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脸上浮现抹尴尬紧张的笑,同时在心里暗自提醒。

    稳住!

    一定要稳住!

    我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抛头颅洒热血都不在话下,难不成还怕了孩子妈?

    我不能慌,要相信自己的演技。

    他强行淡定,“呃,还有什么事吗?”

    沈崇真的很不擅长撒谎,眼神下意识往天上飘,就不敢和人正视。

    幸好这时候老林也没看他,而是松开抓住他的手,同样别过脸去看着旁边。

    稍稍犹豫,她吞吞吐吐道:“先前我态度有问题,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她觉得自己疯了,明明是自己可能吃了大亏,却反倒在自己心中各种暗示他或许什么都没看见,更过分的自我开导他就算看了也没什么,现在自己居然还主动给他道歉?

    我魔障了!

    沈崇也极其茫然,本以为翻车了呢,她提的竟不是这事?

    她没看聊天记录?

    好哎!

    等今晚一过,又或是我先跑掉,她再问我就来个死不认账,坚决咬死我一听见蒋姐的叫声就把手机揣裤兜里往出冲。

    隔着电话撒谎比当面撒谎简单得多,成功率高得多。

    他赶紧大气凛然一摆手,“嗨,瞧你这话说的。多大事,我根本没和你生气。”

    林知头看他,“这么好脾气啊?”

    沈崇嘿嘿着,“那当然,其实我找到个新办法。当发现你情况不对劲时就赶紧提醒自己,你将会变成台战斗机器,惹不起惹不起。我就敌动我不动,敌不动我更不动。任你东南西北风,我自明月照大江。只要我做好心理准备,就根本不会和你生气。”

    不错,这就是他能保持淡定的根本原因。

    林知的嘴越张越大,不知怎的她突然觉得手好痒,很想掐死点什么来。

    就算你真这么想,可你不能当面告诉我吧!

    “意思在你心里我就是个随时暴走的疯女人?”

    沈崇赶紧辩解,“哎这你说的啊,我可没说过。”

    “沈崇!你”

    林总觉得自个的心理工作白做了,双手捏得好紧。

    她又想磨牙,最近她正努力的改掉这习惯,不然真怕再这样下去自己的门牙会被磨平。

    沈崇一看她状态,反应过来要遭,赶紧补救,“淡定!人无完人,你有优点当然也有缺点!我都理解!我也一样,像我有时候情商就很有问题。我也想改,但一时半会改不掉!”

    这次他哄对了,林知稍微高兴点,“好吧,勉强算你会说话。你也还有点自知之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是拿你没什么办法了,就这样吧。那你说说我有什么优点?”

    沈崇开始冥思苦想。

    林知的怒气值重新累积,原来你是忽悠我!

    在你眼里我没优点是吧?

    沈崇灵机一动,问道:“好看?”

    林知表面不屑,“这是外表,天生的,算不上什么优点,长得漂亮并不能给我的工作与生活带来什么帮助。”

    其实她完全是假装淡定,心头窃喜,语气都和刚才不一样了。

    如果蒋玉在旁边肯定要吐槽,林总的情绪起伏完全被沈崇带着忽高忽低忽晴忽阴,这是着道了。

    她又问:“别的呢?除了好看就没啦?”

    沈崇:“有钱?”

    “这算什么优点!真没了?”

    沈崇头都快大了,搜肠刮肚都找不出个恰当的说辞,“温温柔?”

    林知又进入崩溃状态。

    她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真不能怪她小肚鸡肠,沈崇这睁眼说瞎话也太荒谬了,马屁拍在马腿上。

    她自己都不信。

    “你良心就不会痛吗沈崇?”

    沈哥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你非逼着我追问,我实在没词,吹不动啊。

    他反问,“那你让我怎么说?”

    林知沉默,呼吸渐渐加速。

    “哦我想起来了!我前段时间在书包网.bookbao2上听说了个事情,我觉得那算你的优点!”

