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砸了你这破车!破车了不起啊!我给你砸得稀巴烂!”

    二表婶还在砸,一边砸一边嘴里骂骂咧咧。

    刚才沈崇砸她的果林,她的房子,挖她的坟给她带来的愤懑难以形容。

    可她一直被人拽着,心里简直压抑得要吐血

    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她要把所有怒火发泄在这辆车上。

    不然她觉得自己会疯掉。

    “快拉住他!”

    大表叔大喊一声。

    两个小表弟瞅准机会从后面扑上去,将二表婶重新架住了。

    她还死命的往前踢,想用脚去揣车门。

    沈崇与林知慢慢悠悠走到近前。

    沈崇看着左侧后车门略牙酸,铁皮变形得很厉害。

    呼,幸好这疯婆子就傻乎乎的只盯着左边后门砸,别的地方倒没伤痕。

    就是这块石头之前好像没有的吧?

    但沈崇马上想通了,肯定是老林提前让那边负责拍摄的保镖摆这儿的,就是为了给二表婶过来抱起就砸!

    林知依然挽着沈崇,但再不复之前那股强行装出来的刁蛮女形象,而是表情清淡的看了眼两家,冷漠道:“很好,砸我车,你们等我律师函。”

    二表婶指着她怒道:“呸!你男人先拆我家房子!我就砸个你车怎么了!”

    林知耸耸肩,笑笑,“柑橘林大概值几万吧,不能再多。你们的房子,造价最多二十万,算上里面的家具家电,一共四十万。你们的四座坟,给你们重新修好,满打满算不到两万。”

    二表叔打断道:“对啊!赔死你们!”

    林知笑了,“没问题,我们赔偿你们的损失,一分不少。但我这车,古斯特幻影顶配,整车进口落地价一千二百万。车门完全损坏,必须整车送英国更换车门。随便找任何人评估,成本价5万欧元,折合人民币3万!一分,都不能少!”

    “什么!不可能!”

    二表叔先是慌神,然后是不信。

    二表婶更是瞬间冷静下来,满脸惊惶,怒指林知,“你骗人!”

    林知却根本不与她置气,还是气度非凡的平静说道,“我有没有骗人,我说了不算,法庭说了算。你砸车的视频我保镖可录下来了。这里人证也很多,物证就在这里,你赖不掉。顺便一提,这都是你人为砸坏的,报不了保险,必须你们赔!”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贵的车!”

    二表婶慌慌张张想往后退,却撞到了个壮硕的身形。

    正是悄然站进人群中的李鸿牧,他也没说话,把人挡住之后,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这时候,大表弟哆哆嗦嗦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满脸惨白。

    他终于用手机上书包网.bookbao2把这车型查出来了。

    “婶,她她说的是真的。这是古斯特幻影,低配都要五百多万,顶配顶配是要一千万。”

    林知接话道:“我这不光是顶配,还是特别改装版。证齐全,全球限量,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大表叔从儿子手里抢过手机,只看了眼那长长一串的数字,眼珠子瞪圆了。

    二表叔又抢过手机,二表婶惊慌失措的凑过来一起看。

    长长的数字简直让他们两眼发黑,险些昏厥过去。

    是真的,居然是真的!

    就算对方赔了自家损失,可算完算尽,自家竟还得反过来赔出去五六十万!

    二表婶那几石头,居然砸没了百多万!

    这对农村家庭是什么概念?

    简直灭顶之灾!

    二表婶敲敲打打一辈子捞到手的好处,拢共加起来撑死也就二三十万!

    没了,现在全没了!多的都没了!

    沈崇轻咳一声,悄悄凑老林耳边说道:“他们应该赔不起,有点亏啊。”

    林知转过头,凑他耳边吐气如兰,“无所谓啊,今天我都记不得第几次说了,你开心就好。”

    “呃”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林知又头看着众人,脸上挂着生人勿近的高冷。

    大表叔看着林知,恢复正常状态的林总终于让他慢慢捡起脑海深处的忆。

    他渐渐想起来了,越来越觉得像。

    他微微张大嘴,是她,真的是她!

    在确认过价格后,二表婶终于知道自己刚干了多蠢的事。

    她的世界观几乎要崩塌。

    她茫然无措的四处打望,很想找个缺口逃走,但天下之大,法书包网.bookbao2恢恢,她能逃去哪?

    突然,她看见满地狼藉的果林,如同抓住救命稻草。

    她大声争辩道:“你刚刚自己用车撞树了!你车头坏得比我砸的严重多了!”

    林知还是在笑,“我有钱,我乐意。但我可以自己撞,你,不能砸。”

    二表婶的脸色瞬间凄白如雪。

    是这个道理。

    林知再道:“你们可以说我林知仗势欺人,我没意见。但沈崇是我的男人,所以这件事是正常纠纷,剩下的就走法律程序吧。”

    “你果然是林知!”

    大表叔忍不住大喊出声。

    林知扭头看他,“你见过我?”

    大表叔被老林的眼神盯得微微低下头去,牙齿都在打战,“两年前市里的招商会议上,我我听过林总您的发言。我在人群后面,远远看过您一眼。”

    他心乱如麻。

    沈崇的女人怎么会是她!

