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知道孩子妈究竟想做什么,但现在沈崇没太多心思去揣度她的想法。

    人生里有很多如果,如果任何一个事情没有发生,现在与未来或许会有所改变。

    在前身留下的记忆里,关于这群亲戚有很多故事,都不是好故事。

    只是砸个柑橘林,不够。

    远远不够!

    最可恨的是,他们非但不知悔改,只得寸进尺!

    前身像个逃兵般离开,自己今天来了,要帮他全讨来!

    做了初一,那就一起做完十五!

    因为,在有些人眼里,从来只有别人亏欠她,她不会亏欠过任何人,整个世界都是她的!

    事实还真是这样,当果林被完全夷为平地,随着沈崇两人走来,二表婶倒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刚才大表叔终于逮住机会与她把话说完,沈崇砸树的过程已经被拍下来,他打架厉害,现在只能忍着,等头咱们告死他!

    人证物证和视频都确凿,他赖不掉,我到县上法院找些关系,让他加倍赔。

    二表婶心里那口气稍微缓过去点,但等沈崇又站到她面前时依然止不住的愤懑。

    虽然不敢再指着沈崇的鼻子骂,却依旧用怨恨的眼神看着他,说道:“沈崇你这小杂”

    沈崇根本没有打断她的意思,只一脸淡漠的看着,等着。

    幸好,另一边扶她的二表叔赶紧用力拉了下自家婆娘。

    刚才沈崇的话他还记着,哪敢让婆娘再骂。

    这个怯懦的男人在害怕,怕得要死。

    讲理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沈崇能一脚踢断树,当然也能一脚踢断人的脖子!

    腋下传来刺痛,二表婶悚然惊醒,但她不甘心,无比窝火。

    “骂啊,你怎么不骂了?你嘴不是挺脏的吗?继续啊,记得以前有一次过年,我妈不小心踩到你鞋跟,被你追着骂了半个小时。”

    “还有一次,你儿子摔田里,要不是我把他拉起来,他当时就得淹死。我不嫌脏把人给你送家来,你说是我把你傻儿子推田里去,不也追着我骂了个多小时吗?我妈还赔了你五十块,对吧?”

    “继续骂,你靠嘴贱能发财。真的,这些年你们两家贱人都靠嘴贱发了好多财。”

    沈崇又指着先前被自己打飞擀面杖的小表弟,皮笑肉不笑着说道。

    别人闭嘴了,他可不想就这么结束。

    小表弟先是有些吃惊,“妈,你不一直都说是大表哥推我下去的吗?”

    二表婶头瞪儿子一眼,“你给我闭嘴!就是他推你的!你都当时都五岁了还不会自己走路吗?肯定是他推的!”

    沈崇冷笑着耸肩,“是嘛,全世界都欠你的。”

    原本撑场面出头的大表叔本该在这种场合下表态,但现在他的眼神一会儿飘向田那头的幻影,一会儿飘向“恩恩爱爱”手挽沈崇的林知。

    大表叔隐隐觉着哪里不对,这好看得不像话的女人稍微有点眼熟,仿佛在哪见过,但一时半会想不起。

    “还有你!”

    沈崇突然又看着一直闷不做声的大表弟,“你小时候去偷人烟花,然后被发现了,把东西藏我包里,对吧?我那一顿打,可都是帮你挨的呢。”

    大表弟脸一红,竟不敢反驳,显然是认了。

    “现在谁要听你说这些!你把我树弄没了!你要赔!赔钱!用你的破车没钱!不然这事没完,我就不信你能一辈子住这”

    战斗欲望最强烈的二表婶哪能受得了沈崇先砸林子再骑脸,张口又要威胁。

    二表叔与大表叔赶紧同时抬手将她嘴捂住。

    这话不能说!

    再拿他爸妈的坟威胁他,自家祖宗十八代今天绝对要被他挖通!

    “破车?赔钱?哦,你去法院告我呗,我慢慢和你打官司。”

    沈崇好生失望,我就等你说完呢,竟不给机会。

    怎么现在这些人又活明白了呢。

    前身和你们讲理,你们揣着明白装糊涂,现在我不想和你们讲理,你们突然懂礼数了。

    没办法,只能我蹬鼻子上脸了!

