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分钟后,两个以不同立场不同身份,做着类似事情的男人在林家别墅小院落中静静的对峙着。

    轻飘飘的春风吹拂,卷动院落四角藏在铁栏杆下的灿黄小花,带着股肃杀的气氛。

    沈崇“右手”插兜,侧身对着李鸿牧,左手虚抬,摆出个传武里特别常见的起手式,极近挑衅之能事。

    他很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

    挑战赛就在明天,那不是平时训练里的友好切磋,未必要分你死我活,但必见高下。

    胜者能得到的不只奖品,更多的却是份荣誉,隐藏在背后还有更多潜在的资源侧重。

    在这车水马龙的现代世界背面,是信奉另一套森林法则哲学的灵妖世界。

    哪怕如今厚重的现实与梦幻的灵妖世界交相混杂,大环境下的灵妖世界依然遵循着适当的规则,但大环境却不能代表所有个体。

    譬如鳝妖在吞噬小孩子时,可曾在意过人类的律法?

    弱者不想当炮灰,想往上爬,当然得寸土必争,不放过哪怕一丁点资源。

    这不是他沈崇一人的想法。

    在挑战赛里,别人不会真因为他是沈崇而手下留情,更不会因他只有黄级三品的境界而与他客套。

    所谓的保送,那是傻子才会相信的玩笑话。

    谁都不想输,只要他敢露出破绽,必定会被人毫不犹豫送上失败的苦果。

    在正式登上决斗台前,能有机会提前适应下单手对招的感觉,对手又并非那种随便就能捏翻的菜鸟,何其幸运?

    李鸿牧同样也在打量着沈崇,心情略显复杂。

    挤兑他与自己对招,李鸿牧另有目的,本以为还要多费些唇舌,不曾想三言两语他就来了兴头。

    如果没有记错,沈崇他已经退役六七年,可他却保持着良好的体态,以及一旦积蓄起来,甚至更加夺人心魄的气势。

    真是奇怪的家伙,他到底每天都在紧张与担忧些什么?

    在这个家庭的荫蔽下,你根本不需要什么奋斗啊。

    “沈先生,我再确认一次,你真的只用一只手吗?”

    李鸿牧问道。

    沈崇点头,“当然,其实我右手稍微有点不适。”

    “那你还要与我切磋?”

    李鸿牧忍不住质问道,虽然这事是他先主动提出来的。

    怪不得他暗自不爽,沈崇有点看不起人。

    要不是林达礼的委托,我理你才有鬼。

    “看视频看得技痒,李哥你看起来也很兴奋嘛。对了,你方便告诉我你的卧推力量极限是多少吗?”

    李鸿牧随口说了个看起来靠谱的数字,“一百公斤。”

    沈崇咧嘴笑,“真巧,我也是一百公斤。”

    随后,院子里大约安静了三秒。

    沈崇突然动了,踩断七八根嫩草,猛的踏步向前。

    嗖的一声,他的身形从原地消失。

    再次定住身形时,他已闪电般出现在李鸿牧身前,左脚牢牢支地,足尖戳进软泥中三寸,右脚横甩而出,在半空中划出道半月。

    他这一记鞭腿,既突兀又暴力,动作不算完美,但却极其舒展,恍如大鹏振翅,又如长刀破空,卷起呼呼风声,直扫李鸿牧腰间侧肋。

    李鸿牧暗骂一声阴险,然后赶紧侧身避走。

    他只堪堪避开沈崇足尖,但正面腹肌却被刮蹭了下,传来股火辣辣的刺痛。

    他哪知道,是沈崇听出来他好像有要不打的意思,再多废话两句,好机会就得黄了,这可怎么行,所以才索性抢攻,免得他再多废话。

    李鸿牧倒没真个受伤,而是就此落入下风。

    沈崇得势不饶人,身形横甩,返身挥出左拳,手指骨节横扫向李鸿牧脑门。

    他精准的将力道控制在卧推极限100公斤的程度。

    这对他不难。

    可能他踢出第一脚时稍微有点过度发力,但这挥出来的一拳却就完全的标准了。

    李鸿牧脑袋微微一压,再度避开沈崇的挥拳。

    他身子继续往下压,右手刺拳直攻沈崇左边肋下。

    沈崇顺势扭身,后仰,收胸。

    李鸿牧这一刺拳落空,贴着沈崇胸口而过。

    于此同时,沈崇右腿再度摆起,自下往上侧踢向李鸿牧面门。

    李鸿牧先是左拳往下轻轻一压,敲在沈崇胸口,短暂击破沈崇的身体平衡,随后收拳两手交叉架于胸膛,以右手手肘呈尖刺迎向沈崇扫来的甩腿迎面骨。

    两人说是切磋,可李鸿牧学的从来就是致命的攻杀手段,这根本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下意识的第一选择。

