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前面挡的人有点多,沈崇看不见里面的状况,一听欣欣闹将起来,淡定不了了。

    朗朗乾坤,普天之下,我就在这里,居然有人敢欺负我女儿!

    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老林你不是有钱吗,干嘛让欣欣来外面上培训班,把老师叫家里来不行吗?

    呃,不对,小孩子学英语需要环境,得和人对话交流。

    再顾不得排队,沈崇顺着人群往前挤去,嘴里连声说道:“不好意思,借过借过,我娃在前面有点状况。”

    嘴上客气,但这毕竟是往前挤,免不得磕磕碰碰,幸好沈崇力气大,看似不壮的身躯里却藏着核动力。

    他先越过陶韵,然后迅速将人群排开到两边。

    等别人不爽的过神来,他已经站到了最前排。

    保安想拦他,“这位先生请等一下,老师会把学生们依次送出来的。”

    沈崇脸上笑着,看似轻飘飘的伸出左手推到这保安胸口,“没事,我女儿马上就出来了,我是第一次来这培训学校,我想看看里面的环境。”

    他语气平淡,手上也并未刻意爆发力量,但保安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台推土机慢慢往外挤,根本站不稳,只能步步退去。

    这人的力气简直恐怖,只是左手就让我根本站不稳!

    推开保安,沈崇进到通道里,终于看见里面欣欣双手叉腰怒瞪着身边一名小男生,像只被激怒的小脑斧。

    那小男生畏畏缩缩低着头不敢看欣欣,旁边的中年女人老师蹲在地上,正对小男生说着什么。

    见宝贝欣欣好像没吃亏的样子,反而是在欺负别人,沈崇心头松口气,快步往前走去。

    “陶淘你快给欣欣道歉,说对不起。”

    沈崇还没走到近前,就听见老师对小男生大声说道。

    小男生紧紧抿着嘴唇,看起来胆子很小,但眼神却很倔强。

    老师又轻轻摇摇他肩膀,哄道:“陶淘你说一声对不起就行了,刚才你的确不该那么问欣欣。”

    “这位是戚老师吧?发生什么事了?”

    沈崇凑过去,在后面用双手轻轻抱住欣欣的肩膀,低声问道。

    三人同时抬头,还是欣欣反应最快,瞬间云消雨霁,头猛扑到沈崇怀里搂住他大腿,乐道:“爸爸你来啦!我好想你呀!”

    沈崇笑着俯身将欣欣一把搂到怀中,但眼睛却还盯着戚老师。

    戚老师有些茫然的站起身来,“你是?”

    沈崇没来得及答,欣欣却已经不满的嘟起嘴来,“戚老师,这是我爸爸!我的爸爸!我都叫爸爸了!”

    戚老师脸一红,下意识道:“那个林,呃,不好意思,抱歉抱歉。之前都是蒋助理送欣欣来上课,我脑子短路了,没反应过来。”

    沈崇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

    他再一次问道:“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戚老师强行解释道:“没什么没什么,小孩子口无遮拦说错话了。我正在让陶淘小朋友道歉呢。”

    她很紧张。

    她知道蒋玉的身份,当然更知道欣欣的身份,不然刚才她就不会急匆匆的想让陶淘给欣欣道歉。

    没想到现在正主竟直接来了。

    “陶淘他说我没有爸爸!”

    欣欣从沈崇怀中伸出手,直直指着小男孩陶淘。

    沈崇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

    为什么很多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容易养成偏激的性格?

    旁人不理解,觉得可能是这些人心理脆弱,不愿意向别人敞开心扉。

    其实答案在这里,只有这些孩子自己才知道,自己从小到大会遇到多少次这种戳心刀。

    或许别的孩子一句所谓的童言无忌,都会让单亲孩子在心里难受很久,并留下难以释怀的阴影。

    沈崇更理解不了,怎么上个培训班也能碰到这种事?

