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幼儿园要到五点才放学,他其实走太早,盖因他呆在公司实在太无聊。

    方拾月把一切都安排得太妥当,根本不需要他指手画脚。

    沈崇慢悠悠的骑摩托回正大天城路上发生了个小插曲,狂妄自大的他竟没带头盔,被警察叔叔当场逮个正着。

    堂堂斩妖编外大佬、西南分部第一天才研究员、威名远播的新人挑战赛全国总冠军、刚以黄二品之身连续越阶干掉玄五品和六品的凌云战神沈哥,给警察叔叔狠狠痛批了半个多小时。

    若非他证件齐全,认错态度良好,只是赶一小段路,并且实在吃不住又亮出特别许可证,就得和心爱的赛摩说再见了。

    以沈哥如今的江湖地位,其实完全可以不搭理警察叔叔,甚至还能反过来找别人麻烦。

    但他实在没有我很牛叉就非得骑在全世界头上装x的想法,自己确实没做好,被教训是应该的。

    人家又不是故意找麻烦,是忠于职守秉公执法。

    得,认栽吧。

    经过这么一折腾,等他把车停好再小跑到欣欣幼儿园时,刚好是放学。

    这家幼儿园通常接娃时需要提供电子接送卡,如果忘带了,则用指纹验证身份,里面登记着学生家长和主要接送人员的个人信息。

    如果既没接送卡,又没登记过指纹验证,那就需要院方与学生家长视频通讯联系,当场验证。

    上次沈崇送欣欣来过学校,为了加深欣欣同学们的印象,还秀了发才艺,不但同学们把他记住了,连带着老师们的记忆也很深刻。

    今天他又来了,当他跟在人群中排队时里面的孩子和老师都注意到了他。

    老师还算淡定,这些娃却闹腾起来,纷纷扑到窗前指着沈崇直吆喝。

    “哇!欣欣爸爸又来啦!”

    “欣欣爸爸好厉害的,会表演武功。”

    “好羡慕欣欣。”

    这下沈崇难免成了人群瞩目的焦点。

    他本来有些尴尬,但透过钢化玻璃瞧见里面的欣欣正被其他同学围拢着,很骄傲的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沈崇笑笑又挺直了脖子。

    宝贝女儿肯定在和她同学吹嘘我有多厉害,面子不能输!

    有些娃被家长或者保姆接到,还在绘声绘色的描述沈崇那几个小试牛刀的才艺,问自己的爸爸妈妈会不会,诸多家长纷纷变色。

    单手指头做俯卧撑,太过分了。

    小孩子的攀比心好严重,但这攀比的项目太强人所难了。

    这年头,幼儿园学生家长真是不好当。

    不但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要能打能跳能飞天!

    换成别家的娃,这些被难住的家长还能说两句爸爸不会表演,但是爸爸给你给你买新衣服新玩具什么的,那就是比钱了。

    但这位家长不行,比钱也没人能比得过欣欣。

    当沈崇终于排到教室门口时,早已蓄势待发的欣欣很是兴奋的从课桌里抽出小书包,朝背上一甩就哒哒的往门口跑来,嘴里还呱啦呱啦的大喊着。

    “爸爸爸爸!今天你来接我呀!我好高兴……”

    明明最近碰面的频率不低,但欣欣每次见沈崇都很激动,颇有种一天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看她跑得好快,沈崇心惊肉跳,正想说话,老师先开口了,在欣欣后面直招呼,“欣欣你跑慢一点,别摔着!”

    “哎……”

    有些事真说不得,老师话音未落,欣欣跑动时左脚绊右脚,仰面就往前倒去。

    沈崇见势不妙眼疾手快闪电般往前大跨一步,越过两米多距离凑到近前,同时俯身伸手,精准又快速的从后面拽住了欣欣的后襟。

    好险,欣欣的脑门差点就磕到地板上。

    他抹把冷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苦练体能为的不就是今天?

    如果变强不是为了拯救女儿于危难时刻,那变强将毫无意义,现在这情况就很危险。

    班主任和生活老师吓得花容色变,赶紧往前凑来问有没有事。

    沈崇轻轻扶起欣欣,拍拍她衣袖上的灰,嘴里问道:“没事吧?”