    若是普通人被这一下手肘迎骨撞实在了,指不定就此骨折。

    沈崇心头暗叹,果然不能挥动右手弊端不少,身体平衡性与招式的舒展都远不及平时。

    他索性继续后仰,再凌空扭身,身躯几乎与地面平行,猛的将右腿往下扭。

    原本劈向李鸿牧面门的右腿转为自上而斜往下,以砍柴般的姿势劈向李鸿牧腰间。

    李鸿牧暗叹一声厉害,往后撤去,同时抬起右脚,以脚弓蹬向沈崇膝盖。

    沈崇再度扭身,左手在地面一撑,右脚继续往下,目标又转,以足尖刺往李鸿牧支撑的左脚背。

    李鸿牧右脚腾空,不便收左腿,只得往后轻轻一弹,左脚强行离地而起,同时仰面往后倒去。

    三秒钟后,沈崇重又站定,仰面而倒的李鸿牧则是个鲤鱼打挺重新站稳。

    “呼,厉害,退役多年还威风不减!”

    这位实战经验极其丰富的林家保镖头子收起了不爽的心思,在卧推力量一百公斤这个水平上,沈崇似乎真有一只手与自己对战的资格。

    沈崇依然侧身傲立,“李哥你也不差嘛。”

    他还是稍有不满,受右手不能动拖累,自己没能把视频里现学现卖的高手对招发力技巧做到完美,不然李鸿牧的左脚背逃不掉。

    但这正是我现在想练的!

    见李鸿牧又有要开口说话的心思,沈崇哪会给他机会,再度往前抢攻而上。

    这次是更干脆利落的收肩压颈,以重量级拳击选手的标准姿势假意试探,并闪电出拳。

    左手连续两记刺拳!

    他第一下是幌子,第二下才直刺李鸿牧肋下。

    李鸿牧一退再退。

    双方真正交手不到十秒,这位保镖头子竟已完全落入下风。

    略显狼狈的再度避开,李鸿牧按捺住火气,说道:“沈先生,你有点咄咄逼人了。”

    沈崇反倒有些不高兴,“虽然是切磋,但李哥你也稍微认真点吧,不然我会觉得你在耍我。”

    “你可别逼人太甚,我学的招式和你不一样,更重实战,一不留神可能会让你受伤。”

    “李哥言重了,拳脚无眼的道理我以前就明白!来吧,别缩手缩脚的,没意思,像个爷们儿点。”

    李鸿牧差点给沈崇这一下激到头皮发炸。

    他头都大了。

    以前沈先生不挺有涵养,挺有礼貌的一人吗,怎么今天成了这性子?

    面皮上又是阵劲风刮过,李鸿牧差点被沈崇一拳打平鼻子。

    老李实在气不过,“沈先生,那你可要小心了!”

    终于,李哥接连受激,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手刀斜刺里杀来,寻到个精妙角度,正好是沈崇挡无可挡,却又来不及收招之际。

    沈崇长笑一声,“来得好!”

    他惊险避过,肩膀上被李鸿牧的手刀斩了一记,传来阵阵隐痛。

    “还要继续?”

    “当然,这才够意思!”

    “那你可别怪我啊!”

    “当然不会!”

    以攻杀手段为主的李鸿牧一旦拿出真正的技巧,沈崇立时险象环生,但他却又如风中的不倒翁,每每在堪堪之机避过李鸿牧杀招里最大的伤害。

    刚开始时,他看起来摇摇欲坠,左支右躲。

    李鸿牧略占上风之后又想收招,却又被沈崇得理不饶人的继续刺挠。

    再冷静的人,也总会或多或少受到肾上腺激素影响,心潮渐起,情绪渐升。

    除了同样精妙的控制着自身力道,李鸿牧的招式却越来越加狠辣。

    他算是发现了,沈先生是在用自己练功!

    难怪他总刺激自己,原来还有这目的。

    他更是略有气愤与被羞辱的感觉,若非保镖的天职本能时刻提醒着自己,李鸿牧恐怕得使出传武里更阴险的致命下三路了。

    “李哥,不够劲啊,没吃中午饭吗?”

    “李哥你只管放心的打,你看我这不都还没事吗?你碰不到我的。”

    嘴炮连击配合肢体挑衅,沈崇沉醉在疯狂的快速进步中,他哪儿愿意停下。

    先前看的那数个小时视频里,无数精妙的高手过招瞬间在他脑海时时闪过。

    每一次重复画面,都让他记忆更深刻一分,在潜意识与肌肉记忆里的调动就更得心应手一分。

    最重要的是,他对单手过招的感觉也愈发熟练自如。

    这对常人是要通过一年两年甚至数年时间苦工才能完成的事情,在他这儿,竟以每分钟等若别人半月苦练的效果而提升。

    这,就是利用潜意识强刷肌肉记忆的变态之处。

    嘭!