    这也太恐怖,太不可思议了!

    林知可不是一般的企业家,而是站在整个华国商界的最顶端,别说自己区区一个乡镇一把手,就是市里的一把手在她面前,也绝不敢吹胡子瞪眼,都得哄着捧着。

    我们这家人怎么会招惹上她!

    沈崇怎么攀上这颗大树了,如果我们没有和他闹僵,岂不是

    好后悔啊!

    旁边的二表叔慌慌张张拉住自己大哥的肩膀,“她到底是谁?”

    大表叔怒瞪二表叔一眼,“都怪你们!林总是身价几百亿的大老板!你家蠢婆娘怎么敢砸她车!这事我管不了,你们自己解决吧!”

    梁子已经结下,大表叔内心惶惶。

    官最怕什么?

    最怕自己乌纱帽不保!

    而林知,显然有那个能量,她只需要轻轻一弹指头,自己脑袋上的帽子就得飞,更何况自己的屁股从来就不干净!

    几百亿!

    这话如果从林知嘴里说出来,恐怕别人会觉得她说大话。

    但这话是从牌楼镇一把手大表叔嘴里讲出来,众人直接信了。

    吃瓜群众也完全惊了个呆,黄茂这群哥们些更险些栽倒

    我尼玛,沈哥你为何如此彪悍,你到底是怎么把这种女人降服的!

    大表叔无比畏惧的看着林知,张张嘴想说点什么,但被她冷眼一瞧,竟不敢张口。

    在场的人里面感受最深的是沈崇的两个表弟,一个刚大学毕业正在职场摸爬滚打,另一个则还在象牙塔里,正是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受到外来物质疯狂刺激的时候。

    难以形容的嫉妒升腾在这两个表弟心中。

    大表弟还好点。

    小表弟则仿佛已经隐约看到了自家破产的未来,再看着被林知挽着手的沈崇,脑子里又恨又妒,仿佛要将他燃烧。

    这么漂亮,这么有钱,你怎么就看上我这个连大学都没读过的蠢表哥了!

    小表弟咆哮出声,“沈崇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就是傍富婆吗!就算你把我家搞垮,我一样一辈子看不起你!”

    沈崇翻白眼,你懂个屁,大爷我自力更生,天知道老林今天是抽了哪门子风。

    可能是土豆条的威力?

    这么强悍?

    我以后天天炸,别的不图,少吵点架都好。

    “傍富婆?你是看不起他还是看不起我?你可别搞错了,我不是婆,我才二十六岁,我爱他爱得要死,我们的女儿都五岁了。小朋友,你还年轻,你什么都不懂。”

    话音刚落,那边蒋玉却已经在四个保镖的护卫之下,牵着欣欣走了上来。

    欣欣并不知道这儿究竟什么情况,见好多人很热闹的样子就很高兴,张开双臂往两人的方向小跑而来。

    另外四个保镖与蒋玉同步跟着,将她牢牢护在中间。

    “爸爸妈妈!这里就是爷爷奶奶的家吗?好多人啊,他们都是来欢迎我们的吗?大家好,我叫欣欣!很高兴见到你们!”

    欣欣娇滴滴脆生生的说着。

    有人替沈崇高兴,沈哥真是虎得没边了。

    有些人羡慕嫉妒。

    但还有些人,听着欣欣天使般的嗓音,心却凉到了骨子里。

    这两人的关系原来是这样的吗,林总二十六岁,孩子却已经五岁。

    原来他们在一起已经这么久了吗!

    再看这两人现在的样子,绝对是真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那种真爱啊!

    林知终于松开挽着沈崇的手,抱起欣欣,脸上笑眯眯的,嘴里说道:“今天的事情就这样。我们女儿已经过来了,没心思和你们继续瞎胡闹。你们都散了吧,总之记住一句话,白的黑的,你们都玩不过我家老沈,就这样。哦对了,等我们的律师函,我没有在开玩笑。”

    她讲的是很无情的话,但脸上的表情却和煦如春风。

    “哈哈哈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哈哈哈哈!”

    二表婶突然狂笑起来,眼角斜斜的耷拉着,嘴巴歪着口水直流。

    她拼命挠头,披头散发,身子化成一滩烂泥往地上溜。

    她被击垮了。

    她彻底崩溃了。

    疯了。

    “弄走弄走,把人赶紧弄走!”

    林知再次摆手,“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在欣欣茫然的目光下,一群人瞬间呈鸟兽散,只留下黄茂几个铁哥们。

    把所有关节想通,沈崇头皮发麻,后背凉飕飕的。

    老林好狠,真的好狠。

    她先是故意装成那副样子让人放松警惕,又提前安排好保镖摆石头,再在说话的时候反复提到车子,给二表婶施加心理暗示,又让自己打大表叔的耳光拖延时间,甚至连让蒋姐把人带过来的时机都规划好了!

    她是要彻彻底底摧毁那家人!

    从经济上,到心理上!

    自己刨死人坟是解气,可她是直接折磨活人,更狠!

    比我会玩得多!

    女人真恐怖。

    幸好咱们都是自己人。

    呃,不对,好像我才是得罪她最多的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