    真是活见鬼了。

    “戚老师,怕不是一句口无遮拦就能说得通的吧?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是培训学校,而不是欣欣每天去上课的幼儿园,欣欣与这边的孩子打交道不会太多。

    可这叫陶淘的小男生居然说出这种话,那沈崇就免不得想到别的方面。

    只能认为是学校里的老师私下乱议传进了小男生耳朵里,并最终导致现在这结果。

    我还活得好好的,你们就敢这么胡乱编排,没见过就表示没有?

    那我特么还没见过你全家呢!

    被沈崇怒瞪着,戚老师紧张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额头上顷刻间冒出细密汗水。

    “欣欣爸爸,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小男生陶淘终于舍得说话了,他倒是委屈起来,眼睛里泪花花的,“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问欣欣的爸爸在哪里!对对不起,我不想惹欣欣生气的。”

    就在此时,突然从后面伸来个巴掌,啪的一下拍在陶淘肩膀上。

    沈崇转头看去,居然是陶韵。

    她怒瞪眼睛,“还不给欣欣道歉!”

    陶淘拼命摇头,“我没有说!我没有!”

    陶韵一把抱起小男生,把他搭在腿上就开始打屁股,噼里啪啦好一通。

    这可不得了,小男生哭得更是响亮。

    虽然打的都是不会留下隐患的位置,但陶韵下手很重,沈崇心中的气渐渐消了,心里的纳闷又升起来。

    不对劲,陶韵好歹也是一家会所老板,刚才还很大气稳重,怎么转眼过去她看起来就对自己畏之如虎了?

    很奇怪啊,她刚也是一口叫破了欣欣的名字。

    上个培训班而已,有必要把同班同学的情况打听这么清楚吗?

    没人知道陶韵现在心中有多惊恐。

    刚才沈崇从人群里往前挤,她下意识就跟在后面,沈崇看到和听到的,她也一句都没落下。

    在欣欣叫沈崇爸爸的时候,陶韵险些昏厥过去。

    欣欣的爸爸,那还能是谁?

    林老板的男人!

    这世道究竟怎么了,现在的巨富都流行穿摊货装穷人吗?

    经营会所多年,阅人无数的我竟看走眼了。

    一定是这位先生太会伪装。

    真正的巨富哪怕穿摊货,身上也会不自觉的透露出些成功人士的气度。

    可他装穷也装得太像了,那股朴素的味道简直返璞归真!

    沈崇走上前去制止,“那个,陶大姐你还是别打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说清楚就行。比起教训孩子,我更想知道这种流言究竟从哪儿传出来的。”

    陶韵赶紧停手,心头稍微放宽点,好像这位林老板的男人没生气了。

    唉,真是倒霉。

    沈崇又头问欣欣,“欣欣你可以告诉爸爸刚才陶淘到底是怎么说的吗?”

    欣欣略胆怯的转过脸去,想了想又头道:“陶淘他说,班上的辰辰悄悄告诉他我没有爸爸。他问我是不是这样。”

    沈崇有点反应过来了,“他是你幼儿园班上的同学吗?”

    欣欣点头,“嗯啊,陶淘是新同学,这学期才来的。辰辰也是我们的同学。”

    “对啊,是辰辰他说的,他还讲,让我千万不要说出来。他还讲以前有几个同学说欣欣你没有爸爸,后来都被大灰狼抓走了。我我明明只是问一下你爸爸在哪里的。”

    欣欣又闹起来了,“我都说过我有爸爸了!陈彦正都见过我爸爸!为什么你们都不信!”

    沈崇这下全懂了。

    欣欣和陶淘还真是幼儿园同班同学。

    虽然欣欣读的是高端私人幼儿园,但娃就是娃,再有钱的娃五六岁也不可能变大人。

    小孩子的嘴是管不住的。

    何况前身与欣欣几乎是两条平行线,从未在幼儿园出现过,所以她在幼儿园里的确遇到了些事情。

    当然,那些试图伤害她的孩子都没落得好。

    所谓被大灰狼抓走了只是个说辞,一定是被老林用手段给弄得强行转学了。

    以老林的霸道,如果欣欣在学校里受了委屈,这样处理还真不用奇怪。

    但这未必是好事。

    就看陶韵刚才的态度,沈崇能判断出来些东西。

    无论是欣欣一直以来的同学,还是这种新转学过来的,老师肯定会和家长打好招呼,让这些家长管好自家孩子,千万不要去刺挠欣欣。

    表面看是保护了欣欣,但免不了让其他孩子对欣欣形成畏惧感,无形中拉远欣欣和其他孩子的距离。

    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欣欣在学校里除了同小区的陈彦正,以及另外几个特别投缘的孩子之外,几乎没什么朋友。

    唉,带孩子是个大学问啊!

