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现实和理想的差距也太大了,他简直想扭头就家,今天强行鸽。

    见他这被狠狠镇住的样子,封吹雪也很纳闷。

    沈崇将她引到一边,郁闷道:“我说你怎么看出来的?我以为藏很好呢。”

    他是真打算见势不妙的话就先去。

    当然,封吹雪也别想去给欣欣上课,随便找个理由让她收摊。

    吹雪妹子不知自己正行走在危险的边缘,用很是稀松平常的语气说道,“你忘了吗?我是画家啊!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画家,你觉得画家最擅长的应该是什么?”

    说着,她还得意的眨眨眼,看来最近这段时间她画技又有精进。

    “呃”

    沈崇稍稍放心,“但你这也太敏锐了。”

    封吹雪轻笑着耸肩,“那当然啦,对人体的解构可是我们的基本课,以前我天分很低,所以反而特别注重基本功,现在当然更厉害啦。”

    沈崇稍微摆个姿势,“那你说,像我现在这样能瞒过普通人吗?”

    吹雪妹子用她的专业眼光看了看,想了想,斩钉截铁道:“能!”

    “那就好。”

    二人一起进到润雅苑里,没坐小区物管提供的电动车,而是选择走路进去。

    一起走到小区绿化树林的小径里,趁没人路过,沈崇掏出右手,短暂取下义肢,把里面萌萌哒的小手给封吹雪晃眼看了下。

    “哇!”

    她先是惊到瞪大眼睛,紧张的掩住嘴,“你!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封吹雪哆嗦着手想上前来摸一摸这小手,但沈崇却嗖的一下将义肢重新戴好,小声道:“不碍事,过段时间就能重新长来。你知道的,我不是普通人。”

    时间过去整整十几秒,封吹雪才从震惊里慢慢恢复过来。

    她见识过长尾巴和尖耳朵的哈莉专员,还曾见过别的灵能者与妖怪,终究不再是真正的普通人。

    她对这世界神秘与非自然的一面,拥有比普通人更多的认知。

    她又问,“那你这到底是怎么断掉的?”

    沈崇满脸无所谓的说道:“昨天老家挂亲时遇到个吃人的妖怪,把它给收了,赢得挺不容易的,右手给搭进去了,幸好我能长来。”

    他的态度很随意和淡定,就像在说吃饭喝汤那么简单的小事。

    但对见识过他与三名邪道灵能者血战的封吹雪而言,她却无法那么镇定,瞬间脑补出沈崇与妖怪鏖战时的场景。

    当初那三个人那么可怕,最终沈先生好像也没有受太重的伤,这次竟连手都断掉了。

    他当时有多痛?

    当时的场景有多惊险?

    吹雪妹子默默转过脸去,轻轻抹了下眼睛,头用略带颤抖的嗓音问道:“沈先生你不痛的吗?”

    “痛啊。”

    “呃,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你不害怕?”

    “怕。”沈崇老实巴交的答道,“但我要管。”

    封吹雪静静看着他的侧脸,不知如何开口。

    沈先生有时候像个凡人,很庸俗,很小气。

    但有时候,他却又是个魔神。

    在他那个组织里,他似乎算不上特别的位高权重,听哈莉说,他自己也只是个编外的普通成员。

    那么抓妖怪打妖怪这种拼命的事情,本不该是他负责的,他只需要管好自己便是。

    可他从来不是这样,当初救自己如是,如今救别人也是如是。

    明明做了很伟大的事情,甚至为此失去了一只手,可哪怕能重新长出来,这不也依然很可怕吗?

    你为什么能如此平静的面对这种事?

    呆呆看着正低头试图将义肢重新塞裤兜的沈崇,不知不觉间,封吹雪的视线渐渐模糊。

    她不想说什么太肉麻的话,但她却觉得,这个看似平凡实则不凡的男人身上,拥有着平凡的伟大,赤子之心那般单纯,但却光芒万丈。

    “行了,咱们过去吧,咦!”

    才刚把手塞进去了,沈崇抬头便看见吹雪妹子湿了眼眶,一阵头大。

    搞毛呢,你不是都到斩妖里培训了个把月吗,这一惊一乍的是个什么鬼?

    他觉得这不ok。

    甭管今天别墅里是老林还是蒋姐,如果自己带着哭哭啼啼的封吹雪走过去,好像都不叫个事。

    超级直男癌晚期可算成功判断正确一次,但他不怎么擅长用嘴哄人,灵机一动又把义肢拆了,露出里面的小手。

    他故意捏出尖尖的嗓音,“嗨。”

    萌萌哒的小手五指摊开,打招呼招手的样子。

    等把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让她抹掉眼泪瞪眼看着这活动的小手,沈崇又比了个ok的姿势,“嘢!”

