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稍微缓缓,心血管的恢复稍微费了点时间,然后一切恢复正常。

    这次挑战赛主持人学乖了,都不用他吩咐,话筒自动落下来。

    沈崇拿过话筒,低头看看最终的赔率,买自己胜是16。

    嗯,很好,又有好多坑货步入了赌博的深渊。

    “再一次强调,无脑压我,发家致富。”

    他逼格十足的大声说道。

    我是真心的为你们好,跟着明灯走,吃的喝的全都有。

    外面买错了的赌棍们顿时哀鸿遍野,输得虽不多,但连续两次都栽同一个坑里,难受啊。

    “曾经我是相信科学的,现在我懂了,信科学,不如信沈哥。”

    “唉,我也好后悔,为什么现在才觉悟。难道你们忘了吗?沈哥,就是科学的化身啊!”

    “下个月的零花钱”

    “干,我输掉的是下半年的零花钱。”

    一个真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黄级成长,悟性又超低的选手痛哭流涕,“所以,只有我是把三年的积蓄全输光了吗?”

    “哥们儿节哀,啥也不说了,我请客!请客!哈哈哈哈!”

    一家欢喜几家愁,外面差不多就这格局,沈崇完全不同情弱者,只想为那些慧眼识珠的有识之士打call。

    你们没有内幕就知道买我,眼光真赞,哪像我家的蠢狗,还非得我逼着

    我屮艸芔茻

    然后他就炸了,看着面前这条把自己给蠢哭了的傻狗,沈崇真恨不得一脚送它去砂锅里炖着。

    “以前我一直觉得很多人穷困潦倒是因为时运不济,现在我懂了。真没那么多复杂的说法,就是蠢,单纯的蠢!”

    来的时候他本来还在替梁仔高兴呢,白捞三百多功勋值,狗子的资产比起之前都快能翻倍了。

    结果这货竟退单了!

    实在刷新下限。

    “老大我错了,我真去戒赌吧了。以后我不赌了,买输买赢都不买了。”

    沈崇叹口气,“行吧,这样也不错,财富要靠自己的双手创造,不要去想什么一夜暴富的美梦。”

    没过得多久,八哥几人又来了,沈崇发现哈莉的状态不对劲,看自己时总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甭多说,这傻哈比梁仔还坑,肯定买了自己输。

    “你别盯着我牙齿,菠菜输了可别怪我头上来,自己挖坑自己埋。”

    他果断打消哈莉萌芽中的可怕念头。

    这次打完之后,他可算是能在现场观摩第二轮战斗了。

    约莫半小时后过去,他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新鲜出炉。

    他心头踏实,下一场稳了。

    并非对手不强大。

    相反,这对手很强,这老兄的黑马成色甚至比沈崇本人还足,还要黑。

    沈崇虽然两连胜,但他自身好歹也是b级评价,击败的也都是b级选手。

    他下个对手竟是以c级评价,强势干翻b级选手的真黑马!

    这是头棕熊妖怪,名为熊大,妖元等级仅为黄级三品,与沈拳王本人一样。

    熊大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擂台战而存在,尤其适合单挑。

    它是异化型妖怪,妖元能力相当直观,可将皮毛异化为金属般的铠甲!

    棕熊本就力大无穷,再配合上完全贴身如臂使指的铠化妖元,十分霸道,在第二轮中与另一位黄级二品的b级选手战得热血沸腾。

    但它的黑马征程也就到此为止了。

    以下克上并非易事,又不是谁都有沈崇这般无赖的自愈能力,熊大是惨胜,伤得很重,只能勉强站立,险些把出线搞成出殡。

    听说它还不打算放弃,誓要参加明天8进4的第三轮。

    沈崇觉得它勇气可嘉,所以明天就不拿它练手了,到时候给它给痛快吧。

    在被抽签系统狠狠针对两次之后,沈崇终于感受到一丝迟来的人间温暖。

    刚刚说好戒毒的梁仔当场反悔,“老大明天我买你!一定买你!”

    沈崇很实诚的给了梁仔个打击,“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明天我的赔率能有1赔5就不错了,你就省省吧。”

    “低保拯救人生!低保改变命运!”

