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崇猛过头,低喝出声,“谁!”

    夜里的蛐蛐儿呱呱叫,后方来路却更显一片死寂。

    这段市道上隔很远才有盏路灯,此时他正站在灯下,头看背后远处就成了一片漆黑的灯下黑。

    黑得幽深,他只能隐约看清沿路绿化树木的轮廓,却并没有什么人的影子。

    梁仔早已转过身来,三重妖元能力打开,直勾勾的盯着远处,神情戒备。

    “梁仔你不会看错了吧?”

    沈崇压低声音问。

    狗子轻轻摇头,露出如临大敌的表情,“不可能,咱们后面绝对跟着有人,而且还有血腥味,刚有股风从后面带过来的,我不可能判断失误。这人的血气透露出来的感觉告诉我,他很强。”

    沈崇眉头拧得紧紧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好不容易处理完鳝妖,正准备安全撤离呢。

    标哥他们在安山县搞大事,沈崇完全没有想去帮忙的兴趣,只想收拾细软跑路蜀都,结果事赶事,还是没能逃掉麻烦。

    这条路的另一头,正是安山县。

    对方既然带着血腥味而来,明明已被梁仔发现,但却不主动上前来打招呼。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对方是斩妖的敌人!

    是这次大行动的目标人物之一!

    嗯,还是从斩妖的天罗地书包网.bookbao2中逃脱出来的目标人物。

    尼玛,我现在这状态不妙啊。

    自愈灵源完全枯竭,再度受伤的话,恢复速度给力不起来。

    狂战士血统倒是恢复得七七八八,但在这种状态下拼出完全体增幅,可那真就是搏命了。

    对方可是能从大行动里逃脱出来的高人呐,咱们百分百要跪。

    现在该怎么办?

    既然避无可避,再焦躁恐惧也无用,沈崇反倒冷静下来,暗自深吸口气,在心中解析着情况。

    突然,哒哒哒哒的声音突兀从道路另一头响起,一个面容清瘦的中年男子推着辆老式二八大杠自行车自黑暗中缓缓走来。

    这位仁兄看起来很老派,在初春微凉的天气里穿着身整洁的白衬衫,戴着斯文的金丝眼镜。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了。

    “咳咳!”

    他轻咳两声,像是感染了风寒。

    尽管对方行迹上略显虚弱,甚至根本无法感知到对方是人是妖,实力几何。

    但沈崇却从他身上“闻”到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让他觉得不寒而栗。

    这是直觉的作用。

    眼镜男的确是生面孔,从未在西南分部的基地里见过。

    他透着股神秘,不是善类,又不是斩妖同僚的味道。

    沈崇心念电转,迅速分析情况。

    对方既然在逃亡路上,那么他背后很可能还有斩妖的追兵,

    他咳嗽,并非感冒了,而是受伤。

    但受死的骆驼比马大,自己和狗子加起来恐怕不够对方一只手捏。

    可万一真要打起来,似乎没得选择。

    沈崇捏紧拳头,开始暗中蓄力。

    他没想到刚琢磨出压缩劲道的蓄力一击,这么快就得使出来。

    机会只有一次,打完自己就得躺,所以务必在最关键的时候打出去,务必一击建功,不然就等死吧!

    “老大你看,我就说有人吧?现在该怎么办?咱们差点就给阴了。”

    狗子虽然没有沈崇那么强的直觉,但它天性够怂,说着就往沈崇脚边贴。

    沈崇没接话,依然沉默着蓄势。

    “咳咳,没想到会被你们发现,我本打算悄悄绕个远路和你们撇开呢。算了,既然已经被发现,那就没办法啦。”

    眼镜中年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透着股沙哑的味道,很有磁性,但却没什么感情起伏。

    沈崇已将蓄力一击暗中拉满,只等瞅准机会打出雷霆必杀,倒没再慌,“哦?你是谁?这三更半夜的,骑车自驾游?这么好雅兴?”

