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哥,你就别用你那招爆发力量了,没用。风擒山不是都说过了吗,你那招会发出声音。不管是什么手段,只要有了防备,达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对我这等拥有宗师境界拳脚功夫的人来说都是废。”

    唐胜本就喜欢用言语扰乱对手意志,分区决赛之前他就这样搞过,现在又故技重施。

    沈崇撇嘴,又是一拳,“我不信你耐力比我还强!”

    唐胜哈哈大笑,“我们唐门后人为战而生,就是这么强!”

    言谈间,唐胜耳朵微抖,显然又捕捉到了沈崇压缩力量的迹象。

    但就在此时,沈崇那挥过来的手却凌空变向,斜刺里往下一绕,终于狠狠捏住他的肩膀。

    沈崇顺势往前进步,左手斜入,别过唐胜手臂。

    一拉一扣,贴身,反锁关节,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沈崇瞬间制住了唐胜。

    厉害的关节技就是这么霸道,要么不得手,一旦得手,只要技巧娴熟,绝对力量够大,分分钟便能让人无法反抗。

    唐胜惊怒交加,“怎么可能!为什么你的手没变短!”

    他拼命想往外挣脱,但沈崇却直接开了力量压缩与心脏剥夺,更使出无可挑剔的关节技。

    除非舍得当场废了自己这手,否则唐胜绝无可能逃脱!

    沈崇咧嘴笑笑,“想知道为什么?明天告诉你!”

    言必,沈崇双手盘绕狠狠发力,只听咔嚓一声,这哥们的手臂被卸脱臼了!

    不愧是天生无痛觉的铁打汉子,面对手臂脱臼,他哼也不哼一声,只往前拼命挣脱。

    情急之下唐胜力量再度爆发,他竟真不要右臂了,狠狠往前挣去。

    实在按不住他,沈崇索性稍稍松手,左手继续卡住,右手再顺势猛烈一掌拍他后肩,将唐胜的右手关节彻底打脱,“没什么鬼,你不是喜欢听声音分辨我的动向吗?少年,你还是太天真啊!”

    唐胜扑撞到对面的无形墙上,左手捂住右肩试图重新接上去,却无奈发现筋骨皆断,接不去了。

    惨遭断臂之伤,但唐胜依然强自镇定道:“什么意思?”

    沈崇眨眨眼,左手放到身后又是轻轻一按,捏爆缠在腰间的减震气泡胶膜,发出噼啪一声。

    唐胜茫然至极,“什么鬼?”

    沈崇却只笑而不语,一击建功就行了,以唐胜的战斗智慧,他不会在同一个坑里连摔两次。

    现在就是故意告诉他,兄弟我在堂堂正正的使诈,我后面的拳脚有可能是装出来的声音,也可能是真的。

    反正我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出招时到底是真是假,你自己判断咯。

    此时沈崇腰上缠着的,正是原本在暖宝宝包装箱里垫着的那层减震气泡胶膜!

    上面有无数个胶泡,捏爆一个,就发出声噼啪声响,与他施展力量压缩时的声音一模一样!

    我沈拳王就是这么堂堂正正!

    唐胜终于明白怎么事,“你腰上缠着东西!卑鄙无耻!”

    沈崇耸肩,哈哈一笑,“哪里卑鄙了?开赛前比赛监督检查过呢,我可没带任何特供装备,更没有任何兵器铠甲,你别诬陷我啊,你这是在公开质疑比赛的公平公正懂不?我可是要堂堂正正击败你的男人!”

    天花板里某个身穿灰衣的比赛监督白眼直翻。

    是在下输了,服了。

    先前我还以为你指望这玩意儿帮你挡拳头,觉得很搞笑呢,感情你是这么用的啊!

    堂你一脸正!

    独臂战神沈拳王只靠左手打了好多场比赛,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真是太幸福,我老沈竟也有欺负残疾人的一天。

    局势太好,他心情更佳,主动出言挑衅,“唐胜你不是皮糙肉厚吗,不是角质层抗击打吗?现在你少一只手,我看你怎么跟我打!”

    唐胜怒而瞪眼,如佛前金刚,“你以为我这无形墙就只有困锁这点本事吗?力来!”