    林知捏着鼻子问:“你说。”

    潜台词:再说不好你就死吧。

    沈崇赶紧巴拉巴拉的说起来,讲的正是自己在登海时旁敲侧击道听途说的孩子妈在生意场上与人抢单那事。

    但他不想林知追问自己怎么去的登海,又怎么参加到那种程度的聚会,所以耍了个花枪只说自己是在书包网.bookbao2上查到的消息。

    说完他又问,“是有这么事吧?”

    林知点头,“倒真有,这算是奠定我林一工业江湖地位的重大战役了,但你别看书包网.bookbao2上把我吹捧得多高,其实当时挺惊险的,差点就输了。”

    沈崇给她比出个大拇指,“大气!那可是一亿多的设计费,你说烧就烧了,换我绝对没这魄力。”

    林知脸微红,类似的夸赞她早已在无数人嘴里听到过,但同样的话出自不同人的口却完全是不同滋味。

    她连连摆手,娇羞道:“还好还好。”

    沈哥来了状态,“诶,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已经有一辈子用不完的钱,还能这样有斗志,很不容易的。你很有社会责任感,是个了不起的企业家。我觉得你有颗大心脏,很有魄力,也很有眼光和胆量,霸气十足!”

    孩子妈心头那个美,这家伙突然开了窍。

    这也太会夸人了。

    “你可别这么说,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沈哥继续发挥:“怎么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呢?我想想,爷们!对,身为一个纯爷们我都想给你点赞,我觉得你好爷们!”

    林知:我可以说脏话吗?

    爷们?

    你绕这么大个圈子,是为了夸我一女流之辈很爷们?

    你怕是个妖怪吧!

    “沈崇你真在夸我吗?”

    “在啊!怎么了?”

    “信不信我一口咬死你!”

    沈哥也崩溃了,“哎哟我的孩子妈啊,怎么哄不好了还!算了算了,我先!告辞!”

    趁林知不查他掉头就跑,闪电侠一样蹭的冲下楼。

    等林知追过去,才刚到楼梯口,楼下就已经传来客厅大门的关门声。

    这混蛋跑好快!

    沈崇冲出润雅苑就抹了把额头冷汗。

    艾玛终于蒙混过关了。

    真难。

    他暗想就不该傻乎乎的站那儿被她审,早该耍赖跑路。

    我要学的还很多呐。

    他默默的又用手机下了本2018最新版泡妞三十六计之情圣日记。

    这漫漫长夜林知睡得并不安稳,一方面是总时不时在心头想起一些事,另一方面欣欣说了梦话。

    半夜时她突然挣扎起来,大声喊着“妈妈不要赶爸爸走。”

    林知几次被惊醒,一边给欣欣重新搭好被子,却又暗自惭愧。

    果然如此,欣欣其实比一般的小孩敏感得多。

    先前沈崇帮她代抄作业时,她看着自己和沈崇吵,听在耳里伤在心里。

    但那时候她因为觉得自己也做错了事,所以没敢劝,后来几番折腾倒是算勉强揭过去了,但在她心头却留下了日有所想夜有所梦的疤。

    今天争论时沈崇虽然道理上没有让步,但却一直都很好的控制了语气和声调,就是不想让欣欣难受。

    他是个好爸爸,对欣欣真的没得挑。

    我不如他。

    或许是我要求太高了吧,他别的方面都堪称完美,唯一的缺点是不会哄女人。

    但如果按照我最开始的想法,这好像并不重要,反而是好事。

    我着相了,心态失衡了。

    他已经做到他应该做的全部,是我在贪婪的索求着更多,

    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我要不要变去呢?

    我能做得到吗?

    真想投资一家科技公司,发明个冷静手环,只要察觉到佩戴者的声音太大,心跳加快都会震动提示。

    我不能认输。

    林知在这纷纷乱乱的心思中辗转反侧。

    她罕见的失眠了。8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