    眼镜中年走到沈崇与狗子两三米前站定,微笑着摇头,“我可没那么闲。我叫王五,你们是斩妖的人?”

    狗子正要答话,沈崇却果断否认,“不是!”

    狗子闭嘴了。

    王五揉了揉自己的眼镜,似乎也是松了口气的样子,“不是就好,我吓一大跳呢。你的狗很特别啊。朋友,你的感觉很敏锐。”

    后半截话他是对狗子说的。

    说着,他低头将目光放到了幻化出妖元幻影的狗子身上,饶有兴致。

    梁仔这时候很郁闷,刚才多嘴了啊,如果装作没看到他,让他自己走人多好。

    沈崇突然意味深长的说道:“我虽然不是斩妖的人,但我知道点斩妖的事,你这会儿应该很赶时间吧?”

    王五十分光棍的点头,“没错,我本该更干脆点走人的。但我喜欢你的狗,让给我?怎么样?我给你好处。”

    “滚犊子!”

    沈崇与梁仔异口同声道。

    王五突然瞪圆了眼睛,直勾勾看着梁仔,声音变得很悠远,仿佛来自天边,但却近在咫尺。

    他的嗓音很诡异,像情人的耳畔低语,又像春风拂过窗帘,又如秋雨延绵划过屋檐。

    “好狗子,你是个人才,别跟着斩妖混了,跟我混吧,有前途。”

    梁仔的眼神毫无征兆的陷入一片迷书包网www.bookbao2.com,傻愣愣点头应道:“可以啊。”

    说着,它竟从沈崇脚边走了出来。

    沈崇赶紧用左手将狗子按住,抬头无比忌惮的盯着王五,“你干什么!”

    说话间,沈崇还拼命的掐梁仔脖子,想将它唤醒。

    王五又看着沈崇,再度用刚才那般诡异的语气说道:“区区一条狗而已,哥们儿,让给我吧,大方一点。”

    明明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着这话,沈崇脑子里却突然有种不愿拒绝对方的冲动,仿佛拒绝了他就违背了自己的人生观。

    沈崇差点就脱口而出答应了,但突然大脑里传来阵刺痛,让他瞬间恢复清明。

    被沈崇按着的梁仔也呜咽一声,汪汪狂叫起来,“你丫的滚!才不和你们这些邪魔外道打交道!”

    突生变故,王五猛然浑身巨震,脚步发虚,往后稍稍退出半步,口中更闷哼一声,血气倒灌,竟有要当场吐血的冲动。

    他略显惊恐的盯着沈崇,面露不可思议之色,“你你怎么可能”

    “少废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乱闯!逃命你就好好的逃命,想抢我的狗,先问问我的无双风云腿答应不答应!”

    既然事情无法善了,沈拳王准备先下手为强。

    他一点点往前,嘴上吹嘘着临时编排出来的什么风云腿。

    他当然是在虚晃一枪,真正的蓄力击全在他左拳上。

    沈崇左手还戴着玄能拳套,这是他当前状态下的最强杀招。

    王五往后退出去一步,短暂犹豫,颇为不舍的看了眼梁仔,然后噌的窜上自行车蹬着就走,“咱们后会有期!”

    他将车头一甩,眨眼间抹过沈崇,一头扎进旁边的田埂。

    自行车轮在田埂上起起伏伏,明明光线昏暗,但他却速度飞快,眨眼便隐没在黑暗中。

    沈崇与狗子只惊鸿一瞥瞧见他的背影。

    这货正面瞧着毫发无伤,背上的白衬衫完全破开,像面破烂的旗帜迎风猎猎飞舞。

    他后背肩部往下,斜拉出一条直贯臀部的狰狞伤口,上面鲜血直冒,血肉翻开,电光暗吐。

    这是艾霓露留在他身上的余电!

    梁仔问:“老大我们追不追?”