    “黄毛,你车上有二锤吧?我记得上次看到过。”

    沈崇突然头对身边的黄茂问道。

    二锤是沈崇老家的叫法,就是建筑业里拆迁经常用的那种大榔头!

    黄茂之前修葺鳝池扔在皮卡里用过,一直放在角落里。

    他这大二锤还不是普通的12斤,而是全钢带把整重24斤的大家伙!

    黄茂先是一愣,然后过神来,点头,“对啊,怎么了?”

    “去帮我把二锤拿过来,我要干点事。”

    沈崇说完,目光一转,投向右边小路。

    从那小路穿过去,是二表叔一家修的两层楼砖房!

    黄茂懂了他意思,“沈哥,这”

    “我让你去拿。”

    黄茂叹口气,转头往路口另一边自己的皮卡小跑过去。

    “你要干什么?”

    二表叔慌张道。

    沈崇没理他,“等会你就知道。”

    二表婶慌了神,“沈崇你疯了!”

    大表叔顾不得在心里猜测林知到底是谁了,怒道:“沈崇你别欺人太甚!”

    沈崇看着这群人又气又怕又急的样子,终于有些报复的快感了,“对!没错!我就是在欺负你们!”

    黄茂扛着二锤跑来,把东西递给沈崇。

    沈崇左手轻飘飘接住,单手抬起,再轻轻放肩膀上,夹了夹老林的手,直接转头往右边小路口走去!

    “你要干什么!到底要干什么!”

    二表叔在后面大声喊道。

    沈崇微微头,“你家修房子的钱,有一半是从我爸妈手里捞的,我得拿来。嗯,下面那层!”

    围观者们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

    他要拆楼!

    疯了吧!

    一个人扛着二锤去拆楼?

    假的吧!

    可他看起来完全不像开玩笑,对了,刚才他都能用脚踢断树,说不定还真能做到?

    “还愣着干什么!去挡住他啊!”

    见他真要动手,大表叔对身边的派出所警员们大声喊道。

    可惜没人理他。

    没人配枪,谁敢招惹人形推土机?

    就算有配枪,他只是砸东西又没砸人,谁敢摸抢?

    这是你们的家事,咱们吃国家饭的,没必要为你们这搞不定的家事送命吧。

    那边沈崇与林知却已经转进小道。

    李鸿牧这精壮西装汉子跟在二人身后亦步亦趋。

    有警醒的亲戚已经对林知这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子身份起了疑心,正打算琢磨琢磨那车到底是个啥高端货,然而二表婶却一声大喊,使出吃奶的力气挣脱了二表叔的手,往前疯婆子似的冲去。

    “不行!得拦住他!我的电视、洗衣机、冰箱、存折!”

    二表婶肥硕的身躯竟出人意料的敏捷,往前直窜。

    大表叔大喊一声,“你们两兄弟快拉住他!”

    大表弟赶紧把手机往裤兜里揣,带着小表弟追将出去,可算抢在二表婶进小路之前又把她拽住了。

    但二表婶依然在拼命往前冲,状若疯魔。

    这辈子都没吃过亏的二表婶哪受得了今天这种委屈。

    眼睁睁看着果林被砸个精光,她情绪已然濒临失控。

    大表叔好不容易才给她稳住。

    可现在沈崇砸完果林还不够,竟又盯上了她的家!

