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一不留神就成了最后到场的参赛选手,没有刻意要装逼压轴出场的意思,让他险些迟到的原因只有一个。

    堵车,这个世界性难题,让它一举夺得最后出场的巨星待遇。

    从人气与知名度而言,沈崇在西南分部的确当得上巨星。

    他远比绝大部分编外人员更出名,甚至比很多正式成员名声还大。

    他的人际交往也很好,倒不是他八面来风特别来事,他并不怎么擅长主动与别人套近乎。

    但吃不住他记忆力好啊,只要见过一次,再见面时他总能准确无误的叫出别人名字。

    无论是人还是妖,都喜欢他这种好似对自己分外在乎的感觉,如沐春风。

    当然,这更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本事的人再会来事也很难在斩妖里得到别人的尊重。

    沈崇的本事是实打实的,哪怕他现在是个黄级,但也是多次越级挑战成功,战绩彪炳到让不少战斗部成员都艳羡的顶级黄级选手。

    又有才华又正直,性格还坦诚的男人,走到哪儿都是受欢迎的。

    当他走出电梯时,享受到的就是明星般的待遇。

    朱磁和姬白带队站在最前面,后面跟着朱铁和刚加入的朱思马甲鳖哥。

    恩,全都是没化形的妖怪兄逮。

    沈氏亲友团就是这么特别。

    再后方则是三十三中队众人,八哥与标哥也不再吐槽他的选择了,虽然大家都希望他加入科信处或者作战指挥部,但谁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说煞风景的风凉话。

    沈哥骑虎难下,大家放虎归山。

    还没化形的懒鬼姬白大摇大摆最先走上前来,“虽然我有点想揍你,但反正你马上就要被人揍了,所以,今天你还是加油吧。”

    鸡哥面子给很足,哪怕他现在已经终于从某些人那听说了一件事情。

    自己被坑了。

    自己那天虽是违规暴露了能力,但那普通人并不普通,早已知情。

    这事模棱两可,沈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以不用基地自首。

    但现在它已经又把自个送了进来,重修入职培训,必须拿更高分数才能脱身的事已经无法避免了。

    沈崇倒是被鸡哥的大度搞得有点不好意思,“多谢鸡哥了。”

    “不用谢,毕竟,比起看你被别人揍,其实还是我自己揍更爽。真遗憾啊,为什么我是玄级而不是黄一品呢,不然我能让你领会到什么叫铁公鸡的愤怒!”

    鸡哥失控了,朱磁朱铁赶紧分别从两边夹起它就跑。

    白天的鸡哥根本无法反抗两头猪妖的力量,乖乖就范。

    临走远了它还愤怒头,“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姬白那点可怜的修养,完全自我爆破了。

    八哥走上前来,帮姬白辩解了下,“姬白其实挺不错的,它是在和你开玩笑呢。”

    沈崇嘴角直抽,八哥你这话去和我壮烈的小蓝摩托,还有封吹雪妹子的电瓶车说吧。

    希望那二位在九泉之下会相信八哥你的话。

    西南分部这边的预选赛举办地点就在基地里,基地下方有一个很大的演武厅。

    演武厅的地面由纯精钢打造,可承受地级强者全力一击!

    嗯,也只能一击,第二下就得请维修队。

    演武厅的四侧有厚度达到两米的加固特种钢化玻璃,这玻璃的抗击打力甚至比精钢外墙与地面还高。

    演武厅没有看台,斩妖的内部比试并非奥运会,也没有邀请普通人来看比赛的倾向。

    旁观者要么老实站在玻璃外自己看,要么扭头看身后的七八个从不同角度拍摄的超强动态捕捉摄像头拍出来的画面。

    虽然没有盈利,但斩妖的比赛直播水平很强,这得益于诸多科信处同僚们的辛勤工作。

    当然也有沈崇本人的功劳。

    鼠爷把智能识别王里一些厉害的逻辑算法提炼了出来,转而运用到演武厅的直播系统里,将超高帧的高清摄像头性能进一步发挥到极致。

    沈崇先跟着八哥去见了总部派来的公证人员,确定参赛选手身份信息,以及进一步宣读比赛规则。

    这些都没什么新鲜的,与沈崇之前了解到的并无变化。

    倒是沿途他被诸多西南分部同僚们搞得有点不适。

    大家都很热情,态度和善,没有出现你这种废物居然也想怎么怎么的弱智打脸桥段。

    大家没有被强行刷上降智光环,目光和语气中反而透露出浓浓的人文关怀

    虽然没人觉得他那所谓的想夺冠的想法靠谱,但冷嘲热讽这种事情,在这儿是不会发生的,何况沈崇的人缘与妖缘一向很好。

    这是属于好口碑正直男人的优待。

    大家反而挺欣赏他的豪气,觉得他有种堂吉诃德的勇气。

    对了,堂吉诃德的故事也是沈崇给别人科普的,这世界里没有这本名著。

    “沈哥你的手怎么了?”

