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他心里正得意呢,不曾想镜头里旁边突然出现个机器人模型。

    嗯,正是粉红色的。

    然后画面轮转,变成了林知那满脸无奈的表情,“如果你说的是机器人玩偶,那你不用买了。这是来自岛国sa公司的限量版,全球限量发行二十七个。所有关节可动,并且可以app编程设定全套动作,甚至可以跳完一整首舞曲。当然,欣欣不会编程,我和蒋姐都没空琢磨,所以这功能从来没用过。”

    沈崇:“”

    都说打人不打脸,老林你这不但打脸,还当面狠打,过分了。

    a公司类似于他前世高达模型制作的原版公司,像这种限量产品,对爱好者简直就是人间极品,至尊信仰。

    沈崇对这世界里的限量版倒没那么多感触,可作为同好者他依然心存敬意。

    你们居然没用过它最核心的编程功能,可耻!

    你们就没听到它在哭泣吗?

    暴殄天物!

    突然手机又被欣欣抢了去,“爸爸你不要听妈妈的,我就要爸爸的机器人!爸爸给我做!”

    沈崇咧嘴笑,老林你这就吃瘪了吧,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钱买到的哟。

    限量版了不起?

    我老沈自己做的可是独一无二,全球唯一好吗!

    他正想给欣欣炫耀一下自己在做旧、涂装还有配型方面的技巧呢,顺便再吹吹真正的大手子做模型那都是亲自手工打造零件,结果林知又把手机抢了去。

    老林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沈崇这儿成了不受欢迎人士,背靠着椅子,翘着二郎腿说道:“其实我本来让欣欣别给你弹视频的,我担心你在忙。”

    沈崇发现她穿着睡衣,随着她翘腿的动作,衣领稍微张开了点。

    旁边欣欣又扑过来想夺手机,林知嘿嘿笑着和她玩闹,一会儿把摄像头对着自己,一会儿对着欣欣。

    闹腾好一阵,那两人可算歇了,沈崇才说道:“出差归出差,但这会儿下班时间嘛,当然得和家里呃,总之就是该联系一下嘛,不然下次我这边先给你弹视频?”

    沈崇说着话,又下意识悄悄将身子往旁边别了下,把右手藏得更深,免得露馅。

    林知脸稍稍一红,“也行吧。到时候你先给我发消息,我再你。你现在是在公司宿舍里?”

    “对,条件还行。那个欣欣妈,你的衣领”

    “呀!我去给欣欣冲水,她得洗澡!”

    林总扔掉手机就跑了。

    沈崇默默为自己点赞,就这么轻松的把孩子妈赶走了,我真机智!

    欣欣又夺手机掌控权,现在进入父女独占时间。

    “爸爸,工作累不累呀。我给你揉揉背好不好。”

    画面里欣欣对着镜头伸出双手直捏爪,把沈崇看得傻乐,嘴里应道:“不累,工作一点都不累。”

    其实他累,压力也很大。

    但不知道怎的,明明只是和欣欣简单聊个视频,看看她这小小的搞怪,心头那沉甸甸的感觉仿佛凭空消失了。

    前世时,沈崇总让爹妈失望,总被他们催着相亲,逼着他去找媳妇找老婆,他都提不起兴趣。

    爹妈总说家庭是男人的港湾,也是男人的后盾,没有家庭的人生不完整,也容易变得颓废。

    前世他不以为然,并表示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好。

    我不差钱,也不担心养老,你们二老我也能好好的赡养。

    如今,跨越两个世界,已为人父的他终于明白这个道理。

    若是心中有目标,心里有寄托,肩膀上扛着儿女,再苦再累,他未必甘之若饴,但那股信念却永不磨灭。

    以前他熬夜通宵修仙,甚至过劳猝死,是因为寂寞,是因为没有人早上会叫他起床。

    如今他熬夜修仙,浴血鏖战,总把自己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是为了变强,变强则是为了守护手机屏幕里那纯净的笑脸。

    “爸爸,我等会就要去洗澡啦。妈妈说累了的人会流汗,流汗就要洗澡。爸爸你也要洗澡喔!”

    “嗯。我等会就去洗。”

    “我问妈妈可不可以和爸爸一起洗,妈妈说以后不可以啦。唉,妈妈说我已经长大啦。”

    沈崇又笑,他难得的认可老林的某个教育理念。

    很多养女儿的大人都不重视此事,结果便是女儿与调皮捣蛋的男孩子玩耍时被白白占了便宜,吃了亏还不自知。

    在恰当的时候,用正确的方式去培养孩子的性别观念,很重要。

    华国人对这类教育往往畏之如虎,这不可取。

    这事当爸爸的不方便教女儿,当妈妈的就该把责任承担过来。

    “是啊,妈妈说得对。欣欣你是女孩子,爸爸是男生。你长大了是不能和爸爸一起洗澡。”

    “唉。”

    小小年纪的欣欣,居然像大人那样遗憾着叹气。

    但她很快又振奋精神,有些没头脑的说道:“爸爸你真可怜呢。”

    沈崇:“啊?为什么啊?”

