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搬家这事两人没达成共识,林知也没太坚持,于她而言两三千万买个房子还真只算笔不痛不痒的小投资。

    欣欣倒是心情复杂,既因为妈妈和蒋阿姨又要出差而失落,又因为能和爸爸一起住而内心雀跃。

    吃过饭后林知便又房去了,沈崇则辅导欣欣完成幼儿园作业。

    这“一家三口”和普通家庭完全是反过来的。

    别人家都是当妈的带娃,当爸的家还忙工作。

    这三人却是大半时间林知都忙,沈崇别的时候不谈,起码只要他与欣欣在一起,他愿意把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欣欣身上。

    他一边帮欣欣翻出幼儿园课本指导数学题,一边在心里想,就孩子妈这宅度,成天坐着竟没发胖,真是老天不公。

    约莫大半小时过去,欣欣可算把数学和英语作业都忙活完。

    女儿有点累和困,沈崇也不轻松。

    听说欣欣读的这所幼儿园已经对课外作业优化了,别的幼儿园作业更多。

    他简直同情现在的娃,过的都是什么暗无天日的日子。

    他正打算带着欣欣休息下呢,林知又走出来,从架上抽出一本递给沈崇。

    “干嘛?”

    沈崇接过低头一看,上三字经。

    他一边纳闷的问,一边随手翻开看,这三字经与自己前世接触的“人之初,性本善”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却略有不同,用词用句更为简单。

    他觉着这算是本不错的儿童启蒙读物,如果是要让自己教欣欣读,倒也可以。

    “王国文老师说欣欣最近学得不太好,所以这周欣欣的国学作业是抄写三分之一的三字经,过两天他过来教课时要检查,你带欣欣抄一下吧。”

    沈崇惊了个呆,“不是吧!欣欣这才多大,这么多字让她抄三分之一?”

    林知点头,“是啊。”

    “假的吧!三分之一也有三百多个字呢!”

    沈崇脸都白了。

    欣欣也有点紧张,凑过来抱住林知撒娇,“不嘛不嘛,妈妈我好累哦。”

    林知略不耐道:“我五岁时都能一口气抄完整部了,欣欣你只是抄三分之一,哪有那么难。”

    她又急匆匆的拍拍沈崇肩膀,“交给你了啊!”

    说完她就又了房,把门紧紧关上。

    父女俩面面相觑。

    欣欣嘟起嘴,“爸爸我真的不想抄嘛,好累哦。我好想看动画片,好久都没看了。”

    沈崇深以为然,这会儿都快七点半了,她今晚本就做了两样幼儿园的作业,现在又加个三字经,这不折磨人吗。

    他压低声音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看眼电视,小声说道:“欣欣我们这样”

    两分钟后,沈崇和欣欣一起抽了小凳子坐在茶几前。

    父女俩手上都拿着笔,面前摆了小作业本,三字经摆在两人中间摊开着。

    欣欣的眼睛不在上,而在电视上。

    电视里正放着沈崇手机投屏的动画片,正是之前他买的寓教于乐售价不菲的奢侈品动画片,都这么久了还没看完。

    电视声音开得很小,林知的房隔音效果也很好,只要她不直接走出门来,她并不知道父女俩正在看电视。

    沈崇则全神贯注的模仿着欣欣的笔迹,在作业本上一板一眼的写着三字经。

    他写了几个字,寻思自己已经完全记下来了,索性又把推到欣欣面前,遥控板就放在他的右手侧。

    如果林知开门出来,他听到动静的第一时间先关电视,然后可以闪电般把自己手里的本子换到欣欣面前,妥了。

    他就这么打算的。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十几分钟后,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父女俩背后响起,是老林。

    “你们在干什么呢?”

    沈崇和欣欣同时惊叫出声。

    “啊啊啊!”

    父女俩抱成一团,像是受惊的大小兔子一样头看,铁青着脸的林知正抄手站在沙发后。

    沈崇尴尬的笑,“我在教欣欣抄三字经。”

    说着,他悄悄摸摸的想把自己手里的笔藏到沙发底下去。

    林知从后面俯身往前,半边胸压在沈崇肩膀上。

    沈崇惊了,这可怕的压力,如山如岳,老林是想用美色诱惑我,让我按照她的意思教欣欣?

    牺牲一定要这么大吗?

    这不好吧?

