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集赞楼!

    他真气坏了。

    平时他不爱说脏话,但现在的他只想出口成脏。

    沟通?交流?

    世上有些人根本没法交流。

    很遗憾,这群亲戚就是这类人。

    如果他们真懂交流的礼数,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

    哪怕只有丁点都好,可惜没有。

    这本该是他荣耀的衣锦还乡,哪怕车是别人的,但女儿却是自己的。

    如今的他在普通人圈子里,也勉强算是功成名就。

    但现在这些人剥夺他成功人士唾手可得的小幸福。

    他们在抹煞他的过去。

    这些人在强迫他与前身的过去做个了断。

    他都飞到半空了,就算不考虑斩妖里的地位,他也好歹千万身家。

    真要愿意帮这些人,他会差这点钱吗?

    一棵柑橘树?一亩柑橘树?甚至一百亩柑橘树?这些都是屁!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是空话,自古以来就有名言,帮亲不帮理。

    这些人稍微给点力,不要让人那么寒心,沈崇看在前身血缘的份上,真不介意拉他们一把。

    他是异乡客,他需要个家,他也不是天生冷血无情的人。

    但现在,他说不出的失望,甚至隐隐有些心痛。

    沈崇大约有点明白前身的心情了。

    一个人能连自己的家乡和亲人都想主动的遗忘,只有一个解释。

    哀莫大于心死。

    他心里属于这片土地的那部分,死透了。

    清明节他刚到这里时,虽然内心没抱多大期望,但却做好了心理准备愿意正面前身的过去。

    可惜现在他看到了血淋淋的现实,一些被刻意忘却的忆,渐渐浮上心头。

    那都是些断断续续的画面,带着委屈、愤懑与不甘的怒火,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当初两家挨着有片竹林,本是一家一半。

    自从收竹笋的人第一次来过牌楼镇后,那片竹林全部属于大表叔家了。

    老宅后面有座小坡,本来三分之一属于前身的父母,自从大表叔二表叔还有个堂伯一起搞了个散养鸡场后,沈崇再没被允许踏足过那小坡。

    那是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少年前身骤闻噩耗,在经历过绝望的凄凉之后,没钱安葬,连夜登门只求各位亲戚能借点钱救济一下。

    这种小小的要求,这种悲痛的时刻,他却冒雨连吃十三个闭门羹,最后在雨中晕倒街头。

    是黄茂父子俩将他送进城里,并垫付了药费。

    他的人生被彻底改写了。

    七天后,他靠着在城里坑蒙拐骗抢,靠卖血弄来五千块,终于下葬。

    但后来他才知道,大表叔弄这事只需要两千块。

    他恨。

    现在,那些被深埋心底的仇恨,伴随着他近乎癫狂的咆哮,如火山喷发直冲天灵盖,几乎要将他笼罩吞噬。

    虽然这些年里受苦的不是他,而是前身,但现在这愤怒却将他彻底点燃。

    他既是替前身而怒,更是替自己而怒。

    他不知道前身当初是怎么忍下来的,但不重要,现在是我说了算!

    我忍不了!

    没人知道他的心理变化,只知道他突然血红了眼睛,拳头拽得紧紧的。

    他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一旦出手,能一拳打穿在场任何人的胸膛,能一脚把任何人踢成两段!

    原本躲藏在小土坡后面的李鸿牧感受到前方传来的冲天杀气,悄然探出头来,死死盯着沈崇。

    一旦沈崇真要痛下杀手,他必将出手阻止。

    沈崇的暴怒直到亲手抚摸到前身亡父的劣质墓碑时,感受着手里冰凉的触感,终于缓缓消退。

    “哈哈哈哈哈!”

    沈崇突然朗声狂笑。

    然后他笑声顿止,怒指相互搀扶着的二表叔二表婶,再怒视本来躲在家里,听说情况不对急匆匆带人赶来压场的大表叔,又指了指另外那群面面相觑的亲戚。

    众人茫然,只道他是疯了。

    “我觉得自己真可笑,我和你们生什么气!我本就是来了断的,你们今天闹起来也好,我可以了断得更干脆!”

    他再深吸口气,头看了眼两块墓碑。

    这个家碎了,没了。

    但我还有另一个家,就在几百米外的车上。

    那才是我真正该珍惜和在乎的对象。

    欣欣,老林!

    “爸!妈!我今天来和你们告别了!我代表沈崇,来和你们告别了!”

    他又抬头望天,泪如雨下,仰天大吼。

    “爸!妈!我沈崇,和你们告别了!”

    这句话的味道,只有他自己懂。

    他再起身,冷漠的看着这群人,眼神里再无一丝亲情,只觉得很荒谬与可笑。

    前身被你们逼得软弱可欺,被你们在心里种下阴霾,但我不会!