    怎么好好的欣欣居然说自己可怜,她该不会是看出来什么了?

    不可能啊,我把右手藏得很好啊。

    “妈妈说,我洗澡的时候身上好香的。爸爸你闻不到啦,所以很可怜呀。”

    沈崇的冷汗刹那间就下来了,如被冰水浇过头顶,只觉彻骨生寒。

    欣欣说的到底什么意思?

    他强行控制自己的心情,试探道:“是因为沐浴露或者洗发水香吗?还是妈妈在浴缸里加了花瓣?”

    欣欣茫然摇头,“没有啊,妈妈说就是我身上的香味呢,妈妈夸我是花仙子!”

    沈崇笃定了这消息,但他又觉得很茫然,这与自己了解到的异香不太一样。

    不行,必须问一问老林。

    那头老林调好水温,又狠狠把衣领裹牢实,微红着脸走了来。

    沈崇装作无意问道:“刚欣欣说她洗澡时会有香味,是怎么事啊?”

    林知无所谓的随口答道:“我也不太明白呢,我自己是能闻到,但我问了蒋姐和吴妈她们,都说完全没闻到。”

    “啊?”

    沈崇更茫然,他可是见识过那异香的可怕的,本以为老林会很忌讳,没想到她这么轻描淡写。

    “你能形容一下那是什么味道吗?”

    林知想了好一阵才说道:“说不太清楚,不是我闻过的任何一种香水,但真的很好闻,每次我闻到心里就会变得很恬静,但别人又都闻不到。我专门就此去问过心理学家,可能是因为我们母女俩心灵相通吧,说这是心理因素在作祟,但没什么坏处。算了,懒得管啦。”

    说着,林知还拉过欣欣的脸蛋过来爱了一个,随后摆手道:“我带欣欣去洗澡,和爸爸说拜拜。”

    “爸爸拜拜,明天我们再打电话哟!”

    沈崇茫茫然挥左手,“拜拜。”

    挂断电话后,他心里简直十万个为什么。

    在给欣欣洗澡时,老林其实一直都能闻到欣欣身上的香味?

    别人闻不到?

    那我呢?

    沈崇记得自己有一次帮欣欣冲洗淋浴过,完全没闻到。

    到底什么情况?

    谁能给我答案?

    因为欣欣是从老林肚子里掉下来的肉,所以老林在这事上对欣欣的感应比自己更敏锐吗?

    这个问题他现在找不到答案,但他找到了另一个问题的答案。

    赌了!

    我要变强!

    要个屁的直觉!

    人生哪有那么多稳赢!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迅速拉满黄级一品,这事对我太重要!

    我不能再这样慢吞吞的提升下去了!

    既然有突飞猛进的机会摆在眼前,那我不能错过。

    只有先摸到那个境界的边缘,才能想办法打破阿虚组长的双黄蛋评价构筑的叹息之墙。

    所以,为了女儿而战斗!

    “这事我接了,方部长。”

    他在信息系统里给方天宇部长如此复道。

    五秒钟后方部长就了消息。

    “好!”

    第二天上午九点,新人挑战赛西南分赛区预选赛第三轮准时开打,两匹成色不一的黑马终于撞到一起。

    梁仔起了个大早,刚一开盘就下单,只为了抢到浮动赔率的初始峰值1赔1。

    结果就那么几秒钟响应时间,等它狗爪点上去那瞬间就已经暴跌至1赔7了!

    狗子暗骂东猫商城无耻,跌太猛了。

    那些开着电脑抢单的牲口门也不讲理。

    算了,好歹能捞70个功勋值来。

    自梁仔下单之后,沈崇的赔率以极快的速度往下持续下滑,并最终停止在1赔27的程度。

    股市就是这样无情无义,资本的流动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熊大获胜的赔率高达1赔69,甚至刷新了沈崇的最高记录。