    不知不觉间,沈崇竟拉平双方气势,左手先使出个蛇形闪电般敲偏李鸿牧打出来的摆拳,随后又化利爪直攻中门,突袭向老李的眼睛。

    李鸿牧赶紧侧脸抬手而挡,沈崇却又突然变招,化爪为拳,踏前一步,手臂肌肉崩缩,打出记超短距离且几乎无需蓄势的崩拳,正中李鸿牧胸口。

    沈崇心头暗呼,不好,得意忘形到用力过猛了!

    自己这一下打出的力道等若一百二十公斤卧推!

    李鸿牧连连后退,但竟出乎意料的没有面色涨红而受伤。

    “李哥你不实诚,一百公斤怕不是你极限吧?”

    “沈先生你也是啊。”

    两个一直都在力量上藏拙,只展现技巧的“阴险小人”互相心照不宣了。

    “不如我们就此打住?”

    李鸿牧又问。

    沈崇看看时间,不知不觉竟已过去半小时。

    他有些舍不得,索性说道:“李哥不如这样,你只管攻,我只管守,我还是只左手,再练练?”

    李鸿牧叹口气,得,自己真成磨刀石了。

    又是半小时过去,二人一直打到蒋玉走出来说欣欣画完了,才赶紧分开。

    沈崇说只守,果真就不再攻了,恁是单凭左手与双脚顶住了李鸿牧狂风暴雨般的连击。

    起初时,沈崇还要接连后退,左闪右躲。

    到后来时,他竟傲立原地单凭一只左手便守到水泄不通。

    他说是只守,但却每每总能把手放在让李鸿牧无比难受的位置与角度,如果不收招,自己得伤!

    “李哥,今天多谢了。”

    在蒋玉纳闷的目光下,沈崇与李鸿牧单手做了个拱拳的姿势。

    李鸿牧抹了把额头汗水,扭头就走,“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他心里还在暗自郁闷,没想到答应林达礼一个小小的要求,居然给自己搞得如此丢人。

    可怜的李哥简直被沈崇在这一小时内的进步吓坏了。

    这还是人吗!

    一开始时,沈崇展现出来的只不过是略强于普通职业选手的格斗实力。

    但半个小时后,他竟已隐约有登堂入室的迹象。

    一小时后的现在,李鸿牧已经清晰的认识到,哪怕他依然只用一只手,但倘若大家力量极限都一样的话,自己根本碰不到他一根毫毛!

    相反,如果他主动攻杀,自己怕是撑不过五个合。

    沈崇在格斗上的悟性,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他用一个小时就从普通选手变成了宗师级!

    不是那种传统武学里吹嘘出来的所谓宗师,而是将无数现代格斗技巧海纳百川,融汇贯通而成的综合格斗宗师!

    看着李哥仓皇离去的背影,沈崇还略有遗憾,因为怕露馅,不能使用右手,他都一直没机会尝试关节技呢。

    算了,单手操作的感觉已经准确抓到,先前看的小半部分视频集锦已经吃透,从明天开始在实战中逐渐摸索吧。

    这头沈崇跟着蒋玉去看欣欣画出来的画,那边李鸿牧走远之后,却直接给林达礼打去电话。

    “林将军,我和沈崇试过招了。”

    “如何?”

    “他是天才。”

    “哦?天才?”

    “我说的是格斗方面的天才。”

    李鸿牧把这一个小时内沈崇展现的变化原原本本道出,语气里不乏惊叹。

    听完后,林达礼又问:“那别的方面呢?”

    “这倒没看出来。”

    林达礼嗯了声,“行,我知道了。”

    林达礼瞧着指头,面带讥诮的笑意,自言自语道:“黄级三品,啧啧。天才?啧啧。沈哥你倒是安分点啊,哪来的勇气打挑战赛,就凭这点普通人里的格斗技巧么,你居然想夺冠?我还以为你有点别的底牌呢,结果就这样,真让人失望。灵与妖的比斗可不是搏击。”

    过不得多久,他摸出手机,通过斩妖信息系统给西南分部副部长鹿幽发去个消息。

    “鹿部长,这事咱们赌了!如果沈崇能进入全国前三,我就与你联名推举他进入下一批特约顾问部选拔名单!”

    鹿部长的复干脆利落。

    “好。”

    沈崇并不知道有两人在自己身上下了赌约,此时他正美滋滋的看着欣欣下午画出来的画呢。

    这副静物图真见功底,欣欣真棒!

    就在此时,蒋玉在外面乐呵呵的头说,“欣欣你妈妈来啦。”

    欣欣赶紧又抱起画框直往外冲,嘴里大声吆喝着,“妈妈妈妈!你看我画的画!”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