    不曾想,林知拉直身子,先伸长指头按下遥控板上的关机键把电视关了,然后一把抓住沈崇写字的小本本猛又站直。

    得,她是盯上了沈崇代抄的小本本,怕这家伙见势不妙毁灭证据,稍微牺牲色相混淆沈哥的试听,然后好把证据抓在手里。

    “啧啧,不错嘛,模仿得挺像,很有欣欣的风采,跳脱的笔风里又透出股俏皮的童真。”

    林知点评道。

    沈崇拱手,“承让承让。”

    “我承让你个大头鬼!有你这么带人的吗!让你监督欣欣做作业,你倒好,当爸的还带头弄虚作假。将来欣欣读大学,你这当爸的是不是也要女装进考场帮她考试啊!”

    “咳咳,没那么严重,两码事两码事。”

    “两码事个鬼!你模仿得这么像!要不是我感觉不对劲,悄悄开门踮脚走出来还真给你骗过去了,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从小就教欣欣作假?还有你,欣欣,你前几天是怎么答应我的?周一到周五不看动画片的,对吧?你为什么要撒谎?动画片有什么好看的,你能看一辈子动画片吗?”

    旁边的欣欣自觉做了错事被逮个正着,紧张得一言不发瑟瑟发抖。

    沈崇看着心疼,“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你不高兴就冲我来,和欣欣吼什么,看把人都给吓到了。”

    林知鼻子里哼一声,“好,那就冲你来。你自己说今天这事做得对不对?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带欣欣一起蒙我。”

    其实先前沈崇心里就有点不高兴,现在又给她抓住“把柄”,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

    他见不得林知这副自以为有理有据,实则在“折腾”欣欣的高压教育方式,真要说道说道。

    “我觉得我做的没什么毛病。你算算时间,先前家吃晚饭已经快七点钟,做完数学题和英语题已经七点半,让欣欣这么小的孩子一次抄三百多个字,至少得抄一个小时!等她抄完都八点过该洗漱睡觉了,这一天天的喘口气的时间都没,合适吗?”

    林知反驳,“那不是因为你放学带欣欣在外面磨蹭了那么久?不然睡前至少能讲半个小时的故事。”

    沈崇翻白眼,“对啊,讲故事半个小时,但写作业却要两个小时是什么鬼?拜托,欣欣现在才几岁?有几个几岁的娃过这么累的?”

    林知不服,“我小时候就这样过的!”

    “那你小时候有美术、钢琴、小提琴、舞蹈、英语、国学,哦对了还有思维训练这整整七项课外课程吗?没有吧?”

    林知掐指一算,还真没有美术、小提琴和思维训练。

    如果换个纯耍赖的女人,大概会强行撒谎,但林知却挺较真,张不开这口撒谎。

    沈崇乘胜追击,左手背连拍右手掌,又指着墙上挂钟慢慢说道:“两个小时哦!还有,你说欣欣答应你周一到周五不看动画片,但周末她不一样也没时间嘛。你说我和欣欣一起蒙你,但你不也一样吗?那是在给她许空头支票吧?”

    林知继续沉默,表情数变。

    她又悄悄去看欣欣的表情,发现小宝贝现在很紧张。

    林知脸上挤出副笑容,又转到沙发正面搂着欣欣。

    欣欣道歉:“妈妈,对不起。”

    林知哄哄她,“没关系,妈妈没生气,欣欣下次注意就好了,好不好?”

    欣欣点头。

    旁边的沈崇有说法:“看嘛,你又把欣欣吓到了。听我一句,我去看了好多教育子女的,这方面我专业。”

    在争论的过程中,沈崇声音不算大,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都是在讲道理。

    他不否认林知的出发点是为了欣欣好,所以他自觉自己态度很赞。

    这是教育理念上的争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沈崇认为自己的方法更靠谱,自己站住了理。

    但他弄错了一件事,他语气的态度是很好,但却从未放弃自己的理。

    现在老林已经服软,他这看似讲道理,实则在别人耳中听来就是不依不饶。

    哄女人不能讲理。

    真要吵起来,甭管到底谁对谁错,反正肯定是女人对,男人错。

    这才是核心。

    先哄好哄高兴了,头再来慢慢讲道理,要不然就战略转移,先放一放下次再谈,或者压根就不谈。

    过日子哪能分出个胜负平来,都是互相迁就的过程。

    这不,沈哥现在又刺挠出事了。

    “你还没完了是吧?”

    一手搂着欣欣,林知头看他。

    “爸爸妈妈不要吵架!”

