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客厅时林知和欣欣还在沙发上候着。

    欣欣关切的问道,“爸爸,蒋阿姨没事了吧?”

    沈崇笑笑,在旁边坐下,“蒋阿姨没事,不用担心,明天她又生龙活虎了。”

    欣欣高兴起来,“真的吗?”

    沈崇点头,“当然!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

    欣欣想了想,爸爸承诺的事情还真每次都能兑现。

    经过这么一折腾,欣欣本来起了的睡意散去不少,目测一时半会睡不着。

    林知则觉得头皮有点不舒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裹着浴巾在外面晃荡,头上也没清洗发水。

    她起身道:“你先陪欣欣在客厅玩一会,我继续冲一下,头发黏糊糊的难受。”

    沈崇点头,“行。”

    走两步林知又头,先是欲言又止,然后鼓起勇气道:“那个沈崇。”

    “哎,欣欣妈你说。“

    “我反思了一下,我以前的方法是有问题。我答应以后欣欣周一到周五每天可以看二十分钟动画片,但不能再多,具体看什么得你来挑。”

    这是林知的反思,在她身上是巨大的改变,她无形的向沈崇举起了白旗。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对她而言却很难,心中甚至涌起股复杂难明的羞耻感。

    并非沈崇羞辱了她,而是她自己竟迈出了这一步。

    什么事都有第一次。

    第一次承认自己的错误。

    第一次向他低头。

    第一次屈服于他的坚持。

    第一次发现他是对的,自己是错的。

    或许是因为自己身上穿得很清凉,只有条浴巾,或许是第一次服软,被她自我联想出了股臣服于沈崇的错觉。

    林知悄然夹紧了双腿,仿佛是怕走光,又像是心里的强烈羞耻感让她不适。

    沈崇咧嘴笑,心道你可算知道我厉害了吧?

    但他又觉得亏了,明明自己和欣欣的谈判结果是十五分钟,老林顺口一说竟又多出五分钟,头还得好好教教老林什么叫张弛有度。

    你要学的还很多呢。

    罢了,难得大家走上同一阵线,先不继续教训她,放她一马。

    “不错不错,你肯做出改变挺不错的!”

    沈崇给林知比出个大拇指。

    旁边的欣欣乐呵起来,直拍手,“好嘢!妈妈你比爸爸刚才答应我的还多五分钟哎!mua,妈妈我爱你!”

    沈崇捂脸,欣欣你为何如此不靠谱,说好了保密啊!

    这不是卖队友?

    林知脑子转得何等之快,瞬间变色咬牙切齿道:“好啊,你们又背着我又达成什么共识了?什么时候的事?是不是等我和蒋姐出差,你就打算带着欣欣放敞了玩?”

    你问我什么时候?

    想起先前出门时“不小心”看到的那满屏春光,沈崇头皮直发麻,哪敢接她话。

    他能怎么办呢,只能打哈哈蒙混过关。

    “嘿嘿,哪有哪有,不可能的。你没听刚欣欣说你比我答应的还多五分钟吗?我和欣欣本来只说好十五分钟的,嗨呀,你到底要裹浴巾在我面前晃悠多久,胸口白花花的一大片!哎哟我的天,松了松了!”

    林知低头看,刚她只是随便扎了下,现在还真有点松。

    她赶紧惊叫一声,抱胸往楼上跑去。

    沈崇略感遗憾,浴巾滑脱的保留节目没了。

    我亲手抹灭的,请组织相信我,我真是个正派的人!

    先前那只是个丑陋的意外,绝非我本意!

    可惜组织并不信任他,林知到卧室就发现了插在被褥里正对浴室门的手机。

    她拿起手机,解锁,依然停留在微信界面,触目惊心的就是那段长约四分钟的视频聊天通话记录。

    她先是脸色雪白,然后红晕渐渐浮上面颊,脑子里开始忆。

    时间对上了。

    根据聊天记录显示,蒋玉发出尖叫,自己站在浴室门前擦头发的这段时间里,这段视频聊天并未关停。

    不死心的她点开前置摄像头,将手机还原到刚才摆放的位置。

    画面也对上了。

    这头蒋玉刚出事,沈崇那边马上就冲了过来。

    很好,事件也对上了。

    沈崇!