    “沈崇!你当众打人,你这是犯法!我们要让你坐牢!”

    刚赶来的大表叔终究是官,虽然觉得情况诡异,但官威尚在,先看了眼被一耳光扇得嘴里冒血的二表婶,越众而出,怒指沈崇。

    沈崇漠然看他,如见一蝼蚁。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把他铐起来!”

    大表叔怒斥身边的派出所警员。

    当初跟沈崇混过的三人纹丝不动,另外四五人则拿捏不定。

    “抓我?”

    沈崇又笑了。

    他是真的觉得可笑。

    “就凭你?就凭你们?敢抓我?信不信哪怕我把你们全打成残疾,只要不打死,我屁事没有!来,试试看!抓我!”

    我为什么故意在斩妖疯狂暴露才能?

    为什么要去争夺冠军?

    当真只是为了那点虚名么?

    你们这群废物,根本不知道这世界究竟是黑还是白!

    “我再问一句,谁敢动我!”

    没人敢动弹一步,现场鸦雀无声。

    “你当你是谁?简直狂到没边了!”大表叔气得直哆嗦。

    黄茂悄然走到沈崇背后,压低声音道:“沈哥,不然今天先算了,你大表叔他毕竟是镇上一把手”

    沈崇打断黄茂的话,“不用替我担心,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还不上!抓他!”

    大表叔又愤怒至极的咆哮起来。

    派出所里与他走得最近的科长咬咬牙,准备往前走。

    但就在此时,沈崇却突然往柑橘林中扑去。

    当众人的目光跟着他转过去时,却只听咔嚓一声巨响。

    他左脚单腿支地,右脚正缓缓往收。

    他面前那棵茶杯粗的大柑橘树,正以极快的速度倒下,断裂处,正是他脚弓离开的位置!

    他竟一脚踢断了这棵树!

    离果林较近的一些亲戚鸡飞狗跳四处乱窜,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

    今天的沈崇没穿凌云套装,但在他灵源提升到黄级二品,又完成一半体能训练之后,骨骼强度比起第一次来时,早已今非昔比,足以轻松一脚踢断一棵树!

    这在灵能者和妖怪的的世界中稀松平常的本事,落到普通人眼中简直惊世骇俗!

    “最后问一次,谁敢动我?”

    沈崇漠然笑笑。

    这次真没人敢动了。

    谁能吃得住他一脚?

    “我的树!我的树啊!”

    二表婶倒是哀嚎连连着就要往前扑,大表叔二表叔赶紧死死拽住她。

    他们终于知道现在沈崇的可怕,怎敢再让要钱不要命的二表婶靠近。

    因为,真的会死!

    沈崇更冷漠的笑笑,“你们得把她拽紧了,因为,我要把这整片果林,全部踢断!一棵不留!”

    说完,他又是一个箭步往前,狠狠侧踢。

    如今他双臂卧推极限高达5公斤,配合千锤百炼的职业发力技巧,脚上力道当然更大!

    这还不算完,在出腿时,他更用上了心脏剥夺拉满狂战士增幅,区区柑橘树,无悬念一脚一棵!

    他每踢断一棵树,就头看一眼状若疯魔却被人死死拉住的二表婶,耸肩,笑笑。

    前身留下的委屈与愤懑,化成了他如今踢出去的力道,最终体现在踢断树干那瞬间摧毁的快感。

    现在他只想发泄,狠狠发泄出自己所有的怒意。

    砸掉这家人的一切!

    砸!

    砸他个支离破碎!

    砸他个一无所有!

    世上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围观者吓住了,就连黄茂这群老兄弟都吓呆了。

    以前沈哥是很能打,但也没能打成这样啊!

    “不!不行!我的树!我的树啊!”

    二表婶还在哭得稀里哗啦的喊着。

    大表叔死死拽着她,知道现在说什么这弟妹都听不进去,但他却头看了眼背后的办公室主任,这人已经掏出手机开始录像了。

    这就对了,不管怎么说,证据在手里。

    沈崇你随便踢,你得赔!

    这么多树,我看你怎么全部踢断!

    在眼睁睁看着沈崇又一脚踢断第九棵树,却丝毫不显疲惫之后,大表叔心里又改了说法,妈的,这还是人吗?

    就算你全踢断了,你得赔二三十万!

    其实沈崇也挺不爽的,寻思是不是该让黄茂几个过来帮忙,这柑橘林得有百来棵。

    刚开始一脚一棵虽然舒服,但要连续踢断这么多,挺厌烦的。

    就在此时,众人身后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反应快的过头去,正见一辆方头方脑的豪车沿着土路呼啸而来!

