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没把车直接开到坟旁,而是在约莫两三百米开外的干道边停下。

    从这儿到墓地有段分叉土路,路面在常年积水之后又被车碾过,显得坑坑洼洼。

    沈崇直接下车,头快速道:“前面路况不好,你这车金贵,底盘也矮,就不开过去了。欣欣妈你们在这边等着,等我给你们打电话再过来。”

    林知书跟着从车里跳下来,想说点什么,沈崇却已经远远的跑了出去。

    你属兔子的吧!跑这么快!

    这段路,沈崇用跑的还真比开车快。

    蒋玉跟着下车,“那个,林总,咱们真不过去?他好像看起来有麻烦?”

    林知书咬了咬嘴唇,“随便他!”

    她有点生气。

    沈崇的举动很见外,前面的路况是不好,但以幻影的底盘,小心点是能开过去的。

    他分明就是在见外,不想让自己搀和进他的家事。

    林知书既服了沈崇,又服了自己。

    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撞上这家伙就成天生不完的气。

    蒋玉皱眉道:“刚才听他在电话里的语气,好像可能会打起来,他大概是不希望欣欣看到这个?”

    林知书:“呃也对。”

    孩子妈又暗自反思,不该每次都把沈崇往坏的方面去想。

    蒋姐的分析是对的。

    这时候带队从MPV上下来的李鸿牧上前问道:“林总,不然我跟过去看看?”

    林知书点头,“好!带上对讲机,我要听。”

    李鸿牧拿着对讲机就冲了出去,保镖队里剩下几人则就地警戒。

    欣欣也想跟下车,林知书却又坐车上。

    “妈妈我想和爸爸一起去嘛。”

    “欣欣你等一下,爸爸还有点事,等会他来接我们。”

    “哦哦,好的。”

    沈崇直接走的小路,穿过林子绕小弯便冲到了坟墓不远处。

    前方小土包后面传来闹闹嚷嚷的对骂声,七嘴八舌的,沈崇听着很是陌生,但仔细忆倒能从前身的记忆里掏出点印象来。

    总之就是大表叔二表叔那两家子肯定没得跑。

    其实那头两边已经吵很久,要不是当初沈崇那拨人里混派出所的几个拼命打圆场,两边几次差点真打起来。

    “姓黄的,你滚远点!”

    “黄茂你信不信我们报警把你们几个抓起来!”

    “就是,这是沈家和我们的家事,管你们屁事!”

    “沈崇都没说什么呢,轮得到你们这群外人说三道四?”

    黄茂带队众人也毫不相让。

    “沈哥刚说了,他马上就到!”

    “就是,你们说沈哥没说什么?你们在搞笑呢,我们挖你们家的坟,你们能不在意?”

    “沈哥不说是因为他之前不知道你们这么过分!”

    “报警?派出所的人不在这儿吗?来啊,抓我!我手就在这里,唐鹏程你敢不敢拷我!来!忘了当初沈哥是怎么把你从刀子堆里捞出来的吗!”

    黄茂作为带头的,虽然情绪也很激动,但他得强行冷静下来。

    沈崇让他拖半个小时,那他就一定要做到。

    他先压压手,让叫嚣得最厉害的兄弟些淡定点,然后背着手站到人群前面,看着派出所里负责带头的唐鹏程说道:“唐鹏程你穿了这身皮,那你们就要讲公义,父老乡亲都来评评理。他们说我是外人,我们都认了。但他们算沈哥的什么人?”

    “说得好听是表叔,说难听点不还是外人?沈哥的事情当然只能他自己做主!我们没资格管,你们也没!不知道你们在急什么,沈哥马上就到,有什么话等他来了再说不行?你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掘人祖坟如杀人全族,你们好歹沾亲带故,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你们就不怕损阴德,下阴曹地府进十八层地狱?口口声声说我想要沈哥好处?搞笑呢,老子养黄鳝一年赚一二十万,我会捞沈哥的好处?明明是你,沈哥的二表叔!你们之前种柑橘树先挖了一角沈爸的坟,那天他才和我砸树!要不是要不是中间出了些事,那天我们就把你这片果林子全砸了!”