    沈崇真想故意输掉比赛,送这可耻的低保户上天台。

    晚上八点半的样子,16进8“强”的西南分部预选赛第二轮终于结束。

    沈崇的心情却变得有点沉重,他看了看赛程表,悚然发现,等自己搞定熊大之后,第四轮半决赛将会碰到的对手有点恐怖。

    什么?

    第三轮还没打?

    这根本不重要,那位朋友的对手此时正在墙角瑟瑟发抖。

    再保守的赌狗,下一轮都必定要吃那位朋友的低保。

    那是四名a级选手之一,黄级一品,猞猁化妖,目前尚未加入战斗部,听说打算到三十三中队去投靠猫妖小哀。

    将来它肯定是自己人,但现在嘛,却即将成为沈崇拳台上的对手。

    那可是猞猁啊!

    猞猁本就凶悍至极,堪称小体形猫科动物中的天生战士,再加上它压根就不曾完全暴露的妖元能力,战斗力堪称深不可测。

    这前面两轮它都赢得太轻松了,对手在它面前根本撑不过十秒,要么迅速败下阵来,要么干脆利落的丧失战力。

    沈崇寻思着,自己准备的底牌恐怕得暴露了。

    必须在狂战士血统拉满之时,打出两倍增幅的力量压缩,争取一击必杀,否则完全没得打。

    当然结果也可能是自己的杀招被接下或者避开,然后怕就得跪了。

    呼,果然不能小瞧天下英雄,这比赛不好打。

    等到个山穷水尽的熊大已经用完了所有运气,越是打到后面,碰到的对手就越有压倒性的实力。

    世间的成功从无偶然,尤其是在本就充满偶然的单论淘汰赛中,想笑到最后,都得靠硬实力!

    看完比赛,去休息的半道上他手机又收到消息。

    还行,16进8“强”的第二轮奖励终于到账,与他预计的一样,是第一轮的两倍,160点功勋值。

    现在他存款达到675,距离又近了些,不再遥不可及。

    到生活区休息室之后,房间里竟有两位意料之外的大佬等着他。

    其中一人是战斗部部长方天宇,另一人沈崇却是第一次见。

    方部长介绍之后,沈崇才知道来人的身份,竟是久仰大名却素昧平生的后勤与科研部部长,也就是鼠爷的顶头上司。

    两位大佬与他谈了很久,意思还是那样,虽然他已顺利进阶第三轮,但部里还是希望他正确认识自我,到真正应该从事的岗位上去。

    不要再试图成为什么绝顶高手了,双黄蛋的评价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与其浪费时间与生命,不如早点加入科信处投身学术。

    鼠爷甚至已经表态,只要沈崇愿意来,处长之位都好商量。

    至于沈崇想要修炼的灵源,哪怕不用刻意修炼,就在科信处里上班,慢慢的自然就能到黄级一品嘛,现在何必这么拼。

    对于两位大佬的好意,沈崇依然委婉而又果断的拒绝掉了。

    如果有得选择,他当然想躺着当个富家翁,搞科研搞技术本来就是他最大的爱好。

    但现在他没得选,因为欣欣的问题,他谁都信不过,只相信自己的实力。

    哪怕是研究种蘑菇的科研大拿,面对这种情况都没用。

    如果举世皆敌,总不能变戏法般从手里掏出个蘑菇丸子来炸翻全世界吧?

    这是强者的世界,外人永远给不了真正的权势,只有自身实力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这个道理,他从始至终都明白,并不断被坚定。

    科研他要搞,但个人实力他更不会放弃。

    最好的结果是这样的,自己先够强,然后又用技术宅的能耐,将斩妖的科技完全吃透,再用科技把自己武装到牙齿。

    到那时候,咱们再来谈我带着斩妖一起飞的事情。

    见他依然吃了秤砣铁了心,两位部长对视一眼,决定抛出个沈崇无法拒绝的诱惑。

    沈崇听完之后,有些犹豫不决。

    他竟犹豫了,这是罕见的现象。

    他先前还在吐槽梁仔这傻狗赌性重又总押不准宝呢。

    结果转眼他自己又站在了人生的分叉口。

    这次赌得真的很大。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方部长说道:“只要你接下这对赌协议,如果你真能突围至全国赛,部里可以为你提供一次特训名额。但如果你输了,就要心甘情愿的加入科信处。”

    沈崇当场就要拒绝,蛇皮特训,我完全不感兴趣,代价也忒大了。

    方部长马上补充说明,“你可别忙着拒绝。特训的方式暂时不能告诉你具体内容,但你得知道,这特训通常只提供给正式成员,并且选拔条件极其苛刻,西南分部只有五个名额,无比珍贵!”