    这车根本没选路,底盘在地面时不时蹭得嘎吱作响。

    滴滴滴滴!

    这车远远的疯狂鸣笛。

    “快让开!大家快让开!”

    看热闹的人们赶紧往两边散去。

    沈崇都被这动静吸引了注意力,顿住了。

    然后,在包括他自己都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这辆价值千万的豪车,竟直接冲过田坎,狠狠撞向一棵柑橘树!

    毕竟是土路,提速不够快,第一下竟没撞倒,但这车先倒一点,再重新撞上去。

    发动机疯狂轰鸣,车后白烟冒起,这棵小腿粗的柑橘树没被撞倒,却硬生生被压倒在地!

    沈崇嘴巴张成个O型,欣欣妈是派哪位大仙把幻影开过来当推土机用了吗?

    有钱到爆,任性到爆!

    就在此时,藏在人群中的李鸿牧稳不住了,小跑上前,连连招手,“林总让我来!我来!”

    驾驶座车窗玻璃摇下,林知书从里面探出头来,先冲着李鸿牧摇摇头,“不用,就我自己来。”

    她又头冲着那边傻眼的沈崇摇摇手,“还愣着干什么?你继续踢啊!你左边,我右边!”

    全场哑然。

    沈崇更是懵逼。

    本来以为老林是派保镖开车呢,居然亲自上阵!

    孩子妈你为何如此之虎?

    接下来二人果真兵分两路,沈崇从左边外圈开始,继续一脚一棵。

    林知书则从右边外圈开始,一路疯狂轰油门碾压过去。

    她这辆幻影的动力强得有点离谱,效率比沈崇还高很多,压路机般一棵接着一棵碾过去。

    七八分钟过去,昨天还长得郁郁葱葱,上面挂满了果实的百来棵柑橘树全部横七竖八倒在地上,一片狼藉。

    被沈崇踢断那部分看起来还好点,被林知书用幻影碾过的地方更是凄惨,车轮印下全是被碾碎的果子。

    终于全没了,沈崇与林知书在田坎另一边碰头。

    这边的二表婶已经完全傻眼,她看呆了。

    “亲友团”里一片默然,今天的状况太突然,脑子都没反应过来。

    看热闹的众人更议论纷纷,不知道怎么说今天这事。

    倒是黄茂一行聊得热火朝天。

    “车里那个是嫂子吧?”

    黄茂斩钉截铁的点头,“肯定是!”

    “真漂亮啊!”

    “比明星还漂亮。”

    “漂亮都是次要的,这么爽快霸气!和沈哥真是绝配!”

    “我上书包网.bookbao2搜了,这车好贵。”

    “我看看呢。”黄茂抢过手机,“沃日假的吧!沈哥这对开山夫妻档是上头二人组啊!车头都全部撞变形了!”

    “嫂子肯定知道价钱,她这是在帮沈哥出气懂不懂。对嫂子来说这是小钱钱,心情更重要!懂不懂?心情!”

    黄茂点头,远远看着沈崇,“也对,摊上这群亲戚,他这些年不容易。今天他要把场子全找来!”

    “那个,老林,咱们这样有点亏啊。”

    沈崇看着撞变形的车头,怪肉疼的。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感觉好爽。

    尤其是孩子妈碾过的路,那破坏感比自己的还强烈,帮自己省下好多力气。

    “没事。我连六千万的算了不说这个。”

    “你刚才莽撞了,不怕把自己撞出事?”

    “我绑了安全带,这车是特别改造过的,带防弹。我还故意关了气囊系统,就是了为了撞个舒坦。”

    “你赢了。”

    林知书下车,甩甩头发,背靠上午的太阳,洒然笑笑,“事情我都从李鸿牧那边的对讲机里听到了,总之,你今天高兴就好。既然是了断,当然要更彻底点。”

    可能是阳光太刺眼,现在的孩子妈,真好看。

    沈崇难得认可林知书的说法,给她比了个大拇指,“欣欣妈你说得好!”

    但他再看向那边人群,表情骤冷,话锋一转,“但是,还不够!”

    他又往走去。

    “我懂。”

    林知书从后面跟上来,突然挽住了沈崇的手。

    沈崇却没挣脱,低声问道:“欣欣呢?”

    “蒋姐带她在那边玩,好多漂亮的蝴蝶,抓蝴蝶抓得很开心。”

    “真好。”

    林知书挽住他的手更用力了,“因为,现在是破茧成蝶的好季节嘛。对不对,孩子爸?”

    “有点肉麻,老林。”

    “闭嘴,我在酝酿感情。”

    “什么感情?”

    “等会你就知道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