得太远,那就本末倒置了。

    如果让梁仔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大概会骂他疯了,就因为不想离小主子太远,居然肯多花十亿!

    但沈崇内心的主意却无比坚定,他所做的一切都只围绕一个目的。

    保护欣欣。

    这才是他最核心且永远不会动摇的念头,

    另外,他坚决要建牧场还有个更大的图谋。

    打秋风捞功勋值只是幌子,他是需要个安全的地方慢慢筹建属于自己的灵妖实验室!

    只要把这实验室建成了,靠自己的本事琢磨出能卖给斩妖换功勋值的产品,又或者开发出新的技术,那才是真正的无敌印钞机,才是自己妄图与世为敌的真正依仗。

    转正进科信处或者科信部,当打工的科研人员?

    别闹,那根本发不了财。

    研究资源用别人的,技术的所有权当然不属于自己,他撑死只能领奖金,再拿点奖励功勋值。

    即便自己带团队,也免不得会被分走大部分好处,还不自由。

    他前世没少和体制内的技术人员打交道,一个个过得又穷又苦。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他相信自己的能耐,有这本事,能吃这口饭,干嘛不自己在外面搞?

    想迟早有天与天级大佬平起平坐,又甚至是力压他们,自己必须不断为斩妖创造价值,再从斩妖里换取对自己有用的修炼资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迅速变得更强。

    行一步,谋十步,不去考虑最终成败,只疯狂的将自己的计划严格又高效的执行下去,这便是他的做事风格。

    或许能不能查出欣欣身上异香的蹊跷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他不会忘记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他更不希望某一天林知和欣欣还要像那些被蒙在鼓里的烈士家属一样,在自己的葬礼上悲恸哭泣。

    曾经有位强者说过,永远不会背叛你的,是你自己的力量。

    沈崇深信不疑。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