    黄茂说着说着,语气突然变得高亢起来,因为他已经看见沈崇从众人背后的土包边冒出头来了。

    沈崇探头往去,果真瞧见两拨人站在坟前对峙着。

    黄茂一行七八个哥们些面朝自己这边,手里提着棍子西瓜刀,这些都是当年他们用过的家伙,天知道他们从家里哪个犄角嘎达挖出来的。

    与黄茂对峙着的,就是以二表叔一家两口,还有大表婶三人为首的“亲友团”了,加起来快近二十人,有老有少。

    真的是好亲友,好得很!

    在“亲友团”和黄茂一行人中间,还僵持着七八个穿制服的,里面有三人处境特别尴尬,都是当年和他一起混过的。

    另外还有四五个生面孔,应该是外地调过来,或是新招的协防。

    另外还有群人站在左手边的平台上,是过来看热闹的乡邻。

    他抬步往前走,正打算说点什么,那边二表婶却已经状若疯魔往黄茂扑去。

    “砸我果林子?你们敢!我跟你拼了!”

    这泼妇手爪直挠向黄茂,黄茂下意识偏头躲开,脸上却还是被长长的指甲刮了下,顿时出现四道红印子。

    “艹!抽这个疯婆娘!”

    黄茂还在克制着,他背后脾气暴的铁哥们却忍不住了,拿起棍子就想打。

    不曾想,这女人非但不躲,反而迎着就上,脑袋直往前拱,右手指着自己天灵盖,嘴里嚷嚷,“来!打死我!你有种就打死我!打不死我跟你姓!”

    这哥们僵住了,真不敢打。

    这,就是沈崇的二表婶,二表叔家里真正说了算的女人。

    她将蛮横、粗暴、癫狂,农妇所有可能的负面品质,统统汇聚到身上。

    农家女人当然有品性好的,而且很多,她们淳朴、善良、温婉。

    但很遗憾,这位二表婶完全活成了另一个极端。

    大表叔是官,在镇上有点实权,现在成了一把手,更是不得了。

    大表叔的亲弟弟,也就是二表叔一家子,同样不是省油的灯。

    尤其这位二表婶最为了得,也正是她一直在闹腾,拽着原本可能中立的二表叔走上了黑心路。

    沈崇的所有亲戚里,与他血缘关系最近的,本该是他爸妈的亲兄弟姐妹,也就是他的堂伯堂叔堂婶,以及舅舅舅妈等人。

    今天这些人也在场,但都站在旁边装闷葫芦,也都在“亲友团”里。

    可能他们心里多少有点愧疚,但拗不过强势得完全不要脸的二表婶。

    在侵吞沈崇过世父母的财产这事上,他们不是主力军,但今天既然同仇敌忾的来了,说明他们多少总捞了点好处,不然做不到这样一条心。

    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很多支离破碎的亲戚关系,往往就毁灭在某一个特别能折腾,特别能坏事的人身上。

    这种人百里挑一,常常被传唱四方,成一方笑柄。

    但他们浑然不觉,且沉醉其中,并为自己每一次闹腾捞到的丁点好处而沾沾自喜。

    毕竟没几个人会当面喷他们,谁也不愿轻易招惹滚刀肉。

    前身双亲在世时,没少被这位二表婶骑在头上作威作福。

    双亲过世之后,前身拼尽全力才脱离这困兽之地,进了体校之后更不愿来。

    辉煌时,他想忘却这没什么美好忆的地方。

    落魄时,他更不愿来自讨没趣。

    但今天他必须来,他更庆幸自己今天了。

    否则只有一个结果,黄茂一行人为自己强出头,闹出大事进号子。

    又或者,黄茂这行人的兄弟情谊经受不住考验,选择了退却。

    双亲的坟就要被人给刨了!

    无论哪种结果他都无法承受。

    “够了!”

    沈崇突然出现在人群中,右手紧紧捏着二表婶肩膀,将她往后一拉。

    盛怒之下,他用力有点猛,将这女人拉得往后趔趄,一屁股坐地上。

    围观群众、黄茂一行、“亲友团”纷纷看傻了眼。

    二表婶纵横牌楼镇多年,和人当街对骂不下百次,扭打撕扯同样不少,但还真从没出现过这种给人轻飘飘一下拽到地上的事情。

    她块头可不小,力气比很多男人都大。

    关键的是,他怎么敢!