    他大喝一声,高举左臂,无形墙轰然凭空压下。

    沈崇感到肩膀上传来无可抵御的伟力。

    二人齐刷刷低下脑袋去,说明这力量对两人都有作用,但唐胜举在空中的手臂却并未收,变得越来越粗壮。

    等了约莫几十秒,沈崇肩头大力退走,唐胜的左臂却至少变粗了一倍。

    他压低声音咬牙切齿低声道:“沈哥,这是我的大秘密,但咱们都是自家人,告诉你也无妨。我还能将咱们时不时打到无形墙上的力量重新凝聚到我身上。你输定了!”

    对于这个现象,沈哥只想骂标哥这老骗子。

    说好的自己这自愈灵源天生无敌战士呢,我怎么觉得对面这货比我更适合单挑?

    居然能越打越强,欺负人啊!

    幸好我先阴断他一只手,如果这货在双臂健全时就开出这招,还能打?

    晚一秒认输都得被揍哭!

    下一瞬,二人又是在狭小空间里战成一团。

    唐胜粗大的左臂太过恐怖,每次挥动都如攻城车般威猛,偏偏还分外灵活。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沈崇更难以闪躲,只能仰仗着双手健全的优势,强行靠双手齐齐抵挡。

    轰隆隆巨响在无形墙阻隔而成的两米圆圈内反复荡,不知不觉二人竟互相对轰了超过百拳。

    沈崇几次试图使出关节技都未能得逞,唐胜任凭他来拿,硬着头皮只用左臂挥拳或是压肘砸来。

    以伤换伤本是沈崇惯用的打法,但今天他却不得不放弃这招。

    唐胜现在一拳的劲道超过一吨,砸中要害,沈崇根本自愈不过来。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

    半个小时!

    在这半小时内,唐胜更又数次向无形墙借力,以弥补左臂随着时间推移而缓缓消散的力量。

    沈崇双臂鲜血往地面汨汨直流,双手无力吊垂着,以他的自愈能力和肌肉骨骼强度,竟打得两只手里的骨头完全粉碎了。

    对面的唐胜也好不到哪儿去,他那借力之术并非毫无代价,这是真正的透支战法。

    他与沈崇最大的区别更在于,他只是无痛觉和抗击打能力强,却没有自愈这种开挂的能力!

    此时他左臂同样无力的低垂着,恢复了原本大小,角质化皮肤上满是皴裂,鲜血如百川归海般从他手臂上滑落,并最终汇聚到指尖成股流向地面。

    这般场景,这般意志,甚至让观战的不少经历过无数生死搏杀的大佬们都为之动容。

    这两个黄级小家伙怎的斗志如此强盛。

    这明明只是场切磋为主的新人挑战赛,二人更是同部战友,战到这个程度又何苦来由。

    有人去问易虹吉是否应该中断比赛。

    易虹吉先要答应,心中却想起出发之前鹿部长的吩咐。

    除非沈崇认输,否则绝不终止比赛。

    “不,比赛继续。”

    “但这两位可都是你们西南分部的人。”

    易虹吉坚定摇头,“话虽如此,但这是他们二人赌上荣誉与性命的战斗,他们都没认输,我们怎能叫停?难道你们就没有感受到如烈焰般灼热的战斗意志正冲破幕墙的阻隔扑面而来吗?”

    无形墙内,唐胜别过肩膀,用肩膀抹掉嘴角的血,“沈哥,你好强,比我想象的强太多了。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打得这么爽过,我更没想到竟有一天会被低自己一品的人逼到这个地步。”

    沈崇同样在笑,“你也不赖嘛。我也从来没想过,居然会与只比我高一阶的人打得这么难。”

    “哈哈哈哈!沈哥你真是不要脸啊!没见过脸皮比你更厚的!”

    沈崇本想抬手指唐胜,却发现手抬不起来,索性伸出舌头对准他的脸,“你就别谦虚了,你们家的脸可都是角质层的呢。论脸皮厚度,我甘拜下风。”

    “现在咱们的手都不能动了,还打不?”

    “你认输咱们就不打了。”

    “可我不想认输。”

    “那还哔哔什么,咱们不还有脚吗?”