    欣欣鼓着嘴,有点受了惊吓之后泫然欲泣的模样,但她竟把眼泪忍住了,先看眼爸爸,再看看老师,抖着嗓子说道:“我没……没有事。”

    “没事就好,下次要注意安全,要看路。”

    欣欣点点头,“我知道啦。”

    牵着欣欣走出幼儿园,沈崇才知道她刚为什么跑得急。

    她兴冲冲的翻书包,嘴里说道:“老师今天带我们做手工课,我给爸爸你做了一顶皇冠,想早点拿给你嘛。”

    说完,欣欣找出个纸片做的生日皇冠来,被黏成了个标准的圆形,沿着边缘还粘上了红黄蓝三种颜色的塑料宝石。

    沈崇给逗乐了,“真漂亮,欣欣你自己做的?”

    欣欣骄傲的点头,“是的呢,老师发给我们,让我们自己想。”

    “真棒。”

    沈崇接过皇冠仔细端详着,分外惊喜的发现这三色宝石竟对称分布在皇冠纸带上,他又问,“像这样粘宝石是欣欣你自己想的,还是老师教的啊?”

    欣欣嘻嘻直笑,“我自己想的呢,我同桌好笨哦,粘得乱七八糟的,一点都不好看。”

    沈崇很想吐槽,欣欣这也太严格了。

    又不是随便哪个孩子都能像你这样,才五岁多点就懂得对称排列了。

    欣欣在性格上有时候像老林,唉,长大了不得又成个小魔女?

    简单的教育了一下她对待别人要宽容点,然后沈崇就在欣欣的要求下把皇冠戴到了头上。

    一个快三十岁的大老爷们,头戴宝光闪闪的纸皇冠走在外面,稍微有点尴尬,但沈崇并不介意别人的目光。

    看父女俩乐呵呵的样子,旁人哪能不知道他这是在哄女儿,没人笑话他,只有羡慕的份。

    他并未带着欣欣第一时间赶回家,没走几步欣欣就说想到旁边的小公园去和同学玩。

    沈崇看吃饭时间还早,又听她说得可怜,同学们经常与她说放学后在小公园一起玩得好开心,但林知书与蒋玉来接她时,却从不让她过来。

    今天好不容易爸爸来接,欣欣这才敢又提,沈崇听得心酸,一口应了下来。

    不用想也知道老林拒绝的理由,无非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玩儿什么的没有意义之类。

    他觉得老林管太严,大人才需要考虑什么事有没有意义,小孩子嘛,这才五岁多呢,学习知识是很重要,但总得有点童年回忆吧,开心最重要!

    欣欣好难得的陪其他孩子在公园里疯了整整二十分钟,累到满头大汗,沈崇给她用汗巾垫在背上牵回家时已经快六点。

    没想到林知书竟已经在家里沙发上坐着,沈崇还以为她让自己去接人是因为要回得有点晚呢。

    饭桌上摆了七八道丰盛的菜,已经没怎么冒烟了,也不知道冷没。

    父女俩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

    林知书双手叉胸直勾勾看着电视,目不转睛,即便听着两人开门也没转过头来。

    沈崇暗自耸肩,得,自己带欣欣多玩了一会,又把她给惹到了。

    幸好不用大宝天天见,不然日子没法过,成天哪来这么多事值得生气。

    咱们俩是没头脑和不高兴双人组吗?

    不可能呐,我这么聪明!

    还是欣欣会调节气氛,叫着就往林知书面前扑去,“妈妈,我们回来啦!”

    林知书被她抱住腰,绷不下去了,回头看她一眼,眉头紧皱,“咦,欣欣你流了好多汗,身上黏糊糊的。”

    说完她又扭头朝里面叫,“张婶,带欣欣去洗洗脸擦擦手,再换套衣服。”

    等张婶把欣欣牵走了,林知书才抄着手扭头对旁边沈崇阴阳怪气的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今晚要回来吃饭呢。”

    沈崇和她打着哈哈,“这哪能,我记性可好了。”

    林知书低头看表,“是吗?放学到现在快五十分钟吧,你们父女俩去哪儿疯了?”

    “带她在幼儿园旁边的小公园玩跳房子,还有几个老头老太用水笔在石板上写字,欣欣也写了几个字。挺热闹的,她玩得很开心。”

    “这有什么意义,你还不如带欣欣回来读一遍文章。”

    “咳咳,我觉得对欣欣来说,开心也挺重要的。”

    随着一天天的相处,沈崇脾气慢慢变得比以前好了很多。

    要换以前,林知书这种态度他早拂袖而去了。

    现在他慢慢发现老林就这秉性,嘴硬心软的,随她怎么说吧,反正我就四两拨千斤,死猪不怕开水烫,看你奈我何。

    沈崇虽然心里觉得老林这样不对,但口头却没当场反驳。

    “算了,下次别这样吧。我懂你意思,但等我退休了,欣欣将来要扛我肩上这担子,教育不能放松啊。”

    沈崇又想翻白眼,有钱了不起啊,切,成天就知道安排别人的人生,你这毛病没治。

    她连自己都安排,这才多少岁就想着退休的事了,还能再想远一点吗?