    现在甭管大表叔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她冷静不下来。

    两家人哪敢放她一个人过去,万般无奈,只能三四个人一起架着她往前走。

    他们认为沈崇现在很癫狂,万万不能再惹他发飙。

    都是发飙,但沈崇的杀伤力和二表婶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其他亲戚与看热闹的人见阵地转移,都顾不得在原地东猜西猜了,赶紧跟上。

    其实每个人都想错了,沈哥现在完全不癫狂,甚至超冷静。

    在做出决定之前,他是有些情绪波动,可一旦拿定了主意,进入贯彻实施的阶段,就没必要想太多了。

    事情先做,做完了,做到位,再说旁的。

    砸房归砸房,但兴冲冲的砸肯定比怒冲冲的砸舒服多了,现在做的是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就没必要再心里加气受,气的该是别人才对。

    当然他现在也怒不起来,甚至有点尴尬。

    随着心情的平复,他慢慢意识到不对。

    自从被孩子妈挽上之后她就没松过手,两人肩并肩走路,免不了磕磕碰碰。

    时不时传来的充满弹性的触感,让他感觉既别致又别扭。

    先前他心事重,没留意到,现在才发现,有点尴尬呢。

    “你不是说你在酝酿情绪吗?你想做什么?”

    他很想挣脱,但潜意识里又告诉他这样不妥,索性转移话题。

    林知还是神神秘秘的笑笑,“别急,你先砸你的。”

    “哈?”

    “你刚都没说话,我好奇。”

    “我说不说话不重要,你难道没发现刚才很多人很羡慕你吗?”

    “羡慕我什么?”

    沈崇忆起来,刚好像还真是这样。

    大表叔二表叔两家关系闹得最僵的人注意力在自己身上,眼神里是怕,是恨。

    但另外一些人却各有意味,很多人目光里透露出来的是羡慕嫉妒,嗯,也有恨。

    就连黄茂几个哥们儿些都有这感觉,甚至比别的吃瓜群众还强烈。

    肤浅!

    漂亮女人真有这么吃香?

    她挽着我手就这么值得羡慕?

    你们只看到了她漂亮的皮囊,哪知道她让人头皮发麻的内涵!

    林知气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好吧我懂了。”

    “是不是有点爽?”

    “呃,还好还好。但欣欣妈你今天状态很不对。”

    “我不都说了吗,你高兴就好。高兴不?”

    “还还可以,但总有点毛骨悚然。”

    他想不通为什么林知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林知自己也想不通。

    我为什么要这样?

    可能是因为刚才突然迸发的情绪?

    还可能是因为早上那盒美味的土豆条?

    二人聊着,不知不觉走到了距离不远的二表叔的二层小楼前。

    林知松开沈崇。

    沈崇扛着二锤往前走一步,又头招呼,“欣欣妈你站远点,注意安全。”

    林知眼角余光瞟到二表婶那群人已经追过来,冲着沈崇甜甜的笑,“嗯!你也注意安全,砸归砸,千万不要伤到自己啦!不然,我会心痛的哟!”

    她最后一句话声音放得很大,语气更嗲。

    正气势凛然双手握锤往前走的沈崇猛打个寒颤,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悄然挡在林知前面,准备防飞石的李鸿牧,这位久经沙场的铁血汉子慌张得差点把手里的对讲机捏碎。

    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大表弟心里嫉妒得直骂,这个倒霉表哥到底是撞了多大的狗运,居然撩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还好有钱的样子!

    刚才那车绝对是豪车,以前隐约听人说过,不过离自己太遥远,他没仔细研究过。

    先前他本想上书包网.bookbao2查,但没来得及又被沈崇点名,然后二表婶又发疯了。

    大表弟正胡思乱想着,前面的沈崇却已经重重一锤砸在了楼房左侧砖梁上,发出轰隆声巨响。

    这栋上下开平拉通各四间,两层共计八间房的两层小楼仿佛被攻城锤敲了一下,隐约给人打了个冷颤的错觉。

    沈崇对自己这一锤的效果挺满意的。

    黄毛的二锤质量真好,纯钢的握柄贼好用。

    当然,拆迁的核心并非道具,而是我老沈如今狂战士血统全开之后的5公斤卧推力量,以及更强大的腰腹力量!

    预制板结构的砖瓦房并不结实,所谓的梁也是用砖头嵌合着拼接而成,并非难缠的钢混结构。

    伴随着吱嘎声传出,一道裂纹从他砸中的位置往前蔓延出去一两米。

    砸击点的棕色劣质瓷砖脱落了四片,旁边的几片也被连累着往里陷去,水泥砂灰抹成的墙皮脱落,露出了里面土黄色的火砖。

    除了癫狂咆哮哭号的二表婶之外,大表叔一家、二表叔和小表弟、其他亲戚、别的看热闹的人尽皆鸦雀无声。

    不是人!

