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沈崇家拿东西这段时间里,欣欣动作麻溜的把饭吃完了。

    现在林知双手抱胸站在茶几前,静静的看着沈崇忙乎。

    欣欣则在旁边被拽着,小宝贝几次想上手去抓茶几上的“玩具”,可得防着点。

    这些可都是接了电的。

    林知站得很近,身体微微后仰,脑袋往下勾着,目光从上往下俯视而去。

    沈崇先打开电脑,然后接过张婶找来的带开关的插板接上,又提前接好电烙铁。

    随后便翻出手机拆解评测专用十三件套,一件件整齐摆茶几上。

    从大到小,从长到短,强迫症福音。

    他又抱起sa限量版机器人上下打量,用手试试关节,时而挠头,时而沉思。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虽然心中已有全套解决方案,但他可不是贸然动手的人,得先把机器人的关节原理吃透,弄明白其驱动关节的作用机理,到底是轴结构还是滚轮结构,又或者是液压结构。

    不同的驱动方式代表着由内而外的差异,机器自带的编程方案都有着本质不同。

    等他摸出螺丝刀,准备开始拆机器人时,林知憋不住问道,“你以前没拆过这种机器人?”

    沈崇无意识点头,“嗯。”

    “那你哪来的信心!”

    林知真是快醉了,刚才看他准备的东西似模似样,又信誓旦旦的样子,还真以为他有备而来。

    结果搞半天,你分明就是临时上手吧?

    还有,你真当我不懂科学是不是?

    出差一周,专门学机器人编程、plc自控、人工智能?

    这里面的每一项,别人都得要至少好些年的时间才能慢慢入门到精通,你也不怕把牛皮给吹破了?

    沈崇这会儿只想专心做事呢,哪愿意和老林磨嘴皮,手一抬,再看看墙上挂钟。

    “吹雪老师快来了吧,欣欣妈你先带欣欣去画室,甭管我。头等我做完,是驴子是马你溜一溜不就知道了?老林你都是大人物了,遇事不要先下定论,稳重一点,成熟一点。我们用结果说话,对不对?”

    沈崇暗中给自己点赞,咱真是越来越会和人沟通了。

    林知捂住自己胸口,都快心绞痛了。

    你让我成熟稳重一点?

    你脸咋这么大?

    见她还想多嘴,沈崇把东西一扔,两手一摊,满脸苦相。

    “我亲爱的孩子妈,求求你歇歇吧。你知道我之前总打你的脸,心里有多不好意思吗?我话都说到这份上,这都开工了,你还觉得我在扯淡?”

    就在这时候,张婶从大门外把封吹雪接进来门了。

    沈崇远远冲着封吹雪摆摆手,“吹雪老师好。”

    欣欣同样大喊,“吹雪老师好呀!”

    林知则给沈崇扔下一句,“我就是不想你白辛苦又丢脸。”

    随后她便牵着欣欣主动迎上封吹雪,“吹雪老师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是欣欣的妈妈。”

    之前一直都是蒋玉与封吹雪联系,前两次学画时林知都不在家,这还是二人第一次见面。

    封吹雪今天素面朝天,穿着朴素,头发只扎了个极其清爽简单的麻花辫。

    没人知道她的小心思,其实她是故意试图把自己打扮成个农家小妹的样子。

    但很遗憾,天生丽质难自弃,吹雪妹子失败了。

    她打扮得越简单,就越能彰显自己的精致脸蛋。

    林知心头咯噔一声,好一个纯天然高颜值的小妹子!

    这女生比照片里看起来至少漂亮十倍!

    不仅如此,惊人的亲和力从她身上扑面而来。

    科学研究证明,最让男人着迷,最能令人怦然心动的邻家小妹,就是她这款!

    难怪欣欣会那么喜欢她,老沈你该不会是

    封吹雪同样也在暗中打量林知,并在心中悄悄将拿自己与对方作比较。

    比我高,身材真好啊,模特一样。

    她真漂亮,气质也好迷人,简直是现代都市女性的楷模。

    啊,好大!比我大好多!

    封吹雪又看看欣欣,心里暗想,她和沈先生还有个女儿。

    欣欣真可爱。

    我输了。

    完全输了。

    封吹雪完全没暴露心中想法,只笑着解释道,“林总你好,今天真不好意思。”

    林知笑眯眯的将人往里面引,“没事,现在也才六点过,差不多学到九点钟吧,不算晚。”

    在路过茶几旁边时,封吹雪又与沈崇打招呼,“沈先生在忙什么啊?”

    正用螺丝刀拆机器人的沈崇闪电般抬头,只晃了下,给个心不在焉的笑,“没什么没什么,给欣欣做个小玩具。”

    他话都没说完,脑袋又低了下去。

    封吹雪没再磨蹭,而是头和林知笑着致意一下,直接带欣欣去了画室。

    老林跟在两人后面,头看看沈崇,又看看前面的欣欣和封吹雪。

    她有点晕乎。

    有点窃喜。

    我好像多虑了。

    但她又马上担心沈崇是不是有病。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都觉得惊艳,你这反应也太不科学了吧!

    连多看人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你到底是故意装出来给我看的,还是真没兴趣?

    呃,不对,不可能是装的。

    这家伙要有这么高的情商,那我反而得谢天谢地了。

    他能担心我吃醋?

    那母猪得先会上树!

    只有一个解释,这正看着限量版机器人关节结构两眼放光的家伙,脑子里那是真没装这概念。

    可能在他眼里漂亮的女人还没机器人好看吧?

    这货对自己也是这样,刚我亲他一口,他当时脸红得不行,但事后却完全给忘了。

    我好歹也是个挺漂亮的女人哎!