    陶韵又是点头哈腰的道歉,“对不住,真对不住了。”

    她不清楚沈崇具体的身份,但知道这都是自己开罪不起的人,所以无比紧张。

    陶淘被迫转学都是小事,她更怕自己的生意都做不下去。

    沈崇摆摆手,“算了,误会而已。”

    陶淘还在揉眼睛,肩膀一耸一耸的,“对对不起欣欣。但是我真的,真的没有说。”

    他讲话还断断续续的。

    沈崇把欣欣放下来,小宝贝倒很是大气的拍拍陶淘肩膀,“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看她那小大人的模样,沈崇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欣欣你也没全对啊!

    他先冲着陶韵点点头,又把两个孩子一起拉到角落,先对陶淘说道:“我就是欣欣爸爸,现在你知道欣欣到底有没有爸爸了吧?”

    “对不起叔叔,我知道了。”

    沈崇又看向欣欣,“欣欣你也有不对的地方。陶淘是因为听其他小孩子这样说,所以好奇的问一下,他没有直接说你没有爸爸吧?”

    欣欣脸红了,嘟着嘴承认,“没有。”

    “那你就不能这么怪他,我们要当诚实的人,好不好?要大方一点,这样才能有更多的朋友。”

    沈崇真觉得自己该把欣欣的性格纠一下,长此以往,长大了怕又是一个翻版的老林,肯定不行啊!

    眼睁睁看着宝贝女儿长大变成个老巫婆,世上还有比这更悲伤的事?

    “我没有撒谎。”

    欣欣还不承认。

    沈崇一撇嘴,“不对,夸大其词呃,就是把别人的意思往更严重的方向去说也是撒谎。真正的情况是什么样,我们就要说什么样。”

    欣欣有点似懂非懂,但看沈崇很严肃的样子,勉强点头答应了。

    “呐,下周爸爸送你去幼儿园,再放学接你,到时候再给你的同学们和老师都打个招呼,以后就不会有人说你没有爸爸了。你和陈彦正小朋友说的话,其他人也都会信了,好不好?”

    沈崇也在反思,虽然欣欣的同学里已经有些人见过自己,但没见过的还更多,如果早点去她幼儿园故意多打晃几圈,像今天这种误会根本就不会发生。

    说完了欣欣,沈崇又头拍拍陶淘的肩膀,“陶淘你也要记住,不能别人说是什么样就怎么样,一定要有自己的看法,知道吗?”

    他是当育儿专家当上瘾了,看见身边有孩子就想教。

    陶韵将沈崇教育两个孩子的过程看在眼里,美眸直闪。

    果然不愧是大人物啊,这风度、谈吐和水平,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误会彻底解除,戚老师的冷汗也止住了。

    幸好欣欣的爸爸有风度,如果他是只知道上头护犊子的家长,今天这事真得大条。

    沈崇与陶韵各自牵着娃到了楼下,陶韵凑上来说道:“欣欣爸爸,今天的事情我还是得和你郑重的道个歉。”

    沈崇摆手,“没事,小事,不必介意。”

    “那个,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些你也别往心里去啊,闹了好大个笑话。”

    沈崇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得,又尴尬起来了。

    “唉,是我有眼无珠。陶淘爸爸走得早,结婚证都没来得及扯上,我一个人拉扯陶淘,生意又很忙,总心不在焉的不在状态。”

    陶韵又开始套起近乎来。

    沈崇顿时恍然,难怪陶淘对其他孩子都只敢私底下悄悄说的事情这么在意。

    原来,他自己就没有爸爸。

    “真羡慕欣欣有你这么好的爸爸,你刚才说的好有道理。晚上有空吗?不然我请你们吃饭赔礼?”