    “唉,这事你都不知道吗?前几天沈哥在乐县碰到恶妖作乱。好家伙,那可是吃了好些个孩子的黄一品恶妖!沈哥一番恶战击退恶徒,唉,可惜手受伤了。”

    “我去,沈哥威武!但这对比赛不是很不利吗?”

    “咳咳,所以沈哥很不容易啊。但我觉得无伤大雅,重在参与嘛。咱们部里的战斗天才,可不是外面的野路子恶妖能比的。”

    “沈哥加油啊!”

    “沈哥不要硬撑啊!”

    “沈哥雄起!”

    “如果实在不行,沈哥你该投就投。真的,黄三品打挑战赛是很吃力,认输不丢人,千万莫勉强。”

    “对,何况你本来就带伤上阵,咱们绝对不会笑话你!”

    “那个沈哥,我之前说要保送你是开玩笑的,到时候我们万一碰到,我不会认输的,对不住啊。”

    他们真的没有特别的嘲弄意思。

    西南分部的同事们发现之前的玩笑开过头了,沈崇不但真要参赛,并且斗志昂扬。

    他们反而慌,不希望看到超受欢迎的沈哥玩脱在拳台上。

    沈崇把众人的话都听在耳里,表情都看在眼里。

    很感动啊。

    但他还是很想把这些家伙都狠揍一顿。

    妈蛋,你们释放出来的是善意,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与担忧。

    但我老沈觉得你们是挂着善意之名,对我行轻蔑与伤害之实吧!

    偏偏他还只能表示感谢,嘴里说些什么多谢关心,放心吧,我心里有底之类的客套。

    终于,沈崇跟着八哥进了选手休息室,耳根子才算是清净下来。

    他磨牙磨得嘎吱嘎吱响,前面的八哥过头,挠挠自己断成半截的一只兔耳,说道:“沈崇你也别与大家置气,我们是真的为了你好。”

    沈崇长叹一声,“八哥,我的心情你不懂。我从小到大听过好多类似的话,什么我都是为你好,早点放弃吧,你做不到的,你该怎样怎样,啧啧”

    这滋味,他说不清呐。

    你们这群失去梦想的咸鱼,休想让我也变成和你们一样的咸鱼!

    “算了,你恐怕还没仔细了解过自己的对手,我给你说说。”

    八哥掏出一叠资料。

    沈崇赶紧问:“这不违规吗?”

    八哥摇头,“我又不会与你仔细说别人的能力。你听着就是了。”

    比赛的对手由随机抽签决定,当场抽签,当场出战,绝对公平。

    没有种子选手的说法,全部是一对一的淘汰赛。

    不小心抽到厉害的对手,出门就被淘汰也只能说是命不好,天命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西南分部今年的参赛选手刚好三十二人,抽签的概率是公平的,但选手实力却不怎么对等,因为整个黄级组的选手都被塞在一起。

    这些选手被西南分部的员工们私底下分了级,abc三个层次。

    听说别的大区还有s级选手,西南分部倒暂时没有谁展现出s级的压倒性实力。

    a级包括四个超强的黄级一品选手,或许是一觉醒就是黄级一品,或许是在这一年内成为了黄级一品。

    b级包括两名擂台战相对较弱的黄级一品,一名擅长加buff团战选手,以及一名擅长精神能力的控制系。另外还有十六名黄级二品,以及一名黄级三品,也就是沈崇。

    大家还是讲道理的,虽然沈崇刚刚晋升黄级三品,但他有多次越阶战胜的记录,并且沈哥不要脸的体能训练是出了名的,没有给他排在c级。

    c级包括10名黄级三品的选手。

    其实还有更多的黄级三品新人,但这些年度新人相对实力较弱,又或是不适应擂台模式单挑战,索性没有报名,反正毫无希望。

    听完八哥的介绍,沈崇觉得还行,“大家也是口谦体正直嘛,虽然嘴上都不看好我,但把我单独塞进b级,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嘛。”

    八哥就很无奈的看他,“坦白说,我觉得这是给你面子。”

    “扯!我前天才击败了鳝妖!”

