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的视线穿过人群,准确的在工作人员队列里捕捉到了参姐,心头长出口气。

    踏实了。

    就知道靠得住的参姐肯定会在场。

    总之,咱就靠你啦参姐!

    他倒不是认定了自己会输,而是觉得哪怕赢下来恐怕也得受伤,光靠特制疗伤药未必能赶在下午的第二轮前完全恢复,如同参姐这样的奶妈,是很有必要的。

    新人挑战赛的赛程相当紧凑,比赛场地只有一个,预定计划是第一天就打完前两轮,随后才有一夜休息时间。

    沈崇和梅阿瑟奎奥的比赛被安排在第一轮的第二场,由抽签顺序决定的,没有内幕。

    第一场的选手已在各自“亲友团”的加油助威声中分别从两侧通道进入演武厅。

    两边选手的体型看起来完全不成正比。

    一方是体重以吨计的妖怪,一只体型格外庞大的巨象,生着两条铮亮又长的大象牙。

    沈崇没研究过大象的血统传承,只下意识觉得这位老兄的血统里必定有古代战象的基因。

    大象的对手是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有些阴霾,沈崇从未在公开的训练大厅里见过他,听说他是长期在保密级别更高的封闭式训练房里进行训练。

    但是,在众多围观者眼中看来,体型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巨象得跪。

    中年男人名为程亮,是b级选手中仅有的两名黄级一品之一。

    被视为b级选手,并非程亮实力不济,仅仅是因为他的能力为精神系,擅长控制,在单对单的擂台战中稍微吃亏而已。

    巨象名为象少龙,它自己起的名字,加入斩妖已经八个月,如今为黄级二品,与程亮同为b级,但众人普遍不看好它。

    沈崇很重视这场比赛,按照分组规则,等他干掉袋鼠哥之后的下一个对手,就是这两者其中之一。

    比赛双方还有些最后的交接程序,沈崇又短暂的把注意力从演武厅里挪出来,头四下打量身边众人。

    他略纳闷,这么有意思的比赛,居然没人开盘下注?

    这不科学!

    但他马上又释然了,按照斩妖的规矩,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功勋值是不能随意转让的。

    当初狐三姐给他转账功勋值,理由那么强硬,依然被扣除了10%的手续费。

    斩妖成员如果开盘,适合拿来赌的却又只得功勋值。

    赌钱?

    不存在的。

    总之就是因为斩妖这些规矩,地下黑盘开不了。

    算了,不赌也好,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没有赌局,对自己这个参赛选手更是好事。

    毕竟这样自己就不用再受到进一步的伤害,如果真有人把自己和袋鼠哥的名字摆在桌上让下注,那自己毫无疑问将会成为冷门中的冷门吧?

    虽然大家嘴上都很和善,但金钱却是无情的啊!

    他正这么想着呢,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这声音不仅来自他一个人,而是在偌大的演武厅外面同时响起。

    包围着演武厅的这宽敞的一圈环形通道里至少站了数千人,数千台手机同时响起短信铃声,还是蛮震撼的。

    沈崇摸出手机低头一看,“尼玛!”

    他和身边的标哥发出了同样的感叹。

    “经过紧锣密鼓的突击加班,我们终于赶在新人挑战赛开始前正式推出博彩试运营,欢迎大家踊跃参与!”

    众人正低头看信息呢,喇叭里先是传来声尖锐的鸣响,随后响起个美妙的女子嗓音,是东猫商城的特派工作人员。

    她以极快的语速为大家讲解了一下这个新鲜出炉的功能。

    非常简单粗暴,所有斩妖成员都可在商城系统内打开菠菜界面,直接使用功勋值进行投注。

    其目的是为了助兴,仅供娱乐,所以最大投注额为100功勋值,不收取手续费,并且参赛选手不得下注。

    投注范围更简单,只能买单场胜负,赔率为浮动赔率,会根据大家的下注情况自动变化。

    可以同时看到全国范围内所有大区的对阵表,比如沈崇就随手点开了华东区的看新鲜。

    可惜没有任何详细说明,参赛选手的照片都没有,只有个名字。

    他又到西南分部的对阵表上,注意力第一时间就被三十二个赔率中疯狂变动的两个吸引了过去。

    不错,正是他本人与袋鼠拳王奎奥的投注赔率。

    别人的赔率叫浮动赔率,而他和奎奥的

    妈蛋,这特么是石沉大海赔率吧!