    噗!

    吹雪妹子破涕为笑了。

    “看吧,我都说了能长出来,超灵活的。”

    “我可以摸一下吗?”

    “可以,但只能一下。”

    “好吧好吧,你是超人,真羡慕你。”

    “把眼睛擦干,别搞得我好像欺负了你似的,我可不想引起什么无谓的误会。”

    二人一起又往前走几步,封吹雪突然又不无艳羡的说道:“沈先生,别人也能像你这样吗?”

    “不能,每个人的能耐都不同,这可是我的大秘密,你千万不要走漏出去。”

    “喔喔!”

    蒋玉早已在第八栋的门口候着,当她远远看见沈崇与封吹雪并肩而来时,心里咯噔一声。

    莫不是林总的担忧误打误撞的命中了?

    这可该如何是好?

    没理由啊!

    当两人走近,第一次亲眼见到封吹雪的蒋玉更是心头警兆顿生,为林知而感到担忧。

    这是个如同盛夏里的冰雪般的女子,那么矛盾,但却又浑然天成。

    她的身形与五官都很小家碧玉,但组合在一起之后,却又让她身上不断散发出极其特别,夺人眼球的味道。

    这小女生的身上有股别致的韵味,能让人下意识的与她亲近,对她放松戒心。

    难怪欣欣会那么喜欢她!

    危险了!

    “咦,原来蒋姐你在啊!”

    沈崇哪知道蒋玉心里已将事情发散去了哪儿,他见蒋玉也在,心头反而踏实。

    这下好了,可以安心的看视频了。

    蒋玉木木的点头,“嗯嗯,我今天下午刚好没什么事,也一起来看看。”

    沈崇头简单介绍了下,“吹雪老师,这位是蒋姐。”

    封吹雪走上前来,主动打个招呼,“蒋姐你好,我们之前在电话里联系过的。”

    欣欣的学费就是蒋玉转账给封吹雪的,二人之前当然联系过。

    蒋玉先看看沈崇,又看看封吹雪。

    不愧商界精英,她迅速冷静下来并调整好状态,转身把两人往里面引,“欣欣都已经等急了呢。”

    沈崇左手夹着笔记本电脑,快步走进别墅,欣欣已经从里面冲了出来张开双臂想要抱。

    这场景在他心中早已写好剧本,他先腋窝一抖,让笔记本电脑包落到左手掌心,稳稳接住,随手往沙发上一扔,然后微微俯下身去,左手轻轻捞住欣欣。

    与此同时,他悄悄偏过身子,将右手完全藏于身后。

    “欣欣有没有想爸爸呀?”

    他笑眯眯的问。

    欣欣把脸在他衣服上蹭一蹭,抬头甜甜道:“想!”

    “爸爸也想你呢!”

    沈崇笑眯眯的拍拍欣欣的小脑袋。

    乖女儿又往跑去,在茶几上拿起个折纸,兴冲冲的递给沈崇,“这是我给爸爸准备的礼物!老师教我们折的。”

    沈崇拿起看看,是只用粉色纸叠的千纸鹤,真漂亮。

    但现在的幼儿园教这么复杂的折纸手工,会不会超纲了?

    果然,欣欣马上又很是遗憾的挠头道:“我本来还想给蒋阿姨和妈妈折两个的,但是我忘了该怎么折啦。”

    “没事,等下次爸爸教你好不好,但是今天你要认真和吹雪老师学画画哦。”

    那边,蒋玉正拉着封吹雪简单的交流些教欣欣画画的心得体会,没聊太深,只随意点了下。

    她先旁敲侧击的问封吹雪怎么和沈崇一起过来,封吹雪干脆利落的答道是在小区门口巧遇碰到的。

    这下蒋玉稍稍踏实。

    对于封妹子的专业素养,蒋玉听得暗自点头。

    虽然还没见过她作画的水平,但理论知识和儿童亲和力上这位吹雪老师完全不输之前的秦老师!

    另外蒋玉还分外惊诧沈崇对封吹雪的淡定和无视。

    这男人有点邪门儿,仿佛一旦看到了欣欣,眼睛里的世界再也容不下别的人和事。

    这么大个美女呢,你是怎么做到完全把人给无视掉的?

    我都做不到!

    不是gay就是基,直男中的直男癌。

    我可真是错怪你了,林总可能也想多了吧?