    “咳咳,那不一样,你没有真把鳝妖逼到搏命的程度。我再问你个事,那鳝妖进行体能训练了吗?”

    “这倒没。”

    八哥耸肩,“这不就得了,沈哥你自己也是体能训练的既得利益者,你该明白咱们这些体制内选手,比起野路子选手最大的优势吧?你的对手可都是从未放松体能训练的人呐!再者,部里也提供了很多系统训练,以及重要的修炼理念。”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在都是强者的环境中受到耳濡目染,同境界下的个人实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何况其中有好几名参赛选手早已加入战斗部,实战经验不输你。当然,以你的灵源天赋,如果你是黄一品,我还真觉得你能夺冠,但你毕竟才三品。”

    沈崇顿时哑口无言,八哥你说得好有道理!

    发现自己心志都要被八哥动摇,沈崇赶紧推门而出,“我去抽签了!八哥你别说了!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在门外候着的朱思马甲相当茫然,以它目前掌握的语言,还不知道念经是什么意思,但王八两个字却能听懂。

    马甲哥蹭蹭往前窜,用极其简单的语言表示自己的存在感,“在这里!在这里!”

    它以为沈崇找它。

    五分钟后,当主持比赛的战斗部部长方天宇亲手将写有沈崇名字的纸条抓出来,并且贴在黑板上之后,台下一片哗然。

    32进16的第一轮,沈崇的对手名为梅阿瑟奎奥!

    这是一只来自澳国,在蜀都动物园中觉醒的袋鼠妖!

    它是b级选手,黄级二品,但却是极强的黄二品,甚至有个别人提议将其列为a级选手!

    梅阿瑟奎奥在西南分部小有名气,江湖人送匪号,袋鼠拳王!

    沈拳王认识奎奥,还有些交情。

    妈蛋,第一个对手就这么虎,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

    奎奥觉醒就是黄三品,后来升级到黄二品。

    它因为曾经作为动物而被人观赏,性格上有点的扭曲,但它本性不坏,也从未造成过人员伤亡,还能挽救。

    它加入斩妖近一年来一直在斩妖内部接受思想工作。

    袋鼠本就特别擅长拳击,又是肌肉强化型,在拳击上特别有天赋,它被认为是超适合战斗部的新晋选手。

    它在这一年里从未放松过体能训练,也曾多次与沈崇对练。

    所以沈崇很清楚奎奥的实力,它的体能已经在原有基础上修炼到接近黄三品增幅的极限。

    这看起来好像还不如把黄三品增幅练满的沈崇,但事实并非如此。

    正常袋鼠本就十分强壮,再按比例提升之后,绝对力量完爆沈崇。

    沈崇的狂战士血统拉满都依然被完爆!

    更过分的是,好战的奎奥早已加入战斗部,立功不少,实战经验至少是沈崇本人的两倍有多!

    抽签结果出来后,人群另一侧的奎奥一蹦一蹦的就过来了,憨憨的挠头,“沈沈哥,对不住啊。”

    它反倒比沈崇本人还紧张,显得有点内向。

    沈崇知道这哥们现在这样子都是假象,袋鼠温顺时好说话得很,发起飙来却六亲不认。

    “没事没事。”

    沈崇无奈的摆摆手。

    奎奥点点头,“嗯呐,沈哥你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咱们都是真正的男人!铁血汉子,我很崇拜可以越级挑战的你!我不会用故意放水来羞辱我的偶像!”

    沈崇瞪眼,特么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兄逮你可以别脑补吗!

    “真男人,就是要用拳击来证明自己!沈哥!咱们来一场热血酣畅的战斗吧!”

    完了,奎奥脑补得越来越远了。

    它已经开始给自己打上鸡血,强壮得令人发指的胸肌凸显出道道令人头皮发麻的竖纹。

    这肌肉一看就充满了炸裂的爆发力。

    “你走,你走远点。求求你不要再秀了。”

    沈崇别过脸去,轻轻捏着鼠爷刚做好的合金断臂套筒。

    拳王见拳王,第一场就是在所难免的恶战!

    参姐在哪儿?

    参姐你要救我!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