    “行吧,下次我多注意。”

    注意个屁!

    该玩玩,该学才学!

    沈崇真是觉着当爸的男人心累,哄了小的,回头还得哄大的。

    为天下的男人共进一杯苦酒。

    他感觉今天的破事还没完,老林不会无的放矢,不会无故叫自己过来吃饭。

    果不其然,在饭桌上坐没多久,孩子妈又开始发挥了。

    “虽然那天你给我说了些云里雾里的事吧,但我觉得你最近是不是也太忙了,我看你晚上经常不回家呢?”

    沈崇打着哈哈,“出差嘛。”

    “你出差归出差,但这样总不是个办法。”

    “瞧你这话说得,你不是希望我更上进吗?”

    林知书想了想说道:“我不是反对你努力工作,我是觉得你应该两相权衡一下,找到个折中点。”

    沈崇惊呆,就你一个出差帝也有脸和我讲这种话?

    你也就是最近出差稍微少点而已,这也膨胀得太快了。

    是不是今天我态度太好,让老林产生了我很好欺负的错觉,所以蹬鼻子上脸?

    他有点不高兴了。

    “行,我努力。”

    其实沈崇错怪林知书了。

    上次回乡祭拜后沈崇说的那些话,一直萦绕在她心头。

    她知道沈崇意志坚定,决定了的事情自己恐怕无力劝阻,今天旁敲侧击的提并非要干涉他,而是在担心他的安危。

    又刨下去几口饭,林知书突然又说道:“对了,我们家正对面十八栋别墅的业主要卖房子。我去看了,装修得还行。”

    沈崇被她突然又转的话题弄晕了,“你说这个做什么?”

    林知书:“我和蒋姐下个月要去趟欧洲,大约至少得在外面呆一个月。我妈本来说要来蜀都带欣欣,我寻思没这必要。如果你有空,到时候欣欣一直和你住,你看怎么样?如果你煮饭这些忙不过来,我也能让张婶和吴妈帮你搭把手。”

    沈崇当即点头答应,今天正愁没机会从她手里解救欣欣呢。

    她主动送上门来,我怎能拒绝?

    斩妖新人挑战赛的事告一段落,自己的灵源又刚到黄二品,狐三姐下次演唱会还得等,该做的事都做差不多,石锤科技的活完全可以在家做,还真能带欣欣一个月。

    “那就好。所以我说你老租房子住不行,得有个自己的地方才好。”

    “所以?”

    林知书试探性的看沈崇一眼,“所以你到时候带欣欣住十八栋怎么样?”

    沈崇懂了她意思。

    得,就这么个不成理由的理由,她要买对面别人的房子。

    沈崇随口拒绝,“不用吧。”

    让他在孩子妈这第八栋里住一个月,他是会别扭,但住到对面恐怕也好不到哪去,自己精心布置的新房这不正好是粉墨登场的时候吗?

    林知书有点犯难,“可我已经把房子给买了。”

    “哈?”沈崇无语,“疯了吧!干嘛浪费这钱,照现在的均价算得要两三千万吧!还不如让我直接住你家!”

    林知书大惊,“呀,你愿意?我还以为你不乐意呢。”

    “我是不乐意,但钱不是你这么花的啊!就一个自以为的理由,然后花两三千万买别人的别墅?”

    沈崇气得饭都快吃不进去了,挣点钱多不容易,傻大姐你为何如此炫酷。

    林知书尴尬道:“反正最近行情看涨,就当是投资了。不然你就住过去呗?”

    沈崇直接一锤定音,“这事不妥,我有安排的,你只管放心,我亏待不了欣欣。”

    他考虑的问题很多。

    老林不当回事,他还要脸呢。

    万一传出去,别人就会说十八栋里的老沈吃软饭,连房子都是孩子妈给他买的。

    大家在小区里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还怎么昂首挺胸的做人?

    另外,现在住进来了,等老林回来,自己带着狗子就搬走吗?

    到时候搬与不搬都是个问题。

    可若真长住这边,万一回头标哥这些斩妖选手时不时来串门,离欣欣太近,总有点不太舒服。

    他考虑问题就是这么细,比针还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