    他是个怪物!

    我的天啊,只是一锤!

    林知同样深受震撼,她也理解不了为什么沈崇这并不过分壮硕的身体里,竟蕴含着怪兽般的力量。

    但她毕竟是林总,比别人镇定得更快,只短暂的微微张嘴发怔两三秒之后,竟像个娇滴滴的小女生那样,原地弹腿直蹦。

    “噢耶!沈崇你真棒!沈崇你好厉害!好强好强好强!”

    她嘴里如此喊道,不但在蹦跶,两手还在拍巴掌!

    现在她像极了体育场边给篮球队加油助威的啦啦队小女生。

    沈爷眼睛瞪圆,刚提起来的第二口气差点当场泄了,握锤的手险些滑脱。

    大姐你到底在闹哪样?

    你说的酝酿情绪就酝酿了个这玩意出来?

    你酝酿的是个蛇皮!

    不行了,我得听觉屏蔽,吃不住吃不住。

    他深吸口气,重新提足气势,再挑衅的看了眼正发疯的二表婶。

    转身。

    头。

    举锤。

    往后摆。

    心脏剥夺!

    九幽入阵曲!

    8公斤卧推力量!

    给我砸!

    第二锤落!

    这次真变成拆迁锤车了。

    轰!

    房梁应声而断!

    沈崇提前顺着二锤甩出去的方向跳到旁边,再头看眼二表叔一家,“你们看清楚了!我砸的,是属于我!属于我爸妈的墙!”

    第三锤!

    第二根梁!

    再砸!

    再砸!

    梁断!

    六分钟后,伴随着他完全砸尽两面墙一共八根梁再闪电跳开,这栋二层砖楼轰然倒塌。

    沈崇站在楼房后面的斜坡上,左手拄着二锤柄,一脸漠然的看着眼前。

    灰烟四起,碎砖崩飞。

    二表婶已经哭不出声,只剩下沙哑嘶吼。

    二表叔双手直哆嗦,眼神里一片茫然。

    现在倒是不用再拉着自己婆娘了,她都已经浑身发软瘫到了地上。

    大表叔一家神情复杂,又是不忿,又是害怕沈崇下一个找上自己家。

    可以了,结束了吧。

    我们知道你了不起,知道你惹不起,够了。

    真的够了!

    但就在此时,沈崇却动了,提着二锤又走到前方平台上,扔了锤子,往二表叔的方向走来。

    “拿来!”

    他没看二表叔,而是直接看向了二表叔身后一个亲戚。

    “什么?”

    这亲戚还茫然。

    沈崇笑笑,指着二表叔,“我记得很清楚,你手里的锄头是之前他拿的,现在我要用。”

    “你什么意思!”

    二表叔隐约明白了一点,挡在前方。

    沈崇将他一把推开,从这发愣的亲戚手里扯过锄头,“没什么意思,这是你家锄头吧?你用这锄头挖我爸的坟,现在我也用这锄头,挖你爸的坟!”

    “够了!你把你二表叔家的房子和林子都拆了!你还要怎么样!我们可是你长辈!”

    大表叔听说自家老爹的坟都要被挖,那还能稳得住。

    沈崇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这所谓一把手脸上,“长辈?骗我钱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记得自己是长辈?谁给你脸了?我沈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长辈!我刚要的,是我爸妈活着时候的债!现在我要的,是他们死后的债!我一笔一笔的,全都要拿来!”

    沈崇说完就要推开人群往外走,另外几家和两个表叔家走得特别近的亲戚想拦。

    沈崇怒目圆瞪,“谁敢拦我!”

    众人无声散开。

    李鸿牧走到林知身边,压低声音问道:“那个,林总,沈先生会不会做太过了?”

    林知完全没了刚才装出来的那副萌样,眼神里同样闪着冷光,“这哪能叫过?他已经很克制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