    不对,明明林总对他是完全信任的,是我想太多。

    接下来,沈崇表现得更直男。

    封吹雪带着欣欣到画室去画画,沈崇竟表示他要看公司的资料,在画室里打开电脑包摸出电脑,就在角落准备看视频。

    他才没看两分钟,欣欣想跑过来看稀奇,他更直接把电脑合上,让蒋玉看着,自己则提着电脑到别墅外面院落的凉亭里去了。

    蒋玉偷偷过来窥探了下,发现这家伙竟翘着二郎腿在看格斗比赛的视频。

    “你不是都退役了吗?”

    蒋玉问。

    沈崇笑笑,随口胡诌,“心里有些放不下。比赛场面太暴力了,给欣欣看到不好。”

    “还想重拳台?如果你真有这意愿,我和林总可以帮你安排,你别去打黑拳就行了。”

    沈崇摇头,“拳台就不了。”

    说着,他仰头看向远处天空,那边是展曜大厦的方向。

    我有更高的舞台。

    他话未说透。

    他又扭头看向别墅楼,视线仿佛穿越墙壁,看到了正在封吹雪的指导下兴冲冲画画的欣欣。

    如果输了的话,就得被关一个月禁闭,在接下来的这个月里,自己恐怕无法带欣欣上美术课。

    到时候不管以什么理由,美术课都必须停。

    为了凌云套装也好,为了功勋值奖励也罢,为了自由也罢,为了欣欣的美术课也罢

    为了不会一个月不能见欣欣。

    这个比赛,我要赢!

    等蒋玉走了,沈崇重新集中精神,拿出全部的注意力,认真记忆着每一个画面,并时不时的暂停一下,闭上眼睛在心中构想,努力的将潜意识肌肉记忆控制刻进身体里去。

    视频包罗万象,包括但不限于站立格斗中的拳击、泰拳、散打、kickboxing、空手道、跆拳道,地面技中的国际式摔跤、中式摔跤、柔道、巴西柔术、桑博等等,当然也有mma规则的综合格斗。

    里面的参赛选手最次也是华夏顶级,又或是别国的顶级选手,在每一个项目中拿到全球范围都是排名前两百的好手,实力比起当年打职业时的沈崇,只强不弱。

    观看与记忆这些高手最能体现技术的瞬间,对他的帮助的确很大。

    以前沈崇擅长散打和泰拳等站立格斗技巧,他主要练的就是这个。

    但他的地面技比较薄弱,这也是阻碍他当初成为顶级选手的原因。

    他自己也在反思,迄今为止已经打过很多场搏命战了,但每次几乎都是用硬碰硬的手段暴力击破对手,从未将地面技这些限制类技巧用上。

    如果当初对付壁虎人时多尝试下关节技,说不定能打得更轻松。

    毕竟,除了爆发力之外,我的耐力其实更变态呢。

    两个多小时后,凉亭远处的墙角,林家安保队长李鸿牧的身影悄然出现,远远望着那在凉亭下直勾勾看屏幕的背影。

    李鸿牧已在这儿看了快半小时了,那边的沈崇更是如一尊石佛般,动都不曾动弹过一下。

    屏幕上不断闪烁浮现的,是不少经典格斗比赛里最为精彩的瞬间。

    这些精彩瞬间的时长最长不到十秒,最短约莫只有三两秒,总是在不断的迅速切换中。

    可能一整场精彩的比赛,在他的视频中被压缩到两分钟都没有。

    你这样看能看得进去个什么?

    能有什么帮助吗?

    完全只是看个热闹吧?

    李鸿牧也是行家里手,对沈崇的行为,他心头略有不屑。

    深吸口气,看看表上的时间,李鸿牧神色复杂的走上前去,站到了沈崇的身后,“沈先生好雅兴。”

    沈崇头,“哟,李哥,你好。”

    “沈先生要复出?”

    “怎么你也这么问,没这打算。就是心里痒,看来玩玩。”

    李鸿牧笑笑,“我也是爱好者,沈先生你这样看,意义不大啊,这太走马观花了,学不到东西。”

    沈崇渐渐察觉不对劲,“没事没事,看个乐子而已。”

    他心想,你懂个球,别以为咱和你们这些弱鸡一样。

    “沈先生,自己看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来喂喂招?”

    “哦?”

    沈崇微微挑眉,今天这位欣欣的贴身保镖有点反常啊。

    他的兴趣上来了。

    自己是欣欣的爸爸,但真正保护欣欣时间最多的却是李鸿牧几人。

    以前就知道他们厉害,但却并未真试过深浅,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由头。

    没想到对方会主动提出,正好接下来这些天自己打挑战赛脱身不得,正好乘机试试?

    “好!但我只用左手!”

    沈崇合上电脑,起身说道。

    “沈先生,这会不会太托大了?”

    沈崇藏好右手,又小心翼翼看了眼客厅落地玻璃,很好,欣欣和蒋玉都没在。

    “不会,我毕竟是职业的。”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