    沈崇稍微来了兴趣,“哦?”

    后勤与科研部长又道:“其实这种事情永远都轮不到双黄级评价的新人。分配给沈崇你真的有点浪费,但只要能让你改变主意,部里愿意付出这代价,冒这风险。”

    方部长继续火上浇油,“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送你进去,你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至黄级一品巅峰,并且没有任何后遗症!”

    沈崇瞬间就热血上头,情绪亢奋起来了。

    虽然二位没有明说,但他下意识猜到了些由头,这条件的诱惑性太强了。

    但他并未当场答应,部里既然敢提出这对赌协议,那肯定就是有极高胜算。

    按照本届新人挑战赛的规则,只要沈崇能打进西南分部预选赛的决赛,成为前两名,就能突围至全国赛。

    换言之,只要能在明天的第四轮半决赛里撂倒猞猁,自己就赌赢了。

    但是,提出对赌的可是方天宇这位战斗部部长啊!

    沈崇从未见他出过手,但他肯定比艾霓露大队长更强,那么他对参赛选手实力的判断眼光必有其独到之处。

    既然特训名额那么珍贵,拿出这条件也必定不是两位部长私下的主意,肯定在会议上讨论过。

    这就意味着,根据整个西南分部诸多大佬的论证,以自己当前展现出来的实力,绝不可能是猞猁妖的对手!

    一丁点胜算都没有!

    自己的很多情况他们都清楚,他们还敢赌,只因认定了猞猁妖是自己不可逾越的天堑鸿沟!

    利用潜意识控制瞬间拉满狂战士血统增幅已经暴露了。

    沈崇真正犹豫的,是他不确定方部长等人是否看穿了自己的另一个底牌,他们是否知道自己从鳝妖身上学来了压缩力量的技巧。

    如果他们连这也考虑上了,那自己真就必输。

    唯一的希望,是他们不知道。

    但现在沈崇不敢试探,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清楚。

    因为一旦试探得不好,指不定就暴露底牌。

    “呼,我考虑两个小时再给答复,怎么样?”

    深思之后,沈崇重重吐口浊气如此说道。

    两位部长不再多说,点头就走。

    等出去离得远了,敏锐的后勤与科研部长微微皱眉,“我怎么感觉,沈崇觉得自己有胜算?”

    方部长笑着拍拍这同僚的肩膀,“不碍事,我倒觉得哪怕我们真输了也无所谓。他这样的人才,值得如此拉拢。”

    后勤与科研部长点头,“的确,那个男人的眼光,总是不会错的。沃日,老方!你把我衣服烧了!”

    沈崇把自己关在休息室里,没出去与任何人接触,也没开电脑,就垫高了枕头靠在床头发呆与沉思。

    局势太不明朗,他拿不定主意,所以他努力的想用理智去分析所有的现状条件,试图求助于直觉。

    他脑子里不断分析着自己的优势,又不断的忆着猞猁妖前两轮比赛里展现出来的蛛丝马迹。

    但今天直觉大爷好像有点不在线,他想了快半个小时,脑子里竟翻来覆去的只冒出去一个字。

    强!

    猞猁妖好强!

    强到让人窒息!

    压力好大啊。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竟突然响起,拿起来一看,是林知微信号发来的视频请求。

    接通,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欣欣笑眯眯的脸蛋,扑闪扑闪的大眼睛。

    “爸爸!欣欣好想你呀!你出差什么时候才来呀!”

    沈崇咧嘴笑,明明才一天没见呢,乖女儿你怎么搞得好像十天半月没见面了一样。

    呃,自己的状态也不对劲,看着欣欣白嫩嫩的笑脸,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爸爸出差还要几天呢,欣欣你不要着急噢,这几天要听妈妈话,好不好?”

    “好!爸爸工作要加油啊,来要给我买礼物喔!”

    沈崇朦胧着眼睛,轻轻抚摸着手机显示屏,重重点头,“好,等我来,爸爸给欣欣做一个可以跑,可以跳的机器人。”

    是男人,就应该从小开高达!

    呃,欣欣的就用粉红色涂装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