    “追你妹!穷寇莫追,咱们根本打不过他,走了好。吓死我了。”

    沈崇抹了把冷汗,慢慢散掉积蓄起来的力道,浑身都在发软,心跳这才反应过来该加速。

    虽然对方带伤,但实力太恐怖了。

    双方短暂接触,甚至都没真个交手,竟让他有种接近虚脱的疲惫感。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追杀王五不是咱们的业务范围。

    咱虽胸有万千沟壑,但没蠢到自寻死路。

    王五疯狂急速行去很远,直到完全没入山林中,才停下来喘口气,心有余悸的喃喃自语。

    “那狗可惜了,真是条好狗。见鬼,怎么黄级杂鱼身上会有天级至尊留下的善恶审判印记,将我的善恶暗示完全反制了。好厉害的反噬,咳咳噗”

    他喷出口黑血吐到路边,心头闷着的气才稍微顺了点。

    原来,刚才他施展能力试图左右沈崇的心智与人生观时,不小心触碰到鹿部长之前对沈崇释放善恶审判之后残留下来的能力印记,当场遭到反制。

    天级强者之威绝非等闲,即便这么多天过去鹿部长留下的印记早已淡到行将消散,但也不是他王五能随意碰触的。

    这印记也是沈崇之前对胡青林产生杀心时,鹿部长能感应到的根本原因。

    当然,如果王五强行出手,或许也能强夺狗子。

    但他本就在反噬之下伤势加重,沈崇这黄级杂鱼却又来头甚大,似乎还在暗中积蓄着大招。

    这大招威力不明,但的确能给王五带来淡淡的危机感。

    万一真被打结实了,死肯定不会,但可能受伤。

    现在哪怕只是一丁点伤也不行,后面追兵将至,犯不着就此把命搭进去。

    王五是个无比小心谨慎的人,不然他活不到现在。

    哪怕心中对梁仔垂涎三尺,但他还是果断决定撤走。

    这头沈崇与梁仔没敢耽搁,稍微缓了缓便继续往牌楼镇赶去,结果又没走出去两步便被斩妖遣来的追兵撵上。

    来了两个人,一名中队长,一名副中队。

    双方简单聊了聊,中队长便分外懊恼的抓头,“倒霉,给他跑掉了,这叫王五的有点邪门。”

    副中队则与沈崇交代起来,“幸好你们没和他打起来,不然出大事了。这家伙是夜狼组织的副头目,实力至少玄级五品。”

    沈崇瞪眼,“不可能啊!这种压迫感才玄级五品?我可是懂行的!”

    到如今沈崇与玄级选手打过不少交道,更被玄六品的姬白砸了两台车。

    他下意识觉得王五绝不可能只是玄五品,不然这压迫感的跨度也太大了。

    副中队拍拍他肩膀,“咳咳,根据我们的可靠情报,夜狼组织的头目也就是头玄五品的狼妖,王五的确最多只是玄五品。”

    沈崇争辩道:“可他中了艾霓露大队长一招,没死!”

    这下变成中队长和副中队两人震惊了。

    良久,中队长将信将疑道:“可能是你看错了?”

    沈崇与狗子同时摇头,“绝对没看错!”

    中队长又道:“艾霓露大队长当时释放了范围攻击,可能王五只是被蹭了下?”

    “呃”

    沈崇与狗子这就拿不准主意了。

    沈崇和梁仔现在实力低微,对大佬们的手段只能停留在揣摩中,看不懂,再争也没意思。

    不过这事终究已经过去,继续纠结也没意义。

    “总之你们没事就好,沈哥你赶紧去吧。咱们代表所有的战斗部成员求你一句,别出来作了,部里的科信处吧,那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咳咳,告辞告辞,我先走了。”

    又要被说教,沈崇终于等到从乐县里叫来的书包网.bookbao2约车,赶紧招呼狗子先上车走人。

    车子驶上高速,距离到蜀都只剩不到一小时,一人一犬惊心动魄的一天可算告一段落。

    狗子小声吐槽:“老大,你要的奇遇,请查收。”

    “暂时收摊吧,奇遇不好弄呀。”

    沈崇继续抹汗。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最新章节