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是险胜,真挺险的。

    他就强撑着比唐胜稍微晚晕过去那么一点,吆喝声我赢了之后,就果断脑袋一歪人事不省。

    等他醒转过来已是第二天早上六点,他是被手机铃声震醒的,是斩妖信息系统信息的专属超强震动与音效提示。

    沈崇迷迷糊糊从病床上坐起身,伸个懒腰,浑身筋骨传出噼啪脆响。

    咦,这么快就痊愈了?

    他晃晃脑袋揉揉眼,坐床上随意往身边打两拳,劲道十足,呼呼风起。

    然后他又仰躺下去,狠狠打个哈欠,眼眶里朦朦胧胧的。

    蜷缩在病床旁椅子上的梁仔听到动静,茫然抬头,大眼珠子直勾勾看了沈崇快五秒才反应过来。

    “老大,睡醒啦?不然你再睡会儿吧,眼睛里还全血丝呢,比赛还有一阵子。”

    沈崇摇头,“不睡了,还得分析决赛对手。”

    “哈?昨天的另一场半决赛我没录像,不让录。”

    沈崇笑而不语,昨天半决赛没看到也没办法,但之前看过那位对手的比赛,在自己脑子里重放就行了。

    他改口问,“昨天我昏过去之后参姐是不是来过?”

    梁仔点头,“是啊,可把人家累坏了呢。”

    沈崇嗯了声,“头是要多谢参姐。”

    他这才拿起手机看时间,“还三个小时。”

    他手指往上挪,正打算点开斩妖信息系统的消息,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是半决赛的功勋值又到账了。

    以他的记忆力,不用翻系统也知道结果。

    半决赛再捞四千,现在功勋值存款是7135,累积功勋11440。

    已经超过9600,正式成为大尉。

    富贵险中求,古人诚不欺我也。

    躺在家里是没办法发财,只有出门闯荡干活才能吊丝逆袭。

    咦,微信消息,好多!

    沈崇手指一抖,忽略了斩妖信息,倒是打开提示有超过几十条未读消息的微信。

    林知的头像右上角的小红圈里,竟写了个触目惊心的数字,41!

    老沈心脏咯噔咯噔狂跳,这也太吓人了吧。

    昨晚打比赛之前才看了,明明没消息。

    就昏了几小时,老林居然连发四十一道金牌,到底出多大事,竟能让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林总失态成这样?

    沈崇绝不承认自己被林知传染上脑补症,赶紧抖手点开聊天。

    呃

    白吓死个人,居然全是欣欣的语音聊天。

    “爸爸你出差还没来呀?我好想你喔!”

    “欣欣好无聊喔。”

    “哇啦哇啦叽里呱啦哇!”

    “爸爸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哎比西迪衣嗳伏吉,爱奇嗳杰克艾尔艾母哎”

    “我唱完啦,好不好听呀?”

    “爸爸,妈妈现在在洗澡呢。”

    “妈妈让我问你,为什么爸爸你都不知道主动给她打电话呀?”

    “没有!我没让欣欣这么问过!”

    这是老林的声音。

    后面还有半句,“欣欣你不准把镜头对准我!”

    “咯咯咯咯,妈妈胆子好小呀,我没有在拍照呢。”

    “对啦,妈妈说明天就该学画画了,爸爸你不来带我画画吗?”

    欣欣发的内容很细碎,断断续续的,有时候甚至讲到一半就断了,大约是因为她手指没按稳。

    她讲的更是没什么内容的闲话碎事,有时候还穿插着叽里呱啦的兴奋怪叫。

    这明明该是很无聊的东西,沈崇却听得津津有味。

    他一句一句的听着,有时候同一句话觉得没听清楚,还反复重放。

    梁仔仰头看着听语音信息听到满脸挂着傻笑的老大,一阵毛骨悚然。

    狗子为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我到底还泡不泡哈莉?

    万一真泡上,将来我也有娃的话,我会不会和老大一样吸娃吸成个傻子?

    真可怕,原来有娃是一件这么可怕的事情。

    以前多么睿智的老大,突然就变成个傻子了。

    梁仔正胡思乱想着,脑袋冷不丁被人给拍了下,抬头看是沈崇。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从病床上跳下来了,“傻乎乎的发什么呆呢,交给你个任务。”

    梁仔茫然问,“啥?”