    沈崇觉得这样不太好,东猫商城贸然推出的这博彩功能不够智能化,取样的样本空间太小,赔率浮动太不理性,很快就跌到底。

    这在博彩业里其实挺犯忌讳的。

    他随便问了好几个人,竟有超过半数表示这场压根就不想买。

    熊大获胜的机会实在太渺茫,买熊大几乎等于搞慈善。

    买沈崇呢,到后面投一百进去,能赚来的又太少,实在没意思,也就梁仔这种蹲点抢单买到7赔率的还有点赚头。

    在比赛开始之前,沈崇不小心犯了职业病,扯过东猫商城的工作人员聊到浮动赔率的事儿。

    换别人问肯定不说,但沈崇之前已给东猫商城做过一次优化,大家都知道他厉害,这位工作人员便多透露了些。

    沈崇随口承诺,“可惜我正在打比赛,等头我闲下来点,帮你们写个大数据算法吧。浮动赔率是个好点子,但必须得更理性些,既要保证大家参与的激情,又要尽量保证盈利哦不,保证赌棍们综合亏钱。从赔率的个位数上做文章,是下下之策。”

    沈崇指了指赔率表,眨眨眼说道:“我的是1赔27,其实熊大的赔率该是70的对不对?你们抠这尾数,不理智啊。”

    说完,他也不等这位工作人员如何答,转头就进了选手休息间。

    工作人员面露尴尬,不愧是沈哥,眼光真毒辣。

    “新人挑战赛西南分赛区第三轮第一场,沈崇对阵熊大!现在开始!”

    沈崇的赔率下去之后,就连主持人报名字的顺序都变成他靠前了。

    沈崇看着对面浑身裹着绷带,一只眼睛肿大充血到眯缝着的熊大,挺不好意思的。

    很显然它没能得到参姐的关照,只享受了一些比较基本的医疗服务,待遇和自己不能比。

    虽然甭管它伤没伤沈崇都觉得自己能赢,但现在稍微有点胜之不武。

    “那个,哥们儿,不然你还是”

    熊大突然就怒了,“对面那个又丑又矮的三寸丁小矮子,看你这瘦不拉几的破麻袋样子,你拿什么跟熊少我打?给你个机会,本少数到三,你赶紧求饶认输,我可以考虑只敲断你三根骨头!”

    沈崇当时就有点懵,这不科学,这哥们儿吃错药了?

    以前他体能训练时和熊大打过交道,挺憨厚实诚的一熊,怎么突然就变成个喷子了呢?

    “你还发什么愣!怕了吗?别以为自己是断了一只手的瘸子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本少的熊掌男女老少通杀!”

    熊大叫阵骂上兴头,无情嘴炮当场轰得沈崇外焦里嫩。

    沈拳王顿时心头火起,断腿的才叫瘸子,你语文是和体育老师学的吗?

    等等

    好像对熊来说手就是前掌,断手就是断脚,好有道理。

    思索间,熊大壮硕的身形越冲越近,身上更是橙黄土灰色的光芒闪烁。

    眨眼之后裹在它身上的绷带四分五裂,向四面八方崩解散开,撒了满地布条。

    “吼!铠化!”

    熊大两只前掌在地面狠狠一拍,腾空而起。

    它硕大的身躯甩出漫天飞舞的血迹,身上的光芒迅速收拢,取而代之则是覆盖全身的土黄色铠甲在灯光下反射出的寒光。

    寒光铠甲之上,道道属于它的血迹从缝隙里流淌出来。

    双方尚未交手,带伤上阵的熊大竟已开始飙血了。

    沈崇终于看清了它的眼神,有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带着不服输的倔强。

    沈崇懂它意思了。

    熊大不希望自己因为它带伤就手下留情,所以故意出言相激。

    它要的是堂堂正正的战斗!

    哪怕必败无疑,它也不想留下遗憾。

    看着迎面飞来越来越近的巨大黑影,沈崇深吸口气,目光凝聚。

    好汉子!

    我要和你说声对不起。

    我不该因为赔率就轻视你。

    “熊大!来吧!”

    心脏瞬时剥夺!

    狂战士血统即刻拉满!

    沈崇往前电射而出。

    临到近前时,他左脚在地面狠狠一点,往右弹飞,错开熊大挥来的巨掌,与巨大的棕熊错身而过。

    沈崇右脚再度点地,腾空而起。

    他左手闪电探出,准确抓住熊大肩膀上的铠甲,双脚却又因为上升的力道持续往上走。

    以左手为支点,他的身躯在空中狠狠甩出个半圆。

    撒手,右脚后跟自上而下狠狠斩在熊大头顶!

    几乎于此同时,他左脚脚尖又弹射而出,正中熊大耳后太阳穴。

    远处,沈崇轻飘飘落地。

    熊大身高两米五的壮硕身躯在继续站立三秒之后,摧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倒塌。

    两招。

    一秒。

    分胜负。

    哥们儿,如你所愿,我把这场能拿出来的能耐火力全开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