    仅仅几秒钟过去,奎奥名字后面的赔率便以极快的速度从1往下跳水,跑起来就和秒表似的。

    1、99、98743533

    沈崇名字后面的赔率则以同样的比例,从1开始往上飙。

    1、01、0333

    整整一分钟过去,这数字慢慢稳定下来,隔好几秒才跳跃一下。

    这就意味着,后面买奎奥赢的人,最终即便买对了,投注100也只能先拿100本金,再拿到33个赔付额的奖励,共计笼133功勋值。

    输了当然得把本金都搭进去。

    买沈崇的人如果买中了,则能100变333。

    虽然100功勋值的确只是个助兴的小娱乐,对资深成员和大佬级编外人员算不得什么,可人只要参与赌博,甭管大小谁都是想赢钱的。

    风险与利益成正比,现在买奎奥的投资报率都低成了这样,却还是无法阻止人们前仆后继。

    “沃日”

    沈崇暗骂一声,“这也太真实了。”

    这滋味就像当初02年自己看世界杯时,买中国队打巴西队似的。

    全特么都想买巴西队吃低保!

    沈崇抬头看身边的标哥,这货刚操作完了,正阴悄悄的把手机揣裤兜里。

    “标哥你买的谁?”

    “我买的你赢!”

    “我不信,给我看看你手机。”

    “咳咳,沈哥你得相信我啊,我很珍惜我们的友谊的。”

    “妈蛋。”

    沈崇又拉过身边的狗子,“梁仔你买的谁?”

    “老大,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本来是想买老大你的,但是刚才我手滑了”

    沈崇默默给梁仔比出个大拇指,“好了不要再说了。我懂。”

    那边,在短暂的耽搁之后,象少龙与程亮已经正式交上了手。

    演武厅里隐约传来咚咚咚的沉闷声响,象少龙愤怒挥舞着攻城锤般的长鼻,又时不时试图抬腿去踢程亮。

    外面的沈崇轻轻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妈蛋,我就当是帮斩妖笼资金了。

    坑死你们这群低保户!

    有道是损人不利己也能爽,我啥也不用赚,我就喜欢看见你们这些看扁我的人倒霉!

    以肉搏能力为主的象少龙没能在程亮手下坚持太久。

    虽说程亮因为是精神系灵能者而不被看好,但完美的对象少龙形成了等阶压制。

    程亮很是老练,并且似乎刻意练过闪躲技巧,他又将精神能力的牵制效果与闪避步伐结合得十分完美。

    每一次,他都能准确无误的甩出一张张颜色奇异的卡牌打在象少龙的腿上、鼻子上、脑门上,又或者胸膛。

    随后这些卡牌如强光手电般闪烁出一轮光芒,旋即迅速消散,像是钻进了象少龙体内。

    沈崇没能看懂程亮卡牌具体的功效,但肯定对象少龙造成了困扰,以至于程亮总能很轻松的避开巨象看似威猛的攻势。

    巨象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它的体型太庞大,根本避不开这些飞刀般飘来的卡牌。

    约莫五六分钟过去,象少龙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程亮压根就没与它实质性接触过一次,只是不断砸出卡牌就把它搞定了。

    “我我认输。”

    象少龙瓮声瓮气的说道。

    程亮冷漠的走上前,把手掌按在巨象脑袋侧面,一团团光晕从巨象脑门飞出,又到他手中。

    沈崇微微点头,他从一开始就在计数,象少龙全程中了二十三张卡牌,现在到程亮掌心的也是二十三团光晕。

    这说明程亮的卡牌会在中招者身上不断叠加,并最终超出中招者的承受极限。

    “标哥,等我头和程亮打时,不能和他陷入持久战,是吧?”

    “恕我直言,沈哥你想得有点远。”

    “告辞!”

    工作人员先入场,用两分钟时间收拾场地,随后沈崇便与梅阿瑟奎奥分别从通道两头入场。

    沈崇缓步走出通道,左手一挥,裹在身上的长袍迎风而起,跟在他后面的“选手助理”梁仔张口衔住长袍,往跑去。

    沈崇下身穿着精悍的短裤,上身则干脆利落的光了膀子。

    这就是他当年参加国内自由搏击比赛时的造型。

    区别还是有一些,短裤是斩妖特制的,不易损坏。

    这是参赛选手的福利。

    大家都是场面人,不能打着打着光了屁股。

    沈崇早早就随便找了张自己当年参赛时的选手照片,发给赛事组委会,要求按照他当年比赛时的款式订制这条裤子。

    此外,他右手戴着鼠爷特制的金属套筒,黝黑色的合金在灯光下辉映出绚烂的七色光彩。

    沈崇稍有遗憾,鼠爷不够机智呀,这要给我在套筒前面装个铁钩,那可多好?

    咳咳,那就违规了。

    “沈哥!来吧!我们来战个痛快!”

    演武厅的对面,梅阿瑟奎奥的咆哮声远远传来。

    这家伙,果然鸡血打得很足,原本憨憨的嗓门儿都变了味道,听起来像两片金属在摩擦。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