    林知又头看电视墙边的镜子,仔细琢磨自己的眉眼,开始怀疑人生。

    无视我就算了,现在又无视封吹雪,又像林达礼那样装备全齐,盯着数码芯片和机械结构眼睛才放光。

    记忆力变态,学什么都很快。

    问题真有点严重了。

    头悄悄安排个心理专家试试他?

    带着这样疑惑又复杂的心思,林知到房里拿出平板电脑,也跑画室里坐着。

    她本有些工作文件需要处理,但却没心情看,而是翻开库里那些心理学相关的籍。

    她对心理问题一直很重视,没少学这方面的知识。

    因为她自己也曾深受其困,最近几年才慢慢远离困扰。

    嗯,沈崇的情况很危险,如果放任自流可能会更严重,说不定会极端化。

    女性就是百合。

    男性,真会变成gay啊!

    等等,这不正是我一开始最想要的结果吗?

    这不挺好的吗?

    时间晃眼而过,约莫两个半小时后,欣欣在封吹雪的指导下用碳素笔画了副看似简单,实则很有艺术气息的人物肖像图。

    封吹雪让欣欣自由发挥,只负责掌控大体构思,欣欣画了个性别不太明显的人出来。

    远远看去,有点像林知的脸,但凑近了看,眉目和鼻子却又有沈崇的味道。

    欣欣乐呵呵的抱着画跑林知面前,“妈妈你看!我画得好不好呀,我把爸爸和妈妈的脸画到一起了哎!”

    林知接过画板,先凑近看,再伸直双手远远看,觉得哪儿不对。

    封吹雪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夸道:“林总,欣欣真的很厉害,她刚才和我提的时候,我本来只想随便试试,没想到真画出来了。”

    林知又仔细看,点头:“是挺不错,只用碳素笔就能准确捕捉到我和沈崇五官最明显的特征。”

    封吹雪又道:“是啊,还有林总你看整副画的比例结构,是不是藏了很多射线状的黄金分割?这可不是我提醒的,欣欣自己靠感觉画出来就这效果了。”

    欣欣被林知和封吹雪当着面好一通夸,咯咯直笑。

    林知摸摸她脑袋,让刚来的蒋玉带她去洗漱。

    封吹雪收拾妥当,准备背包走人。

    林知道:“吹雪老师我送你吧。”

    封吹雪嗯了声,然后随口说道,“不过欣欣虽然画得很好,但沈先生看到肯定会很无语。”

    林知问:“怎么说?”

    “娘化版的沈先生,噗”

    “嗤”

    林知也掩嘴直耸肩,难怪觉得哪不对劲,感情问题在这儿啊!

    她本打算把画就放在画室的,改了主意,出门时顺手抓在手里。

    在送封吹雪路过客厅时,林知又叫住正小心翼翼拆手机板子的沈崇。

    “沈崇你看!你女儿画得怎么样?”

    沈崇本不想理,听是欣欣的画才舍得抬头,下一瞬鼻子嘴巴就皱起来,“怎么给画成这样了啊!好别扭!”

    要不是这是自家女儿亲手画的,他简直想骂人,这不把我画成个娘炮了吗!

    林知送走封吹雪,再她的再三推迟下,让保镖开车将她直接送家,又扛着画走了来。

    “沈崇你说,我把这画裱起来挂在卧室里怎么样?”

    她觉得这真有意思。

    欣欣亲手画的,里面融合了自己和沈崇的五官,也太有象征意义了。

    “去去去,别打搅我,忙着呢。”

    沈崇正焦头烂额呢,旗舰机真无愧于旗舰称号,工业设计也太紧凑了,超难拆。

    他完全不想理睬欣欣妈。

    “那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同意了哦。”

    “嗯嗯,去吧去吧。”

    林知又拿画去找蒋玉,麻烦蒋玉头有空了带去裱。

    蒋姐一句话就让她纠结起来,“这不是和婚纱照一个意思吗?”

    “呃不不不,不一样。先不管,还是裱起来。”

    林总有点尴尬,甚至还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但她却不打算改变主意。

    沈哥现在也很尴尬。

    他原计划等欣欣画完,自己这边就该打完收工的,不曾想这破旗舰机这么难拆。

    欣欣都该上床睡觉了,他都还没正式开始编程。

    林知在旁边抄着手一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笑话。

    “欣欣乖,你先去睡觉,明天早上一觉醒来,爸爸的魔法就变完啦。”

    “真的吗?”

    “真的!”

    好不容易把欣欣哄走,让蒋玉带上床,沈崇看着摆满了茶几的各种零件工具,略头疼。

    他想把东西带家去做,但东西散得太多,全部收起来很麻烦。

    “行了,放弃吧。真没你想的那么容易,我相信你能做到,只是现在时间紧张所以失败了而已,我不笑话你了。”

    林知在他身边坐下来。

    沈崇牙一咬,“不行,我刚都和欣欣说了明天一早就得弄出来,我就非不信了!欣欣妈你别打断我,忙你的去。”

    “看你累得这样子,不然明天早上再来?”

    “不!不累,哪累了!”

    劝不动他,林知只好苦笑着房加班。

    这家伙完全着魔了。

    夜里十二点,林知伸个懒腰,可算忙活完,打开房门却发现他还在灯火通明的大客厅里忙乎,正拿着电烙铁一点一点的制作电路板。

    “沈崇?”

    没有应,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干电路板。

    林知服了,上楼睡觉去!

    她站在楼梯上又头望向那正小心翼翼一点一点上锡焊的男人。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孩子爹和孩子妈第一次在同一个屋檐下过夜,居然是这种场景。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