    “这不好吧?够了,已经够了,你已经打进全国半决赛了。放弃吧,你现在放弃,保住战力你能稳拿前三。”

    唐胜已经放弃让沈崇彻底丧失战力的想法,现在他只想当个安静进决赛的美男子。

    沈崇却淡定摇头,“你忘了吗,在西南分部基地里我曾经说过,我要的是冠军,只是冠军。这个想法现在也没有变。”

    唐胜叹口气,服了。

    外面的林达礼也服了,我居然傻乎乎的和鹿部长赌他进前三,真是活见鬼,人家一开始就冲着冠军去的。

    真不愧是姐夫哥,史上心最大的黄三品非你莫属。

    里面二人真又用双脚对起了招,轰轰轰轰轰

    又是整整一小时过去,沈崇与唐胜面对面坐在地上,背靠无形墙。

    二人的双脚都软塌塌的耷拉在地上,碎了。

    又全碎了。

    “沈哥,咱们连脚都没了,我求求你认输吧。”

    沈崇脑袋轻轻往后撞了撞无形墙,“咱们不还有头吗?”

    唐胜大惊,“别吧?这不好吧?一定要搞得那么难看吗?”

    他心里暗骂,沈哥到底是哪里来的意志力,他到底如何做到的。

    沈崇缓缓摇头,“严肃一点,咱们在打比赛呢。不然你就认输吧。”

    唐胜又沉默片刻,他不甘心,“明明是我更强的,要不是刚开始被你阴了”

    “哪那么多废话!你得庆幸这是擂台赛,如果是生死搏杀,我要杀你,你还有心思和我说这些?”

    “也对。”

    看着强行靠腰腹力量弹飞起来,一头朝自己脑袋撞来的沈崇的脑门,唐胜只想说四个字。

    丧!心!病!狂!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十五分钟后,沈崇满脸是血紧闭双眼背靠在无形墙上。

    靠在他身边的唐胜同样如此。

    终于,无形墙渐渐散去,二人肩并肩仰面软倒。

    比赛监督第一时间冲出,外面实力稍弱的观战者们更是紧皱着眉头。

    到底谁赢了?

    创始人和天级大佬们则已不约而同的散去,他们早判断出胜者了。

    当然,没人敢去追问这些大佬们比赛结果如何。

    “哈哈哈!赢了!劳资赢了!”

    就在此时,仰躺在地上的沈崇发出声响亮的长笑。

    与他并肩躺着的唐胜则两眼翻白,没有任何动静。

    失去意识的是唐胜,无形墙散了。

    沈崇心头觉得好爽,天生单挑王又怎样?

    爷爷我是天生战神!

    靠着镇痛剂加自愈加狂战士加精微控制加思维战书包网.bookbao2加压缩炮,黄级二品的我老沈,在终极肉搏里干翻了单挑王!

    哗!

    观战者们一片哗然,并深感庆幸,当初自己参加类似比赛时幸好没碰到这种丧病选手。

    蛮不讲理啊!

    “林少将,你看,沈崇赢了。”

    角落里,麒麟面色古怪的看着林达礼。

    林达礼双拳拽得紧紧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喃喃自语,“我的个去,我了个擦!我和鹿部长的赌约输了。”

    由不得林达礼不惊,真不敢相信沈崇是那个和他聊到天南海北,知识面的广度和深度连他都能折服的超级技术宅。

    麒麟又笑,“以我之见,如果你是黄级一品,绝非他现在的对手。”

    林达礼凝重点头,“这我承认。我从未在旁人身上看到过这般可怕的不屈意志,如果是生死战,姐夫哥只会表现得更狂暴。姐夫哥太猛,猛得过分了!我担心我姐的体质迟早有一天会跟不上啊!”

    他理解不了沈崇的意志究竟从哪儿来的。

    如果这是生死战,为了活命,林达礼能理解。

    但这明明只是场本该点到为止的擂台赛,太莫名了。

    难道老姐还给不了他舒适安逸的生活?

    你这又何苦?

    你变强的理由到底在哪里?

    就在此时,他背后传来声冷笑,“哟,林少将,你刚才说的话我可听到了。”

    林达礼头看着面前这鬼精灵的可爱妹子,一见这蓬蓬裙他就头大,“你别乱说啊!我什么都没讲!你不去主持比赛还呆在这儿做什么?”

    那边宣布比赛结束沈崇获胜的声音却已经响起,正是这妹子的嗓音。

    她扬了扬手机,“你不知道可以播放录音吗?顺便还告诉你,我刚才录音了。我姐的体质跟不上哟”

    林达礼带着麒麟落荒而逃。

    随口吐槽一句居然就碰见这倒霉妞,流年不利。

    他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好多人发消息过来感谢他这盏博彩明灯。

    林达礼脸上更苦了。

    自己毒奶一辈子,居然在姐夫哥这里翻车了,可怜我一世英名。

    姐夫哥你毒抗到底有多高!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