    我我掐死你!

    老林的粉拳紧攥,呼吸渐渐急促,脸上阵红阵白阵青。

    难言之羞,难述之愁,难讲之恼,多般思绪缭绕心头,如晨雾起于湖,飘飘荡荡划过心湖,只剩一片殷红似怒似羞。

    不可言说的尴尬画面在她脑海中反复荡。

    自己不着片缕站于门前,低头俯身用浴巾擦拭头发,时而偏身侧脸,时而正对镜头。

    在镜头的另一面,沈崇正用他那双该挖掉的眼珠直勾勾盯着。

    他或许在舔舌头,又或许在嘲笑我,还可能在心里暗自点评我,

    林知大手一摆,真想冲下楼去拽起沈崇的衣领狠狠责骂质问他。

    她面红耳赤又羞愤难当,但她最终控制住了。

    林知心里又泛起不切实际的期待。

    当时沈崇应该是听到动静就马上往这边冲来,不然他来不了那么快。

    或许他什么都没看见?

    如果我贸然质问,会不会反而显得我很莫名其妙小肚鸡肠?

    我又要因为似是而非的事情与他吵?

    林知心头又泛起今天自沈崇接欣欣来后到现在的点点滴滴。

    细细想来,是他一直在忍让,自己因为他带欣欣在外面多玩了会,就一直没有过好脸色。

    吃饭之前是这样,吃过饭后他让欣欣看电视,他代抄三字经时,我的态度也很咄咄逼人。

    他的看法与坚持从未变过,希望欣欣能过得更开心。

    他选择模仿欣欣的笔迹代写,看似想骗我,但又何尝不是想哄了欣欣又哄我,免得我生气?

    反倒是我一直态度恶劣,他却一让再让。

    可现在蒋姐的事又证明他是对的,我错了。

    刚开始接触时,沈崇总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现在他的他态度好太多了。

    林知暗暗捂住心窝,他为我改变了很多。

    可我却

    唉。

    林知又叹口气,两相对比自己真是好糟糕。

    反正他是欣欣的爸爸,就算他真看了,我似乎也没有指责他的资格和立场?

    算了,先就这样吧,我干脆当什么都没发生,有些问题可能不知道答案会更好。

    反应过来自己又磨蹭呆愣好久,她赶紧跑进浴室简单冲了下,换上睡衣走出门来。

    等她下楼时发现欣欣已在沈崇怀中睡着。

    沈崇正宠溺的低头盯着欣欣,眼神里满是温柔。

    听到下楼的脚步声,他抬头将手指放在嘴前轻声嘘了下,然后轻轻拦腰抱起欣欣往前走来,压低嗓音道:“我刚给欣欣讲了个童话,才没讲几句她就睡着了。”

    他本来只是尝试性的给欣欣讲个安徒生童话,谁知道催眠效果还是血强。

    林知心里有很多话想讲,但见状却赶紧让开。

    沈崇小心翼翼抱着欣欣上楼,将她放床上再把被子搭好,才抹了把额头轻声说:“夏天快到了,气温越来越高,你可别稍微升点温就开空调,这对小孩子不好。被子别盖太紧,不然她容易踢被子。”

    林知嘁的一声,心想你也就是今年才开始带,这些小事还用你提醒?

    说得好像这几年不是我带大的一样。

    她正打算大声反驳,却又想起欣欣已经睡着,赶紧闭嘴,拽住沈崇衣服将他往门外扯。

    等林知轻掩上卧室门,沈崇准备跑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睡觉了。”

    “等下!”

    林知从后面一把抓住他肩膀。

    沈哥脚都在抖。

    以他对林知的了解,只有一个解释,她上楼后肯定检查了手机!

    他缓缓转身,眼神悄然往下飘,果不其然此时她手中正捏着手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