    聪明的孩子是家庭生活中的润滑剂,欣欣格外聪明,察觉到苗头又不对,赶紧祭出大杀器,亲自跳出来打圆场了。

    她看起来好委屈,眼睛里泪花花都在打滚。

    天知道她是真委屈还是演技爆发,小孩天生就是演技派。

    沈崇与林知二人先是一愣,可不敢把欣欣惹哭,赶紧收摊。

    “算了算了,欣欣你别哭,妈妈同意你今晚看电视好不好?但只能再看一会儿,不然眼睛会难受,等会要早点洗漱上床睡觉。”

    林知决定鸣金收兵,其实她倒是让步了。

    说完,她悄悄剜沈崇一眼,然后起身走人。

    沈崇心头也是暗舒口气,好险好险。

    就是嘛,人性化一点嘛。

    这头到房里,关上门来,林知用了好久才平复心情。

    她好气,她觉得自己的修养碰到这家伙简直被破功破得没治了。

    她知道这状态不对,但就是忍不住的想对他生气。

    沈崇这个榆木脑袋真是没救了。

    前两天,关于沈崇二表婶砸车的官司,那边法庭宣判了,她没当事就没与他说。

    沈崇的二表婶一家彻底完蛋,就看林知什么时候大发慈悲减免债务。

    当然其实这事真正要看的还是沈崇本人的态度。

    林知觉着委屈的原因便在于,自觉掏心掏肺的帮他,他倒好,都不知道让着点哄着点。

    哪怕你的说法真没错,但你就不能用更好听的委婉点的语气吗?

    要不然等欣欣睡着了,我们再慢慢聊不行吗?

    非得当着娃的面和我争什么?

    死没良心的家伙,全是我欠你的!

    亏得我上次还叫你老公了,你还假惺惺叫我老婆叫得多肉麻。

    这又翻脸不认人,你怎么比女人还难哄?

    其实这是老林在心头给沈崇强行加的光环,讲道理当初二人互相叫那一声老公老婆相当别扭,和肉麻俩字绝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她暗暗磨牙齿,你就得瑟吧,我答应让你带欣欣你就要上天了是吧?

    哼!

    从今天到我和蒋姐出差,你休想过来!

    我气不死你!

    大约八点半时蒋玉来了,沈崇也觉得欣欣看好久电视,该收摊了。

    他把人转交给蒋姐,让蒋玉带欣欣洗漱睡觉,自己则了家。

    从头到尾老林都没再出来,倒也好,沈哥感觉自己对付不了她。

    对付孩子妈比对付妖怪还难。

    妖怪什么的,敢在我老沈面前跳脚,分分钟轰杀至渣。

    但那是孩子妈,轰不得,只能哄。

    可哄女人实在非沈拳王的擅长领域,难度系数高达9。

    到家之后他正摆弄电脑,上书包网.bookbao2溜达关注一下调音王如今在书包网.bookbao2上的风头,没过多久微信视频聊天请求来了。

    他顿觉头大,又是孩子妈发来的。

    他真不想接,怕是又要“谈判”。

    接通之后他却长舒口气,谢天谢地,不是难缠的孩子妈,是欣欣躺在卧室床上手拿林知的手机在悄悄给他发视频。

    “欣欣你怎么啦?”

    视频里欣欣穿着卡通睡衣躺在枕头上,然后做了个嘘的手势,又小心翼翼看看浴室方向,细声细气道:“爸爸小声一点,妈妈在洗澡。我偷偷用妈妈手机打电话的。”

    沈崇笑笑,很有种地下工作者的感觉。

    “好的好的,我们都小声一点。”

    “唉,刚才妈妈说,以后我要等到放暑假才能看动画片啦,还要好久哦!”

    沈崇直翻白眼。

    老林这臭毛病没救了。

    “欣欣别慌,下个月你妈妈和蒋阿姨不是要出差吗?到时候你到爸爸家来,爸爸允许你每天看嗯,十分钟!”

    欣欣先是大喜,然后瞬间开启谈判模式,“二十分钟!”

    沈崇:“十五分钟!”

    “哦也,好的!”

    成交了。

    沈崇再道:“嘘,小声一点点,不要被妈妈听见,会挨骂的。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万一妈妈不让你下个月和爸爸一起住怎么办?”

    欣欣连连点头。

    就在此时,手机里却传来声尖叫,听起来很惊慌,声嘶力竭。

    欣欣面色大变,扔了手机就跳下床。

    沈崇这头听到尖叫后视频画面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变成正对床头斜前方,瞄准了浴室门。

    从这取景的角度看,手机大约是被欣欣甩飞之后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刚好落在被褥的褶皱里立了起来。

    沈崇也很紧张的站起身,一边低头盯着手机上的画面,一边冲到客厅提起摆在鞋柜上的手提箱。

    这箱子里装着他的凌云套装、烈焰之拳和玄能拳套。

    他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有点慌。

    听那尖叫声不像是老林的,倒像是蒋姐。

    唉,真该买个滑翔三角翼摆阳台上。

    我失策了。

    沈崇心里正这么想着,浴室门突然打开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