    陶韵继续说道,右手不动声色的拉向沈崇。

    沈崇头看,发现这大姐眼神儿很不对。

    大姐你矜持点啊!

    咱都带着娃呢!

    他想也不想赶紧说声有事得先走,然后抱起欣欣狼狈而逃。

    我知道你是想告诉我你丧偶,娃都跟你姓,但你不用这么刻意的暗示我!

    你虽然离异,但是我

    我特么虽然单身,但老沈我不好你这口!

    再说了,你不知道我单身居然就敢当众撩我,服务业的大姐忒彪悍了点,惹不起惹不起。

    等跑远了,欣欣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爸爸你为什么要跑呀?”

    沈崇哈哈直笑,把脸往欣欣的脸蛋上凑,“因为我想快点带你家呀!”

    “咯咯咯,爸爸你的胡子好痒。”

    “不是爸爸胡子痒,是爸爸的胡子刮得欣欣你的脸痒。我们说话啊,主谓宾要分明哟。”

    “猪尾病是什么病啊?”

    “呃哈哈哈哈!”

    李鸿牧等几个保镖不声不响的跟在后面,沈崇对此渐渐麻木与习惯了。

    反正不赶时间,沈崇决定抱着欣欣走去。

    他不累。

    他是想和欣欣腻在一起更多时间。

    这才走开几天,小宝贝的性格就出现问题了,不能让她学到老林的坏毛病。

    他心里有些感慨。

    千帆过尽方知平淡是福,或许是在新人挑战赛里释放了心中太多戾气,在看到欣欣那瞬间,整个人竟突然变得更加平和与稳重,颇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

    如果是以前,恐怕当时已经一巴掌糊戚老师脸上去了吧。

    他又想。

    上午还在打生打死,傍晚就在教娃,顺便还帮别人教娃,这人生就是起起伏伏,时而波澜壮阔,时而风平浪静。

    自己的职业是有点偏门,但本质上不还是份工作吗?

    工作之余,当然就该是吸娃享受嘛。

    看着欣欣的笑脸,沈崇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深处最喜欢的还是这种平静的生活。

    当然,他也很清楚另一件事。

    树欲静却风不止,我还不够强。

    见得越多,更越能感觉到平静之下的诡秘。

    如果不是有些自己尚未接触到的危险潜伏着,斩妖为何总不停歇的想催促所有成员努力奋进?

    若世道真风平浪静,斩妖更愿意让所有灵能者和妖怪都当个安乐翁吧。

    爸爸是孩子的大树,我必须长成棵参天大树,才不惧雨打风吹。

    苦是苦了点,累是累了点,但我甘之若饴。

    我比起世间那些为供孩子读而辛苦工作,最终积劳成疾的父亲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

    至少我还健健康康的活着,但有很多父亲却已经无法亲眼看到子女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了。

    还有很多父亲,明明已经生怀绝症,却因为要供养子女读而不得不隐瞒病情,甚至连去医院检查的勇气都没有。

    我终究是幸福的,知足者常乐。

    大家都在追求幸福,无非是用不同的方式奋战在不同的地方而已。

    每个人都在与天争命呢。

    还记得,我意识到父亲已老时,是两年前亲眼看到他头上落下的白发之时。

    可这白发在他头上已生了四五年了,我却从未留意到。

    但我现在

    沈崇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当他与欣欣在一起时,自己的心总会变得柔软。

    他的眼眶渐渐湿润了。

    “爸爸你不要哭。”

    欣欣抬起手来,踮着脚尖想把衣袖够到沈崇的眼睛。

    沈崇咧嘴笑笑,眨眨眼。

    “我没哭,是风吹进了沙子。”

    他捏了捏欣欣的手。

    欣欣重重点头,“嗯!超人永远都不哭的!爸爸是超人,最坚强了!爸爸没有哭!”

    欣欣睁眼说瞎话。

    乖女儿都已经学会哄爸爸了。

    可我才刚刚教你要当一个诚实的人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