    二表婶有点懵,抬头顶着阳光看了一会儿,才茫茫然的问道:“沈崇?”

    “对,是我。”

    沈崇牙棒子咬得紧紧的,语气很平淡的应了句。

    同时他居高临下冷冷看这泼妇一眼,再环顾“亲友团”。

    有些人羞愧的低下头去,也有人神情复杂的看着他,还有两个年轻人竟恶狠狠的与他对视。

    年长那个是大表叔家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上了两年班,年轻那个是二表叔家的儿子,没记错的话在读大学。

    “妈的,敢打我妈,我弄死你!”

    年轻的小表弟在短暂茫然之后,登时暴怒,竟从背后摸出擀面杖朝沈崇抬手就砸。

    沈崇原地不动,眼皮不眨,左手翻掌扇出,手背正敲在擀面杖上。

    当啷一声脆响。

    擀面杖先在小表弟手中折成两段,再嗖的飞了出去,落在二十多米开外的地方。

    小表弟当场愣住,右手掌心直发麻。

    这什么情况!

    傻坐在地上的二表婶终于彻底过神来,怒指沈崇,“你你个杀千刀的白眼狼,你敢打我?你穿开裆裤的时候我还给你吃苞米,你居然打我?”

    沈崇呸了声,“苞米?真有脸说?在你家里放发霉了,你拿给我吃,我那时候才五岁多,被你害得拉了快一周肚子,差点就夭折了!现在你说我是白眼狼?我那时候小,不懂事,不知道你是干的好事,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你真当我想不明白?我妈背我去医院的时候,你还在后面说风凉话对不对?”

    远处手拿对讲机的林知书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微微张嘴,心情复杂。

    她查了沈崇生平很多事,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

    沈崇此话一出,二表婶感觉周围看热闹的人瞧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么歹毒和没脸没皮的表婶,真的很少见。

    “你个狼心狗肺的**崽子,我抽死你!”

    她猛的爬了起来,故技重施,歇斯底里张牙舞爪的要来挠沈崇的脸。

    沈崇怒目圆瞪,翻手又是一耳光,狠狠抽这女人脸上。

    嘴里飞出两颗牙齿,她陀螺般原地打了两个旋,然后才头晕脑胀的又傻坐在地上。

    她眼睛里已冒出血丝来,这是给抽的。

    众人又是一片哗然。

    这一巴掌好狠!

    他怎么下得去手?

    沈崇以前在镇子上当混混时,虽然没什么好名声,但每次家碰到这二表婶,哪次不是低头缩肩,恨不得绕着走。

    今天他竟两次动手了!

    果然老实人给逼急了,也要发疯啊!

    大家都想错了,老实的不是现在的沈崇,是以前的。

    今天的沈哥很暴力。

    二表叔先是傻眼,然后嚎着就要上来,唐鹏程几个警员眼疾手快把他拉住。

    都知道沈哥练过武术,他现在已经动上了手,再让二表叔冲上去,真怕是要出人命!

    沈崇却怒喝一声,“放开他!不怕死的,你上来试试看!”

    被他冷冷一瞪,正蹦跶着的二表叔突然就如凉水浇过头顶,刹那冷静下来。

    沈崇再道:“管不好你女人的嘴,下次就不是耳光那么简单了。你自己也一样。”

    二表叔呆愣在原地,沈崇又是恶狠狠看了眼身边正犹豫不觉的大小两个表弟,往前走两步。

    亲友团众人往后连退两步。

    明明他只是一个人在动,甚至还没下狠手,可众人却有心胆俱裂之感。

    “我今天来,就是要给你们一个了断。够了,真的够了!我爸妈活着时的事情,现在懒得和你们计较。但这里,你们怎么给我解释!多种颗柑橘树,你们踏马的就能飞黄腾达了是吗?”

    沈崇站到亡父坟前,指着那老旧的缺口,怒而头朗声质问。

    二表叔嘴硬道:“又没把坟挖塌,只缺了个角而已。死人给活着的做点贡献怎么不对了?要不是你大表叔想办法,早都不允许土葬了。”

    沈崇顿觉热血知直往上涌,雷霆震怒。

    “我艹你艹你全家啊!你这踏马还是人话?那边是你家祖坟吧?你再哔哔一句,我今天把你爸那边的祖坟挖通十八代你信不信!”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