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然,雪虎虽然厉害,但毕竟是四分之一决赛可能的对手,沈崇也不会太过在意。

    饭要一口一口吃,关要一个一个的闯,贸然无视眼前的对手只顾盯着后面的,说不准就阴沟里翻船了。

    他又将注意力转到下一个对手的身上来。

    风擒山,很特别的姓氏,很霸道的名字。

    像这种名头的人物放到小说里,要么是主角命格,不然至少也得是个大拿。

    但这位主就很不行,白瞎了这么嚣张的名字,居然沦落到打新人挑战赛,啧啧。

    呃

    好像一不小心把自己给骂了。

    “那个,老大,你说我下场比赛该怎么买?现在博彩系统变得好复杂,我都看不懂,这花样也忒多了。每个都能下100,我的功勋值不够用啊。”

    沈崇笑眯眯的俯身,很想捏碎这货的手机。

    这丫的狗爪一直在往自己能撑几分钟的选项上飘。

    “你不是已经戒赌了吗?”

    梁仔怒而头,“老大你这太看不起狗了,你没听过一句谚语吗?”

    “什么?”

    “狗!改不了吃翔!”

    梁仔又被狐三姐一脚踹飞,这货忘了狐狸也是犬科。

    没再理睬蠢狗,沈崇的目光在人群中四处巡睃,“三姐,怎么没看见风擒山?他该不会连抽签仪式都不看吧?”

    狐三姐点头,“你还真说中了,他是没来。”

    “这么嚣张?”

    狐三姐叹了口气,唏嘘道:“倒不是,他家里发生了些事情。”

    晚上八点,当真正站在总部硕大的演武厅内,看着前方那个双眼布满血丝的十七八岁少年时,沈崇明白了个道理。

    什么叫哀兵必战。

    比赛尚未正式宣布开始,那少年的身上却已经涌起可怕的气势,道道螺旋状的气流缭绕在他周身,涌动不休。

    这是风擒山的能力。

    来自西北赛区的分区冠军,黄级一品超能系灵能者风擒山,正是沈崇在中看到的那个实例!

    他来自那只有最后两名传人,落寞的超能系传承家族,西北风家。

    曾经辉煌的传承势力,如今却只得一老一少,何其可悲。

    更悲伤的是,在风擒山终于以分区冠军之姿杀进全国赛,乘机飞往京平时,风家老爷子过世了。

    没什么轰轰烈烈,更没什么命运悲苦,年岁已高的老爷子在睡梦中面带笑意溘然长逝。

    风擒山刚下飞机便得知此噩耗,随后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比赛开始才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从他的眼睛便能猜到他在房间里经历了怎样的悲恸。

    沈崇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刚看过中关于对方的描述,就抽签抽到对方,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

    如同这种传承势力的后人,本来最大的底牌便是掌握了诸多机巧百变的灵术技巧,能打对手个出其不意。

    可这位主的能耐,在详解里暴露了啊!

    真是太抱歉了。

    他并没有想占对方便宜的意思,也理解对方痛失亲人的心情,但各有各的立场,说不上谁对谁错。

    沈崇的运气看起来是有点爆表,但那也是因为他够拼,够努力够聪明,穷尽智慧想方设法的在全国赛之前买下了。

    要知道很多黄级选手总共赚的功勋值都不到两千呢,哪能像他那样说买就买。

    命运与机会从来只垂青有准备之人,而沈崇做事的习惯却是永远先做好最周全的准备,剩下的才交给命。

    演武厅外面的观赛者不算多,但身份与地位却与预选赛的观众不可同日而语。

    但这不代表东猫商城的博彩就没人买了,全国各大分区的编外人员以及正式成员们,即便没有资格观战,更连看直播的机会都没有,却依然打消不了大家对新出笼的博彩玩法的浓烈兴趣。

    每一个代表各自分赛区出战的选手,多多少少在自家地盘里都有些拥趸,反正买博彩的投资额不算大,就当是隔空加油助威了呗。

    唯独有个人例外,沈崇的情况挺诡异的。

    以他在西南分部的人望和交情,没多少人看他不顺眼,大家内心里都希望他真能一直赢。

    但哪怕他已经撂倒种子选手阿舍了,可众人实在没有勇气往他身上下注。

    除了对付带伤上阵的熊大时他展现出压倒性的优势之外,另外几场他拿下来的比赛都是险胜,决赛更是直接弃赛了。

    大家想信赖你,可良心上过不去啊。

    梁仔低头看着手机上沈崇又是滑到底的各种玩法赔率,犹豫好久终究没敢下单。

    赌市有风险,本狗智商实在不够,我又不是那些大佬能随便砸钱,惹不起惹不起。

    赛场里面,伴随着比赛场地检查人员陆续撤离,比赛即将开始,风擒山说话了,“我知道你,能够第一场就遇到你,我挺高兴的。”

    沈崇默然不语,妈蛋,又来了。

    你们烦不烦呐。

    黄级三品怎么了?

    我黄级三品吃你家大米了?

    怎么老和我过不去。

    少年风擒山微微动了动身子,身周传来噼啪爆响,“其实我不想和你打。但是,爷爷临终前对别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希望我重振风家的荣耀。所以,不管你是谁!我必须赢!还必须赢得漂亮!你做好心理准备!”

    沈崇依然不说话,但先前心里那点不好意思的情绪倒慢慢散去。

    正想同情你呢,详解里说你家好惨。

    但你现在这副还没动手就吃定我的态度,也忒狂了点,我同情不起来。

    你必须赢管我什么事,我还不能输呢。

    之前看过你的情报,是有点不公平,但这又不是我的错。

    沈崇终于说话了,“你们都不理解我为何要参加这比赛,我也没办法与你们细说。但我只能告诉你们,我,赌上的是一切。你,赌上的只是荣耀。别一副趾高气昂苦大仇深的样子,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是吗?那就来吧!”

    广播里响起娇滴滴脆生生的主持人声音,这声线让沈崇略觉熟悉。

    “二零一八年新人挑战赛总决赛第一轮第三场,沈崇对阵风擒山,现在开始!”

    嘭!

    风擒山的背后响起阵气爆之音,下一瞬,这少年便凭空跨越二十米距离,出现在了沈崇面前。

    他身周涌动的气旋,一半在他身后如同火箭喷发般为他加速,另一半却聚集到了他右臂之上。

    风擒山的右拳带着冲天之势,直轰沈崇面门!

    沈崇瞳孔紧缩,这少年果真将掌控气流的灵术开发到了极致。

    里只重点提了风家的真空压制,但那是使用在别人身上的能力,风擒山往他自己身上拍这两手却又完全不同。

    沈崇正欲闪躲,却觉得周身皮肉在往四面八方被拉扯,脑袋里也刹那空白。

    真空压制也来了!

    身法加速,拳劲带风,真空压制,同时施展三种灵术,这少年果真好强!

    但我也不是易于之辈!

    我早已深呼吸闭气,你这真空压制压不住我!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沈崇屏息静气,切断心脉,狂战士血统即刻拉满,左臂同样挥出,迎着风擒山的右拳就去了!

    在左拳挥舞出去的瞬间,沈崇的左手也同样发出声轻微爆响,模仿自鳝妖的力量压缩,被他命名为压缩炮的自创灵术,他一开始就拿了出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