    “斩妖蜀都的专机是明天吧?你帮我订机票,我下午就。”

    梁仔傻眼,“哈?”

    他觉得老大是在说笑,你个每次打完都要挺尸的专业担架选手,还指望上午打完决赛,下午就蜀都?

    你仿佛在逗我开心。

    这可是决赛!

    参姐昨晚拉过你一把了,今天打完可没参姐拯救你!

    沈崇在病房里稍微走两步,活动活动筋骨,“我去,你怎么还在发愣。”

    他想了想,恍然大悟,“得,我保证不黑你机票钱。好梁仔,你就帮我订个票行不?你知道我身份证号的。”

    说完,他又拿起自己的手机,发语音消息,“吹雪老师你好,我是沈崇,我大概下午一点钟的飞机,五点钟才能到家,你找个理由拖一下吧。把欣欣的美术课改到傍晚上。”

    先给封吹雪发了消息,他又给林知发文字讯息,言简意赅,“我下午五点家。”

    看着沈崇在那里忙乎着“欺上瞒下”,梁仔突然有种感觉。

    老大这会儿的状态不对劲,斗志莫名的变得冲天高,自信心爆表了。

    人真的很神奇。

    与体能的消耗一样,人的精神状态也会疲惫,就像参加高考的学生在经历连续两天的考试之后,明明只是在椅子上坐了两天,但浑身上下却有种强烈的虚脱感。

    精神力的消耗是个很玄乎的说法,既没什么运动量,体重也不会有明显变化,但精神面貌与状态的持续下滑却能明显被人察觉。

    想站到最后的决战舞台上,需要走完整个新人挑战赛的过程,要在六天的时间之内经历整整九场鏖战。

    因为干脆利落的退赛,沈崇比起别人少打了场分区决赛,但考虑到他本就是以比旁人低很多的灵源等阶而参赛,没人觉得他占便宜了。

    他每次也都赢得万分艰难,若非有来自西南分部的最强治疗者参姐保驾护航,恐怕他早已成了强弩之末。

    总之,哪怕他是铁打的金刚,他也该累。

    只不过外人不怎么瞧得出来,身处擂台之上时,他连累的空闲都没有。

    但“选手助理”梁仔却看得很清楚,因为它既了解沈崇,同时又拥有三重幻影妖元带来的得天独厚的敏锐观察力。

    如果说刚杀出西南分部晋级全国赛时老大的气势高达一丈,那么在昨晚打完唐胜之后,老大的气势下滑到了只有一米。

    刚才他睁眼时的满眼血丝和有气无力,就将他的疲惫暴露无遗。

    真不能说老大心里脆弱,他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再强硬的人,在面对持续这么多天的超高强度车轮战之后,也免不了精神萎靡与疲惫。

    可现在的情况却完全变了,老大在吸完小主子给他发的语音讯息之后,突然脱胎换骨!

    他头顶的气势往天上蹭蹭直窜,奔着两丈就去了!

    决赛还没开打,你就谋划着下午坐飞机蜀都,谁给你的勇气?

    你以为你是古时候温酒斩华雄的天级大佬吗?

    梁仔很想喷老大,劝他别装逼,毕竟机票改签或者退票得扣手续费。

    但他终究没敢出声,只能目送着到卫生间去换了衣服的沈崇大摇大摆的往外走,“我去找一下鼠爷,机票什么的,就拜托啦。”

    鼠爷在总部科信部里,那儿不让编外人员靠近,沈崇约了索性约它在总部基地角落的咖啡厅里见面。

    鼠爷鬼鬼祟祟的扛着个大背包就来了,进门时它连使眼色,压低声音道:“咱们要个包间谈。”

    沈崇心领神会,到包间里之后迫不及待的问道:“东西弄怎么样了?到底是个啥玩意儿,你倒是告诉我啊!”

    鼠爷略犹豫,先问道:“你知道你决赛对手是谁吧?”

    “知道,来京平的飞机上我就注意到它了,只是没想到它居然也能一路杀进决赛。”

    鼠爷嗯了声,“很多人都觉得惊奇,但我倒不意外,毕竟你都能杀进决赛。人家好歹双重妖元的顶级天才,比你热门得多。”

    沈崇往椅背上一仰,“是啊,双重妖元,很厉害。”

    鼠爷想了想,“不行,这事我还是告诉你吧,你知道的消息不全。”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